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甘肃女生跳楼事件:吃血馒头的人,那是你自己的血

2018-06-26 12:00:24  来源:微信“Sir电影”  作者:毒Sir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事,我们都后知后觉了。

  直到昨天,事情发生四天后,我们才知道:6月20日下午,甘肃庆阳19岁女孩李某奕爬到当地某百货八楼的玻璃幕墙外。

  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她要“走”了,结束一切。

  有一个留言是:那个人不会是你吧,丽晶六楼。

  没有回复。

  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从下午三点坐到七点半,四个半小时后,她跳楼身亡。

  1

  其实并非没有回复。

  楼下围观群众的手机,一直在震动着。

  据媒体报道,那天现场,有人就在大声喊:“怎么还不跳”“要跳赶紧跳,影响交通”“等得热死了”……

  网络更是人声鼎沸。

  先是朋友圈有人认出了她,问“丽景六楼那个人不会是你吧?”

  跟着,微博开始码楼:

  倒是跳啊,坐那儿犹豫什么?

  跳了

  真跳了

  那就对了要不都对不起这么多人围观

  快手主播跟上。

  有主播甚至开始#跳楼倒计时#。

  (视频Sir就不放了)

  “啊,跳了跳了。”

  我们在视频看到,人群突然惊呼一声散开,有人用手挡住眼睛,有人咧开嘴探头去看。

  当然,不出意外,又有人第一时间发朋友圈。

  他的第一句是:要跳就跳,果断一些,别给警察找麻烦。

  他的回复是:你们先猜着(应该是被问哪里),我一会公布,叫你们一天不看我朋友圈。

  我们不能断言女孩的死和这群看客的冷漠有因果关系,但如果说他们的冷漠,甚至恶意是可以被默许的。

  那Sir绝不同意。

  2

  坦白讲,从这几年,Sir常常有一个错觉,什么时候,我们竟成为如此有“新闻天赋”的民族——

  不论天灾还是人祸,不论第一现场还是隔岸围观,我们总能看到乌泱泱的群众,像秃鹫一样去分食每一起死亡。

  李某奕不是孤例。

  今年1月25日,80后创业者茅侃侃自杀。

  第二天早上八点,自媒体人王利芬在微博开“庆功宴”——庆祝自己公号诞生第一篇10万+,《茅侃侃的离世,……》。

  微博上还附了一张自己开怀大笑的照片。

  王利芬最终在网友的指责中删除微博。

  但今年5月,空姐李明珠打滴滴车遇害。

  一个王利芬道歉了,更多王利芬站出来。

  情况变本加厉。

  从为了KPI,朋友圈奔走相告“100万加”。

  到为了“活色生香”,露骨演绎遇害现场。

  你看。

  一开始是围观死亡,而后是消费死亡,最后,消费死亡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他们开始编造死亡(细节),表演死亡。

  比起悲剧更悲剧的,是对悲剧的无动于衷。

  比无动于衷更悲剧的,是对此兴高采烈。

  3

  阿兰·德波顿在《新闻的骚动》中写道:“查阅新闻就像把一枚海贝贴在耳边,任由全人类的咆哮将自己淹没。”

  一场饥荒,一座洪水淹没的小镇,一个在逃的连环杀手,一届下台的政府,某个经济学家对明年救济人口的预测——这样的外界骚动也许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好以此换取内心的平静。

  什么意思?

  他人之灾,或许正是自己的定心丸。

  车祸,“还好不是我”;

  自杀,“有的是比我绝望的人”;

  枪击案,“感谢我们社会还有深夜撸串的安全”……

  由此,再骇人的事件,也被简化为“震惊—侥幸”的应激反应。

  而社交媒体的流行、加速,放大了这种荒诞。

  一场真正的死亡,我们需要几个月才能接受事实;一次事故,会让许多家庭再也无法修复。

  然而现在,从一个灾难到下一条明星八卦微博,下一条快手老铁666……只需要一次手指划过屏幕的时间。

  于是,在这种应接不暇的转换中,许多人被激起的不是同情,不是从灾难中抽身的庆幸,是一种“赶紧来见证”的八婆心理。

  从快手、抖音,微博到处是各种以残害自己身体求关注的虐待视频的流行,我们或许早该意识到,痛苦和痛苦酿造的悲剧,早已成为今天的新型“快消品”。

  不是吗。

  在庆阳女生跳楼事件中。

  围观的人在围观什么?

  晒朋友圈的人在晒什么?

  现场直播的人在直播什么?

