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沈阳任教北大数十年,北大中文系那些知情不言者应该发射到太空

2018-04-07 18:42:01  来源:微信公众号“宋阳标”  作者:宋阳标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 中国教育界频频发生中小学、大学教师性侵学生的丑闻,的确是中国教育之耻。尤其一部分高校教师师德不佳致使学生心理受伤甚至自杀,以前皆潜伏在幽暗的“水底”。这两年,受害大学生以及他(她)的同学、校友踊跃站起来举报追责禽兽教师,勇气可嘉!

  最新一起案例,是:原北京大学中文系、现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在20年前疑似性侵女学生高岩导致后者自杀后,却安然无恙。事后多年来,沈阳教授撰文自辩。高岩的同学、校友们在清明节举报沈阳教授要求究责,北大和南大于是4月6日对此回应复核此案。

  4月7日上午,南京大学文学院建议沈阳教授辞职。同样是高校教师问题引起学生自杀案,南京大学比北京大学、武汉理工、西安交大处理果断。

  沈阳教授本来欲调往上海师范大学,该校接着表态,绝不让有师德问题的教师上讲台。

  当年, 北大仅仅对沈阳教授作了一个行政处分,太轻飘飘了。况且,中文系的知情教师们没有举报,于是沈阳得以顺利地从北大调往南大。当年的北大中文系教师们,如今有没有愧疚?

  实际上,明哲保身对作恶者是一种消极的助力,国人应当摒弃。前覆之辙,后车之鉴。

  小编现撷取一篇关于沈阳疑似性侵学生高岩自杀案的评论,提醒世人警惕无德教师性侵学生的丑恶现象。

  

  南京大学文学院沈阳教授

  清明节当天,一位前北大中文系教授爆炸式出名,人民日报、新华社先后对此进行了报道。这位教授不是因为学问有了里程碑式的发展,而是因为这位沈阳教授干了一件缺了八辈子德的事:性侵女学生并导致其自杀身亡,并且至今未得到任何有效惩罚。

  虽然沈阳教授信誓旦旦地称自己当年已经接受过调查,并且调查结论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但是从北京大学公布的当年的文件内容和其他当事人现身说法来看,沈阳教授确凿无疑对1995年北京大学中文系女生高岩进行了不道德甚至非法的侵犯,而且因他的行为导致了高岩自杀身亡。

  北京大学和南京大学先后对此事表态,他正在办理手续准备前往的上海师范大学也在网站上撤下了对他的介绍。

  不管是文件还是当事人的回忆都证明了这位沈阳大教授的行为是不当、无耻,甚至涉嫌犯罪。网上又不少网友疾呼:这是我大东北沈阳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高岩应该和我同龄人,1995年上的中文系,专业也一样,只是她上的北京大学,那是中国的最高学府,真正的天子骄子。连我上大学时,周边村子好大几千人的村子都还没有一个考上过大学,可见当年考上北大中文系有多难能考上的学生有多优秀。

  这样一个优秀的女生,由于受到了一个禽兽教师的不当侵犯而香消玉殒,不能不说这不仅仅是她的父母、家庭的巨大损失,也是国家人才的损失。而造成她的死亡的,竟然是她的授业教师。

  

  大学时代的高岩

  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点我感同身受,从上小学开始,我遇到的老师都是非常好的,有很多对我真像对自己的小孩一样照顾。

  可以想象,高岩这样优秀的女学生,在人生的旅途中,不知道有多少老师对她倾心照顾。高岩可能在离开这个世界时都没想明白,像父母辈分的老师怎么会对自己作出如此禽兽行为。

  

  1995级的学生,出生于1970年代末,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化,而70后身上体现的更多是传统的色彩,一方面对新生事物充满好奇心,一方面思想里还是保持着保守的生活态。70后一方面没有改革开放初期雅马哈鱼档、霹雳舞族的先锋,也没有80、90后接受到更多西化的思潮,尤其是性方面,基本是保持着保守态度,认为恋爱就是意味着结婚,是70后的主流态度。而在最高学府的北京大学,学生更应该对自己的个人生活有着更高的期望。

