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鹿野:红色经典回归高中语文推荐书目了!

2018-04-02 16:37:37  来源:察网  作者:鹿野
点击:   评论: (查看)

  习总指出:“红色基因就是要传承。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经历了多少坎坷,创造了多少奇迹,要让后代牢记,我们要不忘初心,永远不可迷失了方向和道路。”这几年来,国家非常重视教育改革,还成立了国家教材委员会等一系列机构。应该说,这些改革还是取得了一些成效的,特别是文科类的思想政治导向方面有所好转。今天笔者就想从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角度,也就是建国以来高中语文推荐书目的变化来看一看教育的思想政治导向。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就非常重视语文教育。从1956年的高中语文大纲推荐的60本书中我们就可以明显看出来这一点。由于当时这个高中语文推荐书目是大纲按照年级分别列出的,所以笔者按照国别与文学史对推荐书目重新做了一些梳理归类,具体情况如下:

  “五四”以前的古典文学(18部):

  《诗经选》、《史记》(司马迁)、《乐府诗选》、《唐诗三百首》、《唐宋传奇集》、《京本通俗小说》、《西厢记》(王实甫)、《三国演义》(罗贯中)、《西游记》(吴承恩)、《东周列国志》(冯梦龙)、《警世通言》(冯梦龙)、《今古奇观》(抱瓮老人)、《桃花扇》(孔尚任)、《聊斋志异》(蒲松龄)、《儒林外史》(吴敬梓)、《红楼梦》(曹雪芹)、《官场现形记》(李宝嘉)、《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吴沃尧)。】

  “五四”以来的现代文学(18部):

  《彷徨》(鲁迅)、《故事新编》(鲁迅)、《鲁迅杂感选集》(鲁迅)、《鲁迅选集》(鲁迅)、《屈原》(郭沫若)、《郭沫若选集》(郭沫若)、《闻一多选集》(闻一多)、《山雨》(王统照)、《子夜》(茅盾)、《瞿秋白文集》(瞿秋白)、《倪焕之》(叶圣陶)、《家》(巴金)、《骆驼祥子》(老舍)、《雷雨》(曹禺)、《吴组缃小说散文集》(吴祖湘)、《还乡记》(沙汀)、《种谷记》(柳青)、《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丁玲)。】

  外国古典文学(19部):

  《堂•吉诃德》(塞万提斯)、《罗密欧和朱丽叶》(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莎士比亚、《鲁滨孙漂流记》(笛福)、《大卫·科波菲尔》(狄更斯)、《可怜的人们》(雨果)、《高老头》(巴尔扎克)、《莫泊桑中篇小说选》(莫泊桑)、《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海涅)、《茨冈》(普希金)、《上尉的女儿》(普希金)、《死魂灵》(果戈里)、《奥勃洛摩夫》(冈察洛夫)、《猎人笔记》(屠格涅夫)、《父与子》(屠格涅夫)、《怎么办?》(车尔尼雪夫斯基)、《安娜·卡列尼娜》(托尔斯泰)、《复活》(托尔斯泰)、《契诃夫短篇小说选》(契诃夫)。

  外国社会主义文学(18部):

  《母亲》(高尔基)、《在人间》(高尔基)、《高尔基短篇小说选集》(高尔基)、《列宁》(马雅可夫斯基)、《好! 》(马雅可夫斯基)、《恰巴耶夫》(富尔曼诺夫)、《铁流》(绥拉菲摩维奇)、《毁灭》(法捷耶夫)、《青年近卫军》(法捷耶夫)、《被开垦的处女地》(肖洛霍夫)、《勇敢》(凯特玲斯卡雅)、《幸福》(巴甫连柯)、《远离莫斯科的地方》(阿扎耶夫)、《顿巴斯》(戈尔巴托夫)、《收获》(尼古拉耶娃)、《茹尔宾一家》(柯切托夫)、《安东诺夫短篇小说选》(安东诺夫)、《绞刑架下的报告》(伏契克)。

  文学研究类(5部):

