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马克思诞辰200年,谁是当代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 10本书,10个人

2018-05-09 09:49:16  来源:活字文化  作者:活字
点击:   评论: (查看)

  封面图:“最后的晚餐”

  5月5日,是卡尔·马克思的200周年诞辰日。1818年,马克思生于普鲁士莱茵省一个名为特里尔的古城。这一年是大清嘉庆二十三年。马克思比洪堡小51岁,比施莱尔马赫小50岁,比黑格尔小48岁,比施莱格尔小46岁,比谢林小43岁,比海涅小21岁——在他出生的那个时代,正是辉煌的“德意志启蒙”和“浪漫派”运动落下帷幕,从18世纪走来的大师们相继凋谢的时刻。而在他出生前三年,拿破仑帝国刚刚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席卷欧洲,最终兵败滑铁卢;在马克思3岁时,拿破仑死于圣赫勒拿岛。马克思和他的学说在这风云际会中应运而生。他长长的身影却一举穿越了两个世纪的云烟,一直够到我们。

  在今天,马克思这个名字,对有些人来说,意味着不堪回首的沉痛过往;对有些人来说,则意味着尚未到来的救赎与希望;对有些人来说,意味着早已被现代科学判定为谬误的愚拙偏见;对有些人来说,则意味着越来越显示出其真理性的深刻洞见……或许“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马克思”,但毫无疑问的是,只要我们试图真诚地面对和思考历史与现实、已死与方生,马克思就是我们不可能绕过的一座高山。

  早在马克思生前,他的学说就开始了被不同人翻捡、修正、解读或误读、断章取义或移花接木的坎坷命运。以至于有那个我们广为流传的段子,马克思本人怒斥道:如果马克思主义是他们说的那样,那么我本人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马克思去世之后,恩格斯通过编辑出版马克思遗稿而成为正统马克思主义的“亚圣”;而“修正主义者”考茨基、伯恩斯坦领导的“第二国际”则开启了不同的探索。“一战”将尽,罗莎·卢森堡、小李卜克内西领导的德国社会民主党在马克思的祖国大放异彩,却最终功败垂成。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却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但在列宁去世后,斯大林主义继承了列宁开创的事业,以集体化、工业化和官僚化为特征的“苏联模式”形成;‘坚持“不断革命”和“世界革命”的’托洛茨基则远走拉美,开创了至今还在的“第四国际”。在另外两个“一战”战败国,奥匈帝国和意大利,两位共产党总书记——卢卡奇和葛兰西——分别提出了影响深远的“物化”理论和“霸权”理论,成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奠基。

  

  二战结束后,伴随着苏联作为超级大国的崛起和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的胜利,欧洲知识界掀起了马克思主义的热潮,最终上演了震撼世界的1968年“五月风暴”(这个月同样迎来了50周年纪念)。一批青年学生聚集在法共党员路易·阿尔都塞的门下,一起学习毛泽东的《矛盾论》和《实践论》。然而,在看到苏联镇压“布拉格之春”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失败之后,西方左翼知识分子的天真信念遭到了强烈的幻灭。一大批人选择退党并淡出政治;另一批人坚持斗争,却日渐式微;更多的68一代知识分子则从马克思主义、存在主义、结构主义和精神分析等诸多思想资源中汲取灵感,开启了法国知识界的辉煌年代。

  

  斗转星移,1989年,柏林墙轰然倒塌,苏联土崩瓦解,持续半个世纪的意识形态对垒,(似乎)以自由资本主义的大获全胜而告终。1992年,40岁的福山宣告了“历史的终结”。虽然福山最初的文章题目中带着一个问号?”,但依然成为了彼时世界知识界乐观豪情的一个缩影。一个时代结束了,共产主义的世纪落幕了,马克思,这个缠斗不休的幽灵,终于可以“寿终正寝”了——这或许是那个年代大多数人的真实想法。

