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什么是资本主义

2018-06-28 11:15: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高守研
点击:   评论: (查看)

  正确认识什么是资本主义,关键是正确理解“资本”概念。

  《资本论》中写到:“生出货币的货币,——money which begets money ,——资本的最初解释者重商主义者就是这样来描绘资本的。(《资本论》1.177)

  可见,在马克思之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已经正确定义了“资本”概念。

  因此顺理成章,资本主义即货币增殖主义,即一切为了赚钱的主义,亦即一切为了赚钱的思想、主张、要求和社会制度、社会形态。

  一切商品生产都是为赚钱而进行的生产,都是资本主义的或比资本主义更落后的生产方式,因而都是资本主义的或必然向资本主义发展的经济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必然产生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从而必须产生资本主义制度,即必然形成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统一。

  所以马克思说:

  “如果我们进一步研究,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全部产品或至少大部分产品采取商品的形式,我们就会发现,这种情况只有在一种十分特殊的生产方式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上才会发生。”(《资本论》1.192)

  马克思主义还明确阐明了商品生产的资本主义性质如下:

  “商品形式是资产阶级生产的最一般的和最不发达的形式(所以它早就出现了,虽然不象今天这样是统治的,从而是典型的形式)”。[i]

  “发达的商品生产本身就是资本主义的商品生产。”[ii]

  “作为劳动过程和价值形成过程的统一,生产过程是商品生产过程,作为劳动过程和价值增殖过程的统一,生产过程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是商品生产的资本主义形式。”[iii]

  恩格斯也指出:

  “商品生产达到一定的发展程度,就转变为资本主义的生产”[iv]

  “商品生产的最高形式即资本主义生产。”[v]

  这就是说,商品生产的初级形式属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萌芽,发达的商品生产,直至最高形式的商品生产都是资本主义生产。

  这就是说,商品生产只能是资本主义的或比资本主义更落后的,必然向资本主义发展的生产方式。

  这就是说,资本主义制度是指商品生产已经成为普遍形式而居于统治地位的社会形态。

  但是斯大林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说:“不能把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生产混为一谈。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商品生产比资本主义生产更老。它在奴隶制度下存在过,并且替奴隶制度服务过,然而并没有引导到资本主义。它在封建制度下存在过,并且替封建制度服务过,可是,虽然它为资本主义生产准备了若干条件,却没有引导到资本主义。如果注意到,在我国,商品生产没有在资本主义条件下那样漫无限制和包罗一切地扩展着,它由于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雇佣劳动制度的消灭和剥削制度的消灭这样一些决定性的经济条件而受到严格限制,试问,为什么商品生产就不能在一定时期内同样地为我国社会主义服务而不引导到资本主义呢?”[vi] 又说:“必须抛弃从马克思主义专门分析资本主义的《资本论》中取来而硬套在我国社会主义关系上的其它若干概念。我所指的概念包括‘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必要’产品和‘剩余’产品、‘必要’时间和‘剩余’时间这样一些概念……现在,在我国制度下,说劳动力是商品,说工人‘被雇佣’,这真是十分荒谬的:仿佛占有生产资料的工人阶级自己被自己雇佣,把自己的劳动力出卖给自己。”[vii]

  这些观点至少说明斯大林还不懂什么是资本主义,不懂商品生产的社会性质,不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马克思主义观点,不懂政治经济学,更不懂“科学社会主义”。

  他在所有制问题上同样陷入了蒲鲁东主义,因而他认为苏联社会的商品生产是受到严格限制,消除坏的方面,只保留好的方面的商品生产,而且仅仅建立公有制“形式”就可以达到这一目的。

  首先,认为奴隶制度,封建制度下的商品生产没有引导到资本主义是完全错误的、形而上学看问题的表现。资本主义之所以能战胜和取代奴隶制度、封建制度,其根本原因正是商品生产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如果说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商品生产没有很快发展到资本主义,那完全是因为当时商品生产还很落后,还没有居于统治地位的原故。

  其次,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看问题,不是公有制“形式”可以改变商品生产的资本主义性质,恰恰相反,是商品生产的资本主义性质决定了“社会主义制度”如果照搬这种生产方式,所谓公有制“形式”的建立就只能是表面的、暂时的现象,就只能是徒有虚名的社会主义制度,就必然重新演变为私有制或变相私有制,就必然重新复辟为资本主义制度。

  正如恩格斯所说:

  “如果生产商品的社会把商品本身所固有的价值形式进一步发展为货币形式,那么还隐藏在价值中的各种萌芽就显露出来了。最先的和最重要的结果是商品形式的普遍化。甚至以前直接为自己消费而生产出来的物品,也被货币强加上商品的形式而卷入交换之中。于是商品形式和货币就侵入那些为生产而直接结合成社会的共同体内部的经济生活中,它们逐一破坏这个共同体的各种纽带,把它分解为一群群私有生产者。最初,正如在印度所看到的,货币使个人的耕种代替了共同的耕种;后来,货币以最后的分割取消了还实行定期重分办法的耕地共有制(例如在摩泽尔流域的农户公社中,在俄国村社中也开始出现);最后,货币促成了余留下来的公有森林和牧场的分配。无论促进这一过程的还有什么其他基于生产发展的原因。货币始终是这些原因借以对共同体发生作用的最有力的手段。如果杜林的经济公社能实现的话,货币也必将以同样的自然必然性,不顾一切‘法律和行政规范’而使它解体。”[viii]

  世界上全部“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充分证明了马克思主义这一理论原理的无比正确性。

  因此,不是不能用《资本论》的理论分析社会主义条件下商品生产,而是必须用《资本论》为理论武器彻底认清商品生产的资本主义性质,从而彻底认清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按“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变革生产方式,消灭商品生产,货币交换,建立共产主义生产方式,即计划经济,从而实现向共产主义过渡。

  如果社会主义背离了这一根本任务,继续保留商品生产,就是继续保留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就是对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背离和背叛,就是搞“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资本主义”,就只能使党和国家腐败变质,只能使无产阶级政权得而复失,亡党亡国。

  正是发现了这种腐败变质趋势的严重性,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亡党亡车的危险性,才迫使毛主席不得不发动“文革”,以挽救党和国家。

  “改开”以来所产生的更严重的腐败变质问题,无官不贪的现实,更加充分证明了马克思主义上述原理的正确性,历史必将继续证明这一点。

  因此,斯大林否定商品生产资本主义性质的言论是毫无道理的,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背离和背叛。

  总之一句话,凡是以商品生产为经济基础的社会制度,都是资本主义制度,或是比资本主义更落后的,必然向资本主义发展的社会制度。

 

  [i]《资本论》第一卷99页

  [ii]《资本论》第二卷127页

  [iii]《资本论》第一卷223页

  [iv]《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506页(95年版)

  [v]《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663页(95年版)

  [vi]《斯大林选集》下卷548~549页

  [vii]《斯大林选集》下卷551页

  [viii]《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662页(95年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