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警惕金融风暴来袭: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两大目的是什么?

2018-06-26 09:34:44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警惕金融风暴来袭: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两大目的是什么?

  就在全球关注特朗普与中国、欧盟、加拿大、日本、印度、墨西哥等各大经济体打贸易战的时候,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异动,特别是中国A投再现千股跌停、亚洲新兴市场资金严重外逃、各国纷纷抛售美债等情况与贸易战到底有没有关联性?到底有没有发生更严重的金融危机的趋势走向?

  首先,最受关注的问题是,特朗普在跟中国打贸易战的同时,也在同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印度、日本等国打贸易战,几乎同样的情况是,特朗普的反复无常、残酷无情同等对待中国和上述国家。在钢铝关税战中,先是对全球开打,后是豁免一部分国家,然后是重新恢复对这些被豁免国家征收关税,甚至威胁还要对这些国家生产的汽车加征关税。对中国,先是以芯片禁运打击中国中兴公司,提出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此后双方谈判似乎取得重大进展,但最后美国撕毁双方达成的共识和声明,不仅恢复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而且威胁对2000亿甚至4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美国参议院还通过议案否决了中兴公司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和解协议。无论对中国还是对盟友,特朗普如此言而无信,反复无常,到底是为什么呢?仅仅是为了解决与各国之间的贸易逆差吗?

  其次,是美国的金融动向,特朗普上任后,美股一路走高,给美国企业和股民带来丰厚回报,同时进行了大规模税改,并让美元汇率走低,美元指数最低到了89,这给美国产业回归和国内就业带来重大利好,失业率指数低于4%,实现了充分就业。在这种形势下,特朗普使出了三大杀手锏,一是加速加息,二是美联储配合缩表,进一步紧缩美元,三是对全球打贸易战,这三大杀招所起到的作用,一是造成全球美元货币严重短缺,即美元荒,二是引发全球金融动荡,让全球各国经济和金融在美元短缺中崩溃,使全球资本回流美国,进入美国股市,投资美国实业,并使美国股市维持在高位,实现特朗普提出的“产业回归”,从目前来看,特朗普的目的正在达成。

  在特朗普打出这一套令人眼花缭绕的组合拳之后,全球金融市场出现震荡,一些国家的货币在美国货币紧缩政策实施后开始崩盘,阿根廷就是其中的典型,阿根廷货币大幅贬值,本国货币利率甚至超中过了40%,整个国家的经济面临破产。俄罗斯、土耳其、印度尼西亚等许多国家都出现了金融震荡,一直保持着金融和经济稳定的印度也出现了危机预兆。

  中国是特朗普攻击的主要对象,在这次中美贸易战中,两国进行了多轮高级别谈判,甚至一度取得重大进展,双方发表声明,作出不打贸易战的表态。但特朗普就是特朗普,他不仅否认共识,而且还撕毁声明,不仅继续跟中国打贸易战,而且还无限抬高价码,要跟中国死磕到底。恰恰在中美贸易战在前期就陷入拉锯时,中国A股再现千股跌停,部分机构出现了债务违约,加上媒体大肆炒作外资企业逃离中国,使得一些人对中国经济、资本市场、金融的信心被打破,当中兴事件发生后,世界对中国经济前景一度感到悲观,这些都极大地打击了国内外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和中国股市的信心。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人民币汇率随着美元走强而出现较大幅度下跌,强势人民币被逆转,人民币贬值虽然有利于中国产品出口,但更大的可能是瓦解国内外投资者对人民币的信心,加速外汇出逃,给中国外汇市场的稳定带来风险。

  以下动向我们需要高度重视,一是最近出现了亚洲新兴国家资本大量集体出逃、普遍出现股市低迷的情况,特别是这些逃离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大量资本中的80%以上进入了美国。二是俄罗斯突然将所购近千亿美元美国国债中的50%以上卖出,其它持有美国国债的国家也都纷纷抛售美债,这是在为迎战世界范围的美元短缺作准备?三是特朗普突然疯狂跟全世界作对,不仅跟各国大打贸易战,而且反反复复,不断打出重拳,搞得世界各国心里都忐忑不安。四是特朗普虽然同意暂停美韩军演,却又延长对朝经济制裁一年,不准备让半岛安宁。五是也门战事突然变得严峻,美国正在造成一种中东战争重新爆发的印象,让人以为美国要重回中东,重夺中东主导权。六是伊朗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也准备退出伊核协议,重新开发核武器,美伊冲突近在眼前。

  在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变化无常中,特朗普的真实用意到底是什么?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对欧盟、日本、加拿大等国的贸易战都只是佯攻,主攻方向其实仍然是中国?是不是在声东击西、围魏救赵?美国在对欧、对日、对北美加墨的贸易战并非全面的,只是单项的,是要激怒这些国家作出反击,引发全球硝烟四起,制造全球性金融不稳定,以防止在对中国贸易战中流出的资本流向这些国家?也为以后与这些国家妥协谈判获得一个好的价钱?

