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火药桶里搅屎,特朗普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耶路撒冷?

2018-01-09 14:19:42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纸老虎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老虎君要给大家科普的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相爱相杀的故事。

  最近大家应该都听说了,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国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耶路撒冷这个地名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虽然不一定知道具体是干什么的,但每次新闻里听到这个地名,后面接踵而来的肯定是“造成多人伤亡”,“强烈谴责”什么的,以及“呼吁各方保持克制”之类的鬼话。如果说中东是地球的火药桶的话,那巴勒斯坦、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绝对称得上是中东的火药桶了。

  一般来说,脑子正常的人见到火药桶都是绕着走的,不过骨骼清奇的特朗普童鞋不走寻常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他选择了勇敢地在火药桶里面做一根牛哄哄的搅屎棍。这种光顾自己一时爽,不管其他小弟们死活的行径,自然在国际政坛引发了轩然大波。且不说中东和其他穆斯林国家,就连美国的铁杆盟友们都赶紧跟猪队友切割。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公开表示特朗普的声明“对该地区的和平前景无益”,德国首相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谴责了这一行动[1]。

火药桶里搅屎,特朗普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个啥,可以吃吗?

 

  老虎君要先来科普一下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是个啥关系。老虎君以前给大家讲过,其实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虽然每天打打杀杀的,本质上却是同根同源。三教共同相信着同一个上帝,只不过对于上帝有没有派人来过,派的是儿子还是先知,意见不太统一。也正因为此,这三拨人其实以前都在中东两河流域繁衍生息,又都把耶路撒冷当做自己的“圣城”——当年犹太教的所罗门在此建立了象征上帝的所罗门圣殿;基督教的耶稣在耶路撒冷受难;而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穆德则在这里跟上帝谈过人生。

火药桶里搅屎,特朗普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圣殿山上的两座清真寺

  如果真要分个先来后到,犹太人3000多年前就在这个地方建国了,不过他们后来的历史也是挺惨的。罗马帝国入侵以后,犹太人背井离乡,流落世界,虽然很多人通过经商致了富,祖上留下来的土地却是两千多年都回不去了。而把他们赶走的罗马人后来在这块地方也没呆太久,就被新来的阿拉伯人打跑了。外来的阿拉伯人和留在本地的一些部族融合之后,成为了“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即如今的巴勒斯坦人)。因此,从历史来说,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曾是这片土地的“土著”。以色列人认为耶路撒冷“自古以来”就是犹太人的领土,而巴勒斯坦人则已经在此居住了一千多年。

  而现代意义上巴以冲突的历史,还得从英国这根老牌纸老虎搅屎棍讲起。1914年一战爆发,以英法俄为首的协约国与德国、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所代表的同盟国开展了一场血腥的战争。当时中东大部分地区都被奥斯曼帝国所控制,于是英国人就想出了一个“一女三嫁”的“好”主意。

  首先,打仗需要钱,犹太人有钱。于是英国外交大臣就利用19世纪开始兴起的“犹太复国主义”,给犹太富豪罗斯柴尔德写了一封信,这封著名的贝尔福宣言称英国政府赞同战后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的“民族之家”[2]。

  其次,打仗需要人,阿拉伯有人。于是英国驻埃及专员麦克马洪就写信给麦加的长官侯赛因•阿里,说只要你们帮我们打奥斯曼,战后英国会保证在阿拉伯半岛和“肥沃新月”地带建立一个独立的阿拉伯国家[3]。

  最后,民族独立神马的,骗骗小朋友可以,认真你就输了。于是英国人又秘密跟法国和俄国签订了赛克斯-皮科协定,把中东地区战后的势力范围给划分好了[4]。一战结束后,巴勒斯坦果然摇身一变,成了英国的托管地。

  于是,当战后流落各地的犹太人源源不断地回归“故土”,遇到的是一脸懵逼的巴勒斯坦人,这也为后来的各种冲突埋下了伏笔。到了二战结束,大英帝国日薄西山,准备撤回对巴勒斯坦地区的统治,而国际社会也普遍认为应该给犹太人一块自己的土地。于是乎,1947年联合国就出了个181号决议,把巴勒斯坦地区2.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一劈为二,分别分给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

  

战争与和平

 

  本来,联合国决议也出了,英国殖民者也走了,长期被压迫的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应该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才对。然而,顶头的千斤大石搬走以后,原本被压抑的巴以矛盾却一下子爆炸了。根据181号决议,60万以色列人分到了57%的肥沃土地,而120万巴勒斯坦人则只有43%的贫瘠的边角料(见下图),耶路撒冷则由国际组织控制。有50万巴勒斯坦人,他们住的地方一夜之间变成了以色列的领土。阿拉伯世界对于这个分割方案很不满,1948年5月以色列刚建国就组成了一支联军进攻以色列,引发了第一次中东战争。这之后,中东战争一共打了五次,然而巴勒斯坦的实际控制区域却越打越少。从下图可以看出,进入21世纪,巴勒斯坦已经只剩下两小块地方,分别对应着我们新闻里经常听到的“加沙地带”(左)和“约旦河西岸”(右)。巴勒斯坦人不是成为难民,就是沦为以色列统治下的二等公民。

火药桶里搅屎,特朗普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耶路撒冷?

