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争鸣】李华亭:与李培荣同志商讨社会主义的决定因素是什么

2018-01-14 14:04: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华亭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6年底我写了一篇文章叫《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人民民主专政》,我为什么要这么写呢?因为伟大导师列宁说过这样的话:“(社会主义)就是要造成使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的条件。很明显,这个任务是重大无比的,如果不解决这个任务,那也就是说,还没有社会主义。”(《列宁选集》第3卷第498页)列宁同志所说的“要造成使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的条件”,我想这个条件既不是公有制,不是计划经济,更不是按劳分配,而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那篇文章写完后,我就没有再关注它,时隔一年多后的今天,我忽然在网上发现李培荣同志对我的那篇文章有不同看法,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与我探讨,文章的题目叫(《说说社会主义的决定因素是什么》-----兼与李华亭同志商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人民民主专政》),去年初李培荣同志又写一篇文章《人民民主专政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吗?》也是针对我的那篇文章的,我对李培荣同志真是十分抱歉,我由于写完文章后就到南方去旅游了而不大上网,再一个他那篇文章的题目也没引起我的注意,他只是在副标题里提出与我商讨故也没有被我发现,所以才错过了与李培荣同志共同探讨的机会,可能让我给人以傲慢的不好印象,在此我真诚地向李培荣同志表示歉意,并与其做进一步的探讨。

  读了李培荣同志的《说说社会主义的决定因素是什么》文章后我感到,我与李培荣同志的根本分岐点在于: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还是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是经济决定政治还是政治决定经济?而我认为生产力决定不了生产关系,经济也决定不了政治,而正好是恰恰相反。我知道我这个观点与大众流行观点是相悖的,所以需要做进一步的详细说明,我之所以坚持这样认为是有根据的,因为毛主席就是这样认为的,他老人家说过:“一切革命的历史都证明,并不是首先有充分发展的新生产力,然后才改造落后的生产关系,而是要首先造成舆论,进行革命,夺取政权,才有可能消灭旧的生产关系。消灭了旧的生产关系,确立了新的生产关系,这样就为新的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道路。”(逄先知冯慧主编《毛泽东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四卷,第257页),不但毛主席这样说,列宁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说:“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最起码的常识。”(《列宁全集》第2版第40卷第279页)。

  我最近对生产力不能决定生产关系这一问题又有了新的认识,在此贴出来与李培荣同志共同探讨。我认为:

  一、生产关系是由构成生产关系的要素决定的,不是由生产力决定的。生产力是人们从自然界获取生活资料的能力,生产关系是人们在生产过程中所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前者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后者是人与社会的关系,然而,人与社会的关系怎么由人与自然的关系决定呢?以夫妻关系为例,夫妻关系的好坏应该说是由构成夫妻的要素即男女二人决定的,由夫妻双方的性格、性趣、志向、爱好决定的,跟别的因素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如父母、朋友、同事,又如金钱、地位什么的,但真正决定夫妻关系的还是夫妻二人的品质,我们不能说有什么样的房子、票子、车子就有什么样的夫妻关系,我们不是经常看见有些大款、明星、高官们的夫妻关系纷纷崩溃吗?他们缺金钱、地位和荣誉吗?像夫妻关系不是由第三者决定的一样,生产关系也不是由第三者的生产力决定的,而是由构成社会生产关系的双方人群、阶层决定的,在阶级社会里,则是由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决定的,由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的不同结果决定的。例如在美国主要是由华尔街大资产阶级决定的,美国的阶级斗争的结果是无产阶级的力量越来越小了,资产阶级越来越强大了。在中国则是由执政党决定的,中国的阶级斗争结果是工人农民逐渐被边缘化了,新生的资产阶级也不能走上前台,在中国只有执政党才能牢牢掌握着生产关系的决定权,通过改革,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别人无权过问。所以像美国和中国的生产关系,我们怎能说不是由人群与人群、阶级与阶级之间的较量决定的,而是由八杆子也打不着的生产力决定的呢?而过往的历史也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奴隶社会的生产关系是由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的矛盾决定的,主要方面是奴隶主阶级;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是由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的矛盾决定的,主要方面是地主阶级;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是由资产阶级于无产阶级的矛盾决定的,主要方面是资产阶级,依此类推,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应该是由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决定的,主要方面是无产阶级,而到了社会主义有人却说生产关系不是由无产阶级决定的,而是由生产力决定的,其用何在?可见,生产关系从来就不是由“生产力”决定的,而是由阶级斗争决定的。根本就不存在超阶级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只存在阶级斗争决定生产关系。

