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夏朝之音|最后挽歌:纪念特朗普君!

2018-06-05 14:12:42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夏朝之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公元2018年5月31日,就是中美第三轮经贸磋商达成共识并发表联合声明后的第十二天,我独自在网上徘徊,碰见程君,前来@我道,“先生可曾为前天美国白宫发布将对华输美货物加征关税声明一事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道,“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我们都很爱看先生的文章,而特朗普也真的特不靠谱,我们很想看看先生对他的看法。”

  这是我知道的,凡是我发在公众号里的文章,大概是因为往往不符合资媒胃口及影响力低微之故罢,阅读量一向就甚为寥落,还经常被删帖封号,然而在这样的艰难困苦中,毅然坚持而没有取消关注《夏朝之音》公众号并坚持分享、转发和赞赏的就有不少像程君这样素未谋面的爱国网友。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关于特朗普的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美国毫不相干,但在中国,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恶有恶报”,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365个汉字、旨在不打贸易战的中美联合声明,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难于相信,特朗普10天之后就能突然撕毁,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丢掉幻想,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前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公知大V的阴险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复兴者中国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美帝的灵前。

    二

 

  真的华夏,敢于直面美国的挑衅,敢于正视商战的残酷。这是怎样的挑衅者和复兴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美国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知道这样的世界很快就是尽头了!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界上生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五月十九日也已有快两星期了,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5月19日的中美联合声明中,随处可见“双方同意”、“达成共识”这样的字句,“同意”、“共识”也就是双方的承诺,一诺千金,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美国奉献我们的“契约精神”等普世价值观予以尊敬,但特朗普一把扯下美国“契约精神”和普世价值榜样的面具,使美国成为一个为了所谓“美国优先”而罔顾他国利益、自私自利、损人利己、甚至出尔反尔、损人不利己的反面典型。

  特朗普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前年美国大选的时候,其中一个候选人就是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他在共和党内初选获胜,才有人指着他告诉我,说:这就是特朗普,一个亿万富豪。其时我才将能将他的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暗诧异,透过媒体介绍,他原来还是畅销书作家,励志成功学家、知名的主持人,其著作在中国也早已出版发行过,只是我还不曾拜读而已,不用说,他自然还是商界奇才,他虽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但也几经起落,破产多次,最后终于咸鱼翻身,超越先祖,建立了庞大的特朗普商业帝国。

  (特朗普的畅销书《做生意的艺术》英文版)

 

  我平素想,美国一个亿万富豪、商界奇才、畅销书作家、成功学导师和知名主持人,年过七旬,还保持一个年轻人的心态成为网络红人,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将推特而非传统媒体广告作为助选神器的,的确是位牛人和潮人,且又能够出来竞选总统,综合素质一定是很高的,私德修养一定是很棒的,公德信用一定是很好的,说话办事一定是特靠谱的。

  但是,他却从竞选伊始就因经常大放厥词,屡发极端之言,被称为“大嘴巴”,他不仅仅在国际上怼中国、怼盟友,即便在国内,也屡爆惊人之举,如誓言当选将退出TPP、废除或改革奥巴马的医改、移民、税收等政策,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等等,他甚至还有歧视女性和黑人的言行,不仅如此,他居然还有逃税嫌疑(至今未公布其税单),令人对其诚信大为怀疑,但他却竟然一路高歌猛进。

  待到特朗普爆出如此多的丑闻和极端言论而风头始终不减的时候,我就比较关注他了,在当今西方各国民粹主义普遍盛行的大气候下,他当选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待到投票结束后,虽然支持他的选民人数低于希拉里,但是,他很幸运,凭借美国奇葩的民主选举制度,竟赢得了更多的选举人票,最后他成功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了。

  当时有美国人就说,特朗普并不想如何才能做好总统,他只是想如何才能赢得选举,很多中国人还有些不信。总之,在我的记忆上,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他的当选也并不出乎我的预料。

    四

 

  我是在30日早晨,看新闻才知道特朗普昨晚又发布了声明的事,很快便得到消息,说美国50余人的经贸磋商团将抵达北京,他们居然是来落实519联合声明的!但我对于白宫在正式磋商前,再发强硬出尔反尔新声明的动机和目的,竟至于颇为怀疑。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美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动辄以没有契约精神指责别国的灯塔美国竟会下作无良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试图与美国建立新兴大国关系的华夏,更何至于无端在华府门前遭此“奇遇”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白宫自己的声明。还有两个,就是中国商务部和外交部的迅速回应。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美国政府的言而无信,简直就是泼皮无赖不要脸,因为10天前白宫刚发表意在结束贸易战的联合声明,况且当天(美国时间次日)还要派50余人来华磋商落实519联合声明共识等问题。

