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冰花女孩:财富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2018-01-12 09:40:21  来源:激流网  作者:冰花女孩
点击:   评论: (查看)

  儿童是希望的使者,雪花是纯洁的象征。北京的初雪来得一年比一年晚,气温一年比一年低,仿佛在说凛冬已至,纯洁不再。

  

  冬天是恋人的季节,是浪漫到极致的想象,他们手拉着手在冰面上起舞,美好得像绽放的红梅。他们没有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罩里面,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于是,他们继续开心起舞,他们不知外面已经洒满鲜血,只看到里面仍然是红梅绽放,他们不会心痛,他们满心欢喜。

  冰花男孩是云南昭通人,我来自贵州,云贵川不分家,所以我大概知道云南的冬天是什么样子的,我来自一个小城市的小村庄,或许我所知道的冬天和大城市的人感知的冬天也不一样,无论如何,我也只是为像我一样平凡的孩子描述一下冬季而已。

  

  我们那边湿气很重,又没有暖气,温度基本在四五度的样子,但就算铺上厚厚的毯子也能感受到什么叫做“布衾多年冷似铁”。因为被子永远不会非常干燥,当你接触床铺的时候,你感受到的是一股寒气,崭新的毯子可能很快就帮你驱散了寒气,但如果真的是多年的“布衾”的话,那被子会厚重得你不敢承受,你用指尖去触碰能感受到的是冰冷,被子裹上了一层水就成了冰面。

  当然,都是在现代社会了,每家每户都有电,可以用电热毯了,这算是稍稍缓解了一些寒冷,没有电热毯的人家一般也会有各种毯子,这说的是一般,但是世界处处充满了不一般!

  我所长大的小城市的小村子没有毯子,也没有电热毯,有的只是用机器去铰碎旧衣服或者什么布料,然后选出其中柔软的部分去做成“棉花”填充物,这就是小村庄的被子,那“棉花”带有旧衣物的厚重,再裹上空气中的水汽就是整个冬天的温暖来源,不像城市里面有精致柔和的棉花毛毯,有人家还有温暖的空调常年开着。

  

  “冰花”男孩和姐姐。来源:微信公众号“红色扎西” 供图

  我家里也有那种被子,但我父亲是小学教师,我们家渐渐地有了毛毯,虽然没有空调,但整个冬天的寒冷却显得不那么持久了;几个小时候的玩伴家里仍然是那个样子,他们父母是农民,勤勤恳恳干了一辈子,也只是换来他们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而已,如果家里的女孩长大了嫁出去,拿了彩礼的话家里条件可能会改善一点,男孩长大了一般是出去打工,打工换来的收入一般会好一点,冬天也不再那么难了,但也只是不那么难而已,一样的冷,一样的重,只是被子可能从一层变成了两层吧。

  我们村子里面没有小学,需要过河上学,后来我们家都搬过了河,就住在学校旁边,但是其他孩子一样需要过河,还有需要爬山的。学校总会在夏天要三令五申不准下河游泳,但是上学就是要过河,这个禁止我现在还是想不通有什么实际意义。在冬天当然不会有人下河,他们连冷水都不敢碰,因为手上基本全是冻疮,我见过肿得无法写字的手,那双手属于一个四年级的孩子。

  

  农村孩子从小就要帮着家里喂猪割草,我看现在“爸爸去哪儿”这类似的综艺上孩子的手和他们的手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你能想象一个十岁的孩子的手上已经满是裂痕吗?你能想象早上八点上课他需要五点不到就起床割草煮猪食吗?你能想象……算了,总有人想象不到,有人只会站着说话不腰疼。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们有时还需要做饭等父母干完活回家吃饭,农村哪里有不会做饭的孩子,不会做饭的恐怕是没尝试过自己不做就会挨饿的情景吧。

  他们的手如布满伤痕一般干裂,到冬天寒风夹带着湿气侵入那脆弱的伤口后就是满手的冻疮,粗糙、红肿,这哪里是孩子的手,这明明是饱经风霜的老人。这双手在简陋的教室里经受寒风摧残,离开教室到家里就要开始干活,它一整天暴露在外面,不能用手套好好地呵护,到了夜晚,孩子蜷缩在床上的一角缓缓睡去,那双手就紧紧地捂着脸,用它粗糙的肌肤温暖着孩子同样粗糙的脸。

  有人说,这孩子那么辛苦还坚持上学,难道我们还能不努力吗?还有人说,这孩子这么惨完全是因为他父母不够努力不能给他一个更好的生活。

  对于第一种说法,我甚至不想反驳,因为这样的人把别人的苦难当做自己前行的动力,他们会心痛吗?这是一个利己的社会,不管什么事他们都说和他们无关就好,等别人的苦难发生了他们就积极去把苦难美好化,似乎这样的话整个世界都明媚了,似乎这些苦难都离他们而去了一样,就像阿Q被打了就在心里意淫打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儿子,然后豁然开朗竟然就开心起来了,仿佛不是别人打了他而是他占了别人的便宜一样。

  但是,这样的人最后会被现实教育的,他们所意淫的美好不过是一场梦,最后阿Q还是死在了自己的幻想手里,并且死得不明不白,枉活一世。

  而那些指责孩子父母不够努力的人啊,如果没有这些“不努力”的人,老板反而会不开心吧!如果大家都“努力”了,老板用来开除人的借口不就没有了吗——这借口通常是“你不用命干明天你就要被替代”,老板喜欢大量的产业后备军,这才是“狼性”。

  再有,什么叫不努力?你一个北京人嘲笑我买不起北京的房?可是我在北京生存下去已经费尽了全身的精力;你一个超级中学的富二代嘲笑我眼光狭窄只能读破学校?可是我连破学校的学费都快交不起了。现在什么都讲市场和私有,也就是说,什么都只有钱才有发言权了。

  你说我不努力我就不努力好了,反正最后话语权也不在我手里。

  玻璃罩里面的人们还在起舞,他们说“何不食肉糜”!他们偶然看到外面已经血流成河的情景,会相拥惊叹:“好美的雪”。

  财富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