  二、生产力只能决定社会财富的多少而决定不了社会财富的分配,所以生产力决定不了生产关系。什么是生产力?就是人们创造社会物质财富的多少,什么是生产关系?就是每个人分得属于自己的那份物质财富的数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做蛋糕和分蛋糕的关系。生产力就像做蛋糕,生产力水平高,则说明制做的蛋糕大,反之就小。生产关系就像如何分蛋糕,生产关系好蛋糕就分得均,反之就分不均,那么您能说蛋糕分得均不均是由蛋糕做得大不大决定的吗?显然不能。我们再以汽车为例,我们都知道,汽车的马力决定汽车的速度与载重量,汽车的方向盘决定汽车的前进方向与安全,同理,人类社会就像一部汽车,生产力就如同汽车的马力,生产力水平高低决定人类社会发展的快慢,生产关系就好像汽车的方向盘,生产关系决定着社会发展方向,生产关系这个方向盘向左打,则社会这部车就奔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生产关系这个方向盘向右打,则社会这部车就奔向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生产关系这个方向盘把握得好,社会这辆汽车就跑得快、跑得稳、跑得安全,反之,就有可能开进沟里,就有随时翻车的可能。大家都知道把握汽车方向盘的是司机,而不是汽车的动力,不是发动机,那么把握人类社会发展方向的也只能是驾驭生产关系的司机,而不可能是社会发展动力的生产力。如果愣要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那就好比是说汽车的马力能够决定汽车的行驶方向一样,这难道不十分可笑吗?

  三、生产力决定论是个悖论。如果说生产力能决定生产关系,能够做到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就有什么样的生产关系,那为什么还会有我们党在八大上的政治决议中所说的我国存在着先进的生产关系与落后的生产力的矛盾呢?这先进的生产关系是由落后的生产力决定的吗?再有,既然生产力能够决定生产关系,能够做到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就有什么样的生产关系,那为什么我国还会出现生产关系不适应生产力的严重问题而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改革呢?这不是充分说明生产力决定不了生产关系吗?如果说生产力能够决定生产关系,那就是说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关系不可能在生产力落后的国家产生,然而这一结论不是早被列宁领导的苏联共产党用事实给予彻底推翻了吗?由此看来,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一说法是不能成立的。

  四、世界各国的社会发展现实也证明,生产力决定不了生产关系。如果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那就是说生产力水平高则生产关系就一定好、一定融洽,反之则生产关系就不和谐、不融洽,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看到社会主义国家的生产力水平大部分却很低呢?其实这一现象很好解释,这是因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嘛,贫穷的国家里人民更需要平等,更需要革命。如果说生产力真能决定生产关系,那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力水平确实很高,那么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关系一定融洽了,美国的生产力要比中国的生产力高,难道说美国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要中国好吗?朝鲜的生产力水平与中国相比相对较低,但怎么没见朝鲜天天有上访的、上吊的、游行的、示威的呢?应该说生产力只能决定人们的生活水平,生产力越高,人们的生活水平相应就越高,相反则越低。但生产力决定不了哪些人的生活水平高,哪些人的生活水平低,因而它就决定不了社会公平问题,所以它也就决定不了社会的性质,决定不了社会生产关系。

  五、d同志所坚持的四项基本原,他说核心只有一条,那就是坚持党的领导,因为他深知,中国的生产关系是由中国共产党来决定的,而不是由TMD生产力决定的。人们都熟悉毛泽东与黄炎培老先生的“窑洞对”,那是一次探讨人类社会发展的绝“对”,但还有一个绝“对”人们就不一定都熟悉了,那就是d与戈尔巴乔夫1989年的对话。据随行专家欧福钦回忆,5月16日,戈尔巴乔夫对d说,“我们应当用推土机把这个陈旧的共产主义政治体系推平,然后所有改革才能进行下去,否则所有一切都将掉进沙堆里”。对此,d回答道:“现在我们和您正行驶在一条乡间土路,也就是计划经济。它是坑坑洼洼的,但已经被车轧平了。而右边有一条高速公路,也就是市场经济。我们需要从现在这条路转向那条路。为了能够转过去,必须牢牢掌握方向盘,而您建议去掉方向控制!那么,您怎么将汽车从这条路转向另一条路呢?”(见《报刊文摘》第2735期、2009年10月23日周末版《欧福钦:遍访中国三代领导人》。此段对话充分体现了d对生产关系控制权的把握力道,展现了一个“政治家”的政治素养和政治功底。毛主席对黄炎培说中国的生产关系是由人民决定的(人民监督政府),而d对戈尔巴乔夫却说中国的生产关系是由中国共产党决定的(不再看群众的脸色),并批评戈氏说你怎么能放弃对方向盘的控制呢?老毛和老d的生产关系决定观虽然不同,但他们哪一个人也没有说生产关系是由生产力决定的。

