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资老太太转弯抹角,想让人们爱哪些国家?恨哪些国家?——评资老太太的《谈谈爱国》

2018-06-22 14:19:13  来源:察网  作者:千钧棒
点击:   评论: (查看)

资老太太转弯抹角,想让人们爱哪些国家?恨哪些国家?——评资老太太的《谈谈爱国》

  自从特朗普扯下美国的遮羞布和伪装服,还原美国的无赖国家的真面目,同时停止了对各国的所谓的“民主人士”发放所谓的“推广民主费用”以后,国内的自由派公知暂时销声匿迹了,到底是战略撤退还是转入地下保存实力我不清楚,但是肯定不是改邪归正。在这种情况下,连茅某轼这样的精神领袖级别的人物也暂时闭嘴了,此时此刻,已经87岁高龄的资老太太居然突然披挂上阵,真拿自己当成百岁挂帅的“佘太君”了,她拿爱国的话题大做文章,也许她本人认为她这种做法属于她们那些人心目中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属于为了她们那一小撮人心目中的“伟大目标”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吧。

  拜读了她老人家今年1月的《谈谈爱国》以及2016年的《爱国究竟爱什么?》两篇大作,不得不佩服她的忽悠术的高明,冷不丁一看,还真的是挑不出什么毛病,好像理由挺充分的。然而经过认真思考以后,发现前后矛盾,漏洞百出。

  她运用的是不完全归纳论证的办法,众所周知,不完全归纳论证得出的结论是或然的,并且她把自己得出的这些或然性的结论又作为下一个命题的大前提进行演绎论证,形成一个环环相扣的论证链条。

  因此,只要是指出她用来作为不完全归纳论证的某些所谓的“事实论据”或者虚假,或者没有代表性,即使是某些事实真实存在,也不能必然得出某种结论,并且指出其论证链条中的一些作为大前提的命题的荒谬性,同时指出其进行的虚假论证,那么,其整个论证链条就断裂,其核心观点自然不攻自破。

  她的这种把历史事实碎片化然后按照自己特定的政治目的选择性使用而不是系统完整进行研究的忽悠术,好些自由派著名公知都使用过。其共同特点是,偷换概念,以偏概全,以特殊代表普遍,以偶然代表必然,以部分代表整体,以局部代表全局。并且在论证中不断玩弄诡辩术,进行虚假论证。

  资老太太的今年1月的《谈谈爱国》以及2016年的《爱国究竟爱什么?》洋洋数千言,虽然善于掩盖和伪装,不直接把要说的话说出来,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是在号召人们去爱所谓的“文明”的民主国家,对所谓的“不文明”的国家,要改造、演变、推翻,必要时使用暴力。但是她在字面上没有直接说出来,从这一点看,她比直接称历史上的大汉奸是英雄的茅某轼高明得多。

  她也“爱国”,她三姐妹姓名中间的那个字连起来就是“中华民”,如果她再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那么其姓名中间那个字肯定是“国”字,对于从1930年开始先后出生的她三姐妹而言,其父母当时给他们起名字的时候让他们爱“中华民国”,这无可厚非,但是联系到她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让人们看到她身上的前朝遗老遗少的烙印太深了。

  请看看她是如何表述她的“爱国观”并且对此进行论证的——

  

一、移花接木,拿汉奸周佛海栽赃嫁祸共产党

 

  自由派公知运用诡辩术忽悠民众的时候有几大特点,无中生有、有中生无、移花接木、“因果乱系”这些惯用手法咱们就不说了,比较突出的是:一是把自己说的话或者是与自己观点相同的人的观点作为大前提进行演绎论证。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往往有明确的分工,某些人负责造谣或者发表谬论,而其他人就从这些捏造的事实中得出结论,或者直接用这些谬论作为论证的大前提,比如“章二小姐”造谣“‘共军’在抗战中只是打死851名日军”,有人就据此得出“共产党消极抗日,国民党才是抗战的中流砥柱”的结论;二是用以偏概全的办法通过不完全归纳论证得出“结论”,然后再用这种或然性的结论作为大前提进行下一步的论证,资老太太在她的两篇大作里面就是利用这种方法进行论证;三是运用“机械类比”的办法对毫无内在联系的两者进行“类比论证”,从而得出符合实现他们的政治目的需要的结论。

