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范仄随聊】真实的历史观:如何看待历史传统与科技发明的关系

2018-01-13 15:48:58  来源:微信“南水兮”  作者:范仄
点击:   评论: (查看)

  说明:今日一朋友问及中国传统与科技发明的关系,聊完以后才发现我对相关问题做了简约的系统表述。我不会进一步写相关论文,便发出来供有心人参考。

  友:

  有人提出一个问题,大意是在传统文化理念和元素中,能否找出促进科技发明发展给现代世界做出贡献方面的东西。你觉得怎么看?

  范:

  这个问题首先假设某些观念具有促进科技发明的作用,然后到传统中寻找相应的观念,乃至观念元素。如果是这样一种思维,这并不难,多如牛毛。

  友:

  从事实上说存在吗?

  范:

  这种观念或观念元素肯定存在。同一形式的观念在不同社会结构中会直接出现功能转换。不进行功能转换,拘泥于当年的历史社会结构,就什么都发现不了,就会讨论中国传统文化为什么没有发展出现代科技这样的问题。然而,中国古代是器物大国,哪样器物不是发明出来的。

  友:

  如果你来论述,会找哪些点对应?

  范:

  大家都爱说的天人合一,就可以直接作为促进科技发明的观念元素。如果不“善假于物”(器官或器物),何人能天人合一?中国天人合一观念的历史基础是可持续的农业,而农业的每一样发展都离不开对农具、天文和生态的发明。很多人会惊诧于西方现代科技的发明,比如当年苹果手机的出世,谁也不会去想在中国古代一项农具的发明,其发明性和意义远远超过苹果手机。

  友:

  我觉得原本观念就跟促进科技发明没关系,至少不是鼓励推进关系。所以我转换不出来,但是我也不觉得没有现代科学发明是个什么落后的事情。天人合一是不错,是个大框,还有更具体的吗?

  范:

  转换不出来,是因为对中国古代的科技发明缺乏必要的历史想象力。经世致用观念,可以说是直接促进科技发明的观念。

  友:

  所以墨子把最早做出来的飞机烧了?

  范:

  现代科技发明是同样的道理,没利润价值的发明被抛弃的多如牛毛。

  友:

  你是说,利润价值是促发点?所以经世致用可以算一个?

  范:

  很多人看到墨子的发明被放弃,就觉得惊诧,却不知道今天类似的事情同样很多。企业管理有一项知识专利壁垒战略,就是把别人的发明买断不用,给自己的核心技术围上一层很厚的外围层,让别人没法靠近自己的核心技术;一旦有所靠近,就会侵犯它的知识专利。科技发明是应用型的,是建立在需求基础上。古代需求不一样,他所需要的科技发明也不一样。在这一点上,古今原理一致。

  友:

  和实用科学对应的更基本的基础科学呢?

  范:

  在基础科学方面,我们都有一个误区,好像现代科学观念和思维方法与古代大不一样,但根据我的发现,认识世界的基本观念和方法古今没有根本区别,最主要的区别是古代主要是用人的器官去验证自己的认知,而现代科学是用机器(仪器)+人的器官去验证自己的认知。在对经验和验证的重视方面,古今几乎一样。只要在中国传统找到古代重视经验和验证的的观念元素,基本上就可以。机器(仪器)的出现,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期的历史积累。没有人会相信自己经验不到的东西,这是古今一样的。

  友:

  感官的精确度不够,但不影响现在加上仪器的重视度,这不是根本不同,对吧?

  范:

  在基本原理上没有根本不同,但在后果上目前看似根本不同。但科学认知都建立在器官或仪器相应的精确度和细致度上。最典型的就是肉眼和天文望远镜、显微镜之间的关系。

  友:

  所以产生了后果的看似不同?

  范:

  在后果上只能说看似不同。我们现在取笑古代的认知很落后。如果未来某年仪器发生根本革命,目前高高在上的科学知识也可能被后人取笑落后。但有一点,古今对自然的认知是相同的,即这些认知对于其相应时代的人们来说,既够用,又很不够用。

  友:

  咱们不能探讨为啥仪器发展不被重视或者慢于西方了吧?

