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幕后”二十七年:关于滇池被污真相和捍卫者的悲惨经历

2018-05-12 16:03:57  来源:微信“红色快讯”  作者:蒋仲全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言:今天能第一次写下关于滇池及其背后的真实故事,觉得我这柔弱的一滴水已在坚强,独立了。写得不好,望请批评指教。如若您觉得还行,请给予支持点赞、转发,让更多的人保护我们的家园,保护我们的生存环境。

网络配图

  今天我也试着写写滇池。

  在写之前,首先我要感恩生命中最敬爱的三位老人:一是生养我的父母,教育我怎么做人,把我养大到23岁就离开了他们,二是我的岳父——张正祥,我23岁后就来到他的身边。27年了,和他一起经历了我人生中的风风雨雨,结识过各种人,已学会了什么是道,什么是德。

  图为作者的岳父:张正祥(曾被央视颁发“感动中国人物”荣誉)

  我来这个家时就听我妻子说,我的岳父就成天不是上西山就是下滇池,回来就写材料,那个时候我对环保不是那么懂,就只能种田下海捕鱼。

  1991年至1997年,滇池的水还算清,一眼能看一两米左右深的鱼虾在游。昆明因为有滇池的调节,气候宜人,不分春夏秋冬都可以捕鱼,每天早上可以拿着几十至百来斤鱼虾去马街卖,在滇池里就能打水煮饭吃,一家人日子过得无忧无虑。

  可这样的好景不长,九九年世博会在在昆明举办,城市的拓展和人口增加,滇池周边大量土地被占用,开发房地产,主城区在滇池上游,城市的污水直接排入草海,那时草海和滇池外海还是联通的,没有隔断。

  正在从西山大量取土来填滇池东岸,就是现在的民族村。三个半岛商务中心和福保文化城一带,98至99年,到六七月雨水来临,工厂的排放,西山的采石采沙,矿山和城市生活废水全排入滇池,多元素有害物质混合后,气温升高演变成蓝澡,到1998年至2005年之间,蓝澡大爆发,鱼吓大量死亡,我的岳父看到城市污水和滇池西山采矿、采石、采沙、取土破坏等,在他生命里对滇池和西山的爱犹如对自己母亲一般,他心里的难过,几近疯狂。

  他白天去滇池和西山拍照片,晚上回来写材料送给媒体和各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媒体报道后,引起全国各级部门的重视,封停了很多矿山和采石采沙厂,受到了地方政府少数人的反对,他们都是有实权的人,还有国企、老板,地方有势力的人就经常性上门找茬。

  那些看我们这个家的人都是另类,威胁、恐吓无用,就找别的借口。打是常事,皆因我岳父做这些事阻碍了很多人发财。我岳母受不了这些人的威胁打击,就离家出走了;岳父为了举报破坏西山和滇池,去找他妹妹借了点钱,他妹妹也受到巨大压力不幸去世;我妻子的弟弟为了找妈妈被人打着头部,疯了,那时弟弟只有16岁……等等这些,一切打击,在我这二十多年里,走进这环保之家遭受外部带来的伤害……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们的家庭受到这些打击后无法忍受,他们只想一家人过平谈的日子,但,我岳父为了深爱滇池和西山,坚持他的原则,我是外地来的,性格弱,弱得像水一样,不敢强出头,只能一直默默在背后支持着岳父,我的妻子也说我不务正业,加上外部的恐吓,滇池边有点住房被强制拆迁等原因,八年前也离我而去。就这样,这个家庭四分五裂,一家人全散了。我有责任,但我无能为力,有外界的压力,又贫困,居无定所,散了也无法挽回,只能祝福她们不再受到干扰,好好去生活。

  但坚持我的信念,二十多年一直跟随这个环保岳父,他对大自然深深的爱,得到了国家和社会大多数人的认可,“感动了中国”,却感动不了(也不可能感动)当地部门少数政商,因为他们都想把高原明珠(滇池),占据为自己的私家花园和池塘,把西山的矿产和建筑材料作为的财富。所以,我岳父就是他们最大的拌脚石,现在他已是70岁的老人,为了保护滇池和西山,为了爱护美好的环境,被地方既得利益者者误解,受到委屈和不公正的待遇,还遭到地方政商的报复,现在人已老了,脾气越来越不好。我能理解,觉得他对大自然的爱,是大爱。

  二十年间,为什么滇池愈治理愈小,愈治愈污?我在百度上查看到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在这二十年间,投入近六百个亿的资金来治理滇池,加上滇池周边农民的土地,用最低价强制收回拍卖给开发商,开发房地产,建度假村等:这笔资金无法统计,它又是多少钱呢?

  这么庞大的资金和农民生存的土地投入,从来没有公开过哪笔钱用来做过什么,是什么项目,用去多少钱,对滇池有什么好处,水质改善得怎么样等。

  几百亿拨款资金仍然没有治理好滇池(资料图)

  总体就是每次换地方领导,只有把滇池治理挂在嘴上,向上级部门报政绩要钱,坐在办公室里指挥,听专家们在实验室和书本上的理论怎么去治理。不去考察,不去感受大自然,只听企业、开发商、老板们的话,怎么怎么治理就好了。

  就在去年滇池地西岸的观音山大桥脚,离城区二十多公里处,那里是滇池外海的中部,省外各地的游客骑共享单车去那里玩的人很多,看看滇池的景色,可是蓝澡又厚又臭,去玩的人就用相机照,手机拍了用微博,微信发自己的朋友看,滇池治理后还是那样脏,地方政府部门怕影响他们治理的政绩,就用铁栏围住,再不能让游客接近滇池,怕游客发布后影响不好。

