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马克思回归:马克思的方式

2018-05-18 14:33:41  来源:微信“星星之火2018”  作者:遒甄
点击:   评论: (查看)

  加拿大约克大学马尔切洛·莫斯托教授在网站发表《马克思——伟人回归》,如此描述马克思最近几十年来的毁誉起落:在柏林墙倒塌后,保守派和革新派、自由主义者和社会民主主义者几乎一致宣布马克思最终消失,可是他的理论却再次成为时下被受关注的话题——在许多方面,它们的流行速度令人惊讶。自2008年以来,肆虐之中的经济危机和撕裂资本主义社会的深层矛盾重新激发了人们对一名作家的兴趣——在九十年代后,他被非常草率地搁置一边。许许多多的报纸、杂志和广播电视台专门介绍马克思对“资本”的分析和他观察1857年的恐慌、即有史以来第一次国际金融危机时为《纽约论坛报》撰写的文章。沉默20多年后,许多国家的民众再度写到和谈到马克思。在英语国家,关于马克思思想的研讨会和大学课程重新流行起来。《资本论》又一次成为德国的畅销书,日本则推出了该书的漫画版。中国即将发行他的新版大型选集。在拉美,活跃在政治领域的人士展现出了对马克思的新热情。文章使用“回归”和“再次”,在历史进程中自然使人想到马克思主义传播的上一轮热潮。那轮热潮起于1917年十月革命,盛于苏联和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胜利,止于苏共下台。现在的马克思“回归”和“再次”,不是上一轮热潮的否定,而是上一轮热潮的否定之否定。它的动因当然不会是资本的扶持,然而也不再有权力倡导和推崇的因素。在上一轮热潮中,马克思理论与一定国家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成为那里人民认识和改造世界、创造自己新生活的武器,在实践中得到无可辩驳的验证和多方面的丰富。另一方面,乐极生悲,它越是取得成就,也越是在不同社会条件下催生出两种势必导致自己走向衰微的现象。一种是把马克思主义书斋化、教条化、绝对化,渐次离开实践、离开群众、削弱科学性。另一种是弄出这样一帮东西——借比任何人都更忠诚于马克思的名义,膨胀个人私欲和政治野心,把科学糟蹋为衙门学问。这使人想起马克思关于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的论述:#FormatStrongID_0#马克思的前信徒在马克思的名字可以换来官爵和金钱的时候,比赛兜售逢迎拍马的词句,一旦马克思主义遭难,就一变而竞相充当歪曲、糟蹋、抹煞、攻击马克思主义的先锋。在苏联解体的过程中,这帮东西的表演,写下人类思想史上的最丑恶的一页。马克思再次回归的深层动因在于历史进程。这就是资本主义世界危机全面暴露出来的它的制度的、结构的、无法掩饰的腐烂和衰落。人们终于开始嘲弄八九年以后把马克思“非常草率地搁置一边”的历史性错误,生活正在把马克思和他的学说重新推到最前沿,这为人们始料所不及。然而存在从不同方向、出于不同动机赞扬马克思的情形。迄今为止,西方舆论反映的马克思的回归,就其主导方面来说,远非以马克思的方式的回归。

640.webp.jpg

  问题在哪里呢? 第一,在翻遍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武器库无法解释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及其后果的时候,他们找到了马克思,认为马克思的解释更切实际。用加拿大教授的话来说,叫做“他的分析其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贴近现实”。但是问题不仅在于解释世界,尤其在于改造世界。 第二,他们不懂得,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完整的世界观和科学体系,甚至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讲话中谈到的马克思的两个发现,也不在他们的视野之内。马克思被碎片化为他的某些分析资本主义经济现象的个别词句。尽管仅仅这些个别词句,其历史深度和真理的力量,也为他逝世以来整个西方经济学所望尘莫及。然而这些个别词句不是完整的马克思。 第三,马克思首先是一位革命家。他作为伟大革命家的品格,在西方舆论中荡然无存。人们热衷谈论马克思的回归,却绝口不提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之外的孤立个人。于是在他们的笔下,马克思主义在马克思身后的继承和发展,就被作为与马克思无关的现象。 马克思不是一位离开人民历史创造活动的书斋学者。当西方媒体赞扬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分析而把比如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和他们所代表的社会主义实践从历史上抹去的时候,马克思本人会说:与其说这是在给他太多的荣誉,不如说是在给他太多的侮辱。 马克思的回归是历史运动的积极因素。但是这种回归显然有两条不同的路线。一条是主要见于西方媒体的背离马克思的回归。另一条是按照马克思的方式的回归。马克思的方式,广泛存在于世界无产阶级、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历史创造实践中。这就是沿着马克思的道路和方向,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继承马克思而又不断地把他的科学思想同新的时代、同各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进行探索和创造,实现世界99%人们的利益。

  马克思的回归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