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胡懋仁:他们为什么要否定劳动价值论?

2018-05-09 11:12:18  来源:微信“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国内,大约十几年前,有不少文章在谈到劳动价值论的时候,都不那么心甘情愿地认为这个理论至今还是很有效的。他们不太敢公开而直截了当地否认劳动价值论,而是说,不只是劳动创造价值,其他因素也在创造价值。这就是以所谓生产要素论为借口,说是生产各要素也都创造价值。问题在于,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说。这背后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曾经有过一个说法,说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分配形式上,除了按劳分配以外,还有按生产要素分配。这里所谓生产要素,这个概念比较含混。什么是生产要素?无非是资金、设备、厂房、原材料、再加上技术和工艺。但在实际上,所谓设备、厂房、原材料,加上资金,都是资本的表现形式。而技术与工艺,这里还包括专利,是资本的另一种物化形式。所以,所谓按生产要素分配,就是按资本分配。

  那么为什么不说按资本分配,而说按生产要素分配?这可能是因为,说按资本分配有点太赤裸裸了,不太好听。而说按生产要素分配,就好像比较中性,不会引起人们的反感或者不满。如果说按资本分配,不就是承认剥削有理了吗?只是这种太直白的说法一出来,会让人感觉不舒服。所以咱们就不提资本这个茬了,改为说生产要素,还挺好听,还挺高大上的。

  其实,是提按资本分配,还是提按生产要素分配,这都不重要。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肯定是要引进资本的,也肯定是要走市场机制的。这是正当的,正大光明的,没有什么可隐讳的。在中国的社会生产力还不够发达的时候,资本与市场的存在都有一定的必要性。没有必要对此而感觉不好意思。即使说这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剥削,也是客观存在的。资本进来了嘛,当然要追逐剩余价值。有了剩余价值的生产及占有,那就是有剥削嘛。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可能有人会说,中国搞社会主义搞了几十年,现在又把剥削请回来了,这就是一种倒退。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的确是一种倒退。可是在我们的生产力还不够发达的时候,这样一种倒退如果能对我们生产力的发展有好处,那也有其必要性。就像打仗一样,打仗有进攻,有撤退。没有只进攻而不撤退的。我曾经多次引用过电影《南征北战》里师长的台词:现在我们大踏步地后退,就是为了将来大踏步地前进。现在我们放着眼前的敌人不打,就是为了将来更好地消灭他们。我们发展生产力,搞经济建设,道理也是一样的。如果引进资本能让我们的社会生产力发展得更快一点,更好一点,那就需要引进资本。而引进了资本,就要在一定范围内,在一定程度上,允许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占有,即允许剥削的存在。

  道理是清楚的,我们的态度也是明确的。我们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所以必须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关系并存的经济体制。同时由于我们的生产力发展还不平衡,有的方面还很落后,所以我们还不能做到实现完全单一的公有制体系。这样清楚的道理,有什么弄不明白的?

  然而,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就坚持要回避使用剥削,回避使用剩余价值的生产与占有这样的表达方式。他们的做法是,一定要把剥削,把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占有,用什么方式给抹掉,要把剥削与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占有给美化起来。所谓把生产要素也要当作创造价值的源泉就是这样一种美化。

  他们的意思是,看吧,我们现在搞市场经济了,我们不能总提什么剥削,更不能提剥削是一种反动的东西。为了证明剥削也有必要,干脆就把剥削也当作价值创造的来源之一。似乎这样一来,不管是劳动者,还是资产者,大家的作用都是一样的,大家的目的都是一致的。所以以后也就不要再讲什么劳动价值论了。因为不只是劳动在创造价值,其他生产要素也创造价值。在这个创造价值的行为面前,人人平等。

  在理论上的这种做法,完全是在搅浑水。这里需要把理论与政策、策略区分开来。理论上明确地肯定,只有劳动才创造价值。这有助于让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有助于帮助我们站稳立场。我们是共产党人,是马克思主义的信奉者。在这种原则问题上,决不能含糊,也决不能退让。这才是真正的不忘初心。同时,在策略上,在政策上,我们允许在一定范围与一定程度的资本与私有制关系,正是我们从实际出来,来实现我们发展社会生产力,最终完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目的。理论与策略是有差异的,但也是统一的。差异在于:我们既坚持原则,又要从实际出发,而这种态度与做法正是一种实事求是的辩证方法。统一在于,理论与策略最终都是服务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伟大事业。这同样也是一种辩证的统一。

  那种搞混理论与策略的做法,会有很大的遗害。理论上的混乱,必将带来实践上的混乱。用所谓生产要素创造价值论来取代劳动价值论,势必偏离马克思主义。偏离马克思主义的这一部分,也会导致对马克思主义整体理论的偏离,最终走到完全脱离马克思主义的邪路上去。那最终也会脱离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而走到资本主义的邪路上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