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必须扩大社会主义积累

2018-07-04 09:46:41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星火曙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原编者按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宣布自2018年7月28日起实行,将原来的63条缩减为48条。对农业、矿产、制造业以及基建等多个领域进行了大幅度开放。

  “一带一路”与中美贸易战

  我们知道,通过经济战来实现预定的政治目标,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外交政策的主要职能之一,又是对社会主义阵营进行和平演变的重要方式。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与崩溃,就是西方实施经济战略的主要结果。

  例如,我们注意到此次负面清单首次取消了电网建设的外资准入门栏,并取消了由中方控股的限制。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民经济命脉控股权的首次开放,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我们不同意某些人在其文章中所持的对此次开放的盲目乐观的态度,我们认为这是一种令人担忧的自傲情绪。

  我们认为,中兴事件以及随后愈演愈烈的中美贸易战表明,美国正在通过收拢其出口管制以限制和延缓我国整体工业技术水平的提高。如果纵容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将造成我国从资源消耗型经济模式到可持续发展型经济模式的转型困难。所幸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看到了这一点,并做了妥善的布局。通过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将中国的资本和技术力量辐射到整个亚欧大陆,这可以带来极其可观的硬通货收入,对我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更重要的是,欧洲、中亚等地区的国家对中国的依赖程度也将大幅上升,我们将有可能通过调控合作的对象、方式来达到我们的政治目的。但是就第一影响来说,“一带一路”倡议必将直接削弱美国在这些地区的影响力。同时,这些地区的国家为了得到建造合同会相互竞争,以获得中国的技术支持。这也会使我国通过谈判获得更优的有利的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并有可能获得一些精密设备和技术。

  而我们目前已经知道特朗普政府的态度是反对这项计划,我们认为,其主要原因是美国害怕进出口的增长会使中国对欧洲和中亚等地区施加政治影响,也不愿意看到中国获得更多的硬通货,并以此巩固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所以,特朗普在今年3月从对中兴集团动刀开始,对中国展开了贸易战,并且态度极其坚决和狡猾。虽然刘鹤同志率团赴美展开磋商并做了重大让步以换取贸易战的停火,以在实际上延长我国的战略机遇期,但美国加强技术出口的限制对我国的某些重要经济领域的影响也是极其重大的。譬如仅在中兴集团,我国就损失了700亿美元。

  电力行业现状与展望

  我国首座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技术转让停滞后,我国首当其冲、受其负面影响最大的领域是能源行业,尤其是电力相关行业。据相关资料显示,在改革开放后,我国的核电、火电、水电的设备折旧成本均呈现上升趋势,因此我国采购了大量的西方技术来解决这一问题。但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海关开始实施严格的出口管制政策,这一政策立即对我国产生了影响,能源行业的建设成本提高,甚至与实际价格非常接近,使我国的这些行业失去了融资的空间,收入缩减。

  但是,这些损失并不应该成为国家放弃电力行业控制权的理由。在解决了技术问题以后,电力行业的盈利必将逐步增长,并且用电需求是一种刚性需求,我们没有任何理由鼠目寸光地放弃对这一行业的绝对控制。我们决不能一方面为了扩大需求而不懈努力,另一方面又放弃对供给侧的绝对控制,为他人作嫁衣裳。这种做法是绝对不可取的。

  因此我们认为,此次为解决积累资金的单边开放政策是具有一定的片面性的。我们应该坚持社会主义积累的方法,推进国民经济的发展,解决其中出现的问题,而不是通过向资本主义国家出让经营权以获得技术和资金的支持的方法。

  扩大社会主义积累

  除了我们在上文中已经谈到的外部积累的典例外。我们内部积累的来源也是多种多样的。

  一般来说,我国的内部积累的重要来源是国有企业、国家控制的对外贸易、国有银行的积累杠杆以及国家政权控制的国家预算。我们认为,我们完全可以依靠调节内部积累以此扩大社会主义积累解决问题,而不是片面迷信“外资神话”。

  其具体的实施办法的主要方法是以下几个部分:

  第一,把国内资本集中到国有银行中,并首先用于工业和基建的需要上,同时改善金融系统的组织方法,扩大发行国债。

  第二,严密限制、监控,防范一切使国内资本流入私有资本的控制的途径,避免出现任何损害社会主义积累的漏洞。保证这项措施实施效果的主要手段是对价格的调整,其具体的方法是使商品的批发价格和零售价格不太悬殊,使出售商品的利润不再被私有资本控制或至少将其降到最低限度。

  第三,为了扩大和办强国企,同时解决企业的折旧费用和技术改造费用的问题,必须在工业中的每个部门积存一定的储备,同时实行统一使用调度的政策以促进工业整体的不断发展。

  第四,必须保持一定的国际贸易顺差,这可以防备国际市场上的突发事件,同时也是维持我们在海外的投资的稳定和安全的必要手段。总的来说,就是加强我国的对外经济输出,并使输出的能力和输入的能力相适应。

  同时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必须在教育、医疗和住房这三个重要的民生问题上保持国家的强有力的调控能力和进行一定的国有储备。国家应当在必要的时候直接使用实物去干预市场,以便和肆意抬高价格的私有资本和投机者作斗争。这也是为了防止人为的抬高各地区各城市的生活费用和破坏人民的工资的危险的必要手段。

  当然,税收方面的措施也是重要的。应当将税收负担转嫁到国内资产阶级的身上,同时必须加强财政预算的储备。预算方面目前的情况是:2017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赤字为23800亿元;中央一般公共预算赤字为15500亿元;地方一般公共预算赤字为8300亿元[1]。我们认为,这样的赤字情况是不利的,我们应当使收入超过支出并且更多一些,积极削减赤字势在必行。我们需要这样的储备以防止国内出现的经济问题(例如农业问题等)和自然灾害,否则我们将必须依靠外资来周转。而我们必须明白的是外资的进入不是单纯的,往往带有政治目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我们必须有自己的储备。如果没有出现意外,我们就可以把这部分储备用于国民经济发展。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对外开放是必要的,但是解决经济运行问题的思路不能迷信外资神话,扩大社会主义积累才是通向胜利的必由之路。

  [1] 《关于201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摘要)》

  http://www.mof.gov.cn/zhuantihuigu/2018ybbgjd/2018ysbg/201803/t20180306_2826212.htm

    本文发表时略有删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