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马朝林:我为什么想要离开西外?

2018-05-16 10:15:54  来源:微信“十八岁的天空”  作者:马朝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与西外的缘分,就像一见钟情,多年来,我深爱这个学校,特别是我工作的国际关系学院,我把她们当作自己的家。

  西外有很多的闪光点,比如我常常为同学们的创造力折服,比如我们有一位爱生如子的好校长——两年前我曾和学生一起,在食堂找到正吃饭的王军哲校长,反映学生网上选课长期难以解决的困难,王校长拉起正吃饭的姜副校长,听取意见,当场提出解决方案。

  但是,为什么去年以来,我却提交了辞呈,虽然学校未放我走,但我的心,已经深深失望。爱之深,痛之切。

  今天,我鼓足勇气,为了西外、国关院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将如鲠在喉的两大问题公之于众,希望能带来一点改变。

  一、“运动式”教学整改

  为了迎接教育部评估,一年多以来,学校多次阶段性进行“运动式”整改,甚至在此过程中做出了一些令人瞠目的事。

  

  请看上图第一段,第(5)条,在2017年4月7日的一份名为《各单位对教学秩序专项检查通报信息的反馈与整改情况》的校内通知中,竟然出现了这样一条处理意见:老师因为课堂上一名同学睡觉(该同学身体不适,但坚持上课),被通报批评,并扣发当月绩效、津贴。

  

  我本人也被通报批评了。原因是:副校长和教务处副处长在我上课时将我叫出去批评,因为我没有站着上课,没有引导学生有序就坐(就是让学生集中往前坐)。我当场提出,为什么不能在课后反馈,这样打断正常教学秩序不合适,惹副校长大怒,马上将我院院长叫去,让处理我。学院后来打电话给我,说可能要扣发工资,我坚决不接受。在学院的“保护”下,我得到了上图第一段中的处理。

  

  

  其他对学生的种种临时性要求,无法详述。有学生问我,老师,评估是干什么的?是啊,是为了什么呢?我只有苦笑。

  教学和学生,难道不应该是学校的中心吗?

  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到底教给了学生什么呢?

  二、国关学院副院长学术不端问题

  

  

  

  

  

  

  以上是国关学院2014届毕业生肖遥(同年考取外交学院研究生)同学的本科毕业论文《浅析美国“新丝绸之路”战略中的巴基斯坦因素》和张杰(国关学院副院长)、肖遥发表于《南亚研究》2015年第3期的论文《浅析美国“新丝绸之路”计划中的巴基斯坦因素》部分内容截图。

  对比一下,可以发现,两文相似度达到90%以上,几乎原封不动。

  

  

  

  

  

  以上是国关学院2012届毕业生孙文英(同年考取武汉大学研究生)同学的本科毕业论文《浅析“9.11”事件后美国中亚战略的演变及其影响》与张杰、孙文英发表于《理论界》2013年第4期的论文《浅析“9.11”事件后美国的中亚国家战略》部分内容截图。

  如果只是简单浏览,也许会觉得此二文并不相同。但是仔细对比,会发现,二文结构基本一致,内容上也只是更换了表达方法,相似度达60%以上。

  限于篇幅,这里并未展示文章全文,那样对判断事实会更有帮助。不过,获取这些文章并不难,发表的文章知网可以下载,毕业论文学院有存档,完全可以查证。

  也许有人会说,张杰是两位同学的本科毕业论文指导老师,这一做法并无不妥。

  是吗?本科毕业论文有“声明”,本人签字,声明论文是在老师指导下“独立完成”的。一篇论文,在作为毕业论文和发表论文时,竟然第一责任人并非一人,这不矛盾吗?

  更糟糕的是,我向相关同学核实过,孙文是在第二作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发表的。孙文我核实无误,孙文英同学确实不知情,并且声明论文是自己组织的结构、自己写作完成的。肖文是否也是如此,我没有充分证据,在我问肖同学是否知情时,肖同学只说自己是“在期刊网上看到论文发表了”。什么意思,不能做出准确解读。

  当然,这两位同学是否愿意在多年后作证,不得而知。

  我在学院会议上公开反映过此事,院长的回应是,这种事很普遍,学校相关部门认为这没问题。

  

  副院长发表的论文多有学生是第二作者的现象,不是来自毕业论文的,我没有能力考证。

  也许你会发现,上图中不是有一篇是张院长的独作吗?是的。但是这篇论文,我有一个小证据,不一定能说明问题。

  

  虽然了解的人心知肚明,但是我们还是没有能力深入考证啊。

  其他零零碎碎的问题,没有充分证据,不说也罢。

  我努力谋求改变多年,希望给同学和老师们一个更好的环境。

  然而,一次次的得罪人,我也越来越失望。

  辞职,逃避,也就成了选择。

  没成想,学校还不放我走。

  感谢西外给我安身立命之地,感谢西外还把我当成一个可用之人。

  但如果这一切无法改变,我心已死,只想重生。

  此文也许会让牵扯到其中的几位同学受到影响,在这儿对你们说声:非常抱歉!

  我既悲观,又依旧怀抱希望。当下,大学教育问题丛生,学术腐败非常严重,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我没有信心,通过此文,一定能带来重大改变。只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让同学们少受一些负面影响,有一个好点的教育环境。

  同时,也能让我,有一个能留下来的理由。

  我们都痛恨腐败等各类问题,但往往没有意识到,正是由于周围的知情人都不敢、不愿把问题反映出来,才导致问题越来越严重。

  只希望此文,能让改变,从身边开始,能让我们深爱的学校,让我们深爱的——学校的主人——同学们,获得多一点公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