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夏朝之音:片面的“北平模式”不可能解决台湾问题!

2018-01-13 15:45:32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夏朝之音
点击:   评论: (查看)

  随着台湾的离心和独立倾向越来越公开化、表面化和全民化了,和平统一希望实际已经完全丧失(仅存理论上的可能),武统台湾的话题终于上了大雅之堂,可以公开讨论了。

  武统,是与“和统”相对而言的,其实就是指放弃改开之后坚持至今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方针政策,重新回归到改开前“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方针政策上去。只不过时代变了,人也变了,我们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和顾虑,“解放”一词居然成了禁词(新华社发布的《新华社新闻信息报道中的禁用词和慎用词<2016年7月修订>》中,竟然在第77条规定不要用“解放前<后>”或“新中囯成立前<后>”的提法,改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 ”或“一九四九年前<后> ”的提法),于是“解放台湾”更是不敢名正言顺、光明正大、旗帜鲜明地提了,而是换成“武统”的说法。当然,我也不排斥“武统”这个词,武统当然也是我们的选项,而且越来越成为唯一的选项。只不过我认为应再次树立“解放”的观念来看待和使用武统更为合适。

  所谓武统,顾名思义,就是解放军用武力攻占而非和平登陆台湾本岛,实现国家的终极 统一。这和解放台湾其实是一回事,只是换了一个似乎比较中性的说法而已。

  武统与解放的差别不大,但武统与和统的差别却很大,不仅在形式上,更在结果上,武统之后自然应该就是一国一制(台海一制),只有台湾省,没有什么“台湾特别行政区”;而和统正常应该是一国两制,通常应会有“台湾特别行政区”。

  但在武统刚刚被“允许”提到网络台面讨论并被人们热议的时候,有专家出来对武统进行了解释:其实解决台湾问题,如果和平统一无望,并非只有武统一条道可走,完全可以走当年北平和平解放的路,即兵临城下,通过和平谈判的“北平模式”,最终像当年和平解放北京一样和平解放台湾 。

  海协会原副会长王在希就是“北平模式”解决台湾问题的重要提出者。此言一出,一时成为媒体及网络的津津乐道的话题,似乎终于找到一条正确的解决台湾问题的捷径。

  对不了解那段历史的人来说,乍听,这的确非常有道理,借鉴历史成功经验,指导解决今天复杂的难题,两岸间既可以免除战火,还不耽误统一祖国,民族复兴,何乐而不为呢?

  

  

  但究竟什么是“北平模式”、如何将“北平模式”运用到统一台湾的问题上,王在希并没有展开细说,只是简单提到了“兵临城下”与“和平谈判”。应该说,他仅仅是提到以武统台湾为基础的另外一种思路,具有一定的参考性。

  但是,很多网友对他这个“北平模式”的思路非常感兴趣,评价非常之高,并做出了更深入细致的解读,甚至称:“北平模式”解决台湾问题是大陆应对台湾回归唯一的正确方式。

  这就不仅仅是言过其实的问题,而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在夏朝(微信公众号夏朝之音)看来,如果想简单套用“北平模式”来解决台湾问题,则是一条死路,这是典型书生论道,完全不靠谱,如果借用诸葛亮的话来说,就是“坐而论道,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诚为天下之笑耳!”

  因为事实上孤立的“北平模式”是不存在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想采用当年兵临北京城下和谈判两招来解决台湾问题,即通过军舰四面围困台湾岛的模式,造成一种兵临城下的形势,然后通过和平谈判,是不是就可以彻底解决台湾问题呢?

  实话说,我认为,可能性非常小,甚至是没有任何可能性。

  因为“兵临城下”和“和平谈判”看起来好像是所谓“北平模式”的先决条件,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这只是“北平模式”所呈现出的一种表象。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其它条件,仅仅是有“兵临城下”和“和平谈判”这两个条件,北平恐怕是不可能和平解放的。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当年解放军兵临长江一线,直接威逼对岸的南京,这给蒋介石的南京政府是不是也造成了兵临城下的严峻形势呢?当然是的!我们是不是也采取了和平谈判的方式呢?当然也是的。但蒋介石采取了傅作义的北平模式了吗?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了长江以南地区的和平问题了吗?并没有!因为最后关头,下野了的蒋介石却能指挥南京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上签字,谈判破裂,致使“北平模式”并没有如专家门设想的那样自然延伸为“南京模式”。

  一代枭雄者蒋介石在下野、兵临城下、兵败如山倒、且美国已经要抛弃他的情况下,尚且没有打算通过谈判解决当时的内战问题,因为他还有半壁江山,还有几百万军队尚可以依仗;今天的台湾当局,既便我们又兵临城下,但毕竟他们没有兵败如山倒,且美国不仅没有明言放弃台湾,反倒经常给其打气助威,同样还有毫发未损的数十万台军及其先进武器可以依仗,在这种情况下,台独及皇民汉奸势力怎么可能会因为解放军围台就可以接受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让解放军兵不血刃登陆台湾岛呢?