  1946年至今巴以双方领土变化情况

  这样的情况下,巴勒斯坦人建立了许多组织来反抗以色列。早些年我们耳熟能详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赫塔)及其领导人阿拉法特就是其中的主力。这个巴解组织从80年代开始逐步放弃了暴力,并与以色列和谈,争取“以土地换和平”,阿拉法特也因此拿了个诺贝尔奖。然而即使是比较温和的巴解组织,也坚持巴勒斯坦必须拥有整个耶路撒冷,因而谈了十多年也没什么实质进展。

  也就是说,巴以的问题打了五次战争,没能解决;后来阿拉法特谈了十多年,还是没能解决;于是彻底陷入了战争与和平的死循环。谈判桌上的僵局之下,老百姓也失去了对巴解组织的耐心。于是在九十年代初,更为激进的“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开始走上了历史的舞台。

  哈马斯的政治立场简单粗暴:收复全部的巴勒斯坦土地,并以耶路撒冷为首都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哈马斯认为,如今巴勒斯坦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的这两块“自治”土地,面积不到当初联合国判给他们领土的四分之一,而且是在以色列枪口监控下的“自治”。这种自治不但是奴隶般的屈辱,也等于是慢性的灭绝。哈马斯主张通过直接的武装斗争(游击战、火箭弹及自杀式袭击)来进行反抗,并列出了四条行动原则:1)教育全体巴勒斯坦人民认识民族的危机;2)团结认可民族解放目标的巴勒斯坦人;3)停止和以色列的谈判;4)争取全部伊斯兰国家的支持。

  由于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强硬压制,哈马斯坚持武装斗争的态度在巴勒斯坦民众中很有市场。再加上哈马斯一直关注慈善救济,他们在2006年的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中一举击败法赫塔,成为巴勒斯坦执政党,并在2007年的加沙之战中从法赫塔手中夺取了加沙地带的控制权(法赫塔依然控制约旦河西岸地区)。此后的十年,巴勒斯坦处于事实上的分裂状态,而以色列也对整个加沙地带采取封锁行动。直到去年,哈马斯和法赫塔才终于达成和解,法赫塔重新接管加沙地带[5]。尽管如此,巴以之间的矛盾并没有丝毫缓解。

火药桶里搅屎,特朗普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耶路撒冷?

  2006年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结果:绿色地区哈马斯占多数票[6]

  

虚伪与现实

 

  讲了这么多历史,我们再回头来看看特朗普这次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事情。老虎君觉得,这次的事情说小不小,说大其实也不大。毕竟,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都改变不了耶路撒冷的任何现实状况。“自由”世界的各路媒体和政客们长年来一直假惺惺地保持自己的“中立”姿态,为所谓的“和平谈判”哭泣和奔波,但这些“可敬”的女士们和先生们却从没有真正支持过被压迫的巴勒斯坦人民。几十年来,以色列的扩张一直在事实上受到以美帝为首的西方列强的支持——它装备了世界上最先进、最强大的武器,还是整个中东地区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自1993年奥斯陆协定以来,已有11万多名巴勒斯坦人被捕,27万多名在以色列定居的人被转移到约旦河西岸地区[7]。更不要说几十年来,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男子、妇女和儿童在战争和以色列政权的日常暴力中丧生。老虎君只想问一问“假新闻”媒体和道貌岸然的政客们,当年以色列违反联合国决议,强占耶路撒冷并将其设为事实首都的时候,你们都默不作声,现在特朗普把这个事实说了出来,你们有啥资格瞎叫唤?

火药桶里搅屎,特朗普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耶路撒冷?