  在她的两篇大作中,她首先从“9.18事变”开始零零碎碎讲故事,无非想证明一点,她是“爱国”的,国民党是爱国的,富人是爱国的,为她下一步提出自己的“爱国论”进行铺垫。她提供的“正面”的论据是,卢作孚把他的船全部贡献出来,供当时的国民政府大撤退使用。“十万青年十万军”,参军的大多数是富家子弟,或者至少是家里比较富裕的;而“反面”的论据是曾经在抗战中为盟军服务的“某个翻译官在后来的政治运动里头变成了一个历史问题”。她提到周佛海,特别强调“他原来是共产党的发起人之一”。“后来到了汪伪政府里头去,最后被国民政府抓起来,在监狱里头死掉了”。

  我们并不否认在抗战中很多民族资产阶级人士和国民党官兵为抗战作出的贡献,但是她用来与之进行对比的“反面”论据就耐人寻味了。

  由于新中国成立以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敌对态度,于是曾经与美国等有过联系的人士尤其是前国民党人士受到政治审查是很正常的,而她却故意说成是因为“在抗战中为盟军服务”而“在后来的政治运动里头变成了一个历史问题”就别有用心了。

  至于周佛海,她的手法就更加卑劣。周佛海“原来是共产党的发起人之一”不假,但是周在“一大”以后就脱党而去,成为蒋介石的亲信和国民党内的“状元中委”。抗战期间,周又以国民党人的身份叛蒋投日,成为汪伪政权的“股肱之臣”。在抗战胜利之时,他摇身一变,由臭名昭著的大汉奸,变成了国民党的接收大员。于1946年11月被国民党南京高等法院判处死刑,1947年经蒋介石签署特赦,周佛海改判无期徒刑。而她只字不提,只是强调他“原来是共产党的发起人之一”。

  她使用的这两个所谓的“反面”论据想表达什么意思,还用我点破吗?

  

二、以“先进文明”美化帝国主义侵略,认“西化”为真爱国

 

  她接着又讲一大堆故事,说明鸦片战争之前,国人的“爱国”实际上是“忠君”,只是到了鸦片战争以后才有了成熟的国家的观念,有边界观念,有领土观念,主权、领土、国际法、外交。这倒是没有错,问题在于她下面的转折——

  她称“但是等到鸦片战争之后所发生的危机,是外来的一个整个跟我们文明和文化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比我们要先进得多、强大得多,我们抵挡不住了。

  所以从这之后中国有了现代国家的观念,而这个现代国家必须是跟改革联系在一起的,跟自强联系在一起,因此就要吸收外来文化”。

  为什么要按照西方的模式和要求改变中国呢?她是这样论证的:

  【“他们的认识就先从外国人为什么会打败我们,因为船坚炮利、军火比我们强,所以赶快买军火开始。然后发现军火强主要是因为它经济能力强,工业化水平高。

  它经济为什么发达,因为它制度先进。那个制度能够发挥各种人的积极性,工匠的地位也比较高”。】

  所以,在她的心目中,鸦片战争及其以后的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变成正面的东西了,成为我们要进行按照西方的要求进行所谓的改革的外在驱动力了。

  这就是她给她的“爱国论”下的第一个定义。

  

三、借古讽今、丑化真正的爱国群众运动

 

  她对西化就是“爱国”进行了如下论证:

