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理性追问】之六:18年前的党内文件管得了今天的党外民间投资吗?

2018-02-13 09:44:30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夏朝之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河南洛宁“梅园拆像”事件在网络上沸沸扬扬已经一过多月了,事情的发展完全朝着河南官方设定的方向发展着:一阵短暂的喧嚣之后,一切归于沉寂,时间必将冲淡一切,仿佛世间从未发生过此事一般。

  而之所以有这个结果,因为河南官方采取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应对策略:只删帖,不说话!十分完美地恪守了"沉默是金"的非马克思主义原则。无论是对于网络义勇军的一切质疑、反对、批评,还是对于“理性派”的婉转支持、甚或力挺,也无论是对于“梅园拆像事件”本身,还是对暴露出的洛宁县的其它严重问题,如宗教特别是基督教迅猛、蓬勃、超前发展,而中学及职业技术教育却始终停滞不前,平均每个乡镇至少4.3个宗教场所,而初中及以上学校仅1.78所,经济发展严重滞后,至今仍是国家级贫困县,等等这些新旧问题,整个河南省市县三级一律视而不见,统统不予任何回应,省市县三位一体,密切配合,任你风吹浪打,我自神仙散步,保证让所有的支持的和反对的声音就像扔向大海的石头,打向棉花的铁拳,姜还是老的辣呀!

  既然如此,作为网络义勇军的一名小卒,就别怪我没完没了又来说这个事了,只要还没有封住我的嘴,只要没有限制住我的人身自由,只要关于这个事件,河南官方上下还没有一点正面回应,只要我还有话要说,我就要不断追问,哪怕早已过了所谓新闻时效性,因为追问在于直抒胸臆,而不在于时机及轰动效应

  所以,今天还要继续追问。在《【理性追问】之四:河南人到底惹谁了?--答河南友人》一文结尾留了一个尚未解答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理性派认为: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严禁擅自修建已故领导同志纪念设施的通知》(1999年5月27日,以下简称《99通知》)曾明确要求,不得擅自给已故领导同志修建纪念设施。洛宁官方拆除梅园中的毛主席像是合法的,有何不妥?

  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这是其中一面,硬币的另外一面就是洛宁县的王耀军“私立”毛主席像究竟是涉嫌否违规违法?

  关于这个问题,之前我已经在多篇文章中做过了充分的讨论说明,特别是在《【理性追问】之一:谁说骑白马的一定是王子?删帖是理性的?》一文中,曾就梅园中的毛主席像是否可以敬立或拆除,提出了以下三个问题:

  一、梅园里安放一般人物雕像违规违法吗?

  二、梅园里只要是设立毛主席像就违法,这是真的吗?

  三、敬立伟人雕像,发展红色旅游,违法违规吗?

  该文用详实的事实证据(含大量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发改委的文件、规划等)对以上三个问题做出了十分明确的否定回答!

  并且明确指出:

  王耀军投资庄园合法,在庄园内树立人物雕像,或为了营造庄园某种意境树立人物雕像,只要不违背公序良俗,不违背道德伦理,不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违背社会主流价值取向,他就应该有这个权利和自由,这个权利和自由不能遭到谴责,更不能遭到法律或行政制裁、甚至被剥夺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王耀军放弃公职,投资梅园,敬立毛主席像,发展红色旅游产业,完全符合国家相关产业政策和文件精神。作为地方政府的洛宁县不仅应该大力欢迎,而且应该全力扶持帮助。

  最后,通过论证得出一个以下基本结论:

  我们有一个千个理由把洛宁的红色旅游产业搞好,没有一个理由搞坏。

  但上文对于《99通知》这个“理性派”最得意的证据,却没有丝毫提及,难免给人一种故意回避的感觉,其实并非如此。因为该文主要针对的是洛宁县委现政府给洛阳市委书记、河南省委常委李亚同志书面汇报的“情况说明”,对洛宁县委县政府向上邀功及其赖以支持的“执法”理由等证据做了全方位的系统反驳,而《99通知》又根本不在洛宁县委的“情况说明”之中,所以,根本无暇顾及。自然而然地对于“理性派”事后诸葛亮般故意替洛宁官方“美容”的马后炮证据也就不在【理性追问】系列文章的讨论范围之内。

  现在,既然“理性派”的“理性”已经影响到了很多普通网友的认知和判断,很多人都拿这个通知来说事,即便很多认为洛宁官方执法错误的人, 在这个通知面前,也自矮三分,不敢正面面对,好像理亏似的,因为这个通知好似一道无形的坎,不好越过,只好绕道而走,避而不谈。