  1995年,高岩18岁,而沈阳已经40岁,正好是她父亲的年龄。那时候学生的单纯质朴,是现在的大学生无法想象的。那时候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有的是图书馆,顶多是电影院、录像厅。就在高岩对未来充满着幻想的时候,她没想到在自己的彩色的生活中,一只黑手紧紧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18岁,跨越过豆蔻年华,正是“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的年龄,这时候的高岩,如果谈恋爱,完全可以和她的同龄人,都是青春年少,朝气蓬勃,一样怀着对未来的憧憬。

  而高岩梦断其授业教师,可想而知在她自杀前的几年里,高岩内心是充斥着多大的痛苦与挣扎。而这个人渣教师沈阳,却在到处散布着对她的流言蜚语。

  

  我很难想象,这种人是如何成为为人师表的教师的。即便是作为一个其他职业的正常人,对一个像自己女儿年龄的女孩,发生了肉体关系,下意识应该是保护、保密,而不是倒过来造她的谣,诽谤她,在人格上贬低她,为自己开脱,好像是女儿年龄的孩子勾引了他。如果说他是禽兽,恐怕所有的禽兽都起来抗议:我们禽兽队伍不要这样的人渣。

  无法想象,沈阳这样的东西,一边把手伸进女生怀里,一边厚颜无耻地站在讲台上对着被他侵犯的学生人模狗样的讲课,这种心理素质真应该送去干间谍工作。不好意思,不小心侮辱了间谍这个职业。

  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能安然无恙地继续在北京大学工作了十几年,直到他调到南京大学。

  

  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北京中文系不但出产了歪嘴斜眼的人渣,还出产了衣冠禽兽。我这样说不是对北京大学中文系不敬,而是不齿!能纵容包庇这样一个不是玩意的人任教二三十年,可见这个中文系的风气坏到什么程度。别说我打击一大片,但凡有一个有良知的,都应该起身拂袖离开。

  十几年前,《南方都市报》一个编辑盖着报纸在办公室午休,突然被声音吵醒。他透着报纸缝,他看到一个记者把一个女实习生搬在办公桌上嘿咻,他强忍住愤怒,在那两个人离开办公室以后,即起身写了辞职报告,愤而离职:人岂能与禽兽为伍!

  很多年前,《南方周末》做过一个专题,是关于禽兽教师的,后来被有关部门责令删除网上文章。后来,全国一百多位记者发起成立了女童保护组织,就是为了能够揭露和斩断那些伸向无辜的未成年人的魔掌。

  北大中文系,国学界最高水平了。先贤教导的礼义廉耻、忠孝义勇,被抛到哪里去了?古人说的“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忘九霄云外了?正气不张,必然邪佞横行!当北大中文系这些教授还是叫兽什么的,在向课堂里那一张张幼稚的面孔教授那些先贤的至理名言的时候,你们内心可曾有一丝惶恐、愧疚?面对着“身正为师、学高为范”的格言,你们在深夜里有没有流下过惊惧的汗水?

  面对沈阳这样的人渣,北京大学中文系几十年来居然鸦雀无声,没有一个敢于站出来公开对这种行为进行斗争,这恐怕很难用胆怯来描述吧!如果不是同流合污,北大中文系难道就没有一个铮铮铁骨?全是猪狗之徒?

  

  古人云,士大夫之无耻,是为国耻。北京大学中文系之沉默,是不是国耻?在沈阳事发后这么多年和他作为同事一起任职的教师,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羞愧?如果没有的话,肯定是没有了;如果有,怎么解释这么多年,居然没有人出来为高岩说一句公道话,或者像《南方都市报》那个编辑一样,离职抗议?不肯离开粪坑,只能解释为都是蛆虫之辈。

  至少我能说,沈阳事发时在北大中文系任职的教师,应该自杀以谢高岩、以谢国人。你们早已是行尸走肉,不信你们摸摸自己的脑壳,那里面还有一丝正义的灵魂吗?如此之人,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污染土地,应该请飞控中心用运载火箭把当时沈阳的同事们一起发射到太空里去,反正是垃圾,成为太空垃圾,总比在地球上当垃圾污染环境要强。

  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圣人,都有私心杂念和无耻的欲望,但是,正如车尔尼雪夫斯基说的,高尚的人不是没有卑下的情操,而是不会被卑下的情操所折服。我们做不到圣人,但是可以向先贤说的那样“吾三省吾身”。

  愿高岩的灵魂能得到安息,愿那些伸向学生的每一个魔爪都被斩断,愿北京大学中文系那些知情不言的教师早日搭上运载火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