  范:

  可以探讨,但没太多实际意义。对于个人来说,这种快和慢是非常重要的,但对于人类历史来说,一两百年差距的实际意义没有那么大。大区域之间历史过程的差别比较,不能根据个人生命的限度去感知,否则会耗费大量精力思考一系列伪问题。

  友:

  如果没有看到西方那种发展,中国自己会重视起来吗?我指的是有没有根本理念带来的方向性差异?我一个朋友说,有一个民族一直没有发明出轮子,后来没了。

  范:

  这个民族没了,肯定不会是因为没有发明轮子。不同地区之间的历史发展,无非是要么英雄所见略同,要么是交往传播学习。不可能要求所有的发明在不同地区同时进行或都是原创。

  友:

  他的意思是观念的局限导致可能的后果吧,其实就和大多数探讨古代为何没有现代科技的思路一样。当然先排除制度的可能影响不谈。

  范:

  不同类型的观念导致不同类型或不同方向的科技发明,并通过交往传播学习,根据需要引进和使用,是人类历史的基本过程。

  友:

  这个好。

  范:

  所谓观念的局限,在这里其实质是这种观念所导致的科技发明类型或方向所在的国家,在后来的国家竞争中落败了,从而导致这种观念类型所带来的科技发明被直接遮蔽。

  友:

  有没有中国发明被遮蔽的例子?

  范:

  现在谁还把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农具发明、水利发明等也看作真正的科技发明?

  友:

  二十四节气算不?

  范:

  二十四节气,那已经是很牛的发明,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

  友:

  这个可以是例子,还没遮蔽。

  范:

  虽然中国科技史著作会写到这些,但人们的日常观念已经把它们排除了,遮蔽了,包括给你提问的人。

  友:

  提问的人是相信有的,也是想整理出来让质疑的人看的。但是他也没有想清楚,我也没有想清楚。

  范:

  谁会把二十四节气看作中国传统观念所促进的科技发明的例子呢?在大多数人那里,中国传统观念是排斥科技发明的。之所以这么认为,就是因为不把这些当作科技发明,更没把这些科技发明和其背后促进科技发明的观念联系起来。

  友:

  从制度方面呢,比如某教授提到自由度强的时代发明比较多。

  范:

  从人与人的关系来说,现代人所拥有的自由远不如古代人所拥有的自由。处在高度拥挤的现代世界,制度对自由的保障力度再大,也是有限的。

  友:

  制度对创造力的鼓励或者压制,你肯定听过这种言论吧。

  范:

  听得太多了。制度这个概念比较含糊,在结构和政策之间摇摆不定。同样的制度有时似乎促进制度发明,有时又似乎妨碍制度发明,在历史上比比皆是。一旦讨论到这个层面,讨论者又会来澄清制度与结构、政策等之间的关系。只有把制度放到一定概念体系中,才能看清楚用制度概念讨论问题的真实含义。

  友:

  无非是想表达政治宽容度吧。

  范:

  政治宽容这一类意思,马克思曾有精彩的论述,比如行会制度在其从产生及后来一段历史时期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来说就是一种自由制度,但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行会制度就成为束缚人的自由的制度。因此政治宽容或自由一类说法,还是要考察其背后的具体主张。

  友:

  不管他们怎么意思,你大致怎么看?

  范:

  在历史条件相对确定的情形下,不同制度肯定会影响科技发明的方向、类型和活跃程度。但是我们不能认为某一制度本身就具有这样的意义。当然,有些人对制度的描述已经把历史条件和所谓制度等内容打包论述为一种“制度”概念,但问题在于其中包含的历史条件属于历史过程的产物,不是想有就有的。最终还是根据历史条件和社会需求来设计那些可以设计的制度。包含具体历史条件的制度概念,不属于设计范围。

  友:

  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发展水平决定生产关系?

  范:

  在讨论具体问题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些原理不应直接运用进来,其间必定有许多中介性的事物和范畴。我用“历史条件”一词泛指,就包含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各种中介性事物和范畴,除了经济基础、生产力水平,还有观念、道德水平、政治形式、权力结构等等。

  友:

  就是说不能宏观上得出结论:某个时代的发明创造活跃就是政治宽容的结果,哪怕是看起来有所雷同?

  范:

  对于身处政治宽容中的人肯定认为政治宽容。但显然很多科学发现和科技发明又是在政治迫害(世界古代和近代)和经济压迫(当代企业)中做出来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