  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是全面讹诈和极限施压手段,这与对欧日加墨等国是完全不同的,我以为特朗普在玩弄中国人民尊严的同时,是要达到两个重大且十分邪恶的目的:一是阻止中国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升级,让“中国制造2025”胎死腹中。二是通过贸易战实现其打击中国资本市场和让美元流出中国、回流美国的目的。

  从目前全球经济和金融规模来看,欧洲和日本显然已经失去挑战美国霸权的实力,而最有可能挑战美国、超越美国、动摇美国霸权的只有中国,这一点至少在特朗普及现阶段特朗普的智囊团里是已经达成共识的,甚至在美国学界、政界和民间都是已经达成共识的。

  当前美国正日益走向封闭,而中国正在加大开放力度。从目前中国的发展阶段来看,无论是成立亚投行,还是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无论是人民币国际化,还是启动石油和铁矿石期货,都需要中国加大开放力度,以促进中国经济进一步国际化,也使更多国际资本和跨国公司进入中国,推动中国新一轮发展。进一步开放市场将使中国在国际贸易中逐渐取代严重封闭的美国的地位,但也将使中国面临更多更大不可预料的风险,这些风险一旦被强大的美国利用和攻击,中国各种潜在的经济和金融风险将会浮出水面甚至爆发,当特朗普挥舞贸易大棒砸向中国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中国在许多方面其实相当虚弱,特别是在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在网络系统、在资本市场都存在着一些严重的短板。特朗普让我们变得清醒起来,中国在某些方面的弱点可能是致命的。一旦中美爆发大规模、全面的贸易战甚至金融战,中国能否承受打击?中国会不会像当年拉美国家、东南亚国家、俄罗斯等国一样发生严重金融危机?我以为问题可能比我们想像的更加严重。

  最近中国加大金融开放力度,放开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持股比例限制,这一力度很大的开放措施引发了各界的激烈争议,不少人担忧金融开放过大过快会使我国金融风险增加,会丧失中国金融高边疆,甚至会导致全球金融风险被引入中国,使拉美和东南亚金融危机在中国重演。最近读到经济学家边平的文章《持股比例放开,银行业会外资化吗?》,该文发表在中国某家论坛公众号上,据说该论坛的金融专家都是在中国颇有影响、能够决定中国政策的人物。这篇文章的结论,一是中国银行无论是银行的规模还是大银行的数量都已经超过美国、欧洲和日本,银行持股比例放开不会出现银行业外资化。二是由于中国银行业的实力足够大,只要中国加强金融监管,中国不可能发生拉美国家反复发生的金融危机。这种观点对于中国制定金融对外开放政策显然有很强的指导性和强烈的影响。

  首先,我认为金融过度开放对于发展中国家显然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是发展中国家始终走不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因素,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现在就对开放外资银行持股比例限制不会引发拉美式金融危机作出结论显然为时过早也过于轻率,鉴于2015年中国爆发的教训深刻的股灾和2016至2017年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外逃两大事件,可以看出,在极端情况下,外资银行对中国金融风险一定是会起催化作用的。放开银行持比股比例限制,一是可以使外资银行通过资本运作撬动中国资本市场,二是外资银行可以助推并加速外汇出逃速度,恶化中国金融环境,加大中国金融风险。

  在中国电网系统有一个防止出现电网崩溃事故的N-导则,即为了防止单一事故发生后扩大为系统稳定和崩溃的特大事故,必须按N-1到N-5甚至N-6、N-7的预想来防备,就是要预备从1到7的各种罕见因素共同叠加事故发生的预案做事故预防准备,而且那些重大事故往往都是历史上很少发生的事故同时叠加发生导致的。而我们2015年的股灾和2016至2017年的外汇逃离事件显然都是没有做好多重因素共同发生的事故预案,结果出现了重大的金融灾难。