  既然有这个绕不过去的坎,那么,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夏朝之音)就不能不正面好好说一说“理性派”的这个证据了!完全无视、装看不见,不予理睬,或心里默认、嘴上沉默、甚至否认,或顾左右而言他,等等回避之策绝不是夏朝之音的战斗作风。

  凡是开口必提《99通知》的“理性派”朋友们以及让《99通知》堵得慌的朋友们,请各位注意以下基本事实:

  一、洛宁官方在“执法”的前后完整过程中,根本就没有提及这个《99通知》,也没有把此通知当成其执法依据向当事人展示说明过,更没有在其后给领导汇报的“情况说明”中有所提及!

  而《99通知》作为“执法依据”的出现,是后来替洛宁官方擦屁股的人(可以理解为“理性派”)找出来“马后炮”的后置证据!这说明要么是洛宁官方素质、知识和能力极其低下,根本不知党中央有此通知,是典型的有法不依,客观上造成了主观上的违法执法,后被别人找出所谓的执法依据,只能说是碰巧歪打正着,用于擦屁股尚可,用于自证有理,纯属瞎掰;要么说明《99通知》极有可能已经作废或失效,根本不能作为其执法依据,如是这样,则说明他们多少还有点自知之明,但依然难逃以“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的违法执法嫌疑。

  (习近平19大报告明确提出的鲜明态度)

  二、18大以来,党中央清理(废止、失效和修改)了大量的党内法规和文件,此通知不知是否已被清理。根据2013年8月28日《中共中央关于废止和宣布失效一批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决定》,1978年至2012年制定的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有300件被废止、宣布失效,467件继续有效,其中42件决定予以修改。今后一般每5年对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开展一次集中清理。

  虽然,目前通过互联网查证,无法100%确定《99通知》也在被清理之列,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特别是洛宁县委宣传部也在现场“执法”,却也并未将此通知晓谕众人,事前与人谈话,事后向上邀功也均未提及,更增加了其被清理的嫌疑。

  而根据《人民网》2014年11月17日在“现行有效的部分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列表中,1999年只有两个文件有效,《99通知》并未列于其中(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4/1117/c1001-26041903.html)。考虑到《人民网》只是列举了“有效的部分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因而也不排除《99通知》依然有效但未被列出的可能性。

  三、即便《99通知》此次未被清理、依然有效,也不构成“梅园拆像”的执法依据。因该通知针对的是当时某些已故领导同志(我认为其实是根本不够格由政府出面建纪念场馆的那部分领导同志)的亲属互相攀比,都来向政府要资金、要地皮建纪念场馆、陵园之类的那股不正之风。通知中明确讲述了此通知出台的背景:

  近几年,又出现一些已故领导同志亲属相互攀比,找已故领导同志生前战友、部下和曾工作过的地方领导,要求当地批钱划地,在已故领导同志诞生地和工作过的地方修建纪念馆、陵园、陵墓和塑像的现象。有的已故领导同志的生前战友和部下不坚持原则,为修建纪念设施到处找熟人、写条子、疏通关系,甚至给当地施压;有的地方领导碍于故情,对已故领导同志生前战友、部下和亲属提出的不适当要求,一味迁就;有的地方受经济利益驱动,把修建已故领导同志陵园、墓地作为建设新的旅游人文景观的途径;个别地方甚至以为已故领导同志修建纪念设施为名向社会集资、摊派。为了坚决制止上述错误做法,党中央、国务院重申并提出以下要求:

  八、本通知所称已故领导同志,是指生前担任省、部级以上领导职务的同志。

  从这个《通知》出台的背景介绍中,可以看出,当时社会上有一股“一些已故领导同志亲属相互攀比,找已故领导同志生前战友、部下和曾工作过的地方领导,要求当地批钱划地,在已故领导同志诞生地和工作过的地方修建纪念馆、陵园、陵墓和塑像的现象”的不正之风。毕竟省部级以上的领导同志太多了,只要当过省部级官员,如都去“修建纪念馆、陵园、陵墓和塑像”,都去攀比,都去大建,必然难免泛滥,劳命伤财不说,也不像那么回事呀,好说不好听,于公于私、于情于理的确非常不妥,应当制止。

  同时,请特别注意,中央在通知中强调的是“已故领导同志”,而并非“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哦!

