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换了人间,再评历史当中的——周总理

2018-01-09 09:28:2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天下
点击:   评论: (查看)

图片

  故人别去四十年,西厅海棠依然。所谓盛世万人赞,到底如谁所愿?

  1月8日,是周总理逝世纪念日,朋友圈里许多的同学、朋友纷纷真诚怀念之,更追忆起1976年十里长街送总理的群起涌动。

  在当代中国人的认识世界中,周恩来总理几乎是大家唯一能想到的当今世界的道德完人——是啊,他少年的时候,曾立志为中国之崛起而读书;他青年的时候,举办觉悟社,留学欧罗巴,组建少年共产党,慷慨赋歌“难酬蹈海亦英雄”;他壮年的时候,主政黄埔军校政治教育,领导八一起义,指挥军事斗争;他中年的时候,代表新生中国舌枪唇战欧亚列国,晚年时两袖清风真乃国之砥柱…就连他的爱情,都是那么忠诚和唯一,他的长相足以列入所谓的民国四大美男子之一。还记得当年高中自习时,有女同学在班里互相传递小纸条让每个同学做选择,问“毛泽东与周恩来你喜欢哪个“的时候,几乎所有同学都选择了周,并不忘恶狠狠咒骂毛一句。

  看过《人间正道是沧桑》的电视剧的人们,大概会对共产党人瞿恩的印象非常深。 从瞿恩牺牲前的履历来讲,留学、任教、指挥起义、负责中央特科,难道不就主要是恩来同志的化身吗?

  从1921年创业到1949年建立全国政权,28年间党的历史纷繁复杂,从组织人事的角度来讲,她的卓越的干部却主要可以大致分这么几个批次在不同阶段加入进来的——(1)从1921建党到大约1927年,前段主要的干部是经过五四运动并留在国内经历各种政治斗争而留下来的青年骨干,如毛、张国焘、陈独秀、何叔衡等 ,后段留法勤工俭学的学生被陆续补充进来,如周、蔡和森、赵世炎、向警予、李立三、陈延年等;(2)大革命后期的1925年开始,大批的留苏学生干部或者从留欧转为留苏的学生干部逐渐被补充进队伍,如邓、刘少奇、任弼时、聂荣臻、王明、秦邦宪等;(3)1927年的土地革命战争开始后,一大批经过实际军事斗争的本土军事干部逐渐进入领导层,如朱德、林彪、彭德怀等。大约是经过长征到达陕北后,党的大致框架结构已经被完善起来了,干部的变动也趋于稳定。以上历史是通过大致的回忆整理而成,具体可能会有偏差。

  作为曾经饱尝旧社会黑暗、激烈感受民族救亡图存危机的党内早期的学生出身的干部,恩来、和森这些理想青年,为寻求救国道路,远渡重洋到达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甚至如蔡和森(瞿恩的原型之一)带着自己的妈妈、妹妹、女朋友举家留洋。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民族与民众的存亡危机是他们始终忘不掉的内心牵挂;而在西方世界通过对资本主义的亲身体验和对于马列主义的较为系统的学习,认定马列主义和苏俄的道路才是中国的出路。他们满怀热情、希望与奔放豪迈的情感,生命如火炬般一旦点燃就从此熊熊燃烧不息,誓要用自身的热血并如神话人物丹柯般掏出内心去点燃中国走向未来的出路,他们也用自身的践行与系统的理论,影响和教育了一大批新一代的青年,如瞿恩之于杨立青,如周恩来之于黄埔军校的众多学子。在这一批人当中,曾涌现出大批的年轻共产党人的早期烈士,且一个个无私无畏、震撼天地,如被人钉在墙上用刺刀捣碎胸膛也不松口的蔡和森、如前赴后继牺牲的陈独秀俩儿子陈延年陈乔年兄弟俩、如被押上刑场的时候嘴里被人塞满石头和泥沙也依然要唱《国际歌》的向警予…

