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邋遢道人|马克思理论的核心:剥削无理压迫无理

2018-05-09 14:10:05  来源:微信“邋遢道人”  作者:邋遢道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次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赞美词中,好像偏偏忽视了这一点。说“马克思是对的”的论述,并未说清楚对在哪里,没有说“马克思论证剥削无理是对的,要消灭私有制是对的”。

  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看到很多纪念文字,赞扬了马克思学说的伟大,创建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对人类社会发展和资本主义发展规律进行了分析。同时对马克思的“人民立场”进行了肯定;“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指南,并在行动中不断丰富完善。”(工商银行管理信息部党支部宣传委员巩为);有人指出包产到户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应用和发展(厉以宁)。

  说得都很好,不过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记得2012年贫道与家里领导专门拜谒了马克思在伦敦的墓。领导问墓碑上那些大字写的是什么,贫道说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领导说这大概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总结。贫道说应该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和马克思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是毛主席总结的,接着给领导介绍了(大意)一九三九年毛主席在延安一次大会上的讲话: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几千年来总是说压迫有理,剥削有理,造反无理。自从马克思主义出来,就把这个旧案翻过来了,这是个大功劳,这个道理是无产阶级从斗争中得来的,而马克思作了结论。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

  文革期间毛主席语录有方面的内容。大概是“形势需要”?引用时把中间一大部分内容给去掉了(从“几千年来——做了结论”),突出了“造反有理”。说马克思主义只是讲“造反有理”,有些无政府主义的嫌疑。贫道以为,去掉的那一段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价值——几千年都说压迫有理剥削有理,是马克思第一次从理论上论证了剥削无理压迫无理——“于是”才造反。至于马克思的其他 “贡献”,包括“创立”唯物主义和唯物史观,“揭示”资本主义规律的论述,坚持人民立场,都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不是“第一个”、“第一次”——很多内容马克思自己都多次指出不是他开创的。

  大家都承认,“剩余价值”的存在完全是马克思独立完成的。马克思是用西方经济学的概念体系和逻辑系统完成了对剩余价值存在以及被资本家无偿占有的论证,因此,没有人能用西方经济学逻辑体系推翻马克思的论证——虽然百多年来西方学者不断有人试图这样做。记得前些年强国论坛上有好几个生瓜蛋儿正儿八经地质疑剩余价值的存在,还大言不惭声称有什么新发现,但他们连西方经济学的话语体系都还没有搞清楚。

  剩余价值的存在以及被资本家无偿占有,意味着市场经济中存在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的状况。这种剥削是不合理的,属于“偷窃”或者“抢劫”别人财富的行为,应该被改变。这种论证让劳动者几千年来对剥削的持续反抗第一次被论证为“合理”的,应该的。而几千年来所有人都认为穷人的这种反抗是无理的,是“偷窃”或“抢劫”行为——连穷人自己也这样想。共产党工作队发动贫苦农民斗地主,但大部分贫雇农在开始都不认为地主对自己有什么剥削:

  扛长工打短工主家都按商定给了报酬。农忙时甚至还有扛活的吃白面,主家老小吃杂粮的。租人家的地就得交租,多少租子也是事先说好的,嫌高你可以不租——当时还不是都争着租,现在说剥削不是不讲理了吗?

  很多回忆录都显示,发动群众斗地主是困难的,甚至不得不鼓励一些“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打冲锋开创局面。实际上也是,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从来没有因为穷苦农民认识到雇佣劳动和佃租关系里有剥削,认为地主偷取了他们的财富,于是组织起来分田地分浮财。中国历史上所有农民起义干的都是土匪的活——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并不分田地),区别是队伍壮大了攻城略地由小土匪变成新官家。土地分配结构的改变是因连年战火所致:地主们死的死亡的亡,穷人更是如此,最终形成大量无主土地,新王朝财富占有的基尼系数和土地占有的基尼系数都大幅降低。

  ——这个过程与认识到原有经济制度中存在剥削和压迫于是主动去改变没有一点关系。

  对于这一点,从冯小刚到马云看法都一致(都有讲话):地主的财富都是自己挣来的,穷棒子们斗地主分浮财是强盗行为,抢了也富不起来。

  由此看来,马克思对人类文明史的贡献确实是巨大的。同时也说明,马克思理论最有价值的部分不是别的,就是论证了在生产资料私有制情况下,存在一部分剥削另一部分人的情况。这个论证让人们第一次从理论上认识到剥削无理,压迫无理。这让人们认识到:不是人的本性造成了这个局面,是生产资料私有制带来了这些问题——这让社会制度的变革更有理性。

  贫道觉得,这次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赞美词中,好像偏偏忽视了这一点。说“马克思是对的”的论述,并未说清楚对在哪里,没有说“马克思论证剥削无理是对的,要消灭私有制是对的”。

  毛主席总结出千头万绪的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1937年王明从苏联回到延安,给大家讲马克思主义,引经据典头头是道,一下就把台下没见过世面的大老粗们给镇住了——彭老总后来回忆说他都打心眼里服气。搞得毛泽东说他的话离开他的窑洞就没作用。于是读了大量马列原著。但《资本论》关于剩余价值的论述不是好懂的。就算毛主席看懂了,把剩余价值的道理给手下那批认字没几年的泥腿子讲清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于是老毛在1939年的一次大会上讲了上面那段话。

  马克思主义是要发展的,贫道以为,所以发展都要从马克思理论的核心价值上发展和延伸,另起炉灶肯定正宗。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还是与时俱进地发展马克思主义,都要从揭示新时期怎样认识剥削无理压迫无理,怎样着手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对共产党来说,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