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轻松笑:西方式“科学”批判

2018-06-08 10:29: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想要批判西方式“科学”已经很久了,这当然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通过批判西方文明引以为傲的科学,来进一步颠覆整个西方文明体系。这不是什么阴谋,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搞什么阴谋,完全是因为世界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容不得我们再左右踟蹰了。

  需要澄清的是,我批判科学并非出于某种个人目的,也不会将大家引向迷信的深渊。我批判西方式科学,只想唤醒更多沉睡中的人们,重新睁眼看看这个世界,我们该走向哪里,人类该走向哪里,人类文明该走向哪里。

  从上世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人对西方科学的迷信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我们已经上了贼船很久而不自知。为什么这样说?至今为止,很少有人怀疑过“科学”来自于哪里,“科学”的本质是什么。这里,我们不妨简单给大家说说“科学”一词的来龙去脉,看看它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科”是对某种事物的分割,换言之,只有打破整体,才会有“科”的产生。“科学”就是“分科之学”!比如:自然界,动物、植物、微生物;动物之中又可分为飞禽、走兽、鱼鳖等等。总之一句话,自然界这个整体系统是不存在“科”的,只有将这个整体一样一样解构出来,才存在“科”。而通过大而化小的分门别类,再从小处着手去研究每种事物,所得到的学问,就叫做“科学”。这一点,相信很多人一听就懂了。

  问题就出在了这里!

  根据科学的定义,我们不禁要问一句了:自然界,或者一切西方式科学认为可分割的事物,真的就可以这样来分割吗?这样分割开来一点一点认识事物,把每个局部认识清楚后,再综合起来,就真的意味着认识清楚事物的整体了吗?盲人摸象的故事我们都不陌生,几个盲人去摸一头大象,有的摸到了大象的鼻子,说大象像一根管子;有的摸到了大象的尾巴,说大象像一根鞭子;有的摸到了大象的肚子,说大象像一堵墙,而有的摸到了大象的腿,说大象像一根柱子。这当然荒谬,但如果把这些认识拼凑起来,是不是就不荒谬了,是不是就把大象认识清楚了呢?完全不是这样的。所有局部叠加在一起,并不等同于未分割的整体。这是西方式科学的错误所在!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整体是不能分割的,更不要说分割开来认识了。就像人体、自然界等,一旦分割开来认识,不管你最后走到哪里,把局部认识得有多清楚,其结果都不等同于你认识清楚了这个未分割以前的整体。西医的荒谬也在于此!

timg (12).jpg

  其实,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科学”一词本身就有其局限性,要想通过科学来认识并改造这个世界,其后果是极其危险的!或许有人会觉得我危言耸听,但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当今世界的一切乱象,包括资源枯竭、环境污染、气候变暖、生态危机等等,不可不说与科学的谬误有很大关系。

  西方文明在发明了科学之后,干了些啥事呢?西方工业革命。

  所谓西方工业革命,说到底就是机器改良。用人力所不能及的物力作为机器的源推动力,进而使这个世界的生产效率大幅提升,然后打开了一扇我们从未想象到的工业世界之门。这里面的逻辑其实就是抛弃了自然界这个整体,而单纯去分门别类研究机器生产的结果,即:科学成果。

  事实上,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跟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打破这些联系,单纯去改良机器,单纯去追求我们想要的工业产品,其后果是危险的!打破生态平衡,这仅仅只是一个表象,而因为我们一门心思的极端追求,导致了人类社会关系的层层瓦解,进而,人成了一种物质,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待价而沽,整个世界成了一个没有精神、没有灵魂的世界,这种危险才更加可怕。我相信这件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每个人都能有所体会了。

  为什么工业革命带来的是这样一个“冷血”的世界呢?因为科学的追求只可能是顾此失彼的一种状态,又要这个世界物质极大丰富,又要这个世界充满爱,科学做不到!科学没办法使这样两个截然相反的事物统一起来!

  其实,西方工业革命所赖以发展的很多技术,早在我们古老的中国就已经很发达了。比如:众所周知的中国古代“四大发明”。西方列强用我们发明出来的指南针指引方向,找到了旧中国这片土地;又用我们发明出来的火药制造成火枪,打开了清政府的大门,把旧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难道说,我们中国人自己发明的东西自己不会用吗?事实上,火药在民间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用途:烟花爆竹、炼丹治病、开山采石……用于军事上也是直到明朝时期才开始,而且除了火炮以外,几乎不再有更大突破。

  中国人不是不聪明,而是对具有毁灭性的事物向来慎之又慎,我们用指南针指引方向,所到之处为的是经商贸易,造福一方百姓,而非侵略。再说一层,我们连火炮都制造出来了,难道加以改良,制造出火枪还会是难事吗?当然不难,难的是东方文明向来讲究万物相生相克,放出去一个魔鬼,又怎样找到一尊大神去对它进行约束呢?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与难点所在。单纯不计后果地发明研究,打破世界平衡,对人类自身又有什么好处呢?

