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王耀海:社会主义国家——在资本主义包围中挣扎着奋进

2018-01-13 15:45:38  来源:产业人网  作者:王耀海
点击:   评论: (查看)

  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论证,社会主义社会只有在资本主义社会这个制度胞胎中成熟以后,才可能真正应势而生。应该说,这是符合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普通路径,由此产生的社会主义是自然演进型社会主义。但是,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输出,与东方落后大国现实结构一结合,就实现一般轨道外的历史转弯,化学出另外一种社会主义类型,即强为跨越型社会主义。在落后东方国家中,因为封建社会惯性强大引发资本主义衰弱,无产阶级和农民阶级所受的苦难因为外国侵略而被倍增放大,激发出空前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动力。作为超强革命动力的历史结果,虽然生产力并未达到足以支撑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程度,社会主义仍然应势产生了。

  因为并未在资本主义发达基础上进一步衍生社会主义,而是在资本主义很不发达的前提下建构出强为跨越型社会主义,包括前苏联在内的社会主义国家,时刻面临资本主义的包围。资本主义的包围,由外转内地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造成制度危局。能否破解经由资本主义包围带来的危局,将是直接决定社会主义是否可以巩固和存续。

  一、时刻面临扼杀

  社会主义国家在诞生后,会直接受到资本主义包围。在这种密不透风的包围中,社会主义国家时刻面临帝国主义国家的扼杀危险。

  前苏联在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之后,连续经历了三年由帝国主义国家支持的国内外战争,损耗极大,几乎到了亡国的边缘。如列宁所说,俄国之所以能支撑下来,根本的不在于俄国有多么强大,而是苏维埃俄国的存在,唤起了西方国家无产阶级的同情,以至于他们不愿意与苏维埃俄国的无产阶级作战。可见,俄国的存续是多么艰难,其生存性也非常脆弱。

  与其类似,中国与朝鲜在建立社会主义国家之后,也面临帝国主义的包围扼杀。著名的抗美援朝,说的就是中国在朝鲜面临制度生死的时候,伸出友谊之手同时也保障本国政权的生存。当西方国家一时间消灭不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时候,他们就给你搞冷战,逼你走入他们设计好的圈套,让你社会主义国家难以全力搞建设,进而在适当时候再搞垮你。由此可见,遭遇资本主义包围,是现代阶段建立社会主义国家所必然要面对的客观必然性事实。

  西方国家不仅会直接包围,用战争这样的明显手段来扼杀社会主义国家,还会使用软手去搞和平演变。在武力侵略难以奏效的前提下,经由和平演变成为首选手段。因为敌存免过,如果直接采取措施推翻共产党政权,不仅不可能达到目的,反而往往会激起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基于生存的强烈反抗。结果,反而帮助社会主义持续巩固。西方国家也会反思,他们认为这样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不如用糖水泡死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实质上也是资本主义包围,只不过更换了另外一种方式而已。总之,社会主义国家会始终面临资本主义包围,不是被热杀、就是被冷杀,始终面临崩溃的危险。

  二、经历生死速度

  在外部始终存在资本主义包围的前提下,社会主义国家必然要经历生死时速的逼迫。要想巩固社会主义制度,就必须快速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平。但是,本来你的经济基础就很差,也只有在经济很差而社会矛盾很激烈的前提下,老百姓才会跟着你闹革命。所以老百姓非常希望能够快速改善生活。但是在经济基础很差的前提下,要想快速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那简直是痴人说梦。社会主义国家又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去尽可能快速地提高自己的水平。这样,社会主义国家就会遭遇生死时速,就是说,当你的生产效率增长速度低于一个保证民众生活改善的最低限度的时候,你的国家就可能快速崩溃。

  这个生死时速非常令国家恐惧,特别是对于那些站在最高层因而更能看到社会脉动的社会主义革命领袖来说,更是如此。民间社会所有的压力,都会汇聚到他们那里。他们比任何人都能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如果不能快速发展生产,等待他们的将是国家崩溃。所以,他们特别有动力去搞好生产,加速发展自己。但国家本身基础又很有限,所以他们容易做出一些超越常人想象的事情。

  对中国来说,大家都会知道,建国初期我们搞大跃进。历史教科书往往告诉我们它是一场悲剧,但却没有告诉我们这个悲剧为什么会产生?难道因为当时的领导人都是傻瓜吗?我们知道,他们不是傻瓜,甚至毛泽东他们更是绝顶聪明。既然不是傻瓜,为什么会干出今天看来甚至很荒唐的事情呢?根本的,还在于资本主义包围逼迫他们必须扣住高速发展的生死时速,否则中国的社会主义就会在他们手里灭亡。他们内心非常焦灼。

