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剑走偏锋:从某明星夜宿事件到基层农村扶贫

2018-01-13 14:02:11  来源:基层干部参阅   作者:剑走偏锋
点击:   评论: (查看)

640.webp (20).jpg

  近日,整个网络都被PGone和李小璐的夜宿事件霸占了,刷了一个多星期,不但没有消停下来,反而呈愈炒愈热之势。作为一个从不关注娱乐新闻的基层公务员,竟也被这件事给吸引住了。一番了解之后,对这件事情反应出来的问题产生了一些简单的思考和看法,以求能引起广大基层干部群众的共鸣。

  第一个问题:社会怎么了?

  笔者是一个八零后大叔,三线城市基层公务员一枚。作为我们这个年龄、这样职位的人,谈不上是中流砥柱,更不是国家栋梁,但可以骄傲地说,我们是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社会工作中的许多事务是由我们这些人承担起来的,比如精准扶贫,比如城市建设,比如社会治安,比如国家安全,等等。就以精准扶贫来说,有数以万的基层干部正在为这件事努力工作着,用殚精竭虑、夜不能寐来形容都毫不为过,甚至有不少基层干部都累死在了岗位上,可是,关注我们的声音在哪里?支持我们的声音在哪里?理解我们的声音在哪里?

  是我们的队伍渺小么?应该不是,像我们这样的干部群体有上千万人。

  是我们服务的群体人数少么?应该不是,中国还有上亿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上。

  是我们的学历低么?应该不是,绝大多数的公务员学历都在专科以上,本科生、硕士生是基本配置,要甩屁几玩好几条街。

  是我们没有才华么?应该不是,单就表演艺术来说,无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无论是古典的还是现代的,我们都能甩李小璐几条街。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整个社会的视角关注到了几个充满丑陋的人身上?关注到了几个传播西方亚文化,并且疑似吸毒、出轨的人身上?

  我想,应该是病了,这个社会病了,至少是社会审美出问题了。我和我的基层朋友们,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我们小的时候,学的是五讲四美三热爱,最大的愿望是当解放军、当科学家,做四有新人。我会为当不上红领巾难过,会为进不了共青团难过,会为入不了共产党难过,这是理想,更是信念。可现在的年轻人呢?还有几个受这样的教育?还有几个愿意选择当警察、当解放军、当科学家的呢?往深了说,还有谁愿意选择以建设国家、建设社会作为自己理想信念的人呢?我看到的是两个极端,一个是全民狂热的造星运动,一个是人人喊打的干部形象。对此,我感到很犹豫,我不断地问自己一个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来?要到哪里去?

  我读了近二十年的书,学历是研究生,修过美学艺术,参加过话剧演出并拿过奖,组织举办过大型艺术活动,而且我也才三十多岁。这些条件说明我不是不懂艺术,更不是欣赏不了流行音乐。可如今,我out了,看不懂了,一种即便在美国本土也属地方小调的音乐方式,竟然在中国登上了大雅之堂,而且还是官方卫视重金打造,一些主流媒体推波助澜。一个只会在网络上饮酒醉的网红被你们当做宝贝来炒,持续不断地博取眼球。我只是想问一句,你们这样做到底想要干什么?

  答案其实很简单,无外乎四个字:经济利益。马克思说:“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一场美国小调的评选,可以成就数以亿计的利润,一晚没有营养的喊麦,可以囊括数十万现金的打赏。如果马克思还活着,恐怕刷十次三观也不够他震惊的,这已经不是百分之三百了,简直比抢劫都来的高效,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空手套白狼了。赚钱无可厚非,可是,钱赚了,留下的毒瘤谁来买单?我们家的孩子拼命地对着电脑练饶舌的问题谁来解决?他的偶像出轨嫂子、涉嫌吸毒、侮辱逝者,干了那么多龌龊事,谁来负责给他做出解释?

640.webp (21).jpg

  第二个问题:文化怎么了?

  我不是个有偏见思维的人,更不会去地域黑。但问题是,现在无论是电视上还是网络上,某一区域的亚文化尤其盛行,开口闭口脏话,举止动作粗俗不堪,由此也助推了屁几玩和某佑的横空出世。在这一点上,某区域倒是跟美国嘻哈非常相似,辱骂、暴力、性裸露等是支撑其活跃的元素。严谨地说,每个地方都有好人坏人,每个地方都有高尚低俗,但某些地方的某些部门、某些人把它进行市场运作、推广开来,从而导致了这些小调的虚假繁荣。有的人称之为“文化”。作为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我也来谈一下文化问题。

  文化是一个地方精神特色的外在体现,就以嘻哈文化为例,美国并不是它的发源地,它起源于非洲,表现形式是打击乐(DJ)、说唱(MC)、街舞、涂鸦,后来被黑人们带到了美国曼哈顿地区并在那里得到了传播。嘻哈文化是黑人在生活当中经历矛盾、紧张和反抗的外在表现,这是它的起源背景,也就是说,它是美国某一地方特色文化。它是美国主流文化么?不是!确切的说,是地方文化、街头文化。

  美国国家主流文化是什么呢?这要去看美国历史。美国是从英国分裂出来的,二者的主流文化相通。英国的文化是绅士文化、贵族文化,通俗说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无论是上流社会,还是普通老百姓,都非常注重言谈举止,欣赏的是礼仪、歌剧、交响乐。美国文化相对宽松多元一些,但从其标志性特色上也能显现出来一些特征:自由女神乐体现的是开放包容,山姆大叔体现的是乐观忠厚,芭比娃娃体现的是天真美丽,迪士尼乐园体现的是梦想欢乐,好莱坞电影体现的是火热激情。与这些积极的正能量相比,嘻哈文化只能是其多元文化中很不显眼的一支,这也是我称其为地方小调的原因。