  企业家,开发商、老板等,他们都是长期在云南根深帝固,他们以地方政府部门国有企业,冒充中央重点工程,打着治理滇池的为名,大量在滇池边占领农民的土地,拍卖给开发商搞房地产,建旅游度假区等。

  今年二月份,有个湖北的作家来滇池考察,问我滇池水的容积是多少个立方,我回答是十二亿立方米左右。他又问治理的资金投入了多,我说在百度上查到二十年的投入是五百多至六百个亿左右,他很惊奇地告诉我,十二亿左右立方的水,五百多至六百个亿的投入,就是四十多至五十块钱一立方水,能买矿泉水把滇池换清了,还不算拍卖的士地钱,他说现在的滇池缩小了很多,怕没有12亿立方米水了吧,是啊,这些钱用在哪里去了呢,滇池愈治愈小,愈治愈污,五六百个亿加上拍卖的土地,怎么没有治好滇池呢?

  再这样大规模的在滇池边开发房地产,把滇池都围成城中湖,建成高楼别墅和度假村,难道产生的这些生活废水和地下排污管里尘垫物全部都拉走,这是不可能的,就拿西岸富善村和白鱼口建的两座污水处理厂来说,也就是一个摆设,其它的恐怕是一样。

  滇池中的蓝藻(资料图)

  去年昆明的大暴雨把主城区淹了,难道不是个教训吗,如果滇池没有隔断成草海和外海,如果没有西园隧道把主城区的污水排入普渡河流入长江,全排入滇池外海,靠海口河排放,怕再加一千个亿都治理不好吧。

  所以,我们云南昆明的父母官们,多多去考察怎么才能把滇池治理好,听听长住在滇池边人民的意见,感受下大自然,多多了解大自然,他一年四季刮的是什么风向,看看怎样去治理最有效,又能带动当地农民的收入,他们又不去上访,社会这样才会和谐呢。

  不要老是坐在办公室里,也不能全听专家的话,因为他们也是像你们一样坐在办公室和实验室里,在书本上学来怎么治理,这些对滇池治理不切实际,更不能听这些大企业、大公司、开发商、老板们的话,他们对治理滇池主要是谋利,不会真心要把滇池治理好。相反,愈治愈污他们更有钱转,这些年他们把我们云南的领导都治理进牢里好多个了,这个比喻在全国都一样。

  用我们祖辈传下来老话说,你们能做官,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人的父母官是人中的娇子,对家族是光宗耀祖,现在你们的工资对我们老百姓来说是吃不完穿不尽,能多做点为国家和人民有意义的事,做好事,子孙后代最敬重你。

  如果你心存杂念,要的物质太多,失去人心就会进牢笼,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就谈不上尊重。

  综合上述:要想把滇池外海治理好,简单谈下我个人的看法和想法:

  离滇池五至六百米内,禁止开发房地产,别墅、度假区,不管你是什么人,多大背景,一视同仁。

  第二,在人口密集的小区,村庄等,下边挖一条十米至十几米宽不等的几一条米深沟,长度一直延续滇池一圈。注:是人口密集区和有污染的村庄。

  第三,滇池周边的农民现在都搬完了,那些土地就用来种树种草就是生态湿地,生活用水在深沟里尘垫后排入湿地,被树木,土壤和杂草吸收,变成清水流入滇池。

  第四,有河道的地方疏通,用网拦截垃圾打捞运走。

  第五,滇池是高原湖泊,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自然风向,风就会把蓝藻和垃圾吹到岸边和湿地里,退了这些农民的土地,就用他们,给最低保障工资,把垃圾拾干净,保护好湿地。

  第六,是最重要一条,企业、公司、房地产、老板等,不能再给他们贱踏滇池,国家财政资金严格用在保护自然环境和改善民生上,请企业房地产老板们远离滇池,高原明珠就会慢慢变清了。

  这是我二十多年来,在自然中看到它的变幻,人为的污染和破坏,我们要制止,不是看到谁发财就眼红,已不是谁和谁过不去。政商们要的物质太多,没有了新鲜空气,没有干净的水,对人和生物都是同等的伤害,希望你们都能理解。

  人人参与保护,去帮助修复,也要相信大自然会帮助恢复。为什么我像水一样柔弱,二十多年一直在低洼的环境中生存,如果我不忍让,不糊涂点,这个世界恐怕没有我生存的空间,厚道和善良是我的本性,宽容和真诚是我做人的宗旨,重情重情义是德,我对亲人朋友,不能做伤害他们的事,我最敬爱的亲人们,朋友们,各界人士的好心人们,如能看到我写的,它不是文章,是我的真实经历……

  我只想用我的一生去爱护自然,保护自然,希望每一位都能享受到大自然给我们的恩惠……

  吃着我的土豆,米线和炒饭,去调查,去写,去感受大自然!

  这些只是说出了我心底的一小部分话,如果要把我们家对保护环境的遭遇写出来,可能是一本厚厚的书,在我心里就是一部永不忘记的电视剧,但我只能藏在心里,随时光流逝吧,希望大家能感受一个环保继承者的心声。

  作于2018年4月22日

  修改于2018年05月07日

     原载微信公众号“红色快讯”,欢迎扫码订阅!

qrcode_for_gh_335ee637846a_258.jp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