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有机马克思主义的虚伪与迷人

2018-06-24 05:57:46  来源:察网  作者:夏志军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机马克思主义的虚伪与迷人

  有机马克思主义的迷人之处正在于其虚伪。

  《有机马克思主义》[1]<以下凡引此书,只标页码>在中国上市之前,老江湖们就已经在卖力地吆喝了;随后,一些不懂事的年轻人便开始围观参与。

  汪信砚最初(2015年底)还只是温和地进行了质疑[2],后来(2017年初)就毫不客气地说它“是一种口头上的、乔装打扮过的假马克思主义。”[3]

  尹海洁(2016年底)则直接从政治的角度,“拆穿了它的画皮”。[4]

  直到今天,依旧还有人对它抱有老好人的同情心,有些人糊涂地说着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价值”、“意义”和“启示”等等。

  这使我们不得不分析它迷人的虚伪了。

  

“令人惊叹”

 

  小约翰·柯布在为这本书所作的“序”中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是一本令人惊叹的书。”<第i页>

  的确“令人惊叹”!这本书里面引用了中文文献共计59次,其中引用马克思、恩格斯的中译本著作11次,引用毛泽东的著作2次,引用邓小平的著作1次。[5]作为美国人,作者的中文造诣“令人惊叹”;对马克思主义的“亲近”也“令人惊叹”。

  更“令人惊叹”的是,作者在引用卢梭和黑格尔的著作的时候,竟然引用的是商务印书馆的中译本。作者没有引用同属印欧语系的法文原本或英文译本,也没有引用同属日耳曼语族的德文原本或英文译本,竟然引用了汉藏语系的中译本。更为甚者,在引用自己的宗师怀特海的著作的时候,一次英文原本都没有,竟然全引用的是中译本,14次。[6]

  其他的中译本引用,就不一一列举了,如亚当·斯密的、德里达的等等。我们完全能感受到作者对中国的“热心”。

  经过我们提醒,译者还来得及补充说明:原书的引文本来是非中文的,只是在翻译的时候为了“方便”而直接“采用”了他人的中译本的文字。

  有人要嘴硬了,说我们没有读过原书就臆断。我们要提醒一下:在中国造成恶劣影响的,不是英文原书,恰恰是中译本。

  

“学者的声明”

 

  二位作者,菲利普·克莱顿和贾斯廷·海因泽克,在“前言和致谢”中,对自己的可能的读者进行了估计:

  【我们写的这本书,不仅仅提供给学者,还主要提供给决策者、政府领导人和非专业的普通人士。……<第xvii页>】

  也就是说,他们希望影响所有人,主要针对学者、决策者和政府领导人;但是,必须附加一个“免责声明”:

  【我们这里要特别声明:本书的作者是学者,不是政治家;是“中国观察家”,不是熟知中国内部事务的中国公民。我们不能一方面坚持后现代世界政治理论适用一定语境,另一方面又从外部发表关于中国应该如何运行的声明。我们的任务是在后现代语境下重建马克思主义,至于中国内部事务,中国领导人应该最有发言权。<第11页>】

  我们在上面所提及的“令人惊叹”的引用,丝毫不能影响作者自称为“学者”。二位作者躲在“学者”的名义背后、胆怯且狡猾、想说话却不想负责任。

  

阳奉阴违

 

  柯布说“本书的这种批判,建立在马克思的思想之上。”<第i页>

  二位“学者”,克莱顿和海因泽克,也说“马克思和怀特海:他们是本书论证的两个主要理论来源。”<第xvii页>

  有些人就是禁不起一丁点夸奖,哪怕是虚伪的恭维,马上就开始沾沾自喜了,神魂颠倒地当起了“带路党”。

  但是实际上,二位“学者”要表达的是:

  【过程哲学是本书借鉴的决定性理论资源。据我们所知,本书是第一本从过程思想角度研究马克思主义的著作。<第14页>

  有机马克思主义呼吁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与实践进行必要的修正与更新……<第6页>】

  也就是说,要用过程哲学去修正马克思主义。这还不叫修正主义!?二位“学者”还说:

  【列宁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是非常重大的,因为他把维护国家意识形态并管理强大中央集权政府的共产党和理应追随这个政党的无产阶级分离开来。……<第81页>】

  前半句是多么“甜蜜”啊,然而“列宁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是……把……共产党和……无产阶级分离开来。”后半句又是多么毒辣!这还不是阳奉阴违!?