  别看有四个字的差别,可这四字之差,足以天差地呢!而通知最后一条明确指出“本通知所称已故领导同志,是指生前担任省部级以上领导职务的同志”,这自然是概略而论的。虽然党和国家领导人从一般人的理解来说也是属于省部级以上的领导同志,但是一旦上升到法律法规,或者文件精神的正式层面,二者还是有明显区别的。

  况且,作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理论家、军事家、政治家和思想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的毛泽东主席,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开拓者,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核心的毛泽东同志他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旷世伟人;他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发展、军事理论的贡献以及对共产党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理论贡献被称为“毛泽东思想”,他被人们尊称为“毛主席”。

  毛泽东也是被世界公认为现代世界历史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美国《时代》杂志也将他评为20世纪最具影响100人之一。

  作为党、军队和国家缔造者的开国领袖毛主席,中国宪法规定的指导思想“毛泽东思想”的创造者毛泽东同志,其丰功伟绩超越古今,无人可比,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千余年来最伟大的英雄人物,没有之一!自他之后,中华民族能否及何时可再出一个与之同等重要且影响世界的领导人,尚未可知,至少在未来数百年间可能性极低,虽然中国每5-10年都会产生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但这些党和国家领导人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世界的重要性和影响力,恐怕无一可以与毛主席比肩将是毫无疑问的不争事实。

  所以,今天后人怎么推崇他都不为过!毛主席国内外崇高的历史地位,也绝不仅仅单纯是由“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这一称谓决定的,而是由其解放中华民族而彪炳史册的历史贡献以及对世界广大亚非拉国家民族解放运动的巨大影响和贡献所奠定的。因此,对毛主席的评价、纪念,兴建纪念设施乃至推崇,绝不能简单混同于对一位“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的评价、纪念,兴建纪念设施和推崇,更不可等同于一般的“已故省、部级以上领导职务的同志”。

  像毛主席这样一位让中国“再次伟大”的开国领袖、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盛世奠基者,世界各国民族解放运动的推动者和历史改写者,居然要用一个18年前管理、限制“省、部级以上领导职务的同志”盲目公费兴建纪念设施的通知文件,来限制毛主席的塑像和敬立,这本身就是非常可笑、也非常令人错愕、甚至非常令人愤怒的事

  如果今天还想用《99通知》这个文件来管理规范毛主席像的铸造和敬立,恐怕不仅是在贬低、降格毛主席的地位,更多的是想变相拔高、美化那些“已故省、部级以上领导职务的同志”吧,将他们拔高到与毛主席一样的地位,一视同仁、并肩而立,请问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会认同和接受这样的拔高吗?

  当然这并不是说,对毛主席的塑像、纪念、兴建纪念设施等不应进行合理管控,而是说应当单独出台专门的管控文件或者法律法规,以便切实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坚决防止“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情况的发生。如果尚没有这样专门的法律法规或者文件规定,就应该尽快出台,对纪念毛主席的相关活动进行规范,而不是在相关法律法规出台之前,对这些活动,特别是民间老百姓自发的活动进行肆意打压、污名化甚至严厉制裁

  所以,给让"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毛主席塑像,是否也受《99通知》这个文件的限制,中央虽然没有明确,但从通常的理解上说,应该有所不同的,应该是区别对待的,至少是有很大争议的,这是其一。

  其二,同时,该通知也具体明确了哪些是未经批准不得擅自修建““已故省、部级以上领导职务的同志”的纪念设施,这些纪念设施指的是“擅自为已故领导同志修建、扩建纪念馆、纪念亭、纪念碑、陵园、陵墓,树立塑像,建立个人故居和其他纪念设施”。当时这是对地方政府树立塑像建立个人故居及其它纪念设施的事项做出需要中央批准的规定,但对18年后的民间,老百姓自费而不需要动用公费树立塑像这样的事情,当时无法预见、自然也无法规定,因此这种情况显然不在通知规定的需要审批之列了,因为当时根本没有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四、最关键的是,《99通知》规范的各级地方政府的,不得用公款,占用公共资源为已故领导同志“批钱划地”、甚至“集资、摊派”,并明确指出:“凡未经党中央、国务院规划和安排擅自修建、扩建纪念设施的,计划部门不得立项,土地行政主管部门不得办理土地审批,财政部门不得拨款,城乡建设规划部门不得安排建设规划。”

  《99通知》有如下明确说明及要求:

  “已故领导同志亲属或生前身边工作人员可以向组织反映自己的要求,但绝不能利用已故领导同志生前的影响和声望到他们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要地要钱。”

  ...............