  徐光启加入了天主教,他跟利玛窦在一起翻译了《几何原理》。

  郭嵩焘他们这批人出国去考察,回来以后发现人家文化文明都比我们高。

  严复大量地翻译外国的著作。

  前面都是在谈论教育救国、实业救国、科学救国等,下面话锋一转就变成对中国社会制度的所谓“改革”了。

  请注意她下面的借古讽今——

  她用晚清的士大夫中“改良保清”与“倒清”之争,清朝统治集团内部的“帝派”和“后派”之争来影射当今中国的所谓的政治改革之争。

  并且得出结论:“再到后来就觉得这个王朝是要不得了,根本没希望了。但是它有没有希望不在于别的人认为它有没有希望,在于它自己肯不肯改革”。

  她用孙中山这一批人爱中国,就得把大清给灭了,与她们这一小撮人的改旗易帜的图谋进行机械类比,为自己涂脂抹粉。

  接着,用清朝对义和团反帝爱国运动的首先是利用,然后是与洋鬼子一起镇压说成是清朝真正的完全衰败的开始和原因。

  义和团作为旧民主主义革命肯定有其历史局限性,但是自由派公知对义和团运动的否定完全是站在帝国主义的立场上讲话的。

  她夸大所谓的“打教堂、杀掉传教士、攻打外国使馆,见着洋人就杀。杀国人中的信教的教徒,卖洋货的商家”。

  而之前德国占领胶州湾,强划山东全省为其势力范围;外国教会亦在山东扩展势力,纵容、包庇不法“教民”(即中国教徒),遇有民教涉讼事件,它们往往出面干预,胁迫地方官袒教抑民,作出不公正的判决。以至于群众对教会积恨成仇,各地反教斗争接踵而起她只字不提。包括事后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以后疯狂屠杀几十万人她也只字不提了。

  

资老太太转弯抹角,想让人们爱哪些国家?恨哪些国家?——评资老太太的《谈谈爱国》

  图为八国联军屠杀中国人的惨状。

  历史事实被资老太太之流颠倒以后,是非自然也被颠倒。

  她居然就此提出谁爱国?谁卖国?谁祸国?的问题,并且认为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不应该把义和团作为一种爱国运动来宣传。

  

四、鼓吹“人权高于主权”论,为美国南海撞机反向开脱

 

  以此作为标准衡量,她认为李鸿章、刘坤一,还有好几个官员以及两广总督、湖广总督、两江总督,联合起来,搞了一个“东南互保”,跟当地的洋人,那些个领馆的代表或者是外国人谈判说,在我们所在的辖区,我保证你的安全,但是你也保证你不派兵进来,你不能够来祸害我这块地方。说成是“很大的爱国举措”。

  难怪后来汪精卫之流能够把自己的投降卖国行为说成是“曲线救国”。当然两者之间还是有一点差别。

  更为阴险的是她又一次进行“机械类比”,把当年的历史与当今霸权主义者屡屡挑衅和怂恿别人挑衅中国的主权在中国人民中引起的愤慨说成是国人“觉得打洋人好得很”。并且指责说“这种情绪实际上一直并没有完全消灭,每到一定的时候忽然就会出来的”。

  下面,她又玩弄“人权高于主权”的鬼把戏,她称:

  【“国家是干什么用的?是保护人民的,是保障人民用自己的力量能够求得生存和幸福的。如果以国家的名义剥夺人民的幸福或者是害民,那这个就不能够叫爱国”。

  “这个民不是一个抽象的人民。我们常常用抽象的人民来代替一个一个真正的人,说我这是为了人民,但是剥夺所有的活生生一个一个人的生存权,这个也是不对的。所以爱国首先是爱民”。】

  她的第一段话没有错,关键在于她在第二段话里面开始偷换概念。民肯定不应该不是一个抽象的人民,但是与此同时,任何一个“民”的个体也不能用“民”的名义。而美国等霸权主义者则常常使用这一招,只要某些国家中的“民”的个别人、一些人、一部分人认为其所谓的“人权”受到了侵犯,那么美国及其追随者就可以颠覆和侵略这些国家。这件事她偷换概念的真实用意。

  而美国的垄断资本对广大民众的残酷剥削,引发“99%反对1%”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她只字不提了,美国以反对种族灭绝名义发动的伊拉克战争造成的60万无辜平民死亡她只字不提了。

  她还借助“2001撞机”,把她的这种高论发挥到淋漓尽致。

  2001年中国跟美国有一次撞机事件,她正好在西安有一个讲座,之前当参观了秦始皇的兵马俑的时候。西安有很多人认为假如是还在强大的秦朝,怎么这么受气呀。

  面对愤怒的民众,她提问说,你要是活在秦朝的话,你想做哪一部分人?

