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娱乐至死的年代,庆阳女孩想用生命抗争罪恶,却惩罚了善良

2018-06-30 09:49:57  来源:超级学爸  作者:学爸蛋总
点击:   评论: (查看)

  6月20日,甘肃庆阳一名19岁的女孩,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当地某商场的8楼纵身跃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当群里有人转发这视频的时候,作为三个孩子的爸爸,也许是一种逃避心理,蛋总原本不想点开。结果群里有人问我的看法,我就点开了。

  看到消防员正在拼死营救,心里就捏着一把汗,当听到一声撕心裂肺惨叫的时候,心立猛的一揪,我整个人都不好了,立马关了。

  

  关了之后发现不对,商场八楼外沿上坐的明明是个女孩,惨叫却是男声,后来才得知,这是消防战士在营救失败后不由自主的痛喊。

  

  大家可以再听一遍,这声音里充满了深深的自责,充满了无比痛心,让人心碎。后来,更多的营救细节被披露出来。

  救援队队长,当日刚刚领取了结婚证,领完证回队半个小时,就出警了。他在8楼窄小的外沿平台上,足足坚持了两个多小时。

  最后这名女生突然说:哥,谢谢你,我要走了。他意识到不妙,立即扑了过去,但此时女生已经下坠,他伸出腿夹住了她的身体。

  视频中,他急得直叫,“江文,江文(音),抓住了没……”参与救援的另一名年轻消防员,由于位置的原因,手臂无法够到女生。

  救援失败,两名消防员都崩溃了。据现场人员说:他们大喊大叫,泪流满面。瘫坐在外面平台上,好几分钟……

  由于自责,他很长时间一言不发,甚至不想让自己的未婚妻拉手,当晚一直在哭。目前他和另一名战友都在接受心理疏导,这就是和平年代最可爱的人。

  相比之下,让国人感到羞愧的是,围观的人群中,有不少冷漠的看客,他们一边在快手和朋友圈直播,一边催促女孩赶快跳,这真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

打不开?点这里>>>

  

  

  我感觉,本来这女孩是很纠结的,在生与死之间挣扎,在亲人和善良的兵哥哥与丑恶的嘴脸之间纠结,不然也不会从一点坚持到六点,营救也不会能持续两个小时。

  很有可能楼下看客的几句怂恿、几句催促、几句嘲讽,就成了压垮心灵最后的稻草。因此楼下起哄的看客,就成了死神的帮凶,目前几名起哄者已经遭到了法律的制裁。

  

  说这些人是帮凶,是因为让女孩走上这条路的另有其人,那就是她高中的班主任吴永厚。

  

  

  两年前,这位女孩因为胃疼,被其他好心的老师安排在教师公寓休息。(以下情节请参考女孩遗书)。

  

  说来也巧,到了晚上八点多,学校停电了,整个学校一团漆黑,估计某些人动了邪念,半小时后,年近50的班主任吴永厚老师摸黑来了,直接坐在了女孩床边。

  刚开始还嘘寒问暖,一切正常。老师突然就开始伸手摸脸。她写到:“他疯了般扑过来抱住我不松开,我浑身无力,我很怕,然后他抱住开始亲吻我的嘴巴,咬我耳朵……”

  然而还不止这些:“手一直在我背后乱摸,想撕掉我的衣服,我吓懵了,我才这么小,我还期待考上大学,我还对未来充满美好的向往,那一刻,一切都没有了,我感到了无边的黑暗、恐惧、羞耻,还有点恶心……”

  眼看着事情朝着令人绝望的方向发展,突然罗老师在外喊了一声,然后推门走了进来,班主任立马弹起来,坐到远端的床边。罗老师果然是个好心人,让她回宿舍。

  结果噩梦还没结束,因为回宿舍的路上,班主任还一直跟着她。她写到:“虽然只有一小段路程,我却觉得那么漫长,那么恐怖,我想马上逃走。”

  终于回到宿舍,她不停的漱口,可就是洗不掉自己内心的羞辱和恐惧,那黑暗中的一幕幕,总是不断重复播放,让她后怕,一夜没睡。久而久之,她得了抑郁症,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作为官方,肯定要兼听则明,不能女孩写什么就一定是什么。但是像这种猥亵或者性骚扰案件,一般发生在私密的环境,因此最头疼的问题是取证难。

  最终,官方经过调查已经认定的猥亵行为有三个:摸被害人后背、脱衣服、咬耳朵。我认为这个认定不合适,因为这位老师承认的比官方认定的都多。

  因为这位老师辩解其用嘴接触李某某的额头,面部、嘴部是为了进行体温测试。在蛋总看来,这个辩解中说明的问题比官方认定的要严重多了。

  