  每个城市有不同的文化特色,使每个城市呈现出了不同的表现形式,这是美国的城市文化。我们的城市文化是什么样的呢?暂且放下小城市不说,我们的大城市、一线城市有什么文化特色呢?掰开指头数一数,我们的一线城市能数出来特点的有几个呢?除了天津相声、北京京剧,还有什么是可以拿出来做支撑的呢?广州有什么?上海有什么?武汉有什么?成都有什么?麻将?有点可笑吧?我们是真的没有么?不是,而且很多,可是,都拿不出来、叫不响亮。因为没有哪个地方像推广嘻哈这样下大力气。有的人不服,我们来论一论。京剧?年轻人中能欣赏动的有几个?秦腔?成规模演出的有几场?大鼓?有影响力的赛事有几个?说到这里,我们要感谢郭德纲,至少,他不遗余力地推广了传统相声。

  中国,历来不缺文化,但近代以来我们缺乏文化自信,尤其是某些媒体,总觉得我们的文化不如舶来品吸引人,喜欢“拿来主义”,认为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接连不断地引进外面的文娱方式。从经济效益看,这种方式是能够迅速收益的,但从长远看,这种方式不仅吃饭砸锅,甚至祸国殃民——任何事物都有兴衰两个极端,外来物种的兴起,必然导致本土物种的灭绝,这就是自然法则,文化更是如此。不要谈什么进化论,进化是与本地物种得到有效结合才叫进化,流星一般窜过的,不是文化,是子弹!它掘走了资本,留下了伤痛。

  出轨门事件的层出不穷,其背后深层次的问题,是我们的文化表现方式出问题了,我们对传统文化的认知理解出问题了,我们对价值导向的把控程度出问题了,最关键的是我们的思想认识出问题了,我们对人民群众的文化服务出问题了。关注了不该关注的,支持了不该支持的,传播了不该传播的,给予了不该给予的,脱离了不该脱离的。

  这是个非常需要深刻反省的问题。

640.webp (22).jpg

  第三个问题:农村怎么了?

  城市越来越大,农村越来越空。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城市中一个演员的作风问题被渲染得无人不知,农村里成千上万人生存问题被埋没得了无生息。苍茫辽阔的原野里,没有屁几玩,没有MC,没有嘻哈,没有喊麦。只有留守老人,只有留守儿童,只有喇叭唢呐,只有喃喃自语。

  在广大农村地区,PGone是横行乡里的王日天,李小璐是隔壁邻居的傻二妞,贾乃亮是开饭馆的厨子张,MC天佑是骟猪蛋的快刀刘。山野之外的故事他们毫无兴趣,他们的娱乐新闻只在于三里五村的张家长李家短,村里死个人请个草台班子唱个今个真高兴就相当于看了场明星演唱会。他们生来没有人关注,死去也不会有人惦记。

  我以为,这是不公平的。农村应该有农村方式的关注,农村应该有农村方式的尊重。比如关怀留守,比如教育卫生,比如养老就医,比如婚丧嫁娶,等等。别的不说,就文化娱乐来讲,都是纳税人的钱,都是公共资源,为什么镜头不能多转向农村一些?不能多关注农民一些?不能多支持基层干部一些?非要多余的还要再给予,不足的还要再剥夺?

  这两年,我们一直在扶贫,可是扶的特别累,代价特别高。为什么?有一个核心之核心、沉重之沉重的因素,那就是精神贫困。精神贫困造成的后果比经济贫困更棘手,经济贫困可以通过帮扶手段得到有效解决,可精神贫困却是短期内人力物力财力无法克服的,它需要一个漫长的教化过程。比如如何打发留守老人的孤独时光,如何引导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如何化解争相攀比的婚姻嫁娶等,这些问题都不是修一条路、盖两间房、建几座蔬菜大棚能够解决得了的。

  很多人认为,农村地区贫困,是经济匮乏所致,可在我看来恰恰相反。城市问题才是经济问题,而农村问题根本上是思想问题。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充分利用了各种资源和政策,不断地进行探索改革、尝试扩充,不断地吸收人才、引进技术,已经发展的非常成熟繁荣。而农村地区却始终封闭、落后、保守,不仅没有得到发展和扶持,还被作为“抽水”的对象,向城市输出了大量的资源,这就更加加剧了农村的衰败。在大多数农村地区,村组织班子难以健全,后备青年干部极其匮乏,两委班子老龄化现象十分严重。没有给予营养,反而还要攫取,导致了农村的枯竭。

  说到底,是人们思想深处对于农村的认识问题。留不住年轻人的首要原因是精神生活的匮乏,“没意思”就是所有意思中最大的意思。同样的贫穷,同样的苦难,年轻人宁愿在北京的地下室里苟且蜷缩,也不愿意在乡下的土地上大有作为,因为那里没有MC,没有嘻哈,没有演唱会。即便是他会河南坠子、华阴老腔、川剧变脸,他也要带着这些东西到毫无土壤的城市里谋生,因为那里有希望,而山野里只有绝望。

  看待任何一个事物,都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明星生活绯闻的大肆渲染,折射了我们文化娱乐的严重病态,反应了我们精神生活的缺失匮乏,说明我们的价值导向产生了错位偏差,凸显了城乡精神文化的严重裂隙,其深度社会问题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深入思考和探索研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