  在当年那样不利的情势下,“北平模式”尚且不能延伸出“南京模式”,今天在台当局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情况下,“北平模式”又怎么可能会延伸出一个“台湾模式”来呢?

  因为事实上,“北平模式”的成功,并不是所谓“兵临城下”和“谈判”的成功!

  当年傅作义的部队能放下武器、接受整编,我们和平解放北平,并不是什么“北平模式”的成功,而是国民党军已经完全丢失了整个东北,华北局势已非常危险,但傅作义并不死心,在此关键时刻,又前有一战砍掉了傅作义一条大腿(王牌军35军全军覆灭、军长郭景云绝望自杀)的“新保安模式”,中有一天战斗即歼敌13万、俘虏天津城防司令部中将司令陈长捷,一举解放天津并吓破了傅作义胆的“天津模式”,后有解放军大军兵临城下,封死所有逃跑路线的“北平围城模式”,傅作义无路可走,要么困兽犹斗难逃被歼灭、充当反动政权殉葬品的命运,要么顺应历史的潮流,站在人民的一边,放下武器迎接解放,让北平回到人民的怀抱。

  当然,傅作义作为一名爱国中国人,本人也是抗战英雄和抗日名将(与目前台湾当局的政客有着本质的区别),只因身为国民党军的华北"剿总"司令,不得已与我军对垒,并非死硬的反动分子。因此,面对不利的现实局面,傅作义做了明智的选择,选择了站在人民一边,于是才有了解放军一枪未放便兵不血刃解放北京的奇迹诞生,才有了后来津津乐道的所谓的“北平模式”,这也为之后绥远的和平解放树立的榜样。但殊不知,如果没有解放军新保安战役和天津战役的“胜利模式”,哪有什么北平和平解放的“北平模式”呢!

  显而易见,“北平模式”并不是适合所有兵临城下的情势,“北平模式”和“绥远模式”却并没有催生出一个“南京模式”来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换句话说,如果当年守天津的不是陈长捷而是傅作义,守北平的不是傅作义而是陈长捷,那么在天津战役中兵败被俘的可能就不是陈长捷而是傅作义了,而北平依然可能和平解放,只不过此时载入史册的大功臣就会是陈长捷而不是傅作义了。

  可见,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是傅作义成就了“北平模式”,也不是“北平模式”成就了傅作义,而是解放军摧枯拉朽的战斗力成就了“北平模式”,成就了傅作义,解放军可以成就“北平模式”、“绥远模式”,可以成就傅作义,当然也可以成就董其武或者陈长捷,就看谁站在那个历史当口、并站在谁的一边了!

  董其武和傅作义在那个历史关头,选择了与人民站在一起,站在解放军一边,从而有名垂青史的“绥远模式”和“北平模式”,而陈长捷却选择了坚决与人民为敌,与解放军为敌,坚决做南京反动政权的卫道士,结果只能是兵败被俘,沦为战犯,如果不是共产党宽大为怀,恐怕当时就会被枪决了,而不仅是10年牢狱之灾,特赦后还能正常派任政协上海市秘书处专员这么简单了。

  与此相对照的是傅作义和董其武,前者1955年获颁一级解放勋章,并官至水利部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而后者则于1955年授予共和国上将军衔,也获颁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又获颁胜利功勋荣誉章,还同样官至全国政协副主席。

  这就是与中国人民和解放军为敌还是为友的不同结局,值得台湾当局及台军将领好好思考。

  所以,如果解放军要武统台湾,但又不想发动台式“新保安模式”和“天津模式”,没有展现自己摧枯拉朽的战斗力,只片面地采取某些专家主张的围困台湾岛而不打的所谓“北平模式”(即所谓的兵临城下),然后展开谈判,企图以武逼统,我想是绝不可能成功的。逼统如果可以成功,那么凡难事只要逼一下,就能天遂人愿,这世间会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所谓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台独及皇民汉奸分子没有被打痛打趴下,断胳膊断腿的,被彻底吓破了胆,失了魂,丢了魄,他们只要还有一丝可能的台独或者当皇民的幻想,就绝不会和解放军谈什么“北平模式”的。

  因此,单纯片面的“北平模式”不可能解决台湾问题。如果说可以的话,也是在台湾必须先有“新保安模式”和“天津模式”,并以这两个模式作为血的教训和现实威慑,再加上大军压境,兵临城下,并彻底断绝其美日的援台指望,“北平模式”才有可能落地成为现实。否则,没有这种残酷现实和高压态势,所谓的“北平模式”就是一厢情愿,如果还不觉悟,还要坚持不放枪、不流血的所谓“北平模式”,就会变相延缓解放台湾的时间。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孤立的‘北平模式’是不存在的”。