  六、生产力决定论中还有一种声音就是拽论。(拽zhuai 三声 。舞文弄墨、偷换概念的意思)。他们说,生产力三要素中主要指的是生产者,指的是人,又因为生产关系是由人来决定的,所以,以人为主构成的生产力就一定能够决定生产关系。啊呸!这纯粹是瞎拽,生产力就是生产力,生产要素就是生产要素,生产要素与生产力之间还有一个复杂的结合过程,把生产要素与生产力划等号,这就是典型的诡辩,这种瞎拽出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纯属于谬论。

  七、生产力决定论是典型的机械论。马克思教科书上说:石器时代的生产力产生了人人平等的原始生产关系,青铜器时代的生产力产生了奴隶和奴隶主的生产关系,铁器时代的生产力产生了地主和农民的生产关系,蒸汽机和电器时代的生产力产生了资本家和工人的生产关系,这是一种把现象当结果,把结果当原因的牵强的机械论,如果按这个说法推演下去,我真不知道比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更为先进的社会主义,它的生产力水平应该是什么样呢?人人都要飞上天去吗?我再反问一句,如果我们今后创造不出高于资本主义的现有生产力水平,因为资源和地球承载力的限制这是有可能的,那我们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不是就永远也不可能实现呢?我想马克思绝不是这个想法。但是这一机械论逻辑,却给我们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带来巨大危害。正是由于这一谬论,我们中国才出现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论调,才出现了“前三十年的中国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的论调,才出现“贫穷的朝鲜根本就不是社会主义”的歪理邪说。其实我们都知道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主要不在于贫富,也就是说主要不在于生产力水平,主要的还是在于生产关系,在于有没有剥削和压迫,在于生产关系的优越性。共产主义也是如此,它不仅是物质方面的极大丰富,更主要的是要有人的觉悟的极大提高,要有“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为前提的社会生产关系,如果没有这一前提,到处是巧取豪夺,那物质再丰富的社会也不是共产主义。

  八、生产力决定论给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带来了巨大阻碍,让我们走了许多弯路。生产力决定论,它是我国唯生产力论的理论依据,是我们党八大上提出的先进的生产关系与落后的生产力的矛盾论的理论依据,是我们党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论的理论依据,是d的黑猫白猫论的理论依据,是资本主义不可跨越论和补课论的理论依据,是和平长入社会主义论(不经过斗争、自然而然的进入社会主义)的理论依据,是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一口号的理论依据。生产力决定论的致命错误就在于它将人与人的关系转换为人与物的关系,转移了社会矛盾的大方向,可以说它是错乱社会主义国家主要矛盾的罪魁祸首,是灭亡社会主义、复辟资本主义的理论根源。

  九、我国的社会实践充分证明生产力决定论是错误的。还是让我们看一看我国的生产关系变化情况吧:1953至1956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完成了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从此土地归农民所共有,工厂为工人所共有,农村实行了集体所有制,城市实行了全民所有制,从此,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饭吃,生产水平虽然不高,但老百姓不用为上学、看病、就业、养老而发愁。1976年毛主席逝世后,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转为执政党,他们通过一纸合同,就将工人阶级变成了受雇于资本的被剥削被奴役的下人,他们利用一次性买断工龄,或宣布破产、兼并、提前退休等,就轻而易举的将工人们打发走了。他们在农村一夜之间就解散了人民公社,将集体所有制改为个人所有制,从此农民就成了讨薪路上的打工仔,中国农村落入“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境地,中国的精英们还通过改变执政党的思想和政治路线,他们不允许争论姓资还是姓社,将国家的管理层演变成一个官僚资产阶级,这一阶级将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据为己有,他们大肆鼓吹资产阶级的逐利原则和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在私有经济和国际垄断资本的联合夹击下,他们迅速将原来的国营经济整垮,进而通过破产、兼并、改制、拍卖以及各种非法手段,大肆鲸吞、掠夺国家资产,就这样他们把平等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改变成了劳动依附资本和权力的雇佣和被雇佣的生产关系,变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的生产关系改变为资本主义的按权分配或按资分配的生产关系,还将这种按资分配美名其曰按生产要素分配,还把按权分配和贪污腐败说成是改革的润滑剂,他们还通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大肆进行资产阶级阶级在量的扩张,这个量的扩张基本上是通过官倒、走私、强取豪夺原社会主义的国家资产,以及坑蒙拐骗等非法手段迅速实现的,这种量的扩张致使中国生产关系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而使这一生产关系得到了不可逆转的巩固,从而为实现这种生产关系“一百年不变”的梦想打下了基础,使得大大小小资本家的梦在中国得到了复兴。中国新一代资产阶级在短短十多年里,以不到10%的人口,却拥有80%的民间金融资产,这就是中国的生产关系现状。正在热播的电影《华芳》就是中国40多年生产关系的巨大变化的缩影,它展现了在这几十年的中国大地上,有的人上了天堂,要风得风要雨有雨,有的人却下了地狱,叫天天不理,叫地地不应,然而从这浓缩的生产关系变化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是严酷的阶级斗争,请问,谁又能看到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一丝一毫的影子呢?