  “对违反规定动用财政资金或靠集资、摊派修建、扩建纪念设施的单位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要依照党纪、政纪的有关规定进行严肃处理。对以修建、扩建纪念设施为名挪用扶贫资金和其他专项资金或从事其他违法活动的,要依法追究单位领导人和直接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以上内容,简单总结一下,不难发现《99通知》制止的是:

  以修建、扩建已故领导同志纪念设施为由:

  1、向地方政府“要钱批地”的、

  2、地方政府动用“财政资金或靠集资、摊派”的、

  3、地方政府(单位或个人)“挪用扶贫资金和其他专项资金”、

  4、“从事其他违法活动的”。

  而对以上四个违规要求,应对的4点措施也是非常明确,可以说设定了四道防火墙:

  1、计划部门不得立项;

  2、土地管部门不得批地;

  3、财政部门不得拨款;

  4、规划部门不得安排建设规划

  由此可见,《99通知》规范的是政府行为、管控的是公款、禁止的是违法活动。对于民间资本或者个人在不占用公共资源的情况下,自发、自愿、自费敬立毛主席像这样的事情,既然18年前不可能预见到会有这种情况,自然不可能对此做出什么规定。

  一言以蔽之:18年前的《99通知》是管官不管民、限官不限民,禁官不禁民!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全国民间敬立毛主席像根本不受《99通知》的限制,可能这才是洛宁官方根本不敢拿这个通知做自己执法依据的理由所在吧!

  事实上,用十八年前禁限地方党委和政府违规“批钱划地”行为的党内文件,来禁限今天的民间社会资本和个人的商业投资行为,显然是驴唇不对马嘴,难免理不直气不壮,这也难怪洛宁地方政府没有拿出这个通知来。可是,我们的“理性派”倒是非常周到地替他们想好说辞了,对《99通知》如获至宝,好像找到救命稻草似的找到“梅园拆像”的依据,但问题是,“理性派”理性看待这个文件出台的特定历史条件和与时俱进的当今社会了吗?文件规范的对象弄明白了吗?弄懂了《99通知》精神的实质要害了吗?

  用18年前的党内法规,来管理18年后的党外投资,这不是刻舟求剑、守株待兔吗?这哪里还有半点理性的样子,完全是食古不化嘛!

  总而言之,洛宁“梅园拆像”事件中的当事人王耀军投资的梅园,既不属于领导同志的故居,也不属于其它纪念设施,而是属于响应19大报告“乡村振兴战略”和《“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国发〔2016〕70号)中提出的“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和“提升红色旅游发展水平”的乡村旅游开发项目。具体来说,正如洛宁官方所言“为了在梅园营造毛主席诗词《咏梅》的意境”而敬立的毛主席像的,这是给梅园烙上红色印记,增加红色基因,提高梅园的知名度和吸引力,倘若毛主席在天之灵,也能知道自己的一尊塑像还能帮助国家级重点扶贫县的当地农民尽快脱贫,过上好日子,他一定也是倍感欣慰的,因为他最见不得的就是老百姓的受穷受累,特别是解放都快70年了,洛宁的老百姓还在贫困中,他老人家怎能不着急呢。

  同时,“梅园立像”的资金既非政府财政拨款,也非政府集资摊派,更非扶贫基金或其它专项资金,而是100%的民间社会资本,其所立毛主席像也是作为梅园旅游项目中的一个辅助景点,虽说不上是毛主席的纪念设施,但无疑有着鲜明的红色印记,而梅园项目又是完全合法的乡村旅游项目,将这一项目烙上一点红色印记,注入一点红色基因,完全符合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和《红色旅游三期规划》,也符合19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更符合刚刚发布的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精神!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以往的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确定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明确鼓励民间工商资本下乡,鼓励社会各界投身乡村建设,加快乡村旅游建设,创建一批旅游示范村镇,打造绿色环保的乡村生态旅游产业链!