  《古诗源》(沈德潜)、《诗经选译》(余冠英)、《屈原赋今译》(郭沫若)、《杜甫传》(冯至)、《回忆鲁迅》(冯雪峰)。】

  从上面的这60本推荐书目当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时期对于学生的文学教育基本上实现了全面性与重点性的统一,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是所推荐的文学作品当中大体上呈现出“三个一半”的特点。也就是中国文学与外国文学大约各占一半;而中国文学当中,五四运动以前的古典文学和五四运动以后的现当代文学同样各占一半;在外国文学当中,古典文学与社会主义文学也各占了一半。

  第二是涵盖的范围非常全面。像中国古典文学就包括了诗经、《史记》、乐府古诗、唐诗、唐宋传奇、宋代话本、元曲和昆曲、明清小说和晚清谴责小说。其中单是明清小说就既有文言的,也有白话的,既有长篇的,也有短篇的,完全可以让人了解到明清小说的全貌。而外国古典文学当中从时期流派来看包括人文主义、启蒙主义、浪漫主义和批判现实主义,从国家来看则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和俄国。

  第三是突出了重点流派和作家。像中国古典文学当中明清小说就有八部之多,占了总数的几近一半。外国古典文学当中,俄国的古典文学更是占了多达十部,总数的一半以上,这也和19世纪俄国文学是公认的西方古典文学高峰比较一致。从作家来看,中国作家当中仅鲁迅的作品就推荐了四部,郭沫若的作品也比较多,包括两部文学作品和一部文学研究类著作,外国作家当中则是推荐了三部高尔基的作品,基本可以使学生较全面的了解他们的成就。

  当然,该书目最明显的特点还是突出了红色经典的地位。像中国文学方面就推荐了柳青和丁玲等人的红色经典。外国文学方面更是非常明显,不仅社会主义文学占了总数的一半,而且苏联的主要经典作家如高尔基、马雅可夫斯基、法捷耶夫、肖洛霍夫的代表作与主要经典作品如《恰巴耶夫》和《铁流》等等基本都选入了推荐书目。

  在这里需要附带说一下,有的朋友可能会问:为什么没有鲁迅的《呐喊》呢?答案很简单,因为那是初中的必读书目。一部分红色经典也是类似的。因为这个时候,新中国仅仅成立了七年,所以很多红色经典还没有创出来,至于创作出来的大多数红色经典,如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在初中时就已经选了。苏联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也是初中的必读书目。另外,在外国文学方面,雨果的《悲惨世界》等名著尚未译成中文,所以也就不可能选。还有,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等部分名著此时则正在根据新的修订版改译,所以也没有选入。

  不过,这种红色经典在推荐书目中占了近乎半壁江山的情况在80年代以后逐渐被逆转。到2000年通过的所谓面向新世纪的高中语文教学大纲的推荐书目当中,竟然实现了红色经典的“清零”。具体情况如下:

  “课外阅读推荐书目”,列有20部古今中外名著,其中儒家经典有《论语》,古代文学名著有《三国演义》(罗贯中)、《红楼梦》(曹雪芹),现代文学名著有《呐喊》(鲁迅)、《女神》(郭沫若)、《子夜》(茅盾)、《家》(巴金)、《雷雨》(曹禺)、《围城》(钱钟书),外国文学名著有《哈姆莱特》(莎士比亚)、《堂·吉诃德》(塞万提斯)、《巴黎圣母院》(雨果)、《欧也尼·葛朗台》(巴尔扎克)、《匹克威克外传》(狄更斯)、《复活》(列夫·托尔斯泰)、《普希金诗选》(普希金)、《老人与海》(海明威)、《泰戈尔诗选》(泰戈尔),美学著作有《谈美书简》(朱光潜)和《歌德谈话录》(艾克曼)。

  顾之川著,语文论稿,湖南教育出版社,2000.08,第10页

  如果把这个书目和50年代推荐书目进行对比,我们可以看出其除了总数一举减少了2/3以外,还发生了两大变化。第一是古典文学只有明清小说,而且所选的两部都是长篇白话小说。第二个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方面就是红色经典彻底消失,从延安文学到新中国初期的红色经典,乃至苏联的众多社会主义文学作品在推荐书目中被删得一干二净。

  到2003年,高中语文教学大纲被课程标准取代的时候,推荐目录增加了9部,但是仍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红色经典。唯一被选入的写于新中国初期的作品是老舍的《茶馆》,其虽然也有很高的文艺成就,但是毕竟集中于对于旧社会的揭露与批判,对于中国革命涉及甚少,所以很难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红色经典:

