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王化信:最高学术殿堂职称评定“弄虚作假”证据分析

2018-02-27 17:24:2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王化信
点击:    评论: (查看)

  u=3709206183,4287982352&fm=27&gp=0.jpg

  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职称评定“弄虚作假”主要就是依靠农发所炮制的“最高超职称评定骗术——五蒙三盗术”和“职称评定造假一条龙”。学术界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自以为很聪明,实际上他们弱智得让人心碎。在2009年9月19日本人曾写过一篇举报材料:《民心不可欺 ,学者不可辱,骗术不能久,学术不能灭——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职称评定造假舞弊证据二十七条》。现在就这篇材料中所列举的证据第20、21、22三条的基本内容分析一下,就可以看出,这些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弄虚作假自欺欺人的伎俩是何等拙劣。

  在实施“五蒙三盗术”中关键的一步就是伪造专家评审材料。方法和程序设计已经实现了造假的易如反掌和辨伪的难于登天。简言之,就是模仿专家的笔迹在早已复印好的表上划几个“√”。

  但是,如此简单的事情,作弊者干的竟如傻孩子扒屎,连屁股也不知道擦,处处留下了作弊的痕迹。下面举出三点进行分析:

  1、突然变大:在绝大多数评卷上所划的“√”笔迹一致,都比较小,各个不碰边线;而在少数几张评卷上,划的“√”突然变大,大到多数都碰边线。我们不能认为专家此时吃了兴奋剂,所以特别有劲。唯一合乎逻辑的解释就是这几张不是出自专家的同一只手,而是出自造假舞弊者的另一只手。(见附件一和附件二)

  2、一案两答:在同一项指标中,只能有一个答案。也就是在从0到10分中,只能确定一个分数划“√”。但却出现了同时在两个分数上划“√”的答案。这说明什么问题呢?如果是出自专家之手,正常的情况是:他考虑已经划定的“√”不合适,便将其涂掉,然后在自己认为合适的分数上划“√”,并签上自己的名或姓,以示对涂改负责。即使是不签名,也不会不把自己决定不要的答案涂掉。因为你不涂掉前一个,别人怎么能知道你算哪一个?怎么计算最后得分?我们退一步讲,就算是真有这样糊里糊涂又不负责任的专家交出了这样的评卷,计算分数的人也应该再找专家问个明白,随即涂掉不要的答案,再进入计算分数的程序。也不会出现同时存在两个答案的评卷。出现这种情况的合理解释只能是:这张评卷完全出自负责计算分数的作弊者伪造。因为他掌握着哪个“√”算有效答案的最后决定权,卷面上出现几个“√”无所谓,反正算哪个他心里有数,不涂掉废弃答案的评卷自然就出现了。(见附件一和附件二)。

  3重复勾划:在有的评卷上出现多个答案反复勾画两三次“√”的情况,而且不是因为不清楚才重划,每个“√”勾都很清楚。我们不能认为是专家突然得了多动症。只能认为这是一个有人提初步方案、有人复核、有人最后定案的造假过程。

  再看实施“职称评定造假一条龙”最后一步“伪造评委表决票数”的纰漏。这也是一件在复印好的选票上划“√”就一切OK的简单事。为了淘汰蓄意打击的正直学者,在五位申请者中选四位的评委表决中,伪造拼凑了16票、14票、10票、10票、8票这样一组票数,似乎顺理成章地淘汰了只得了8票的计划淘汰目标。但是作弊者竟然忘了全票是17人,17×4=68;而16+14+10+10+8却是58。比应当出现的票数整整少了10张票。露出了并非评委投票的真实结果而是出自伪造拼凑的马脚。同时也暴露出作弊者的数学水平还不如小学生。(见附件三)。

  但是,在“官本位”思想的指导下,就是这样连幼儿园的孩子都会划的几个“√”都划不好,小学生都会的数学题都算不对的一个弱智造假者搞的一堆假评审材料和假评委表决结果却成了绝对不能更改的金科玉律。群众不服,按照“双盲法”的要求,在隐匿作者姓名之后,请在全国享有盛名的权威专家认真评审,拿出有专家评语、打分、最后有专家亲笔签名的绝对真实的评审材料,告到院领导那里。但是,“院领导”却始终不屑一顾。以“相信下一级组织,不相信个人”为名,既不相信举报群众,也不相信权威专家,根本就不去调查。事情就是这样荒唐:一个比七品芝麻官还要小几个等级弱智如阿斗,却敢随意捏造“四个国家研究机构”冒充“五个国家研究机构的主任”的什么“狗屁长”竟然能把众多资深专家、优秀人才和莘莘学子玩弄于股掌之上。而且不论弄得何等荒唐,几十年时至今日丝毫不能更改,理由是:既往不咎!

  附件一、出自弄虚作假者之手的伪造的代表作评审材料:

  

  问题提示:

  1、按评审规则一位专家同时评审10篇代表作。也就是说有10张这样的表出自一位专家之手。但有几张表划的“√”都很大,全碰到边线,显然与附件二的三张不是出自一人之手。

  2、在最上一档出现了“一案两答”:在3分和5分上都划了“√”。

  3、这些表是本人找到科研处处长刘玉满要来复印的。本人复印举报之后,再有要求复印者便一概不准。CYH先生要求复印被断然拒绝就是证明。所以,本人可能是唯一拿到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弄虚作假证据的人。

  附件二、出自评审专家之手的真评审材料:

  

  

  。

  

  问题提示:

  1、本着相信组织、相信领导、相信这套办法可行的态度,可以断定这三分材料是真出自专家之手。

  2、事实上这套办法是帮派头目以“组织”名义搞的专门用于“弄虚作假”的一套办法,根本不可行。最大弊端是最后没有评审专家签名。所以,也不排除全部是伪造的可能

  附件三、伪造选票的证据

  

  问题提示:

  1、全票17人。17×4=68;而16+14+10+10+8却是58。是造假者拼凑的结果而不是有人弃权的结果。关于这一点本人在《民心不可欺,学者不可辱,骗术不能久,学术不能灭——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职称评定造假舞弊证据二十七条》中有详细分析论证。

  2、从这张表上可以看到王某人各项指标都遥遥领先。唯一落后的就是“代表作评分”。而这一项恰恰是伪造。这是“逆淘汰”的一个典型。这种“逆淘汰”在最高学术殿堂几乎每年都有,只是使用的策略和手段不一样。

  3、这种表是党委书记杜晓山给予本人的。

  

  附件四、职称评定“关系”决定一切的证据

  问题提示:

  1、孙某人按明规则规定属于已经脱离科研工作下海经商者不能在参加职称评定。但因为所长陈吉元的儿子在孙某人开办的公司上班这种特殊关系,不仅参加,而且名列前茅。有人举报成果数量有假。

  2、薛某人成果数量也有假,是因为与副所长邓英淘有特别密切关系而排到第二。

  3、根据这张表推荐三人,本应该有王某人。但因王某人反对以权谋私和以学术谋私,而被无理排斥,推荐了第五名张某人。张某人为本所自产研究生。

  4、如果还是按照这套办法,孙某人和薛某人已经获得晋升,不会再参加,到1998年王某人无论如何都会排在第一名,再要淘汰,无论如何都难以解释清楚。这是在1998年彻底抛弃原来这套办法,实施代表作评审,并给予代表作分数高低一票否决权的地位,再伪造代表作分数的根本原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