  所以,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梅园立像”与《99通知》是风马牛的关系,与19大精神、国家系列规划、中央一号文件等大政方针倒是有点形和影的关系。

  当然,也有些人不认为“梅园立像”的人造景观属于红色旅游,不应扶持。

  “梅园立像”究竟是不是红色旅游?这个问题的确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真不好一概而论。有人认为是,有人认为不是,各有各的三分理。但我认为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关键是就算不是,也要借《“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红色旅游三期规划》、19大“振兴乡村战略”和2018中央一号文件精神的春风,将梅园打造成当地的特色乡村旅游示范项目,更应尽力争取将其纳入国家“发展红色旅游项目”的鼓励范围之列。

  所以,尽管梅园这样的项目是否真的属于红色旅游项目,客观地说,的确本身就在两可之间,说是红色旅游项目,完全可以,说不是,也说得上,就看如何认定和操作。

  但不是有这句话吗: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对于一个在贫困县新投资的旅游项目,敬立毛主席像之后,说梅园是红色旅游项目,它就是,不是也是!当然同理,说不是红色旅游项目,就不是,是也不是!就看你站在什么立场,特别是洛宁地方官站的立场,尤为重要,因为它可以直接决定梅园的生死存亡。

  但是不管站在什么立场,也不管梅园究竟是不是红色旅游项目,有一点,是谁也不能否认的,即梅园中敬立毛主席像之后,肯定会烙上红色印记,注入红色基因,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仅此一点,可能就可以扩大梅园知名度和影响力,可以想见,矗立毛主席像这一红色印记的梅园对当地经济发展、社会和谐肯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同样谁也不能否认还有:梅园中如果没有毛主席像,就绝对与红色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想靠红色印记来扩大影响力和知名度,绝无可能,对当地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的作用完全未知!

  作为以发展社会经济,带领人民奔小康的洛宁县委县政府来说,对完全符合国家系列方针政策且可以预见的社会、经济均发展良好的产业项目,不仅不予以支持,反而千方百计阻挠、破坏,抛开左右之争,这里面的折射出的诡异的官场作风,价值取向、政治生态以及官民关系,难道不值得我们每个人特别是洛宁的上级领导们好好思考吗?还有必要以“理性”面目出现,为这种“诡异”找遮羞布吗?

  只是不知道这块遮羞布究竟是替谁在遮羞?希望不要是宗教势力和反共反毛反人民势力,不是当官不为民做主、只为自己官帽的官僚、党混们。

  最后,我们看看邻国越南是如何对待其开国领袖胡志明的吧。据越通社报道:

  【值此越南共产党建党88周年(1930.2.3-2018.2.3)暨2018戊戌新春即将到来之际,2月7日下午,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与夫人在设在主席府的胡志明主席故居67 号房主持敬香仪式

  陈大光和夫人及代表们在胡志明主席供桌前鞠躬敬香,表达其对越南共产党和人民的伟大领袖、民族解放英雄、杰出文化名人、世界文化名人的感恩之心。

  虽然胡志明主席离世已有近半个世纪,但其思想、道德和作风一直作为越南革命事业的思想基础和行路之灯,为国家革新、建设和捍卫事业提供重要前提。】

  (越南中央军委与国防机关官网转载的越通社的消息)

  至此,本文可以结束了,但因前面的系列文章大部分被快速删除了,最后,将前面系列文章中的部分内容,再次罗列如下供参考:

  1、平均每个乡镇至少3.5个教堂,4.3个宗教场所和1.67个中学的客观事实,证明洛宁现政府代表宗教势力的成分明显要大于代表人民利益的成分,从某种意义上说,洛宁现政府已经沦陷于宗教势力,并不为过。

  洛宁仅有的30所初中的毕业生,毕业后只有3个正常学校可进。大量的青少年,294所小学毕业后不能进入初中或者职中,30所初中的毕业生毕业后不能进入高中,都只能进入教堂,进入宗教场所!试想一下,这是一幅什么样的乡村画卷?

  国家重点扶贫县的扶贫资金不用在基础教育等脱贫致富的关键刀刃上,难道都用来发展宗教事业了吗?难道发展宗教,不信马列,不信毛主席,信鬼神,信耶稣可以帮助人民 脱贫致富吗?

  难怪有人说,洛宁现政府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工作,宗教在洛宁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势如破竹般的大力发展可不是洛宁县委县政府意识形态工作抓的好吗?洛宁的党政干部抓宗教质量比抓教育质量还上心,还来劲,还好要,还要扎实,这不是高度重视宗教意识形态是什么?

  (基督教堂步行与县政府相距878米,四周为学校幼儿园等)

  (方框为基督教堂,其它圆圈为学校幼儿园、中小学和特殊教育学校,直线距离1公里范围内,至少有11所学校,绝对的黄金地段、绝对的优质学区位置)

  2、王耀军这种带有经济利益目的、在梅园中敬立主席像,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利用伟人赚钱,大逆不道,因而必须制止呢?