  那么,要解决台湾问题,哪里是今天台湾的“新保安”和“天津”呢?我看重点是基隆市和台北港,当然还可以再加一个澎湖。

  只要我们一战拿下澎湖,威逼台湾本岛,提出台湾本岛台军放下武器接受整编的时间,如果不从,就再战解放基隆和台北港,迅速占领并控制附近的货运机场,从而直接威逼台北市。

  当然也完全可以三地同时动手,同步进行,一举解放澎湖、基隆和台北港地区及其附近机场,这个方案应该是上上选。

  如此以来,这就可以再造当年的“新保安模式”和“天津模式”,三地得手之后迅速占领台北市近郊战略要地,大炮直指台北总统府和军事指挥中心,并要求限期谈判,台湾当局敢不签订城下之盟吗?如若不然,立即挥军台北,相信可以如同当年解放天津一样,一天之内,迅速解放台北。

  当然,一旦我们采取上述战术,要同时在临近台湾其它重要港口等战略要地,特别是军港,如左营(位于高雄-台第一大军港)、苏澳、、花莲的海面上,海军舰队采取围而不攻、引而不发的策略。只要解放了台北,其他地方就可以传檄而定!如果有负隅顽抗者,则坚决消灭之。上述围而不攻的几大港口的守军,如果不放下武器,接受整编,我海军就毫不客气、立即攻占,并严惩负隅顽抗者!

  一旦台独及皇民汉奸分子的多数或所有战略要地,特别是军港,落入我手之后,他们要么投降,要么赶紧坐飞机出逃海外。但我们应尽量不接受他们投降,要掌握好节奏,逼他们坐飞机逃跑,如公布战犯和台独及皇民汉奸骨干分子名单,让他们闻风而逃,因为这样更好,免得留下祸患,增加治理台湾的难度!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血战之后的纯武统,还是血战之余的以武逼统,结果是台湾回归祖国怀抱,且非常轻易就可以做到台海一制,绝无可能、也没必要搞什么“一国两制”,更遑论成立什么“台湾特别行政区”了,这些都可省略了。先直接成立军管会和台湾省军区,全岛实行军管,建立中共台湾省委及各市县的市委县委,统一领导台湾地方政权的过度和筹建,以及经济民生的恢复和发展,坚决没收台独皇民汉奸的所有财产,特别是其工商产业,彻底埋葬台独及皇民汉奸的经济基础,进行社会主义工商业的改造(可以是中国特色的),治理、纠正教育、文化、思想等领域的错误,铲除台独及皇民汉奸的思想根源,取缔所有现行政党,等等。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点到为止,不展开说了。

  总之,统一台湾,不要幻想什么兵不血刃的“北平模式”了,不要忘了,兵不血刃和平的“北平模式”是建立在此前新保安和天津血流成河的血战之上的!没有新保安和天津血流成河的“血战模式”,哪来兵不血刃和平的“北平模式”!

  当然现在解放台湾,攻占基隆港、台北港,或者澎湖(台湾第二大海军基地马公港位于澎湖岛西南部),我想应该是用不着和新保安和天津战役一样的血流成河,但也不可能不流一滴血。只有充分做好流血的准备,才能指望少流血,甚至不流血。如果不敢流血,害怕流血,则必然可能会流血了,甚至流血了也不一定能做到一战定乾坤。

  因此,做最坏的准备,向最好的结果去努力,才可能有比较好的结果。上述武统台湾的方略,夏朝(微信公众号夏朝之音)认为就是基于这个“做最坏的准备,向最好的结果去努力”的原则设计的,这个战略目标对我英勇的人民解放军而言,也应该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基隆港、台北港和澎湖位置对比图

  

澎湖岛及马公港位置图

 

  因此,确切的说,在台湾有“新保安模式”和“天津模式”的前提下,完全存在着“北平模式”解放台北市、高雄市、台中市、新北市、花莲市等台湾各个县市的可能,但绝不存在片面单独(即没有“新保安模式”和“天津模式”)的“北平模式”解决台湾问题的可能性。

  解放军只有消灭或控制了台独赖以嚣张的一部分或全部军事有生力量,且真正兵临台北城下,方有用谈判的方法,即用“北平模式”解决台北问题的可能,甚至创造出“台北模式”,并成为台湾其它城市和平解放的典范模式。

  如果只有兵临城下的形式(军舰围台),就会和当年解放军兵临长江、威逼南京的形式一样,台独及皇民汉奸分子的选择肯定和当年蒋介石的选择一样,心存侥幸,负隅顽抗到底,他们是不会想用“北平模式”来解放全台湾的,谈判除了能拖延时间之外,是没有其它用处的。如果我们真的要机械照搬所谓围而不打的“北平模式”,不放一枪,害怕流一滴血,就不仅解放不了台湾,恐怕还可能会重蹈2000多年前宋襄公的覆辙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绝不是宋襄公的,一定有能力、有信心、有决心武统(解放)台湾的。

  武统台湾,不要幻想兵不血刃,也绝不可能兵不血刃!历史告诉我们,没有这样便宜的好事。还是老实做人,踏实做事的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