  综上所述,1)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衡量一个社会发展水平的两个综合指标,生产力水平高,说明这个社会的物质财富多。生产关系融洽,说明社会制度稳定。生产力水平只决定社会财富的多少,但它决定不了社会财富如何分配,因而它就决定不了生产关系。2)我们说生产力决定不了生产关系并不是说生产力不重要,并不是说不应该发展生产力,而是说在大力发展生产力的同时,我们应该时刻清醒我们是为谁发展生产力,为谁增加财富,为多数人增加财富,为广大人民群众增加财富,则是社会主义,则是共产党的任务,相反,为少数人发展生产力,为外国人增加财富,则是资本主义,则是资产阶级的任务。是为少数人发展生产力,还是为广大人民群众发展生产力,这是一件长期困扰我们党的首要大事。3)党的八大将发展社会生产力作为主要矛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也是把发展生产力作为首要矛盾,都没有把握住生产关系这个纲,被毛主席批评为“只拉车不看路”,这一历史事实不能不说是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遗憾。毛主席说:“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的三项伟大革命运动”。毛主席的这段话告诉我们,提高生产力靠的是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改善生产关系靠的是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管的是财富的数量,阶级斗争管的是财富的归属,管的是一个国家的前进方向,以阶级斗争为纲,实际就是时刻不能忘记发展是为了人民,以生产力为纲实际是掩盖其为少数人发展的目的。4)在如何处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问题上,毛主席告诉我们“要抓革命促生产”,也就是说,在对待生产关系方面我们应该“抓革命”,就是要大搞社会主义;在处理生产力方面我们应该“促生产”,就是要大干社会主义。“抓革命、促生产”就是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统领下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力。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以社会主义为纲,就是以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纲。而党内有一些人,他们不问是为社会主义发展生产力还是资本主义发展生产力,他们一门心思地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且还想蒙混过关躲过人民群众的眼睛,这些小伎俩再一次证明他们不是政治上的骗子就是思想上的白痴。5)我们党内有一些人,他们非要与毛主席对着干,他们自以为聪明,他们在生产关系方面不“抓革命”、偷懒,任由资本主义自由泛滥,他们在生产力方面却大搞“唯生产力论”,就像苏联的赫鲁晓夫把土豆烧牛肉式的田园生活憧憬为共产主义那样,结果苏联的生产力是发展了,但广大人民群众却遭了秧,结果是卫星上了天,但红旗却落了地,到最后却落个生产关系既没有保住,最后生产力也被严重破坏了,落了个国破党亡的悲惨境地。前车之鉴,令人痛心,如果我们仍坚持认为生产力决定论,其后果就是步苏联的后尘,落得个苏联的下场!

  我认为生产力决定论是个谬论,但如果有人愣要坚持生产力决定论怎么办?那我也要不厌其烦地再问上一句:如果生产力真能够决定生产关系,那如今我国日益提高了的生产力(所说已经世界老二了),怎么就决定不了眼前的上学难、就业难、看病难、养老难的生产关系问题?怎么就决定不了道德滑坡、贪污腐败、环境污染、两极分化、坑蒙拐骗、黄赌毒黑等生产关系问题?我认为靠提高生产力解决(决定)不了这些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还得靠发展生产关系,还得靠走社会主义道路,除此别无它途。

  以上观点如有不对,敬请李培荣同志和其他同志批评指正。

  二0一八年一月十二日

  附:

  李培荣:人民民主专政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吗?

  李培荣:说说社会主义的决定因素是什么----兼与李华亭同志商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人民民主专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