  然而,又过去了将近30年,彼时人们的那种乐观和信心,几乎恍如隔世。科索沃,车臣,“9·11”,阿富汗,伊拉克,金融危机,ISIS,克里米亚,叙利亚难民……这一系列无处不在的新闻事实都在提醒我们,问题并没有结束,故事还没有讲完。世界并没有在柏林墙倒塌之后迎来了“永久和平”,而依然面临着资本、异化劳动、经济危机、剥削和压迫、阶级和霸权、依附论和世界体系的“老问题”。从而,对于当代世界左翼来说,不仅面对的是一个革命和国际工运的“低潮”,亦是一个可能前所未有的历史的转捩时刻。

  

  今天,我们为大家介绍十本我们认为能够代表当代马克思主义不同面向的理论性著作。其中的每一本,恐怕都不是所谓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甚至有些以最宽泛的眼光看,都不是马克思主义下的理论作品(如古铁雷斯的《解放神学》)。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著作都深刻地受到了马克思主义(无论何种形式)在精神上的滋养或洗礼,呈现出了不同于当代新自由主义主流的思想面向,也因而代表了当代马克思主义的众多可能性。我们相信,未来的世界形态即使不是从这些书卷的批判或预言中诞生,也必将深深地受到它们的启发。

  01

  巴迪欧《存在与事件》

  

  Continuum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Group,2006-3 中译本:蓝江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8年即出

  《存在与事件》是最重要的在世法国哲学家阿兰·巴迪欧最伟大的作品,长期没有翻译,此次英文读者终于能得以了解巴迪欧开拓性的事件理论——他的全部著作的房角石。本书让巴迪欧的全部哲学计划的视野及目标得以一清二楚,也让我们能够对巴迪欧之于当代哲学的重要性得到完全理解。巴迪欧充分受益于整个柏拉图以降的欧洲哲学传统;《存在与事件》讨论了其中的关键人物如:笛卡尔,斯宾诺莎,莱布尼斯,黑格尔,卢梭,海德格尔和拉康。

  (活字君译)

  02

  齐泽克《列宁2017》

  

  Verso,2017-7

  俄国革命一百年后,齐泽克展示了为什么列宁的思想在今天依然重要。

  通常而言,列宁作为革命领袖的重要性是同1917年的夺权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然而,齐泽克在这项新研究中指出,列宁真正的伟大是在他政治生命的最后几年。俄国已经从外敌入侵、经济封锁、可怕的内战以及间歇性的叛乱(如1921年喀琅史塔特水兵事件)中成功生存了下来。但这个新生的国家被消耗殆尽,被隔绝孤立,同时在似乎正在退潮的世界革命面前失去了方向感。为了苏维埃共和国的生存,并想象达到未来的其他可能途径,新的步伐必须迈出。通过他标志性的生动犀利和挑衅性的洞见,齐泽克主张,列宁作为一个思想家的勇气,正是在他试图通透地、正面地面对“撤退”这一现实而展现出来的。

  (活字君译)

  03

  奈格里、哈特《帝国》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1-9 中译本见: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4

  就在我们眼前、帝国正在生长、成形。无边无垠,永无止境,这就是全球化政治新秩序——一种新的主权形式。从后现代到现代,从帝国主义到帝国,人类在新世纪将迎来大同安康还是压制束缚?未来的关键、在于帝国及其抑制力量的互动结果。 进一步地说,帝国只是一个概念,它主要是要求一种理论研究。帝国的概念的基本特征是没有边境,它的规则是没有限定。首先也是为重要的,帝国的概念假定了一个体制,这一体制成功地包括了空间的整一性,或者说真正地统治了整个“文明的”世界。没有国界限定它的统治权。其次,帝国的概念表示它自身与其是一个发源于征服的历史的政权,不如说它是一个成功地终止历史并因此永远固定正在存在的事态的秩序。

  04

  拉克劳、墨菲《霸权与社会主义策略》

  

  Verso,2011-6 中译本见: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3-1

  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当前左翼思想的危机?在何种程度上它导致了对支撑马克思主义和许多其它社会主义潮流的那个“社会整体”观念的怀疑?“领导权”这个概念意味着超越“正统”马克思主义中本质主义思想的新逻辑吗?新社会运动的增殖已经怎样改变了传统政治空间概念?它允许我们以激进和多元民主绘制新左派的前景吗?本书对这些问题作了回答。沿着19世纪后期关于工人阶级统一的讨论到出现新的对抗和斗争形式这一发展过程,本书追溯了当前危机的系谱。