  恐怕是一种参与感——我亲身、独家、一手见证了一次网络热搜。

  习惯了接受娱乐化灾难的投喂,最后也长成了灾难的同谋者。

  看戏的怎么会嫌事大?

  “你倒是快跳啊,还在那里犹豫什么?”

  4

  “吃人血馒头”。

  我们一次次用这个血腥的比喻,来形容那些冷漠无情、消费死亡的人。

  那到底什么是人血馒头?

  出自鲁迅的《药》。

  人血馒头的享用者,华小栓,患有痨病(肺结核),急需医治;

  人血馒头的祭献者,夏瑜,因参与革命而被砍头的。

  沾上了死刑犯血的馒头,就成了一味“药”。

  可恨吗?

  其实在这味“药”中,更浓稠的是悲哀。

  吃了人血馒头的华小栓,还是没有被救活;

  而救国救民、流血牺牲的夏瑜,血就这样白白流进了愚昧的土壤。

  换言之,吃人血馒头的人,吃掉的是英雄的血,更是自身得救的希望。

  如今,在楼下围观跳楼的人同样被冠以了“吃人血馒头”的罪名。

  最愤怒的骂声全都涌向他们:冷漠、无情、麻木……

  最新的进展是,他们中的有些人,因“起哄和对生命不尊重”被抓了。

  但事件到此就结束了吗?

  回头看看庆阳女生之死,凶手,岂止一个。

  或者,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她的高一班主任老师。

  2016年那个夏天,她因为身体不舒服独自返回寝室休息。

  可50多岁的吴老师赶到以后,是怎么“慰问”她的。

  他突然伸手摸我的脸,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他疯了般扑过来抱住我不松开……

  李某奕写给法院的控诉书

  她的校领导。

  她战战兢兢地说出那晚的事,可领导们是怎么安抚她的——

  “别再为难我了”“不要小题大做”……

  甚至还有这起诉讼的判决。

  她一笔一画地写出最羞耻的部分,当地检察院是如何认定的。

  案情轻微,不予起诉。

  今天,我们看到了最后一幕,群众起哄,少女跳下。

  于是我们怒了。

  可我们没看到的呢?

  是谁让她的信念破灭的?

  别误会,Sir并不是为那些麻木不仁的围观者开脱。

  Sir更想追究的是,当所有人都习惯于骂“吃人血馒头”,还有没人多问一下“砍头的刽子手”。

  这一点,还是鲁迅明白。

  他在《药》当中,批判的最猛烈的,并不是孱弱可悲的华小栓,虽然他吃了人血馒头。

  而是毫不含糊地将锋利的刀笔,刺向双手带血的真凶——

  一个浑身黑色的人,站在老栓面前,眼光正像两把刀,刺得老栓缩小了一半。那人一只大手,向他摊着;一只手却撮着一个鲜红的馒头,那红的还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滴。

  如今,我们对前者使劲踢踹,偏偏放过了后者。

  是没心思,没力气,还是没有胆量面那“正像两把刀的双眼”?

  这才是吃人血馒头最可怕的地方。

  无动于衷地围观死亡,把别人的灾难当成“药”吃下去,他们掐灭的不止是人性,也是反思悲剧,拒绝悲剧的可能。

  他们在看戏的时候,也沉默地放过革除不公的机会。

  而杀死少女的,也必将继续绞杀着楼下的看客,和社会中的每一个人。

  姜文的《鬼子来了》,真是一部值得反复观看的杰作。

  许多意思,第一遍笑,第二遍哭,第三遍惊。

  比如这个尾声。

  马大三被按在刑场上,将被杀头。

  场地围满看热闹的男女老少。

  攥着瓜子,有打有闹。

  有人从山上被挤下来;一只猪拱翻了士兵,老百姓们高兴地哈哈大笑。

  那两个弹弦唱曲的说书人,在之前,他俩皇军来了唱皇军,国军颂了唱国军。

  现在,他们对着跪在地上的马大三感叹道:“啧啧啧多好的故事啊。”

  回去咱写个拿人的段子

  一片热闹之中,马大三跪在场地中央,仰天长啸。

  他的头砍下来。

  他却笑了。

  据说庆阳女孩跳下的瞬间,消防员一手抓住了她。她还对那个消防员笑了:“哥,谢谢你,我走了。”

  然后主动抽出自己的手。

  ……

  现在,楼下的笑着楼上的。

  网上的又骂着楼下的。

  我们是不是又一次生吞活剥了一起悲剧。

  我们嘴边有血。

  但我们都没意识到,那也是自己的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