  难道仅仅是建国初期领导人内心焦灼吗?看看现在,我们每年不是保八,现在因为经济调整而不再可能保八了,就保六,以后可能还会保五保四。之所以要去千方百计地保住某个增长速度,根本的还在于中国曾经的生死时速,现在仍然在逼迫着现在的国家领导人,必须继续带领中国人民与西方帝国主义国家赛跑。而在这个制度赛跑的过程中,我们不是主动一方,反而是被动的受逼迫一方。我国的底子很差,又要与已经发达的西方国家去同台竞技,如同让未长成的小孩去与青壮年比赛拳击,你还不能输,因为这个世界只接受结果,而不管你是不是小孩。

  在力量不对称的基础上,我们要逼迫自己快速长大,类似于奥特曼那样迅速从一个小孩形状变成巨人。社会主义国家没有时间悠然地自然演进,而只能快速蹦跳和跨越,逼着自己长大,像一个大人一样去竞争,在稍不留心就会万劫不复的困境中去承受所有的苦痛。这就是生死时速的表现,也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要想获得独立发展地位,所必然要经历的煎熬。

  三、遭遇政治异化

  为克制资本主义机制,破解西方发达国家通过资本机制而在同质基础上控制本国,获得发展独立性,社会主义国家在建立后,基本上都有一个在公有制基础上建设计划经济体制的过程。只有建成计划经济体制,才能切断与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联结,进而获得自我发展的独立性空间。在建设计划经济体制的过程中,国家需要集权以领导计划经济。这是发自经济基础上的集权必然性。

  在社会主义国家产生之后,必须面对的基本情势,就是国内处于小生产者的汪洋大海之中,同时必须经受严密的资本主义包围剿杀。这两个基本情势,基本上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都不会根本改变。内外都面对弱势发展情境,迫使经历长期战时决策而产生的政治国家必须采取高度集权的机制,建立高度集权的政治体制,遴选出制度信仰者占据关键领导位置,同时可以高效集中各种资源,高效行动以消除各种危险因素,以确保社会主义国家能够在艰难困苦中得以延续和巩固。

  来自经济基础上的集权必要与来自政权生存的集权必要,催生被迫集权。因为客观情势长期难以根本改变,被迫集中就必然成为制度惯性。在东方国家中,特别是像俄国和中国这样的落后东方大国之中,经由长期完备的封建中央集权体制所形成的集权惯性,在新型国家中仍然得到延续与发展。这样,成为制度惯性的被迫集中,在浓厚的集权适域国家中,演化为自觉的深厚行为模式。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以劳动群众根本利益为核心目的的政治建设,很可能逐渐异化为特定统治者集团服务的偏私型活动。由此而来,政治腐败集中多发,脱离人民群众的现象屡见不鲜。这一点不论在前苏联还是在我国当代,都一度成为普遍现象。

  如果不能及时抑制这种政治异化,社会主义国家就会崩溃,如前苏联与其他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也就是说,有效抑制必然产生的政治异化,成为社会主义制度能否巩固的关键所在。要想清除政治异化,必须不断清理自己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和思想歧路分子。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他们必须时刻集中力量,领导全党全国,打败各种因政治异化而产生的敌人。

  总之,在资本主义严密包围下,社会主义国家往往必须通过集权才能保证国家生存。但是,保证生存的集权一旦成为惯性,则会因为难以产生有效监督而在集权空间内,层出不穷地产生政治异化。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必然都要面对的历史困境。能解决这个困境的国家,就可以继续获得制度生存权如中国,否则就会崩溃而散,如前苏联东欧产生的巨变。

  四、比价效应凸显

  在资本主义包围始终存在的前提下,社会主义国家必须与资本主义国家交流才能真正获得生存。基于本国原来就存在的技术弱势,社会主义国家有必要与西方国家交往。在交往的过程中,西方国家的发达景象也会暗渡到本国,进而产生比价效应。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在横比的过程中,必然受到比价效应的深度影响,会在心中质疑,为什么本国比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差距那么大呢?由此,产生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接受与暗羡。

  这样,外力内化为对资本主义的接受。有什么样的想法,就会有什么样的行动。经由资本主义包围,社会主义国家会在比价效应的推动下,产生复辟资本主义制度的内在愿望,产生资本主义制度羡慕者与代言人。如果因为国家自我固持,而不允许他们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他们要么自我腐化而力所能及地获得腐化生活,要么演变为不同政见者,在自我认定为正确的道路上力求推动国家变质为资本主义国家。

  因此,资本主义包围,会产生强大的资本主义诱导力。外力引发内变,如同月亮引力催起大海潮汐一样。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必须面对的制度危险。在这个过程中,社会主义国家要想避免资本诱导,一是要快速发展自己,让自己在制度竞争中逐渐取得主动;二是紧紧握住专政机器,谁主张效仿西方国家制度,就坚决镇压,以确保国家政权度过制度竞争的最大危险期。

  本文探讨的是,在资本主义包围下,社会主义国家会遭遇什么危险。当然,只要我们牢牢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在资本主义包围的前提下,还可能为我们提供技术示范,帮助社会主义国家发挥后发优势,不断提高自己的水平,向更好的制度轨道上挪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