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大雪封城的古都:这次,西安交了一笔昂贵的学费!

2018-01-07 14:33:35  来源:西安城记  作者:聂海峰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言 | Preface

  近两年,西安出现两次标志性的全民城市公共事件:一件是2016年7月24日的“全城看海”,一件就是这两天的“大雪封城”。

  一下雪,西安=长安、南京=金陵、北京=北平……这是人们对古典美的期望。可是,再美的风景都敌不过生活的现实。前一天,朋友圈刷屏“雪之美”,瑞雪兆丰年;第二天,画风突变,堪称川剧“变脸”。完全无界限的互联网世界,城市已无发达之分,只有先进之分。

  若说,两年前让西安瘫痪的暴雨,是滞后的城市硬件。这次“大雪封城”,交了一笔昂贵“软件”学费!

  回顾一下2016年那次“全城看海”

  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

  法国文学家雨果说:“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华人世界著名作家龙应台曾说:“验证一个国家和城市是否发达,一场雨足矣——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三个小时。”

  2016年7月24日“全城看海”,与这次“大雪封城”一样,几乎让所有西安人都身同感受,都堪称是西安的“天气日”。

  就在那场暴雨过后不久,朋友圈曾流传一份《西安城区低洼易积水明细表(共七十二处)》,分布在西安的东西南北。这和断头路一样,它们存在多少年了?

  正因丰沛的“八水”,造就了八百里秦川,让长安成为"秦中自古帝王州。但不知何时起,西安成了严重缺水的西北城市。但是,西安的城市水患却从未停止过——这是一幅极具讽刺的“蒙太奇”场景:一个严重缺水的西北城市,但却屡屡“看海”?

  ▲当年的小寨,成为绝对的重灾区(图/公开网络)

  亲身经历了“全城看海”的城记君,提出了两个问题:

  问题一:是经济和资金的问题吗?抛开1949年以后的老城区,自1991年西安高新区开始至今,西安已拥有“五区一港两基地”以及“西咸五大新区”。此时西安的GDP,已远高于一百多年前的青岛,当时德国人主导设计最为先进的下水管道。

  问题二:是排水系统的技术问题吗?早在一千多年间的汉唐时期,西安就已拥有完善“城壕-明渠-路沟-湖泊-河流”城市排水系统。我们现在都能掘地几十米修建地铁,难道就修不好一条下水道吗?

  ▲暴雨中的西安地铁,小寨站因此封闭(图/公开网络)

  其实,问题核心在于:我们的城市建设普遍存在“重开发、轻安全,重地上、轻低下”现象。一些大城市大灾之后才大治,亡羊补牢式组织建设,缺乏长期持续稳定的资金投入。

  百年前的青岛下水道系统,号称“亚洲第一。这套排水系统有多强大?首先是领先全球的理念:①雨污分流:雨水排泄与生活污水排泄分开处理;②专门修筑:十二条分流雨水的暗渠;③长度惊人:29.97公里的排雨水管道和41.07公里的排污管道。

  近几年,西安在“猛补课”:“昆明路地下综合管廊”PPP工程,将解决昆明路、小寨等城南28平方公里范围排水泄洪问题;西咸新区,着力推动“海绵城市”规划。那么,其它区域呢?这都需时间的考验。

  “大雪封城”的西安得到什么教训?

  不回避问题才能直面答案

  这一天,让所有西安人感同身受:道路冰雪难除、全城交通拥堵、地铁出现故障……这一次暴露的问题,不是孤立事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全城看海”和“大雪封城”表象不同,但本质上的共同之处。那就是:“上层的设计理念”和“下层的系统能力”问题!