  原本假装中立的美帝现在撕掉了最后的遮羞布,赤裸裸地站到了以色列这一边

  既然什么事实都没有发生改变,那这件事又为啥让冬眠中的老虎君垂死病中惊坐起了呢?因为这件事情再一次暴露了美帝和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危机,和“普世”话语体系的崩塌。自从二战,尤其是冷战结束以来,整个地球上的主流话语体系都是建立在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资产阶级普世价值之下的。国际上,挑起各种颜色革命是为了推翻压迫老百姓的独裁统治者,军事干涉是为了保障人权不受侵犯。而在国内,换汤不换药的两党政治被渲染成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皿煮良方,大资本呼风唤雨的市场被描绘成只要努力就能成功的“美国梦”。这套价值体系在过去几十年战功累累,直接搞垮了另外一个超级大国,还让各路小弟心悦诚服——我们不是听大哥的话,我们是遵从内心的普世价值。

  然而时过境迁,这套话语体系这几年玩起来可谓是越来越不灵了,特朗普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才异军突起当选总统的。对于很多选民来说,普世价值不能当饭吃,代表工人阶级的政党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于是就开始转向比较极端的民族主义甚至种族主义——我们没工作是因为你们这些“圣母”把机会都给了移民和难民,是因为你们把钱都用到在全世界维持“中立”秩序了!于是特朗普同志站了出来,一把扯掉了纸老虎们的虚伪面纱:把难民都赶走,造墙把移民拦在门外,把原来做世界警察的职责都明码标价(特朗普要求北约和日韩为美国驻军埋单,还曾说要给一个中国原则标价)。

  但是,特朗普借着危机的大背景当选,并不代表他就能解决危机。相反,特朗普入主白宫一年了,眼看中期选举就要到来,不说竞选时候的重点承诺(造墙、对中国强硬)没什么进展,自己团队的危机倒是一天都没有消停过,通俄门至今还在调查中。面对这样的状况,特朗普的内心也是很捉鸡的。而这次的耶路撒冷事件,既跟自己的政策一脉相承,可以稳定一下自己的基本盘,又能把水搅浑,转移一下一直盯着自己通俄门的媒体,可以说是一举两得。至于很多人觉得干这种蠢事情会让支持率进一步下跌,老虎君觉得也是想多了。特朗普这一年来支持率稳定在35%左右,这些人也是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基本盘。只要能稳住这些选民,中期选举就有希望,甚至2020连任都不是不可能,管他洪水滔天呢。

  然而,特朗普这一顿操作猛如虎,势必将给美帝的国际关系带来更深的危机,也会让中东变成更大的火药桶。公开放弃中立并支持以色列政权,不仅让沙特等中东盟友很难做人,还会进一步激化以色列和一众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矛盾,更可能让地区的反帝反美情绪进一步上升,恐怖主义继续抬头。

  

反帝与反恐

 

  巴勒斯坦的冲突和矛盾就像一场怎么也不会醒来的噩梦,而老虎君最后想说的是,这场噩梦的始作俑者,不光有血腥压迫的帝国主义纸老虎们,哈马斯这样的民族“解放”组织也脱不了干系。

  哈马斯的运动虽然带有反帝的性质,却掩盖不了它的封建、宗教和民粹主义本质。他们用激进的言辞攻击现状,却从不威胁私有制的任何原则。他们把穷人的财富视为盗窃,他们的法律条文中充斥着父权制的性别歧视。阿拉法特的巴解组织当年也是武装反帝的斗士,后来和平谈判谈着谈着,就变得越来越像为以色列和帝国主义服务的监狱看守。哈马斯虽然现在与无产者结成联盟反对以色列的暴政,他们的本质利益,却依然与巴勒斯坦人民南辕北辙。

火药桶里搅屎,特朗普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耶路撒冷?

  以色列铁幕防御系统与哈马斯的铁幕防御系统

  巴勒斯坦,乃至整个中东地区,要想跳出帝国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怪圈,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真正让整个地区的被压迫者联合起来,从头开始建立一个人民自己的革命运动。只有旗帜鲜明地既反对帝国主义,又反对民粹和恐怖主义,才能真正结束这场悲剧。

  注释:

  [1]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12/11432596.html

  [2]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4%9D%E5%B0%94%E7%A6

  %8F%E5%AE%A3%E8%A8%80

  [3]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E%AF%E8%B5%9B%E5%9B%A0%EF%BC%

  8D%E9%BA%A6%E5%85%8B%E9%A9%AC%E6%B4%AA%E4%BF%A1%E4%BB%B6

  [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3%BD%E5%85%8B%E6%96%AF-

  %E7%9A%AE%E7%A7%91%E5%8D%94%E5%AE%9A

  [5]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3%88%E9%A9%AC%E6%96%AF#历史

  [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lestinian_legislative_election,_2006#Results

  [7] https://www.middleeastmonitor.com/20170918-israel-has-arrested-110000-palestinians-since-oslo-accords/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纸老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