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向东:胡英吉医疗事故反映出我国医疗领域存在的严重问题

2018-06-30 09:58:53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向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江西余干胡英吉医疗事故,经过一段时间多方共同努力,终于得到初步解决。虽然不能尽如人意,毕竟使患者经济上获得了一部分补偿,最主要的是在心理上得到了不少安慰,因此有利于病体的恢复。不过患者心情依然难以平静。为什么?一个小小疾患,因为医疗方面的差错,被迫到死亡边缘走了一遭,虽然经过破沉努力得到一部分赔偿,自己却除了精神和肉体遭受痛苦外,还额外付出了近20万元不该化的钱。

  另外,县卫计委在接受患者两次口头加书面汇报,掌握事故全部情况之后,为什么依然向过问情况的市卫计委做罔顾事实、颠倒黑白的欺骗性报告,使问题复杂化?而且真相大白后,至今没有向受害者和公众赔礼道歉。这是极为错误、并使人难以谅解的。

  这是一起受害患者对医疗责任事故的艰难维权典型案例。透过事故发生、救治、维权过程,可以看出目前我国医疗卫生领域存在的严重问题。同时,通过本案例启发人民群众加深了对社会状况和各种不良势力的认识。其中最重要的是过去几十年医疗卫生产业(私有)化改革的方向性错误和因此引起日趋严峻的医患矛盾。从这一起维权基本成功的个案当中,还可以总结出在当下,为维护民众自身利益如何进行有理有节的斗争提供了有参考价值的经验。

  胡英吉医疗事故并非个别现象,除了事故发生当地有一定的特殊原因外,在社会上还有一定的普遍性。有的地方还有手术做到一半,霸王加价,不交钱就停止手术;甚至有通过外科手术,偷取患者器官,供应给高价求购者,即使被偷器官者死亡,草草赔偿了事,医院依然少赔有赚......这类事件大多发生在私立医院。患者受害后,无力要求赔偿的只能“哑巴吃黄连”。懂法的受害患者不甘心吃亏提出维权,往往被扣上“医闹”、“无理取闹”、“漫天要价”的帽子,反而成了“被告”。或者用超过“追溯期”搪塞过关。因为政府医卫部门早已被收买,成了不法行医者的保护伞。如果还摆不平,丧尽天良的黒医还会随时动用早已勾结在一起的黑社会,打开第二把黑保护伞......

  一旦医疗事故发生,医院方面并不积极救治,甚至阻碍救治。至于“善后”,医院有一百种方法糊弄患者家属,特别是农村乡下,欺吓农民是他们拿手好戏。所以,一经有事,尽量把“火”包在自己的势力范围里,哪怕是死了,真要赔偿也是应付了事,患者很难得到合理赔偿。并且早早把遗体火化了,消灭了证据就万事大吉。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欺骗高级医院。出了医疗事故,患者半死不活,再转到公立医院救治,情况就不同了。如胡英吉病例,家属强行转院到江西省人民医院,一是可以通过检查了解事故真相;二是为了救命,不惜到上海华山医院请全国最专业的医生治疗,那费用是无法预计的,可能会是天文数字。事实上经过救治胡英吉,让人们看到华山医院主持医生技术精湛、品格高尚、收费公道,这才是真正葆有医德的国家医院。假使胡英吉按仁和医院医生的做法,继续留在那里,不仅治不好因事故引起的多发性脑动脉瘤而死亡,而且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所以,私立医院出了医疗事故,宁愿让患者死掉,也不愿意转出去救命。

  患者对医疗事故要求赔偿天经地义,实际是个维权行为。但目前“维权”这个词在国内已经成了敏感词,连累到医疗事故维权,受害患者随时可能被当做维稳对象,甚至陷入更加悲惨的境地。此类事例,自媒体报道已经不在少数。

  胡英吉医疗事故得到初步解决的经验,值得有类似问题的患者们参考。在自媒体爆料形成舆论影响的同时,依程序、按时段、逐级向政府部门反应情况是必不可少的。本案例就是在乌有之乡、红歌会、红旗、山丹丹等等许多网站爆料的同时,得到了省纪委的有力干预,问题才得到解决(见附录《胡英吉同志给江西省纪委的感谢信》)。由此可见,并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一定要辩证地看待党政部门,在人民群众受到伤害时,相信党政部门仍有一些主持公道的官员,会站出来说话,绝不能忽视了他们的正面作用。即使在封建社会还有为民做主的清官嘛!何况党中央“以人民为中心”、“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 ”这些铿锵有力的话,总不会是说得好听的吧!?

  但不能以为总shu记说了话,所有几十年来形成的痼疾就立马解决了、消失了。或者那些知法犯法的人就收敛了、改邪归正了。摆在面前的实际情况是,过去积累的大量问题要逐步清理解决。而那些把自己制造成新剥削阶级的人,人还在心不死。事实上他们就是把改革开放引向邪路的人,他们一定会一条道走到黑,把新的剥削压迫进行到底。甚至变本加厉,顶风作案,与纠正错误的新方针新政策对抗到底。当前各条战线各个领域展现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景,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因此,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