  她说假如说做秦朝一般的老百姓,两个人在街上说悄悄话就可以把你给杀头的;假如是做读书人就是被坑的儒;假如是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李斯最后被腰斩;你假如是做秦始皇连死了都不敢发丧,后来尸首都臭了;做兵马俑的这些非常了不起的工匠,做完了之后都被活埋了,怕他们出去泄密。

  秦朝之残暴相信没有人会有异议,但是请注意,她是在把秦朝与美国飞机撞我飞机造成王伟牺牲的事件联系在一起说的。

  她的这段话表达了下面这些意思:一、中国就是残暴的秦朝,作为中国人谁也不可能有善终;二、作为中国人,不应该对美国的侵略行径表示不满;三、因为王伟牺牲是为了类似于秦朝的中国作出的,所以是无谓的牺牲;四、由于上述原因,入侵我国领空的美国飞机倒是做好事来了。

  这种比喻非常恶毒。

  

五、恶毒类比,把爱国运动混同法西斯希特勒

 

  下面,她把爱国主义与法西斯相提并论,把爱国与不好的东西联系在一起。把法西斯的侵略性的“爱国主义”和中国的自卫性的爱国主义混为一谈:

  【“比如说希特勒纳粹的时候,国家曾经有一度非常非常强,能够闪电战打败那么多国家,哗一下,甚至于回过头来打苏联都一直能够打到莫斯科,多强啊。而且它开头的时候经济能力也是很强的,不然的话它支撑不了。但是它没有民主、法治、自由、平等、公正,它就长不了。

  日本军国主义当时也是以爱国来号召所有的民众,而且那些民众当时也真的自以为在爱国。甚至于你看那个神风队,连20岁都不到的年轻人开着飞机明明知道要去死就去撞了。这也是爱国。

  可是实际上对日本说起来,先不说对中国,对日本说起来它绝对是祸国——结果招来了两颗原子弹”。】

  而世界各国在爱国主义的旗帜下的反抗外来侵略他只字不提了比如被法国人视为民族英雄。在英法百年战争(1337年-1453年)中带领法国军队对抗英军的入侵,最后被捕并被处决的贞德。还有在中国的抗日战争中涌现出来千千万万的反抗侵略的爱国主义她也只字不提了。

  

六、图穷匕见,为颜色革命制造合理依据

 

  最后,她对“儿不嫌娘丑”这句话大发议论,鼓动人们去“改造”、演变、颠覆,甚至是不惜使用暴力颠覆“丑娘”。

  她称“既然我们爱这个土地,我们就得爱护它,不让它变污染,不让这些水都变成臭水,想办法爱护这个土地”。

  但是造成这片土地受到污染的,恰恰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从1995年到2015年,中国的年垃圾进口量翻了十倍,从450万吨增长到4500万吨,进口垃圾总量占全球贸易量的56%。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废品出口地,占了大约40%的份额。

  仅仅是停止进口洋垃圾几个月而已,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就垃圾堆积如山,大喊大叫受不了了,而那么多西方发达国家几十年来倾泻到中国的垃圾是个什么概念?对中国的环境造成的污染谁的责任?