  其次,当下美国股市高企,中国股市低迷,美国资本家强力打压中国股市和中国股民信心,然后再利用从美国股市所赚的大量资本进入中国,炒底中国,从而控制中国重要产业,这是拉美国家和东南亚国家以及俄罗斯等国多次经历过的灾难,也曾是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大量国有品牌被国外资本消灭的重要因素。

  再次,美国关闭国内高端制造业、高科技和金融产业大门,不让国外资本特别是中国资本进入并购,此时中国加大开放金融和资本市场,此时最需要警惕的是美国巨量资本利用中国不设防的金融、资本、产业政策控制中国经济,就像美国一再洗劫拉美国家一样,搞垮中国经济,洗劫中国财富。

  现在再回到当前的国际及中国所面临的金融环境,在美国加息、缩表和贸易战的三重打击下,有些国家已经倒下,有些国家正在经受痛苦,中国也面临着极大的风险与压力。随着欧盟宣布退出货币宽松政策,全球货币紧张的趋势将更加严重,昨天中国央行宣布降低国有及商业银行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释放人民币7000亿元,这也是为了缓解市场上资金紧张压力、回应美联储加息造成的资金紧张的需要。由于2018年至2020年美联储还将连续多次加息,全球美元紧缩趋势已成定局,人民币会不会继续下跌?这将影响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信心,也将影响外汇会不会再次加速出逃。

  中国如何防范金融风险?一是防止金融自大心理,在美国仍然掌控全球金融主导权的情况下,一定不能有中国银行、中国金融已经强大到足以与美国抗衡的思想。二是谨慎开放金融大门,渐进地稳步地开放金融大门,现在我们连国内的金融风险都难以防范,何况面对一个强大金融帝国的金融攻击?三是还是要做好国内金融风险管控,债务风险、高房价风险、股权质押形成的高杠杆风险、外汇资本管控,先处理好这些随时可能引爆的雷管,再加大金融开放。四是降准的钱再多,如果不能流入实体经济而是二度进入了房市,可能会加剧金融风险,因此将资本、资金引导到实体经济是金融工作的重中之中。五是要使实体经济能够健康发展不是金融一个行业能够做到的,需要国家各种政策配套,但如果房价继续大幅上涨,必然导致国家经济更加畸形。六是解决股市仍然是一个投机而非投资市场的问题,不仅资本投机,连上市公司高管也都投机,公司上市后高管们最急的就是套现走人,不解决这个问题,中国股市很可能成为外部资本和国内资本巨头反复洗劫中国股民的一个工具。

  再回到中美贸易战,如果解决了以上中国金融难题,中国将不惧美国发起的任何贸易战和金融战,如果在以上问题解决之前,贸然开放金融大门,中国将在经受贸易战打击的同时,还要进一步经受金融战打击,贸易和金融双重打击才是中国当下最危险的事情。

  特朗普发动中美贸易战,其两大目的是显而易见的,一个是打击中国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势头,阻止中国科技和制造业崛起;一个是通过贸易战引导资本回流美国,洗劫各国特别是中国财富,这对美国来说是玩得再熟不过的游戏。

  特朗普虽然对全球各国宣战,但目标直指中国是肯定的,如果7月6日中美贸易战真的开打,那么美国与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的贸易战一定会缓和,中国一定要做好独自应对美国贸易战的思想准备。也正是基于这一点,中国的金融开放更需谨慎,否则中国将会面临更大的金融风险。

  种种迹象表明,在一场惨烈的贸易战即将到来的时候,一场可能是更加惨烈的金融战也已经在悄然登场,如果特朗普能够赢得这两场战争,打垮中国,那么他将进入美国历史上最伟大总统之列,如果因为他的豪赌而输掉了这两场战争,那么他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无耻最无能的总统,没有之一,同时美国也将陷入无法挽救的大衰退,从大历史上讲,现在正是中美两国历史命运发生重大转折的一个关键时间点。

  面对特朗普的无耻与善变,中国已经没有退路,必须勇敢地迎战,在迎接中美贸易战的同时,我们也要做好迎接中美金融战的准备。只有既打败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又打败特朗普策划的金融战,中国才能度尽劫波,避免曾经发生在拉美国家、东南亚国家、俄罗斯等国身上的灾难,才能使中国真正强大到能够正面迎击美国,打垮美国,超越美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