  说实话,蛋总小时候也经常生病,爸妈一般是用手贴在额头、或者额头对额头,从来没听说过用嘴对嘴测体温的。

  作为一名男教师,不管是出于职业道德,还是处于伦理常识,面对女学生,无论荷尔蒙如何旺盛,都应该把握好跟女学生之间师生关系的分寸,因此这么做肯定是别有用心,辩解无效。

  但是当地检察院认为吴永厚老师的猥亵行为情节轻微,不予起诉。最终吴永厚只受到了拘留十日的处罚。

  有不少人可能觉得这小姑娘有点脆弱了,虽然被班主任亲了几下,但毕竟没得手。所以后续学校的不少领导,以及处理本案的相关人员也是这么认为的。

  蛋总觉得,被亲到底影响有多大,有两点很关键,第一,什么氛围;第二,被谁亲。如果是一个浪漫的环境,恰好又是自己心仪的人,那是甜蜜的。

  如果是乌漆嘛黑的夜里,自己生病,然后突然闯进一个人,还是自己最信任的老师,还不只是亲,还上下其手,还要撕扯衣服,这就是噩梦。

  说来你可能不信,蛋总也有过类似的遭遇。有一个夏天的夜里,我们一家开车路过一家餐厅,蛋嫂想去打包一点吃的,于是她跟孩子下去了,我没熄火在车里等。

  这时候有人敲玻璃,我就摇下车窗,一个男的诡异的笑着对我说,要不要一起玩?我很纳闷儿,因为我不认识,顺口就回了一句:玩什么?

  然后他直接就上手了,一只手抓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就去偷桃。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懵了,拼命把他的手塞出窗外,然后一踩油门就跑了,内心腾腾腾跳成了一个。

  一直跑出去一公里,才停到路边去平息自己的心情,回想刚才的一幕就感到恶心,两只陌生男人的手接触到自己身体,如同触到蛇一样,现在想想还起鸡皮疙瘩。

  平息了几分钟之后,蛋嫂打电话问我在哪,我才掉头回去接他们。回家后我也是觉得不得劲,用肥皂洗呀洗,搓呀搓。

  所以,我多少可以体会到女孩被猥亵的心情,但是蛋总的恶心劲儿不及女孩的百分之一。女孩在黑暗中还经历了绝望,经历了恐惧。

  蛋总在车里一踩油门可以跑掉,但是她却要整天面对伤害自己的恶魔老师,还要经历同学老师异样的眼神的折磨,没有精神分裂已经算是坚强了。

  这位姑娘处理也是正确的,她开始求助学校的心理老师,向心理老师倾诉,心理老师告诉了年级主任段老师,段老师原本要为他主持公道,但一听是吴老师,立刻就反悔了。

  因为吴老师是学校的招牌,是学校的名师,是校长眼中的红人。后来的解决办法是,学校没有经小姑娘同意,安排吴老师道歉,吴老师软磨硬泡,算是把女孩求回教室上课了。

  

  但是女孩心理上还是没法过这一关,她无法接受她的老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依旧谈笑风生,那种伪善让她觉得丑陋,罪恶。没办法,她就跟她爸说了。

  

  之后她爸就带她看病,她一边在噩梦的折磨下吃药,一边跟爸爸一起想让学校替她主持公道,结果学校一次次让她失望,总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为啥猥亵儿童、性侵未成年人的案件时有发生,我感觉主要犯罪成本太低了。比如这个吴老师,在案发后,只是被是行政降级处理,依然在学校工作。

  教育局工作人员解释,根据警方认定构成猥亵的情节及相关法规,“亲吻三处”的情节比较严重,但是达不到把这个老师开除的程度。

  各方面总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总是忽略了被侵害人的心理创伤,甚至把被侵害人的正常诉求,当做无理取闹,当做讹钱的表演。这下好了,你见过用生命来讹钱的么。

  现在,教育局终于被吊销教师资格证,驱逐出教师队伍,然而一个年轻的生命却在最美的季节凋零了。

  这个女孩可以说是个刚烈的女子,她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抗争罪恶。然而罪恶依然在这个社会上吃香的喝辣的,就算离开学校,搞不好在社会上办个辅导班,比学校挣钱还多。

  这个女孩可以说是个刚烈的女子,她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抗争罪恶。然而让直播她跳楼的看客赚足了点击率,她的死只会刺激这些人去寻求新的人血馒头。

  这个女孩可以说是个刚烈的女子,她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抗争罪恶。然而他的死,却让救援她的消防小哥,陷入了深深的内疚,这一幕将会如同梦魇一样在小哥心头挥之不去。

  这个女孩可以说是个刚烈的女子,她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抗争罪恶。然而她的死,却让她的父母陷入了无尽的痛苦。

  亲人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直播跳楼的看客,早已经把目光转向了天台上德国的球迷们。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这个女孩,想用生命来抗争,但是却惩罚了善良,纵容了罪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