  中国以牺牲本国的环境作为代价,改善了西方国家的环境,还让西方国家从中捞了一大笔,事后不思感恩,还把他们自己客观上作为污染制造者之一对中国的环境造成的污染归因于中国的社会制度,并且通过他们在中国国内的代理人们大放厥词。

  她接着由环境污染问题直接涉及中国的政治体制。

  【“另外,假如这个娘丑的话,意思指的是比如说很落后,有很多不文明,那你就应该想办法改造她,让她变得文明。这个娘要生病了,你得想办法给她治病。你不能够说你就丑到底了我也得爱你。这个不对。

  所以爱国是跟改造在一起的”。】

  经过大半天的转弯抹角,她终于图穷匕见:

  【“比如说公益慈善这个问题。我们常常有一个观念,比如说外国基金会到中国来做一些公益事业,说它是来和平演变的。什么叫作和平演变?意思是说你要是拿了它的钱,你就相信西方价值观了还是怎么样呢?或者是你就会怎么样了呢?我就怎么也想不出来。

  我说我们是必须要演变的,这个演变当然是和平好,而不应该是暴力演变好。一个国家要前进你总要演变”。】

  至于所谓的外国基金会到中国来是不是来进行和平演变的奥巴马承认利用所谓的“非政府组织”颠覆前乌克兰政府,特朗普政府的停发所谓的“推广民主费用”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当然她在这里已经毫不掩饰她对西方和平演变中国的渴望了。

  

七、美化西方,对“麦卡锡主义”祸害视而不见

 

  发出对中国进行演变的动员令以后,她又号召人们去爱美国。

  【“我在美国我就觉得美国人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每一个人,不是每一个人吧,我碰到的大概也是受过一些教育或者是自己事业上有所成功的人,都是觉得美国这个地方不对那个地方不对,应该改造。

  第三个层次国家,那就很不一样了。你可以不爱它也可以爱它,你可以保卫它也可以推翻它”。】

  她举了两个例子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可爱进行论证:

  第一个,“当年英国人为了争取信仰自由,他就跑到了美洲去闹独立,在美洲反对自己本国的英国王。”

  第二个,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很短的一个时期,大概是1935年,我们叫做他麦卡锡时期,他非常专制,剥夺了很多人的自由,在这几年里,美国的很多精英就跑到欧洲去了,他们觉得不能够认同这样一个专制的国家。比如我们熟悉的斯诺,他就跑到瑞士去了,因为他要逃避麦卡锡。卓别林,他也是觉得受到了某些自由的限制,跑到瑞士当公民去了。如果麦卡锡主义长期下去的话,我觉得美国就会发生革命,或者是美国人全跑掉了。

  同时,她在这里又一再强调所谓的“大部分现代文明国家是谈出来”的骗人鬼话。

  当年,作为英国新教内部的窝里斗,英国新教徒迫害英国新教中的一个分支——清教徒。然后清教徒远走他乡,开辟了美洲大陆。这些人到了美洲大陆以后,实行种族灭绝政策,野蛮屠杀印地安人,在她嘴里,变成了争取信仰自由的义举。

  更加可笑的是,作为堂堂大学者不知道是真的是无知还是故意睁着眼睛说瞎话。

  从1950年初麦卡锡主义开始泛滥,到1954年底彻底破产的前后五年里,它的影响波及美国政治、外交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麦卡锡主义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也成为政治迫害的同义词。从20世纪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掀起了以“麦卡锡主义“为代表的反共、排外运动,涉及美国政治、教育和文化等领域的各个层面,其影响至今仍然可见。

  当时在欧洲,人们更是将麦卡锡直接比作希特勒。国务卿杜勒斯更是向总统艾森豪威尔表达了这样的忧虑:“许多欧洲领导人似乎认为我们(美国)正在麦卡锡的领导下走向美国式的法西斯主义。”

  而在资老太太这里,却变成了发生在1935年的很短一段时期的事情,而且她把事情的性质说成是什么专制,实际上是以美国参议员麦卡锡为代表的的美国国内反共势力掀起的反共、排外运动。