  但是,他们的成长经历却整体地天然地存着不足——饱含热情与理想,却较为缺乏实际斗争的锻炼和经验积累;理论突出,却较为缺乏对于中国问题的本土化认识。这其中的典型表现,如文艺作品《人间正道是沧桑》里所表现的,面对蒋介石屠刀的不知所措、面对短暂接管大城市时的忙乱无序、面对党内左倾问题时的迟钝无知。只有经历后来严酷的对外斗争、对内路线斗争之后,只有经过重重的现实打击和对比之后,只有经过把理论的本土化结合、从理论走到中国实际之后,直到1935年遵义会议到1942年整风运动这个阶段之后,党的领导干部集体,才最终在组织上、政治上、能力上、认识上相对成熟起来。

  如本文开头所说,周总理是我们很多人的认知世界里最能想到、最能看到的道德完人般的存在,无论从生活作风、从人格魅力等方面都几乎是无所苛责,备受各方面的敬仰。但是为什么已经这样完美且各种资历履历堪称吊炸天的人,最终却没有成长成为指引事业方向的主要领袖,最终没有被历史选择?这里面可能会有怎样的主观特质方面的原因呢?

  历史没有选择他,是因为在1927年生死攸关的路口上,他没有能力首先提出大革命失败之后的中国革命的出路所在,武装打倒反动派的方向之后,到底具体的出路何在?是因为在从1927年独立建军和随后的古田会议等一系列的探索中,他没有能力首先提出一支区别于所有历史的人民的军队,该建成什么样子、该怎样建成?是因为在1935年红军战略败退到遵义的阁楼里的时候,他没有能力首先能够对过往的错误路线历史进行系统总结、找出致命问题所在并迅速扭转党持续败退的历史;是因为在1937年之后的国共二次合作当中,他没有能够首先认识到“独立自主”与“统一战线”之间的辩证关系,几乎要回到了第一次合作期间交出独立领导权的地步;是因为在1942和随后的系列会议中,他没有能力提出适合中国国情的道路方向并以此统一党内的思想认识;是因为…是因为在建国后漫长的28年的历史长河中,他没有首先意识到解决同志变质、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危机…

  他始终是一个忠诚、坚定、无私的跟随者、执行者,他始终地信奉着年轻时候就建立起来的理想与信仰直到老去,他始终是个伟大、博爱的老人、长辈与人民的好总理,他的确是我们的历史长河中道德完人一般的存在——但这一切存在的前提,是恩来同志是一个把”组织正确“原则看得比“政治(方向)正确”原则要高的人,他的确是在忠诚执行组织集体的路线与策略,他几乎不会有任何违反组织纪律层面的错误行为,但是面对大的方向性、政治性的问题,他却始终是沉默的。他的确是个对任何人都好的完美好人,但这种完美的“好”,是只愿意或者只能够跟随而不愿意、不能够冒尖、没有提出原则方向甚至对原则方向不加思考就去执行的“好”。这样的好人,在我们的许多团队当中其实是较多地存在着,需要反思。

  因而,总理在历史当中的崇高地位,有一个非常具有决定性的因素——就是在他的背后,始终有那么一个人、一种力量,在各种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始终坚持独立思考、在集体无路可走茫然之际甘愿承担失败风险而坚持找路、在得罪众人可能要遭受永久骂名也依然要提出原则问题,这才是领袖。正是因为几十年来始终跟随着这样的领导力量并去坚决执行,周总理的忠诚、高尚人格与他个人的历史作用才会被无限放大,他才会被作为领袖集团的一员而被人民永远铭记。这才是周总理之所以伟大的主要原因。

  而作为对比的是,我们的周总理获得了永久的历史崇高地位,而他背后提出原则、指引方向的那股力量,却从80年代之后就被永远地封禁、舍弃、封存,并被装饰成人畜无害的神灵雕像来装饰山庙的门面了。为什么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命运结局?因为那个人提出了周总理没有提出的问题——高层有复辟的力量,人民很快要重新遭受资本主义的压迫了,为此,他还进行了猛烈的治疗实践。

  而作为他猛烈治疗实践最终失败的后果,周总理被作为他的对立面被越抬越高、越来越趋近于完美,并被年复一年地以“这盛世,如您所愿” 来恶心死后骨灰已经融入中国各大山河湖海的他。

  “我们国家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应该和群众同甘苦,共命运。如果图享受,怕艰苦,甚至走后门,特殊化,那是会引起群众公愤的。 ……我们必须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大国主义。我们永远不称霸,永远不做超级大国,永远站在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一边。 ”——选自周恩来《反对官僚主义》和《在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报告》 。

  ——2018年1月8日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