  

“严肃和深刻”

 

  柯布说:

  【……这本书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不是简单针对它运作的一些方式,而是抓住资本主义最根本的性质和目的。……<第i页>

  ……有机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是极其严肃和深刻的……<第iii页>】

  “美国人文科学院院士”<见封底>的话,我们必须认真地对待。

  我们先看看二位“学者”所批判的资本主义是什么:

  【但拒绝国家所有制实际上只是资本主义的一个次要特征。更为根本的是,资本主义是指这样一个经济体系,其中最核心的价值和目标是对财富创造和增值。……<第18页,黑体为原文采用>

  ……资本主义是一种产品和服务的价值评估方式。……而投资者为一件商品支付的金额又决定了它的价值。……<第18页>】

  生产资料所有制问题,不是区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键点。资本主义只是一种追求财富的经济体系,其中的财富是指商品的价格。我们终于领教了什么叫“深刻”!

  我们再看看二位“学者”所推崇的社会主义是什么:

  【由于资本家的这些虐工行为,地方、州和联邦政府都开始通过一些法律来保护工人,从而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原则有机结合起来。……<第41页>】

  社会主义就是通过一些法律来保护工人不被资本家虐待。我们重新见识了什么叫“严肃”!

  这哪里是学说!?这是侮辱群众的智商的胡说!

  

末日论

 

  二位“学者”,在“前言和致谢”中,笨拙地表达了自己的“核心主张”:

  【我们希望在一开始就把我们的7个核心主张开宗明义地提出来:1.意识到人类现在面临的严峻形势并积极采取措施来解决,是一项紧迫的任务。2.作为一种社会经济体制,资本主义所带来的是大量不公和全球环境灾难。3.我们将证明,真正的资本主义替代方案是存在的。4.我们认为,更为可取的是,这种替代方案是一种混合体系,这种体系会把市场力量限制在追求共同福祉的社会主义共同体范围内。5.不可避免的是,全球气候变化将在很多地方导致社会和经济的崩溃。6.从这些崩溃的尘埃之中,可能会诞生一种新的生态文明。7.然而,为了人类和整个星球,马上行动起来要比等待灾难的力量爆发之后再行动要好得多。<第xiii页>】

  我们暂且不论这不可能得到改进的表达方式,我们先闻到的是多么熟悉的味道:世界末日快来了。资本主义导致的。我们还是有救的。用社会主义来调和一下。末日一定会来临。末日之后是天堂。现在就开始打造天堂吧。

  按照二位“学者”“对资本主义的极其严肃和深刻的批判”来看,

  【……地方、州和联邦政府都开始通过一些法律来保护工人,从而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原则有机结合起来。……<第41页>】

  也就是说,二位“学者”提出的7条“核心主张”中的第3条,已经实现了。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如此诅咒资本主义呢?甚至还乞求:

  【……我们就只能指望全球气候变化迅速带来个别民族国家和控制全球贸易的当今经济结构的崩溃了。……<第140页>】

  我们应该谴责二位“学者”的险恶用心吗?

  不,我们非常同情他们,因为诅咒恰好说明了无奈和害怕。柯布说:

  【……中国已经在很多方面对资本主义打开了大门。这使得中国经济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我相信中国仍然有机会制止或放缓卷入全球资本主义浪潮的步伐,但这并非易事。……<第iii–iv页>】

  柯布的话,清楚地告诉了我们,他们所批判的、所诅咒的、所无奈的和所害怕的,实际上是指越来越全球化的社会化大生产。

  在《共产党宣言》发表之后170年的今天,里面所批判的“封建的社会主义”穿上时髦的新衣又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唱唱诅咒他们的新统治者的歌,并向他叽叽咕咕地说一些或多或少凶险的预言。”[7]