  至于卓别林的遭遇更加是与资老太太所说的相去甚远。尽管卓别林非常成功,而且从1914年至1952年始终住在美国,但他是一直保持着他的英国国籍。在麦卡锡主义时期,他被指责从事“非美行为”,并怀疑倾向共产党。约翰·埃德加·胡佛下令联邦调查局秘密收集卓别林的情报并建立了一个秘密档案,胡佛还试图将卓别林驱逐出境。据2012年公开的档案,FBI曾向MI5要求提供能用于将他驱逐出美国的信息。 1952年卓别林离开美国,他本来打算短暂访问英国家乡。胡佛听到这个消息后与美国移民归化局商议取消卓别林的再入境允许。卓别林得知后声明:“自从上次大战以来我就成了强势的反动团体制造的谎言和宣传的目标,他们有影响力,有美国黄色媒体的帮助,创造了一种氛围绕让有自由意识的人都被找出来受迫害。因此我决定我已无法进行我的电影工作,我将放弃在美国的居留权。”他决定留在欧洲,他定居瑞士沃韦。这才是真相。

  正因为美国历史上曾经有这种劣迹,所以小布什政府以反恐作为借口要对美国民众进行监控的时候,美国民众称之为新的麦卡锡主义者。

  

八、号召推墙、要让中国成为“现代文明国家”的附庸?

 

  至于所谓的“大部分现代文明国家是谈出来”更加是无稽之谈。

  我不知道在资老太太心目中,“G7”即“西方7国”算不算“现代文明国家”?

  如果不算,请问哪些国家属于“现代文明国家”?

  如果算,那么,其中的德意日不仅仅参加过“一战”,而且在“二战”中是法西斯轴心国,难道他们是“谈出来的”?

  剩下的几个国家里面,在各殖民地宗主国之间的争夺中,英国曾经击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最后赢得海上霸权,而美国又在独立战争中打败英国。

  英国与法国于1337年 — 1453年间的战争,是世界最长的战争,断断续续进行了长达116年。

  1812年6月18日打响的美国第二次独立战争中,美国向英国宣战。1812至1813年,美国攻击英国北美殖民地加拿大各省。

  “二战”以后,美国先后对外出兵达30多次,几乎是年年都有战争,每届总统都发动过战争。

  这是从国土、民族层面的战争,这些由所谓的“现代文明国家”发动的扩张领土或者掠夺资源的战争从没有停止过。至于在建立政权的过程中进行的内部战争也比比皆是。

  美国的南北战争大家熟悉就不用说了。,

  在英法百年战争之后,英国内部各封建贵族利用自己手中握有的武装蠢蠢欲动,企图掌握国家的最高统治权。经过一番分化组合,贵族分为两个集团,分别参加到金雀花王朝后裔的两个王室家族内部的斗争。其中,以兰开斯特家族为一方,以红蔷薇为标志;以约克家族为另一方,以白蔷薇为标志。这两个封建集团之间为争夺王位继承权

  进行了长达30多年的自相残杀。由于这次战争以蔷薇为标志,所以称为“蔷薇战争”。蔷薇又名玫瑰,所以也叫“红白玫瑰战争”。

  法国国内的战争也是大家非常熟悉的,至于德国内部和日本内部的战争就不用我多说了。

  这些都是所谓的“现代文明国家”在建立政权的过程中进行的战争。请问哪些是“谈出来的”?

  资老太太最后还煞有介事地称:“这个统治集团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保护人民的福利,你完全可以以爱国的名义推翻它。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最好不要用暴力,而是用谈判的方式,用和平的方法,这样我们的国家就会走向文明”。

  然而美国的23任总统曾经多次出动大批军警武装镇压抗议的民众,最近的镇压“占领华尔街”和镇压“美国之春”的抗议运动更加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尤其可笑的是,美国佬称民众有枪有利于“反抗暴政”,而美国警察又以美国民众有枪作为借口随意打死美国人。英国的前首相卡梅伦曾经下令镇压席卷英国多个城市的抗议活动,还宣称不要被虚伪的理念捆住手脚。

  综上所述,资老太太玩弄诡辩术,通过不完全归纳论证得出结论,又用这些或然性的结论作为大前提进行演绎论证,不但在论证中使用的论据虚假,而且是违背逻辑进行无效论证,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号召人们去爱所谓的“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的美国,而用非常明显的暗示煽动对于他心目中的所谓的“这个统治集团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保护人民的福利”的中国“完全可以以爱国的名义推翻它”。

  够了,她到底想干什么,我们还不清楚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