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网贷平台荣光之下的炮灰——写在25岁硕士生自杀之后

2018-02-06 09:42:25  来源: 微信“思行学社”   作者:L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一人功成万骨枯

  今日偶然看到一则新闻,题为《25岁硕士旅社自缢,留下13个网贷APP和5万债务》。一个湖北的农家子弟、25岁的研究生罗正宇在武汉闯荡一年未找到工作,在外流浪,借了一屁股债,却向家里谎称有工作。他在手机上下了一个又一个网贷app,借这个还那个,以贷养贷,拆东墙补西墙,最终在身无分文、欠下5万多元债务时顶不住压力,结束了生命。

  梦中惊坐起,这样的新闻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就在这样一些新闻在我们身边飘过时,商业大佬们的触手早已伸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P2P网贷在生活中已是露面常客。在与这则噩耗同样的话题之下,另一则新闻与其“相映成趣”:几个月前,一家做借贷和电商行业的科技公司趣店(之前名为“趣分期”)在美国上市。

(趣店在纳斯达克敲钟)

  商业资本是怎么吸着一众人的血,壮大自身,踩着无数“罗正宇”的尸骨,爬上成功者的巅峰,可见一斑。一个网贷受害者如是说:“网贷是一个吸血鬼,你用自己的肉去喂养他,付着高额的利息,回过神来已经瘦骨嶙峋,却还要把骨头拆给他吃。”

  有人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仔细一想,我们真的需要欠下这样的债务吗?我们欠下的债务为别人的荣耀上市做了嫁衣。资本在互联网搅动得风生水起,我们打开手机时,已是置身于别人的游戏规则之下了。

  02

  张牙舞爪,无孔不入

  可以看到,如今网贷app充斥着各大app应用市场,各式各样或大或小的网贷公司多如牛毛。显然,这又是互联网一块新发现的肥肉,很多人在其中看见了可瓜分的利益。

  P2P网贷即网络借贷,是指个体和个体之间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的直接借贷。网贷平台数量在2012年在国内迅速增长,总量截止到2015年4月底已有3054家。就网贷行业而言,一直有公司间大额借贷和亲民的小额借贷两种模式,传统的大额借贷在互联网模式下有些水土不服难以发展,如去年龙头企业“红岭创投”选择退出网络平台;而小额借贷凭借互联网平台大数据、云计算、面向个体细致服务等特点,做大做强。近几年各大电商平台也没有闲着,纷纷推出网贷平台在这个领域分一杯羹。蚂蚁花呗、京东白条、苏宁任性付等电商的几大消费金融平台在今年双十一时为拉高交易额没少做贡献。截至2018年1月底,P2P网贷行业历史累计成交量达到了64421.4亿元。

  就在今年1月,P2P平台整顿备案,以求合法守规的环境。可是,网贷的阴暗面,真的能靠整顿擦干净吗?

  要知道,在网贷野蛮疯长的背后,那样一批受伤害的“罗正宇”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未必都是非法的。

  首当其冲的就是在还钱这件事上。

  对于还钱,趣店的 CEO 罗敏在接受采访的时说:“凡是过期不还的,在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做福利送你了。就这样。” 大有江湖豪情一掷千金之势,简直是新时代的活雷锋好榜样。但是在趣店上市的招股书上,这样写道:“趣店会通过发短信和自动打语音电话的方式催收,如果催收没有效果,趣店就会人工打电话给借款人,必要时还会上门当面收款。”

  可见资本家的慈善面孔不过是对你乐呵乐呵罢了,你还想蹬鼻子上脸?

  如今网贷催债方式花样百出,甚至滋生了催债公司等的利益链条。除开暴力催债,网贷公司会普遍采取催债短信和电话的方式。一些借贷平台在你注册时便先读取了通讯录信息,当欠钱时,便开始疯狂打电话给你和你通讯录上的亲朋好友,语气恶劣,言语威胁,扰乱正常生活不说,还能让你颜面尽失,在生活圈中永远无法抬起头做人。

  有人会说不通过简单粗暴的方式,怎么能保证欠债人能还款呢?就这样,一个贷款和过度消费,然后在还款中兢兢业业的模式恶性循环着,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信任感拉至恶劣的冰点。一个天天提着信用额度的地方,却是信用问题上矛盾冲突最大,人与人之间信任危机最大的地方。借贷者要通过冰冷的额度数据去展示自己是否可靠,可这样的信用额度也是在别人的游戏规则之下,承受的是多交给网贷平台的钱、按期还款的劳苦奔忙、担惊受怕。而放贷者和网贷平台无需什么信用额度,当贷款者小心翼翼地在某些无良的平台上贷了款,却发现还贷时还要还各种庞杂的巨额流量费、平台运营费、征信审核费,只能哭诉无门。甚至个人身份信息被泄露、通讯录被当成可随时被拜访的玻璃屋,也只能默默承受被催债和身败名裂的苦果。