  05

  伊格尔顿《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

  

  Yale University Press,2011-4 中译本见:新星出版社,2011-7

  《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讲述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资本主义内部的各种痼疾纷纷显露。从城乡差距、贫富不均到经济掠夺问题,加上全球霸权在金融海啸中显露的腐败,种种迹象显示,让整个世界重新认识、反思马克思主义的契机正在显现。作为一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作者特里•伊格尔顿希望厘清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认识。该书通过大量实证内容反驳了世人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认识,进一步阐明了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运作市场经济体系的可行性,同时还为马克思主义与可持续发展观找到了一个极佳的契合点,对当下的经济建设工作有着深远且具操作性的指导意义。

  06

  大卫·哈维《资本的限度》

  

  张寅 译 三辉图书 | 中信出版社,2011-1

  在新自由主义迅猛发展的今天,全球化、城市化、金融危机已成世人熟知的名词。而这些概念,在这部20世纪70年代的经典著作中已初见端倪。

  新马克思主义代表性学者大卫·哈维在这部书中,运用商品、租金、利润等基本概念,带领读者逐步了解资本主义的运作、发展和危机的形成;他独具原创性地在马克思主义论述的框架中以整体主义的和辩证的方法将金融与地理两个维度相结合,更好地解释了城市化过程、房地产市场和不平均的地理发展;他分析全球普遍出现的危机背后的深层原因,基于世界市场的发展状况,延伸、修正和改编了马克思的经典文本,以处理我们这个时代的难题。为此,这个预言性的文本在当代越发显示出其意义和价值。

  07

  古铁雷斯《解放神学》

  

  Orbis Books,1988-1

  这是一场运动的宣言和精髓文本,这场运动后来被称为“解放神学”。本书在70年代早期横空出世,并被迅速公认为是一种先驱性和预言性的神学路径。这种神学将被剥削者、被异化者、经济上的被压迫者置于这项事业的中心。这一强大、热情和激进的著作,以其敢于将政治与宗教以此种方式相结合,招致了广泛的批评;但也同时得到了那些能够认出其价值之人的广泛欢迎——他们能够意识到,这项事业将不是别的,而只不过是“为穷人带来福音”,并将“上帝的百姓”从捆绑中解放出来。

  (活字君译)

  08

  柄谷行人《跨越性批判》

  

  赵京华 译 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1

  该书是日本左翼批判理论的代表柄谷行人迄今为止最重要的理论著作。面对冷战格局解体和马克思主义未曾有过的危机,作者参照康德的“整合性理念”试图重建“共产主义道德形而上学”。同时,依据“交换形态”论提出独创的资本-民族-国家三位一体说。作者认为,要彻底颠覆这个环环相扣的三位一体牢固结构,有效地形成针对当代资本帝国的对抗运动,有必要重新恢复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方法论,以确立对抗运动的哲学、政治学基础。

  09

  萨米尔·阿明《多极世界与第五国际》

  

  沈雁南 / 彭姝祎 译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11

  本书作者萨米尔·阿明(Samir Amin),埃及著名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研究发展中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理论的著名学者,当代著名的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本书运用社会主义理念,从人类社会发展的视角,对国际社会中的各种行为体进行深入、独到的阶级分析,这对于以美国学者为主的国际理论流派,无疑是一种鲜明的批判。作者的理论学说及其分析方法,对于我们全面认识当今世界,发展中国特色的国际关系理论,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

  10

  汪晖《去政治化的政治》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5月

  全书以“中国”及其“现代”为核心关怀,讨论的多是90年代以来社会急遽转型中经济全面市场化、消费主义盛行、社会阶层结构性重组和知识群体明显分化的大背景下,中国知识思想的状况与问题;同时对60年代末期以来,东西方均逐渐强化的“去政治化”过程所导致的政党政治的危机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论述。

  END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