  但特朗普就有话,说中国是占了自由贸易的便宜,而且不守信用,偷窃了美国的技术。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中国一贯没有契约精神,不守信用,中兴被罚款、制裁是罪有应得。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带路党呵,带路党呵,不在带路中被出卖,就在带路中被灭亡。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倘使中国在你们带路下亡国了,你们带路党还能不做亡国奴吗?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华夏副相,那时是欣然前往华府的。自然,磋商谈判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刚达成的协议须臾间竟有这样的反复。但这竟然是真的了,就在华府5月19日发布中美联合声明后,仅仅才过10天,特朗普政府就用新声明撕毁旧协议了,5月29日,白宫突然宣布:将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关税!最终清单将于6月15日前发布,关税将在“此后不久”施行,并将在6月30日前宣布对中国投资的新限制措施和强化出口管制措施。

  一边是意在停打贸易战的中美联合声明可谓墨迹未干,而白宫单方的新声明竟又推倒重来企图挑起贸易战,一边是50余人来华磋商落实声明,我不明白,特朗普想落实的究竟是哪个声明?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君确是生气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发言为证;沉勇而友爱的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君也生气了,有他自己的两次发言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中兴公司创始人侯为贵君,还在家里等待美国的解封。当华夏人从容地转辗于遵守美国人所发明的WTO规则中,最后竟发现WTO规则已被美国人自己肆意践踏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愤怒和冲天的讽刺呵!美国金融寡头政权放水他国经济的伟绩,华尔街资本大鳄猛剪世界羊毛的武功,不幸全被白宫这一纸声明抹杀了。

  但是中国的带路党们居然昂起头来,却弓着腰,拼命替美国洗脚,不知道美国主子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太平洋依旧太平,美国有限的几个关税武器,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只不过是美帝对WTO规则的践踏,美国随意践踏国际政治经济规则又不是第一次了,甚至连体育规则都可以践踏(奥运会接力赛出局,美国可以要求单独重赛)。人类自由贸易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走下坡路的帝国主义者每每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正走下坡路的唯一超级大国美帝,他想的永远只是用一小块木材,却得到一大块煤炭,甚至整个世界。

  然而既然有了贸易战,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要扩大到科技、文化、金融等领域,甚至也要包括其盟友、小弟,而不仅仅是对手,纵使全世界都反对,也不会改变特朗普的决心和美国永霸全球的企图。主席说过,“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主席又说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一条马克思主义的定律。我们说‘帝国主义是很凶恶的’,就是说它的本性是不能改变的,帝国主义分子决不肯放下屠刀,他们也决不能成佛,直至他们的灭亡。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他们也是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又一条定律。俄国人民的革命曾经是依照了这条定律,中国人民的革命也是依照这条定律。......自我批评的方法只能用于人民的内部,希望劝说帝国主义者和中国反动派发出善心,回头是岸,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组织力量和他们斗争。”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美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特朗普当局变脸竟会这样地迅速而疯狂,这是特朗普急于为美国谱写最后的挽歌吗?一是特朗普崽卖爷田,如此损耗和挥霍美国国际信用竟然毫不心疼和在意,这是NO ZUO NO DIE吗?一是特朗普真的弃民主自由、契约精神等所谓普世价值观如敝履了吗?这又将置中国的公知美分带路党们于何地呀?如丧考妣恐怕都不足以形容他们对特朗普的复杂心境的。

  但这回,中国的应对竟能如此之从容、态度竟能如此之鲜明,甚至在白宫声明几小时后的深夜就回应,我对此却是颇为欣慰的。

  我目睹中国政府办事的从容与态度的鲜明,是始于18大之后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美国三番五次发动贸易战科技战的威胁中,虽不愿与美对打但又毫不畏惧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人民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十年,而终于没有被颜色革命了便是明证。倘要寻求这一次中美经贸对决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复兴者在淡红的血色中,猛士般坚定地行走在民族伟大复兴的康庄大道上,对未来,始终满怀希望,充满了必胜的信心,无论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帝使出何种阴招损式,又是如何最后的疯狂,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谱写美国最后挽歌的特朗普君!

  2018年6月2日于青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