  文化经典著作,如《论语》《孟子》《庄子》等;

  小说,如罗贯中《三国演义》、曹雪芹《红楼梦》、鲁迅《呐喊》、茅盾《子夜》、巴金《家》、钱钟书《围城》、塞万提斯《堂•吉诃德》、雨果《巴黎圣母院》、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狄更斯《匹克威克外传》、列夫•托尔斯泰《复活》、海明威《老人与海》、莫泊桑短篇小说、契诃夫短篇小说、欧•亨利短篇小说等;

  诗歌散文,如郭沫若《女神》、普希金诗、泰戈尔诗、鲁迅杂文、朱自清散文等;

  剧本,如曹禺《雷雨》、老舍《茶馆》、莎士比亚《哈姆莱特》等;

  语言文学理论著作,如吕叔湘《语文常谈》、朱光潜《谈美书简》、艾克曼《歌德谈话录》等;

  语文建设编,高中语文新课标新教材新课堂,语文出版社,2006年,第232页】

  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里,社会主义文学竟然成为一种禁忌,这显然是极不正常的现象。幸运的是,随着十八大以来各项整顿工作的开展,这种情况在逐渐得到克服。在去年制定,不久前刚刚公布的《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当中,推荐书目又有了明显的变化。总数增加到了50种,接近建国初期的水平。具体情况如下:

  

鹿野:红色经典回归高中语文推荐书目了! ——浅谈高中语文推荐书目的变迁

  http://www.sohu.com/a/217172992_507796

  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最新的推荐目录和之前的推荐书目比起来有了明显的改变。其中最大的特点就是红色经典不再成为禁忌,不管是建国以前的《暴风骤雨》,还是建国以后的贺敬之和郭小川的诗歌都被列入了推荐目录。当然,更引人注目的是,这个推荐目录把毛泽东的诗词列到了诗歌类文学经典的首位。这一切显然是和近几年来中央和有关方面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鹿野:红色经典回归高中语文推荐书目了! ——浅谈高中语文推荐书目的变迁

  不过,毕竟多年来形成的文艺与舆论环境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彻底改变。从上面的推荐目录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其在红色经典的推荐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缺陷的。比如说,在新中国的五六十年代出现了以“三红一创,保林青山”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的长篇小说,甚至今天很多人口中狭义的“红色经典”就是单纯指这些小说,但是这个推荐目录中却一本也没有。这恐怕不能不说是一个缺陷。笔者个人建议,可以推荐习近平总书记曾经盛赞过的作家——柳青的代表作《创业史》。

  在外国文学方面就更加明显了,苏联的社会主义文学在推荐目录上仍然是一个空白。其实,苏联的红色文学成就是举世公认的,鲁迅就曾指出其比中国现代文学水平高得多。甚至即使是苏联末期到俄罗斯反共势力最活跃的年代,也没有人敢全盘否定高尔基、马雅可夫斯基和肖洛霍夫等人的成就。因此笔者个人认为,在诗歌方面可以增加马雅可夫斯基的诗,小说方面应该增加高尔基的《母亲》和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

  另外,笔者还有一点个人的意见,就是觉得这个推荐目录里边文学的结构有一些不平衡。比如说,推荐的诗歌都是现当代诗歌和外国诗歌。然而事实上,中国古代诗歌的成就很明显的要高于现代,像戴望舒的水平绝不能与屈原、李白和杜甫相比。因此,个人认为可以删掉戴望舒和惠特曼等部分诗人,增加古典诗歌,不再只是把古典诗歌当成课文背诵,而是让学生广泛阅读体验。还有像古代小说里边,所列举的三本都是明清长篇白话小说,其实像唐传奇和《聊斋志异》等文言小说水平也很高。因此可以增加《聊斋志异》或者把《儒林外史》换成《聊斋志异》。总之,应该让学生对文学特别是中国文学的成就有个全面了解。

  当然,单单就红色经典的回归来看,这个书目就已经是极大的进步了。毕竟,从无到有才是最难的。笔者相信,随着中央教育工作领导小组的组建,未来的教材编写与教育教学也一定能够越变越好,从而实现让红色基因代代传。

  原标题:红色经典回归高中语文推荐书目了!——浅谈高中语文推荐书目的变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