  

“生态文明”

 

  封建的僧侣主义的“学者”,如此地咒骂资本主义,不是因为资本主义坏,而是因为资本主义太坏,它把大家都推到了悬崖边。

  处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居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产生了自己越来越不能容纳、无法驾驭的生产力,也产生了将来一定掌握这个生产力的革命的无产阶级,即“那个强壮而心怀恶意的小伙子”[8]。

  二位“学者”很清楚这个危如累卵的状况、必然倾覆的结局,就表现在他们提出的7条“核心主张”中的第5条之中:“不可避免的是,全球气候变化将在很多地方导致社会和经济的崩溃。”只是想将原因天真地归结为“全球气候变化”。

  那么,二位“学者”如何解决这个“不可避免的……崩溃”呢?

  ……我们就只能指望全球气候变化迅速带来个别民族国家和控制全球贸易的当今经济结构的崩溃了。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又希望上述的崩溃过程变慢,因为那样的话,人类生命和生物多样性减少的代价也会降低。同样,如果崩溃进程变缓,世界将会见证独立国家依据社会民主原则管理运行的一段历史。相比之下,如果全球的基础性体系崩溃进程加快,如柯布和达利所认为的,那么幸存者间的经济交流必然将只会发生在一些共同体及其区域中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希望,全球经济会依据柯布和达利的“由共同体组成的共同体”模式逐渐重建和运行,而不是依据已给这个星球带来大浩劫的“至高无上的主权国家”模式重建和运行。<第140页>

  在一半是“关怀”、一半是诅咒的犹豫中,二位“学者”告诉我们:崩溃得慢点是各个独立国家先减少经济联系,再解体为孤立的城邦,这样人和生物死得慢点;崩溃得快点则是一下子死掉很多人,马上回到原始社会,然后幸存者再重新开始人烟稀少、孤零不系的部落生活。

  这就是二位“学者”提供给我们的解决方案,而且还是“可能”的解决方案:“从这些崩溃的尘埃之中,可能会诞生一种新的生态文明。”即二位“学者”提出的7条“核心主张”中的第6条。

  是的,生活一下子就变得“生态”了,我们磨石斧,吃植物;我们一下子就获得了“一种新的生态文明”,的确“文明”,不光我们吃动物,动物也吃我们。我们回到蒙昧时代之前的、和动物基本没差别的时代,与自然“和谐”了,和动物“平等”了,多么“美妙”的一种“社会主义”。

  如何解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不是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去调整和变革生产关系,而是直接彻底破坏生产力。“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9]二位“学者”则要“勇敢”得多:毁灭这个世界。

  一直以来,我们对“般若无知”不甚了了。二位“学者”给我们展示了他们最高的“智慧”:让我们目瞪口呆的无知。我们应该感谢他们。

  

哲学的基本问题

 

  恩格斯说,“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10]哲学的基本问题,大致分为三个子问题:何者第一性?有没有同一性?如何同一?

  无论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什么,即无论是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都可以去回答第二个问题;但是,如果否定地回答了第二个问题,即持不可知论,那就不能去谈论第三个问题。所以,承认世界是可知的,即肯定地回答第二个问题,是我们所有有意义的谈论的自觉或不自觉的前提;如果否认这一点,那就必须保持沉默。然后才是第三个问题:思维和存在如何同一(统一)?是辩证地统一,还是以其它方式?或者说,是否承认矛盾及其客观实在性?

  二位“学者”,虽然在第一个问题上总是保持沉默,但是对第二个问题的否定的回答是再清楚不过了:

  【我们后来已认识到历史决定论是错误的。物理学家已证明决定论甚至对基本现象也无效,因为量子世界的许多现象都是非决定论的。……<第61页>

  历史不是决定论的而是无限开放的。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或无所不包的体系能够捕捉到文明变化的复杂性。……<第71页,黑体为原文采用>

  非确定性的影响。每个事件由过去构成并深受过去影响,但没有一个事件完全由它的过去决定。过程哲学并不意味着“自上而下”或从过去到未来的控制。事实上,随着事件和事件的系统变得更加复杂,不确定性也变得越来越明显。<第177–178页,黑体为原文采用>】