  在2017年末,支付宝被爆出在年终账单中欺骗用户,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开通花呗,最终以道歉终结。其信用何在?当支付宝的网贷平台也失信、欺骗用户时,有什么能给予如简单粗暴的催债一样能使人担惊受怕的惩罚?我们只能看到,在这样不对等的关系下,在人与人的信任感破碎时,在年轻人因为欠债而精神抑郁、生活崩溃时,一些网贷平台的大佬们正赚得盆满钵满,一副成功者的姿态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信任的危机同样也体现在贷款人身上。借钱的便利催生出了一批赖账和骗贷的人,甚至发展成了行业,一些小网贷平台除开电话炮轰也没有什么办法。这些人可以钻着空子,利用信任制度等的不完善以及虚假信息在各平台间混的风生水起,而小平台因各种原因无奈倒闭退出行业的也不在少数。终归是资本的游戏,这游戏场里不在于哪一方的正义,而是更残酷的,在金钱利益主导的游戏规则下,人人“拔刀相向”,不管你在哪一方,信任、节俭、安全感这些美好的事物都会被大资本开动的列车碾压得粉碎,最终金钱与精神,什么都不给你剩下。

  03

  原来你是这样的网贷

  网贷,说到底是一种新型的借贷形式。而借贷,是资本市场运作下伴随而生的、抹不去的黑色花朵。历史上,借贷资本首先是以高利贷的面目出现的,主要存在于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高利贷体现着的是高利贷者同奴隶主和封建主共同瓜分奴隶和农奴所生产的剩余价值,以及高利贷者对小农、手工业者等的直接剥削。在资本主义社会高利贷形式被摒弃,却也屡禁不止。

  资本主义总是喜欢披上一层华丽的服饰,将残忍粗暴的方式修缮得美观、细微、不易察觉,却更加的高效、有用、无孔不入。当借贷资本发展成成熟的产业、银行纷纷挂起招牌变成融资的主平台时,贷款显然在表面上合法,并在实际上更有效率了。资本间的互相借贷,实际上是放贷者从贷款者那里分得工厂里工人生产出的剩余价值;银行的融资,更是把闲置的资金动动起来,使它们流入市场,又通过各种服务费用从中分一杯剩余价值的羹;跟不用说而今的网络借贷,将两者的优点很好的结合起来,既能扩大人们购买的欲望,将闲置资金调动起来投入市场,又能直接地从劳动者手中分取他们劳动所得的剩余价值,在对商品的消费之外再多花一笔钱喂养这些张着血盆大口的网贷平台。显然,网贷为借贷资本能更高效、更广撒网地从劳动者手上抢夺劳动者自己创造的财富,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而对于在双十一为了剁手透支着贷款额度的年轻人们来说,亲民的网贷平台膨胀了购物的欲望,这样一份对物质享受的贪婪,腐蚀的不仅是钱包,还有人本身。本应艰苦朴素、勤劳节俭的作风只在一些需要说空话大话时才出现,而摆在手机屏幕上的网贷app不需要开口就能让你知道:在市场运作的逻辑中,资本对金钱的吸取才是主干,你们这些被吸取者要什么素质品质,一切都是为资本扩大服务,资本需要你贪婪,不得不贪婪。

  所以你会发现资本的触手伸的如此之长,即使想明哲保身,掉入陷阱之中还是来得如此防不胜防。于是这么些正处在青春韶华的人以贷养贷,无法填补欠款的洞口,最终走向自杀之路。这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还是太傻不会过日子,太贪不会控制欲望?

  可当他们当无法找到工作,寻不到一个出卖劳动力的机会,付不起高昂的房租,应付不了日益上涨的物价时,或是为了高昂的医药费、救命钱不得不去借款时,终于走投无路去贷款,却发觉贷款使他们迎来的不是春天,而是一座压在背上直不起腰的山、一把架在脖子上的刀。我们就得好好去问了,将硕士生罗正宇逼下自杀悬崖的,到底是他自己的不努力,还是这整个社会的不仁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