  这种认识,显然是无限上纲,强词夺理,完全是极左“红色网友”的腔调,“理性派”如果也是这样认为的,则非常令人遗憾,因为这完全没有“理性派”应有的冷静和理性了。

  王耀军投资庄园合法,在庄园内树立人物雕像,或为了营造庄园某种意境树立人物雕像,只要不违背公序良俗,不违背道德伦理,不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违背社会主流价值取向,他就应该有这个权利和自由,这个权利和自由不能遭到谴责,更不能遭到法律或行政制裁、甚至被剥夺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王耀军放弃公职,投资梅园,敬立毛主席像,发展红色旅游产业,完全符合国家相关产业政策和文件精神。作为地方政府的洛宁县不仅应该大力欢迎,而且应该全力扶持帮助。

  因为不仅洛宁,整个洛阳的红色旅游景点就十分稀缺,物以稀为贵,梅园建成之后,配上毛主席诗词和毛主席雕像,再加上毛主席本人无与伦比的号召力,“梅园”对当地红色旅游产业的升级,对当地经济的拉动,对周边的农民兄弟姐妹们的增收和就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样的好事情,洛宁官方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要拼命阻止呢?

  套用习总书记的一句话,我们有一个千个理由把洛宁的红色旅游产业搞好,没有一个理由搞坏。

  现在,他们却用莫须有的罪名,借用文不对题的文件,扯着中央的大旗,却违反中央的精神,非要把这个好事情搞坏,还不容群众合理质疑,事后着力不在反思和纠错上,而是在屏蔽网络质疑声音上,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执政理念和官场生态呢?“理性派”还好意思说这样洛宁的所作所为都是理性的,而质疑的群众是非理性的吗?

  3、洛宁作为国家级的扶贫县,属于交通不便、缺少工业资源的山区农业县,长期以来,经济发展乏术,脱贫无方,而因地制宜,发展绿色旅游产业,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争取早日脱贫,则是快速脱贫致富不二的、完全正确的选择。

  而缺乏红色旅游资源,通过创新模式,引导社会资本参与,注重与脱贫攻坚、区域发展、城乡建设相衔接也完全符合洛宁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求与未来趋势的。

  所以,王耀军投资农村旅游产业,建设望乡庄园,在庄园内栽植连翘、梅子等风景树,营造毛主席诗词《咏梅》的意境,敬立一尊毛主席塑像,增强红色旅游发展活力,将梅园烙上红色基因印记,带动当地旅游产业升级发展,为洛宁早日脱贫致富尽力,补上了政府投资不足的短板,既提升了红色旅游发展水平,又是大力发展乡村旅游的有力举措,这不正是“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鼓励和提倡的的注重与脱贫攻坚、区域发展、城乡建设相衔接,促进融合发展。改革体制机制,创新工作模式,引导社会参与,增强红色旅游发展活力”的吗

  洛宁市委市政府自己不快速行动起来,积极响应 “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顺势而为,借机脱贫攻坚,争取早日摘掉“贫困县”的帽子,反倒对积极响应的民间社会力量横加指责,蛮横废止,究竟所为何来呢?

  

  4、有人说因为洛宁的梅园敬立毛主席像是出于商业目的的考虑,官方拆毁是应该的,毕竟“为毛主席立像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不是谁想立就立,想怎么立就怎么立,那就乱套了”。不管站在什么立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纯属不负责任、不尊重基本事实的胡说,纯属为洛宁党委政府无原则洗地的不当言论。

  

  如果洛宁乃至全国,在改开之后,有很多经过“严肃”论证的公立的毛主席塑像,私人敬立毛主席像还有商业意义吗?个人或企业还有必要运用商业的手段敬立毛主席雕像吗?目前中国敬立的毛主席像数量之多范围之广已经到了“乱套”的地步了吗?河南各地那些以“不严肃”为由拆毁的毛主席像,请问事后官方都严肃的重新敬立过了吗?

  

  以上问题的答案全是否定的!

  

  所以,洗地不可怕,不讲原则,不顾事实,睁眼说瞎话地为某种利益洗地才是可怕的!

  当我们无论行走在欧洲,美国还是澳洲,在街头,在公园里,甚至政府大楼、银行剧院楼前,本国历史上的功臣、人民英雄或开国领袖的雕像,几乎随处可见。可是,中国的大街上,公园里,政府楼前有毛主席像吗?有周总理像吗?有岳飞像吗?有文天祥像吗?

  几乎都没有!

  在没有的情况下,人民群众自发自费在自己的土地上合理合法敬立一尊主席像,居然被斥之为“乱套”,简直岂有此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