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特朗普得的什么病,问问马克思老先生

2018-07-10 13:57:24  来源:微信公众号“天下茶馆”  作者:吴尚达
点击:   评论: (查看)

  特朗普看起来疯了,实际上他不是疯病而是焦虑症。

  焦虑症简称惊恐症,患者一直处于一种紧张不安、提心吊胆、恐惧、害怕、忧虑的内心体验中。特朗普怎么得了这种病了呢?特朗普现在有三怕:一怕朝鲜,二怕中国,三怕盟国。美国怕朝鲜什么呢?不是怕朝鲜的经济实力超过它,而是怕朝鲜的导弹打到它头上。有人会说,中国、俄罗斯那么多导弹美国不怕,单单怕朝鲜那么几颗导弹?这你就外行了,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你就不看看金正恩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如果金正恩与特朗普闹翻了,34岁的小伙子,岂能怕他个72岁的老头子?两个人真正闹翻了,特朗普由焦虑症转为疯症,他知道光怕导弹已经不顶事了,也挥舞起核大棒吓人,而金正恩可不是光拿着核武器吓人的事,鱼死网破,必先发制人。特朗普怕就怕金正恩先给他几颗导弹尝尝。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美国怕朝鲜的导弹吗?》,观点是,美国不怕朝鲜的导弹而是怕中国的导弹,因此才在韩国布置萨德防御系统。现在想来,这种看法是片面的。美国谁的导弹都怕。世界上除了毛泽东敢说“导弹,鄙人不怕”,恐怕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胆量。特朗普心里明白,在世界上美国树敌太多,叫人恨透了,美国不敢使用核弹,别的小国没有不敢的。像利比亚,如果不销毁核武器,在自己国家快要灭亡、自己要被杀头的时候,还不敢给美国撂几颗原子弹?

  第二个怕中国,对中国他什么都怕,最怕的是中国高科技和经济实力超过美国。如果中国真的超过了美国,特朗普的焦虑症可就厉害多了,称霸不得逞,为所欲为等于白天做梦,什么也不优先、第一了。中国军事力量又那么强大,要真打,美国又想起在朝鲜败在中国手下的惨痛教训。这实际上,都是大资产阶级的唯心的思想,中国多么强大,凭白无故地也不消灭美国。中美友好相处,还是合作共赢,对全世界都有利。现在,中美贸易战已经开始,这是整个美国战略的一部分。我们可以以牙还牙,但是不可以以事论事、单从贸易上来认识这个问题。有人单从特朗普特朗普的性格上作文章,我们应当从资本主义本身矛盾发展规律来认识这个问题,从中美和美国盟友之间的矛盾来认识这个问题。

  第三,美国怕盟友。美欧矛盾升级,特朗普原来的盟友各顾各的不听他的话。默克尔可不是朴瑾惠,她可不唯美是从。特朗普最痛恨她,她也最敢怒怼他,默克尔狠狠地警告特朗普:“勿将贸易争端演变成真实的战争。”这可不是危言耸听,贸易战解决不了问题就有可能真打起来。加拿大、日本、英国、德国等没有不反对特朗普增加关税的。特朗普再也不能气指颐使的了。

  特朗普的焦虑症,病根到底是什么呢?现在主流看法就是“三观之争”,即两种世界观之争,两种合作观之争,两种发展观之争。当然这是对的,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三观之争”呢?从历史上看,美国就主动挑起过对日本、对欧洲的贸易战,对日本的贸易战的跨度从1985年到1995年10年之久,其斗争之激烈号称第二次珍珠港事件。什么原因呢?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实现了20年经济高速增长,某些经济指标的迅猛增长令美国感到不安。上世纪70年代,‘日本制造’风靡全球,日本的汽车在美国市场上一度超过20%,成为美国最大的汽车进口来源国,美国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整体逆差的30%——40%。历史之所以有惊人的相似,就是因为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一个共同的发展规律。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地动荡,永远不安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一切固定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消失了,一切新形式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这是马克思、恩格斯给资产阶级画得像,从他们那个时代到如今都使用。世界的发展、新生事物的成长,美国就不可能事事第一、处处领先,一旦出现其他国家在某些方面超过它,一旦出现贸易逆差就不安起来。中国的迅猛发展和强大,特朗普寝食难安。但是,可以肯定地说,美国资产阶级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的社会关系不断革命,永远赶不上全世界的变化,尤其是新型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它的世界优先、霸权地位必然受到威胁。怎么美国资产阶级它就不焦虑呢?像特朗普出尔反尔、不按套数出牌、退出具有尊严的协议和条约,咬了中国咬盟友,折腾得世界都不安宁。这都由他的焦虑症所致。

  资产阶级都是唯心主义者,它不知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事物的发展规律,以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不但不得人心而且必然失败。顺世界潮流则昌,逆世界潮流则亡。资本主义社会必然乱像丛生,资产阶级头目必然焦虑重重。平衡是相对的,不平衡是绝对的。新生国家赶超美国是绝对的,美国优先、美国第一是相对的。资产阶级的焦虑症是常见症并非疑难杂症,但资产阶级这种病难以治愈,当资本主义的贪婪、野心超出它的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时候,它就可能变成战争疯子。

       2018年7月10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