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克尔白的悬诗:半岛死结,一朝得解?

2018-03-16 11:48:29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克尔白的悬诗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最近几十年的国际政治中,朝鲜半岛一直是上演戏剧性场面的主要舞台之一,或许将在不久后发生的“金特会”便是最新的例证。

  自今年1月起,半岛北南双方的关系迅速地融冰,平昌冬奥会也由此变得一片春意——玄松月的登场堪称点睛之笔。随着北南高级官员的互访,半岛的“友好指数”达到了韩国李明博任总统以来的最高点。不仅是北南领导人达成了会面的协议,朝美领导人的“历史性”会面似乎也已近在眼前。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下载 (2).jpg

  首先是朝鲜方面表现出了老练而高明的外交手腕。这不单是指金正恩本人的政治能力——当然,他的个人能力是不容否认的——也包括了像金永南这些老资格的国务活动家的智慧,归根结底,这是数十年里与当今世界惟一的超级大国进行周旋斗争的过程中锻炼出的生存本领。去年11月29日,朝鲜在就“火星-15”型洲际弹道火箭试射成功后发布的声明中如此措辞:“金正恩观摩新型洲际弹道火箭‘火星-15’型试射成功,并自豪地宣布完善国家核力量的历史大业、火箭强国事业今天终于完成。”实际上,“火箭强国事业今天终于完成”已经暗示着朝鲜的核导试验在某种程度上的告一段落,朝鲜已将所有必要的牌都握在了手;而1个月后,金正恩便在新年贺词中向南方稳稳地射出了一支和平之箭;又过了2个月,他通过南方的特使,向特朗普提议会面,实现朝鲜方面一直希望达到的目标——与美国进行“决定性”的直接谈判。很明显,整个一系列动作的节奏和分寸可说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国内不少舆论被美日的宣传牵着鼻子走,宣称朝鲜是屈服于“制裁”和“国际社会的压力”才采取“求和”的姿态,实在是太过幼稚。

  其次在于韩国目前相对进步的文政权,为局势的缓和提供了自身能力范围内的协力。设想一下,如果仍然是朴政权或李政权时代,即使金正恩射出和平之箭,恐怕都很难取得现在这样的效果。在韩国的政治环境下,主流的“进步”定义一般意味着介于左翼自由主义和左翼民族主义之间的状态。文在寅及其政府班子的确具有比两个前任更真诚的民族情感。文在寅当然不敢公开反抗美国,但与其两个前任相比,他也不会主动地去配合美国乃至日本的好战政策;必要时,他会采用一种较委婉的方式说“不”,尽管语气和缓。此外,文政权树立后,先后对朴槿惠、李明博展开清算,而此二人被朝鲜视作破坏北南关系的元凶巨恶,这也可说是一种姿态。

  最后是特朗普试图寻求某些政治突破。从就任到现在,他的政策左摇右摆,他的政府支离破碎;主流媒体依旧讨厌他,关于他的畅销书将他入主后的白宫描绘成任人唯亲、小人成堆的巢穴;尤其重要的,美国真正的幕后老板并未完全建立起对他的信心。特朗普难道真甘心作为一个历史小丑留名美国总统史?而在外交方面,即使特朗普想追求一种孤立主义的“幸福”,但他却做不到,他背后强大的军工复合体势力不会允许他这么做。因此,在朝鲜半岛、中东、拉丁美洲等热点地区,特朗普政府现在比奥巴马时期(至少是表面上)表现出更多的侵略性:强化对朝制裁和压迫、加大对古巴和委内瑞拉等拉美左翼政权的颠覆力度等等。可另一方面,他并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进展。所以与金正恩一起“吃个汉堡”,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而此前不久对朝鲜追加的新的单边制裁,既是一个体面的借口(迫使朝鲜“低头了”),又是谈判时可利用的筹码。

  鉴于几十年内积累下的复杂性,对于当前的半岛形势不能过于乐观——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悲观——必须指出:戏剧性场面,本身仍然可能成为半岛问题恶性循环历史的一部分,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山重水复疑无路。对此已经有了多次的先例。