  比如“全城看海”,表象是城市“硬件”的基础设施问题,实际是规划的眼界问题。这一点,大量存在的断头路、西安二环、南北三环的问题依旧明显——交通制约西安的发展,相信很多西安人已懒于吐槽。

  软件问题——理念,是制约西安发展的最核心。它并不能决定经济总量,但是却可以决定它走多远。

  不同于城市的硬件,城市管理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软系统。如今,很多超大型企业“富可敌国”,在于它将客户视为生命,为赢得竞争而不断创新升级、服务升级和技术升级。一座伟大的现代化城市,亦是如此。

  每座城市,都有基础的服务管理系统。但是,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应对方式才最重要。“懒政”一词,只能概括其一——因为,意识是一切的源头。就比如,2017年12月2日,莲湖区冬季洒水导致路面结冰,致使38辆汽车连环相撞的事故,就暴露出相关部门管理的生硬、应对的“鸵鸟”和执行的僵化。

  所以,城市道路和下水道没有修好,可能与钱有关。但是,应急能力、创新能力、反应能力,就看它判断城市管理系统处于1.0、2.0还是3.0时代!

  这是西安:一场暴雪让西安“很受伤”

  

  

  图片综合自华商报、朋友圈和陕视新闻等

  这是南京: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图片综合公开网络

  互联网时代,一切都是透明的,没有东西南北和发达与否之分。西安“人在囧途”,突然发现同为古都、但却畅通无阻的南京。

  根据“南京交通广播”信息,为保障城市的交通出行,南京有四万两千人彻夜无眠。环卫工人、执法队员和协管员万余人,昼夜奋战在一线。有南京网友表示:“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另有一组数据,南京共消耗融雪剂约150吨。

  所以,通畅的背后,站着无数人的辛苦汗水;这背后,更站着不断自我生长和升级的城市管理系统。

  我们要从昂贵学费中学到什么?

  城市进步的阶梯

  如果说,洒水车事件反映了相关部分的“僵化”。这一次,“大雪封城”影响力堪比2016年的“全城看海”,作为全民事件,我们应该学到什么?

  除了这次事件,城记君还亲身经历:2008年南方冰雪灾害,经历一座城的彻底瘫痪;2016年西安暴雨,受困街头长达三个小时。

  2008年冰雪灾害,温暖的南方变成了“冰箱”。当年,恰在南昌的城记君,亲身感受到降雨、降雪、低温和大风等综合性的极端天气:街道几乎全被冰封、公交停运、汽车无法出行、树木冻为冰雕。赣江上的八一大桥成为“冰桥”,无数人步行数小时通过。

  当年南京也曾受此影响。因此,城记君下意识查了两城的天气。结果,天气条件本身的差异并不大。从南京数万人上街与耗费约150吨除雪剂等数据分析,经过那一场灾难,南京的应急措施已相对成熟!

  南京与西安的天气对比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就是2001年12月7日的北京,一场大雪导致北京“世纪大堵车”。很多人18:00下班,凌晨才到家。有些人,甚至弃车就近找酒店夜宿。

  当时,这一场被很多人称“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雪,让北京开始了应对

  比如,2003年北京市交通局升格为交通委员会,将北京的道路规划、建设、公交运营及路面管理等纳入统一机构管理。比如,各政府部门有相应应急预方案,比如地铁、公交集团应急安排。比如,严格执行“门前三包”规定,临路(街)所有单位、门店、住户清扫。

  

  2001年12月7日,北京“世纪大堵车”

  “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若五年后,西安再次遭遇同样天气,回顾2018年1月4-5日的“大雪封城”,西安会不会变得更好?

  “人的胸怀,是被委屈撑大的”——一个好的城市,它跌的跤、问责制度和安排,或许我们根本看不见。

  换个维度,2001的北京和2008年南京,当时它们GDP都到四千亿。如今,2017年西安GDP预计将达七千亿。如今的智能科技、互联网技术、公共交通已相当发达。所以,这些与钱无关!这与我们的理念意识、政府作为、应急措施和民众参与有关。很多人默默在忙,但结果却不好——这也是问题。

  这个补短板必须补——看不见摸不着,却最宝贵。是从源头上进行系统升级,还是在面子上得过且过?西安这座城,最需要改变的依旧是思想和理念。

  “大自然教会了人们心存敬畏”。城市这个庞大的系统,却与每个人有关。“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2018年伊始,我们为此交了巨额学费,一场大雪为西安带来的也许不仅仅是坏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