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芝:今年春晚语言类节目的主旨是歧视?

2018-02-17 08:33:16  来源:尖椒部落  作者:李芝
点击:   评论: (查看)

  摘要:一台歧视我们的春晚,我们还看吗?

  昨天的春晚大家看了吗?

  不怕你笑话,自打我记事儿起,年三十儿晚上边看春晚边和家人吃东西聊天就成了惯例,所以,春晚我年年都看。

  在春晚各类节目中,我尤其喜欢小品和相声。像宋丹丹和赵本山的小品我都是看完首播看复播,里面的台词张口就来,导致我一个南方人说话时某些词句会突然带上一股浓烈的东北口音。

  小时候看春晚还是欢乐的

  但是,看着昨晚的小品相声,我数度落入“尴尬不想笑”的境地中。

  因为今年春晚语言类节目中的包袱真的是又烂又low啊!

  首先是春晚第一个语言类节目《真假老师》。 真老师是来家访的一位姓贾的老师,假老师是被要求扮演真老师的保洁员(不演就要被投诉,保洁员真的不好当啊!)。 真老师穿着时尚,腿长肤白,坐下来可以花式翘二郎腿:

  注意这二郎腿

  假老师保洁员学模作样,遭到一片嘲笑:

  接着,孩子的爸爸把真老师误认为保洁员,当老师进门后说先上个洗手间时,孩子的爸爸连续说了两次:这个保洁员怎么这样,来到家里什么都没干就去上洗手间! 这位爸爸对是保洁员的假老师笑脸盈盈,对是真老师的假“保洁员”粗暴无礼,责骂不断。 小品中的爸爸对待老师和对待保洁员的两个极端态度处处透露着差别对待,这分明是在赤裸裸地歧视底层劳动者! 更可恶的是,小品还要让家政工说出小品的主题:孩子需要的不是钱,是陪伴。 说实话,这句话那位被留守的富人孩子可以说,那位富人爸爸可以说,那位真老师可以说,唯独这位家政工是最没法说出口的。 谁不知道孩子需要陪伴?哪位家长不希望陪伴在孩子身边?但是我们这些在一线打拼的工友,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加班加点,赚来的工资只够家里基本开销,我们根本没法把孩子带在身边,更没法回到家里长期陪伴孩子。

  很多家政工忙着陪护雇主家的孩子,却一年到头见不到自己孩子几面。 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故事来类比留守儿童的困境,还要让最无法实现陪伴孩子愿望的家政工说出来,家政工友们看到,怕是笑不出来。

  除了歧视底层劳动人民,对于个人形象的歧视在春晚也非常普遍。 比如蔡明和潘长江这对老搭档表演的第二个语言类节目《学车》。 潘长江的形象早就在前几年的小品中被蔡明怼过无数遍:“七个白雪公主和一个小矮人”、“小陀螺”、“小骆驼”……

  今年的小品中,蔡明和潘长江突然变得“异常恩爱”了,潘长江终于不用被蔡明怼了,然而还是遭了驾校教练的吐槽:你配不配得上她(蔡明),你心里还没数吗?

  同样的烂梗还出现在冯巩的相声表演《我爱诗词》中,说实话,相声和中国诗词都是国粹,其实我一开始是期待的。 但是为什么好好的相声节目还是要插一些类似于“你长得像土豆”的烂梗。

冷漠

  说实话,我听到这些话语时的心情和陈伟霆以及张艺兴后面这位小哥是一样一样的。 到后来,我就决定放弃春晚,专心打麻将去了! 有没有看了后面节目的朋友,欢迎评论,一起吐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