  从朝鲜方面说,由于已拥有了核导这张硬牌,并有诸多的前车之鉴(无论是克林顿、小布什的出尔反尔,还是伊拉克、利比亚的惨痛教训),都表明一般的安全承诺无法使其满意。朝鲜所希望的基本目标应该有:一个真正可靠的和平机制;与美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经济补偿(无论是以赔偿、援助或是低息贷款等名义)。然后去核才是可能的。而对此,美国会开出什么价呢?此外,苛刻的核查、新保守主义者的压力、日本从中捣乱,都将是再次回归死结状态的因素。还有一点不要忘了,就算进入了正式谈判阶段,如果谈判长期化并陷入僵局,白宫那时却换了新主人,说不定一切都将被推倒(能不能重来就另说了)。

  对于半岛形势的新进展,在我国出现了不少奇怪的论调,比如所谓“投靠论”、“第二越南论”等等。某些人当半岛形势紧张之时,大呼小叫,把朝鲜说成是影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和平崛起”的“祸患”,甚至号召联手美国一起灭了朝鲜;而当局势缓和时,又坐立不安,声称早就怀疑朝美假打真谈,要合伙在背后坑中国。持这种论调的不乏一些所谓的“正能量”,看来要朝鲜满足他们的心意,实在是难比登天。如果非要说什么“投靠”,那朝鲜还真是排在末尾的,至于排前面的是谁,想来也无须多说。

  朝鲜会不会变成“第二个越南”?我们只能说,如果你相信“本国利益”——无论是非——都是排他性第一的理论,那当新局面打开后,朝鲜根据其国家利益,重新确定与中国、美国、南方及其他国家的距离,选择对其最优的外交政策,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何况,中国政府早已公开宣布,中朝之间是“正常”的国家关系,既然不是曾经的反帝盟友,那朝鲜有何义务必须来配合中国的“国家利益”?这些年里中国是如何对待朝鲜的,中国的媒体是如何谈论朝鲜的,相信朝鲜都看在眼里,心中自有一本帐在。

  其实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即使朝美关系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在较长的时期内,中国仍将是朝鲜最大和最重要的贸易国;而在朝鲜半岛统一及强硬的“满洲故土”派掌握权力的未来场景成真之前,中朝间也不会存在引发中越主要矛盾的领土纠葛问题。不过,当朝鲜的市场、资源及比中国更为廉价且训练有素的劳工吸引外国资本逐渐进入朝鲜后,情况确实就不好说了,经济变化必然将影响到政治与外交的变化——可除了经济关系外,难道现在的中国还追求别的中朝关系吗?

  就左翼而言,也许真正重要的问题是:当制裁都一一解除,国际资本纷纷进入,朝鲜重新“融入”“国际主流社会”的那个时刻最终到来时,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现在那朴素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否也会随之改变?也许对于朝鲜来说,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巨大挑战。日本摄影家初泽亚利在他以朝鲜为主题的摄影集《邻居,38度线以北》中,拍摄了一位目光纯洁清澈的朝鲜姑娘,而旁边的配文则忧虑某一天当朝鲜资本主义化后,这样纯洁清澈的目光也将变得“浑浊”。坦白讲,我们也怀有同样的忧虑:当然,不只是为了照片上朝鲜姑娘的清澈目光。

  如果某一天,在朝鲜也出现了导致劳动者大规模下岗失业、国有企业大规模私有化、医疗教育住房制度大规模“市场化”的“改革”,那么不管我们曾经为其捍卫自身独立自主、抵抗强暴的历史进行过多少次辩护,我们相信,作为真正的左翼,到那时也将毫不迟疑地进行针对现实情况的严肃批判。

  当然,目前谈论这些,为时尚早。

  现在我们的希望是,朝鲜半岛能从危险的死结中早日解脱,与六十五年疲惫而漫长的历史告别:这将是朝鲜人民的胜利,是大卫对歌利亚的胜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