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马克思永远地死了,共产主义的幽灵永远地游荡着

2018-05-09 09:49:41  来源:书林斋微信公众号  作者:孔鲤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你把自己寄生在马克思主义上时,你就可以用一百种一千种一万种办法解释马克思主义。那已经不再是马克思主义了,而只是马克思形而上主义,是马克思唯心主义,是马克思宗教主义。

  THE WORKERS OF ALL LANDS UNITE!

  这篇文章不是对马克思生平的回顾,这篇文章不是对马克思这位伟大思想家的赞扬。

  这篇文章不是对五百年来社会主义运动的回顾,这篇文章不是对马克思主义带来的历史巨变的感慨。

  这是一份宣言。

  这篇文章不需要用最华丽的语言来雕刻辞藻,这篇文章只需要用最朴素的情感来慷慨激昂。

  这篇文章不是千篇一律的形式主义,这篇文章不是唉声叹气的悲观主义。

  这是一份宣言。

  马克思是死了,马克思永远地死了,但马克思教会我们的,并不是认命地迈向死亡,马克思教会我们的,是认清现实后去改变它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的教科书。教科书明白无误地对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

  世界各大宗教都把这个世界的本源诉诸于神灵,神是一切的造物主,全世界都是神创造的,赞美伟大的神,解释神为何赐予人世间善与恶,然后大家全都入我教门就可以此生安康。

  儒家天才般地创造出了今文经学、古文经学、宋明理学、陆王心学等几个流派,一直在道统和正统上转悠着,对这个世界是怎么来的、这个世界为什么这样给出了各种各样不同的修正和解释,稳稳当当、勤勤恳恳地走了两千年。

  康德进步了一点,他坐在小镇子里用一支笔写下了四个二律背反,让整个世界在那张纸上被布满无穷无尽的推演。黑格尔更进步了一点,他在咖啡馆里说着没有人能听懂的辩证法,承认了这个世界是运动的,然后点了一杯咖啡。

  马克思说,不,你们都不对。

  马克思点了一支烟,焚了宗教盖起的大楼,燃了儒家的典籍,烧了康德的那张纸,推了推黑格尔的咖啡。

  马克思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THE PHILOSOHERS HAVE ONLY INTERPRETED THE WORLD IN VARIOUS WAYS,THE POINT HOWEVER IS TO CHANGE IT.

  这也是刻在马克思新墓上的一句墓志铭。

  

 

  只要有理,你就可以有一百种一千种一万种办法解释这个世界。

  但恩格斯说,这个世界是物质的,是唯物主义的,是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物质是具有客观实在性的。

  我在这个客观世界里,你也在这个客观世界里,放眼望去你所能看到的一切都在这个客观世界里,因此这个客观世界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是这样,它从来都不由哪个具体的人说了算,它自己说了算。

  把客观世界看作一个整体,事物的发展来自它内部的矛盾。

  只有看着整个客观世界,才能知道这个世界是变化着的、是发展着的,才能知道要全面、发展地看着这个世界,不能只看一小部分,把它的次要矛盾当作主要矛盾,把矛盾的次要方面当作矛盾的主要方面。

  你不愿意这么做吗?那就只有一个结果等待着你,那就是你只能将自身寄生于某个现实或抽象客体上,从此全面依附于它,成为使它维持自己持久稳定与继续寻找其它寄生体的帮凶。

  你不相信这一点吗?事物内部的矛盾会逼你信,通俗一点地说,事实由不得你不信。

  我们要消灭个体附着在客体上的寄生,就意味着我们要消灭客体对依附于它的个体的剥削。

  于是当我们不愿成为寄生虫的时候,我们就一定会来解放自己。

  马克思告诉我们,只有通过暴力,才能解决这一切。马克思不一定是对的,但客观世界会证明马克思是不是对的。

  马克思说,共产主义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则,用以塑造无产阶级的运动。共产主义只是现存的阶级斗争、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因此共产主义可以概括为一句话:

  消灭私有制。

  马克思说,无产者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必须加以保护,他们必须摧毁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

  消灭了私有制,寄生与剥削才会消失。

  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

  马克思永远地死了,死去的马克思,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一个抽象客体,在很多人眼中,马克思主义既然是对的,那么仿佛只要寄生在这个抽象客体上,我们就能拥有全世界。

  大错特错!

  只有消除了所有的寄生客体,我们才能拥有全世界。

  在这一点上,马克思主义也不例外,当你把自己寄生在马克思主义上时,你就可以用一百种一千种一万种办法解释马克思主义。那已经不再是马克思主义了,而只是马克思形而上主义,是马克思唯心主义,是马克思宗教主义。

  键盘敲出来的马克思纪念,咖啡馆热议里的马克思纪念,会议室发言里的马克思纪念,都只应该是马克思纪念的一小部分。

  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真正的马克思纪念,在于改造世界!

  所以,马克思永远地死了,但马克思给我们留下了两句话,两句无比重要的话:

  THE PHILOSOHERS HAVE ONLY INTERPRETED THE WORLD IN VARIOUS WAYS,THE POINT HOWEVER IS TO CHANGE IT.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THE WORKERS OF ALL LANDS UNITE!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马克思主义是理论,是你需要拿起《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德意志意识形态》《法兰西内战》《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恩格斯)来阅读的理论武装。只要你承认客观实在性,只要你承认这个世界是运动的,你就一定会运动起来,躁动起来,奋勇起来,斗争起来。如果你不承认,这个世界的真实会逼你相信。

  马克思主义更是实践,不是拿着那几本书按部就班地实践,而是要你学会分析客观现实,用理论武装来分析,但更重要的是,是去实践,是去改造这个世界,为共产主义社会而奋斗。如果你不愿意,这个世界的真实会逼你愿意。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全世界游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