  二位“学者”用黑体强调了自己的观点:因为世界太复杂,所以不可知;而且恰好是因为第三个问题――(思维)无法一劳永逸地抵达绝对真理(存在)――而否定地回答了第二个问题。

  不可知论者,最初把世界是可知的作为不自觉的前提,才去探索世界,然后发现太难,最后反悔自己的前提,重新以世界是不可知的作为自觉的前提,这样一来,所有的烦恼就都没了。

  对另外两个问题的看法,我们只能引用其宗师怀特海了。

  怀特海给自己的思辨哲学,即过程哲学,定下的理想是:

  It is the ideal of speculative philosophy that its fundamental notions shall not seem capable of abstraction from each other. In other words, it is presupposed that no entity can be conceived in complete abstraction from the system of the universe, and that it is the business of speculative philosophy to exhibit this truth.[11]

  思辨哲学的理想是,它的基本概念不能彼此抽离。换句话说,它预设了实体(本质、存在)不能在对宇宙系统的完全抽象中被感知,并把展示这个真理作为自己的事情。

  也就是说,传统的实体概念,不论是精神实体,还是物质实体,都不能“被感知”。这等于告诉我们,他拒绝回答第一个问题。

  那么,真正的实体是什么呢?

  Any entity whose conceptual recognition does not involve a necessary reference to any definite actual entities of the temporal world is called an eternal object.’[12]

  任何实体,只要其概念认识没有必然参照于暂存的世界的任何具体的实际存在物,就可以被称为“永恒客体”。

  这段话告诉我们,只有概念思维彻底抛弃了客观存在,它才能是“永恒客体”。换句话说,精神必须摆脱物质的纠缠,它才能永远保持自身的同一。这就是怀特海对第三个问题的回答。

  

结束

 

  列宁在《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中概括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重要的认识论的结论”:唯物主义,可知论和辩证法。[13]

  有机马克思主义者没有接受马克思主义的任何一条原则,却厚颜无耻地说:

  【显然,中国传统智慧、过程哲学和马克思主义这三大思想流派之间存在着天然的关联和深层的亲和。……<第189页>】

  列宁说:

  如果在哲学上同马克思主义基础已经彻底决裂的人,后来又开始支吾不清,颠倒是非,闪烁其词,硬说他们在哲学上“也是”马克思主义者,硬说他们和马克思“差不多”是一致的,只是对马克思学说稍稍作了“补充”,那么,这实在是令人十分厌恶的。[14]

  是的,现在就有一群信牛的学者,以为马克思姓马,便使劲地攀起了关系,附会地说牛和马之间很相似。在他们无聊的殷勤的背后,我们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真诚;在他们动听的言语里面,有的只是迷人的虚伪。

  糊涂的理论观点,绝对不会导致清醒的实践行为。如果把话都说得这么清楚了,还有人抱着“凡事无绝对”的庸人心态、嘟哝着说什么有机马克思主义总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那我们只能可怜地赞同:“就算是一条内裤、一张卫生纸都有它的用处。”

  注释:

  [1]《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美)克莱顿,(美)海因泽克著;孟献丽,于桂凤,张丽霞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8

  [2]汪信砚/有机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2015(11):3{9

  [3]汪信砚/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本质/《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2):5{11

  [4]拆穿“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画皮http://www.haijiangzx.com/2016/1214/1554444.shtml

  [5]pp. 10,15,64,67,69,72,77,117,146,196,219; pp. 85,86; p. 126.

  [6]pp. 117,118,128,175,175,177,178,180,180,181,181,181,211,212.

  [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2/第54 页

  [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2/第513 页

  [9]《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2/第506 页

  [1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四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2/第277 页

  [11]Process And Reality, by A. N. Whitehead, Corrected Ed., The Free Press, 1978,p. 3

  [12]Process And Reality, by A. N. Whitehead, Corrected Ed., The Free Press, 1978,p. 44

  [13]《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12/第96-97 页

  [14]《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12/第210 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