  西方式科学的最大问题就在于抛弃一切后果,一心只图追求自己想要的。是的,这样一来,的确很容易达到目的,但遗留下来的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呢?只能回过头去用同样的方式去解决,如此反反复复,随着研究的一步步深入,遗留下来的问题也越来越多,最后只可能是积重难返,走向毁灭的深渊。就好比一个人撒了一个谎,为了圆这个谎,不得不通过再撒谎来弥补,如此谎上加谎,最后再也没有真相,完全构成了一个谎言铸就的碉堡,连自己都陷进去了。

  早在好多年前就有人说过,西方列强用来打败我们的并不是西方文明的强大,而是一种野蛮的“器”的力量,这种力量根本不足称道。因为在中国人看来,“道”是人生最高境界,“器”是人生最低层次的追求,所谓“道德法术器”,越往后越没有层次。人应该是往上追求的,而不是往下追求。可是,我们十几亿中国人却完全被西方这股野蛮之力打懵了,不分好坏,总觉得那就是人家比我们强,比我们好!我们就该向人家学习,就该“全盘西化”!然后一门心思只认科学,却从来不回头看看科学是什么货色。

  当然,科学走到今天这一步,撇开我以上所说种种问题不谈,我们来谈一谈“辩证看待科学”这个问题会怎么样呢?我相信很多人对科学的迷信也是因为没有认清楚“辩证科学”这个问题,总以为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出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科学的错,而是我们所掌握的科学技术不够发达、不够多,如果科学技术再进一步发展,现在所出现的这些问题都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也有一种观点是:辩证科学,重在“辩证”二字,科学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的确产生了很多问题,但是,只要我们善于利用科学的辩证法,化问题为机遇,将灾难转化于无形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归根到底,这不是科学的错,而是我们对科学的应用还不够娴熟,比如:环境污染就可以通过科学技术发明出可以净化环境的“机器”来进行清理,这不就解决了吗?

  或者还有神一样的认识,科学是好的,只要我们善于利用,有步骤地进行,它是完全可以造福人类而没有什么危害的,正所谓“科学发展观”嘛。

  我要说的是,这一切都完全不成立!

  世界的不可分割性已经摆在那里,你现在一刀一刀将其切割得粉碎,这会儿又想着把它缝起来,形成一个和未切割前一模一样的整体,可能吗?不要说科学做不到,即便是科学真的能将这个世界破坏掉的东西找回来,这个世界还能是以前那个“相对干净”的世界吗?因为科学而死去的千千万万冤魂以及恩恩怨怨还能挽回吗?被科学带着消耗掉的无数不可再生资源还能返回到地球上来吗?一切的分割已经产生,世界的车轮已经走过,要想回头,绝无可能!这根本就不是科学所能做到的!用大脚拇指想想都不可能!退一万步来讲,我们不指望曾经的世界回归,地球资源消耗如此之大,所积累下来的问题如此深重,想要再把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用科学救治好,上哪去找那么多资源?单纯环境污染一个问题,要想用科学的手段治理好,我们所要消耗的资源将会有多大,可能吗?

  其实这个逻辑完全是糊弄人的,科学走到今天这一步,根本上已经积重难返了!所谓的“辩证科学”,完全是建立在小补小闹基础上的,相较于科学对世界的破坏性来说,简直不值一提。所以,我反对一切西方式“科学”!

  要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起来,与其信赖一刀一刀分割世界的“科学”,还不如干脆就不要再分割世界,用一个整体的眼光去审视、认识并改造世界。自然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人类是一个什么样状态?一切的一切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搞清楚这三个问题,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记得日本“自然农法”的创始人之一——福冈正信,在他的著作《一根稻草的革命》一书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类使用的农药、化肥等一切手段,仅仅只是维持农业不减产,而不可能达到增产的目的!农业最高产量的标准是自然农业。换句话说,原始森林是产量最高的,不可能还有比它更高的农业了。”(当然,福冈正信考核的指标是人工农业与自然农业分别产出的有机质总量。)细细想来,这句话有其深刻的道理,我们人为的干预只是因为事先破坏了自然的平衡,退而求其次才使用的一种手段,比起自然自身经历千百年适应过程所形成的原始森林环境来,真的不值一提。所以,自然生产之力只有在原始森林环境中,才能发挥到极致。所以说,人为干预,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式,打农药也好,松土也好,施肥也好,都不可能超越原始森林环境生产能力的。这才是自然的真实状态!

timg (13).jpg

  而在人类社会中,对任何人来说,人生的意义都只可能是相对于其他人而言的。换句话说,人生有没有意义,只取决于你对他人做了些什么事情,除此以外,别无其他。从这一点来看,我们认不认识这个世界的毛细血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人生有人认可,我们的幸福感能够使我们自身得到满足,这就足够了。不去执着于那些花里胡哨的外在事物,真正直面自己的本心,这个比什么都重要。

  再放大一点来说,其实我们只要开动脑筋,就不难发现,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它自己的本真状态,就像自然为什么是原始森林状态,人生为什么是直面本心、活得有意义、活得幸福的状态一样,一切的一切并不需要我们去一刀一刀剖析,反而是用心体会一下就能找打答案了。

  切割是没有用的,科学就是一种切割的方式。所以,科学是没办法做到这一点的,科学只可能瓦解这种自然的本真力量,瓦解人生的意义,瓦解我们的幸福感,瓦解万事万物的最佳状态。所以,科学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这并不是迷信,这才是一种真实,或者说,这才是世界的相对真理!我们现在反而是因为不敢面对原本的真实,而依赖上了科学,一天天离“道”越来越远。走到今天这一步,人类要想避免走向深渊,必须向这样的真实回归,别无他路。

  这就是我对西方式科学的批判!

  2018年6月7日 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