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2018-01-04 11:21:09  来源: 补壹刀  作者:胡一刀等
点击:    评论: (查看)

  伊朗的骚乱还在继续,它将如何收场,我们尚不得而知。对这场突然而起的骚乱,有太多混乱的,甚至是胡说八道的解读。

  伊朗的政治、历史文化及宗教都比较复杂,大概没几个中国人能搞明白。但不懂并不妨碍一些人不负责任地瞎说。还有不少人为伊朗的骚乱欢呼,尤其暴露出他们的无知和阴暗。

  

骚乱,并非颠覆

 

  关于这次伊朗“新年示威”的起因,一直众说纷纭。最初在马什哈德爆发的示威,有人说是因为民众上街抗议鸡蛋涨价引发,有人说是保守派人士因为抗议鲁哈尼政府关于“女性不再强制要求佩戴头巾”的决定而引发的。

  至于这次伊朗“新年示威”活动的规模,不少人说这是十年来伊朗最大规模的全国性自发抗议活动。而且还有人说示威已经演变为对伊朗政教合一制度的颠覆,社交媒体的“颜色革命”已经爆发。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首都德黑兰大学生聚集抗议

  不错,这次示威已经导致近1000位平民被捕,总体死亡人数超过了20人。但是示威民众的诉求非常复杂,并没有一致性的明晰的政治目标。最初是保守派人士(马什哈德是伊朗保守派重镇)抗议经济多年来没有的到改善,之后确实有一部分人对目前伊朗的政治体制表达不满,但还有很大一部分参加游行的人是支持政府的人士。

  根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报道,在1月1日这一天,支持政府的集会在伊朗多地举行。全国大约1200座城镇举行年度集会,以纪念“击败”2009年总统选举后的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支持政府的民众挥舞国旗,举着伊朗最高领袖大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的头像。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支持伊朗政府的民众游行

  所以,这次波及伊朗全国的游行示威活动并不都是反对政府的,而是相互对立的两个人群,伊朗政府真正担心的是这两个人群的对立抗议活动不要失控,如果演变成暴力流血冲突就会给国家带来巨大的混乱。

  另外,从示威人群的规模和性质看,与2009年伊朗大选候选人穆萨维要求取消大选结果引发百万人予以支持并上街游行相比,两者也有差距。与2009年的那次游行相比,此次抗议规模相对较小,也显得更加零星分散,缺乏明确的领导者。

  从目前看,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警察和民兵对示威总体显现克制,防止出现强硬举动刺激民意。眼下,德黑兰等部分地区局势得到控制,当局表现出很高的组织、动员和掌控能力。如果没有其他意外事件刺激局势走向恶化,事件应该不至于掀起颠覆性后果。

  

“元旦喜讯?”

 

  “刚敲响新年钟声,网络便传来喜讯,伊朗警察执行国际警察条例,拒绝向人民开枪,脱下警服,站在人民一边,伊朗独裁政府基本玩完!”

  这是伊朗示威消息在国外社交媒体上散开后,一个新浪微博账号第一时间向国内报的“喜”。

  除了等不及报喜,这些微博和自媒体账号,还不断上传伊朗动乱最新的视频,扯着嗓子提高事件的舆论分贝。

  伊朗与中国相隔5个时区,德黑兰与北京相距5千多公里,这些人干嘛这么激动?墙外跟他们里应外合的某反动网站这样总结:讲的是伊朗,暗指的不是伊朗。

  中东阿拉伯之春至今已有5年,这5年中东国家政权分崩离析、人民痛苦呼号、恐怖主义流毒世界的事实,显然还没有给这些人一个教训。他们只是潜伏下来,等待下一个可供他们“带路”,可供他们为颜色革命吹拉弹唱的爆点。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所以,不管这个国家的国情如何,民众有怎样的诉求,示威属于什么性质。只要是不属于西方世界,不采用西方政体,不是西方盟友的国家,生乱生变,对这些人来讲都是“喜讯”。

  但他们的想象,不是伊朗的历史和政治现实;他们的期望,也不符合绝大多数伊朗人民的诉求。

  在西方机构所出的全球自由度排名中,伊朗几乎每年都要比沙特排名低出不少,这几乎与刀哥身边所有亲身到过沙特与伊朗两个国家朋友的感觉差距甚大,个中原因不言自明。同样,独裁与民主这样的二元对立话语,也是西方舆论硬塞给伊朗的。

  伊朗的国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即说明了伊朗国家政权基础的两极:伊斯兰与共和。伊朗宪法规定,伊朗的国家事务必须依靠全民投票来管理,通过选举,选出总统、国民议会议员、各委员会成员等。

  国家日常行政事务由总统领导的内阁负责,总统任期4年,仅可连任一次。不同于美国,伊朗总统选举可是直接民主制,在2017年的大选中,5600万名选民参与投票率超过70%。相比起来,热闹程度十几年未见的美国2016年大选,投票率只有52%。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哪国的老百姓觉得自己国家是“真民主”,怕也是不言自明。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2017伊朗大选电视辩论

  自1980年至今,伊朗已诞生了7位民选总统,除前两任遭驱逐和暗杀外,其他5人全部获得连任,这本身就反映了伊朗民众对伊朗政治稳定的期盼。

  在有些人看来,即便总统是民选的也不作数,因为伊朗的最高权力归属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他才是“独裁”的化身。可惜,这种国家元首与政府首脑分置的架构在现代国家政治中实在算不得新鲜。况且,最高领袖本人要接受88位教法学家组成的释宪会监督,既无法垄断对教法的解释权,也很少干预政府日常事务,释宪会定期判断最高领袖言行是否符合身份,不合适可以罢免。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伊朗伊斯兰政体结构图

  相对于独裁和民主这种道德色彩浓厚的词语,集权和分权才是科学观察现代国家政治体制的合适坐标。在伊朗,内阁、释宪会、宪法监督委员会形成了权力的相互制约与平衡,符合现代分权的基本特征,既尊重了本国的伊斯兰传统,又兼顾了民意,国家与社会之间存在多渠道互动。

  古老的伊斯兰怎么找到一条通向现代的路?在中东许许多多国依然在教派、部落、民族、政党的纷争中苦苦寻找自己国家模式的时候。伊朗的国家制度,是伊斯兰世界的一种有益探索和制度创新。

  今日伊朗人口的70%是年轻人,他们出生于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对革命的感情比较弱,对教法带给社会的种种限制有不满,但这种不满没有冲向政治体制。伊斯兰革命40年,伊朗社会的主心骨没有变。伊朗人经历过伊斯兰革命,经历过八年两伊战争,目睹阿拉伯之春后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的种种惨状,伊朗不能再经历颠覆性革命,是他们的共识;伊朗不能乱,中东矛盾不能再外溢,是地区以及整个世界的期望所在。

  

“民生之痛”

 

  如果伊朗民众并不打算看到波斯之春,那他们上街的理由是什么?它留给同样渴求兼顾稳定与发展的广大发展中国家,也留给伊朗自己的教训是什么?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让饱经制裁之苦的伊朗人觉得终于可以透口气了。但事情的发展,让伊朗人感到失望。西方对伊朗的制裁,并没有实质性的放松,而伊朗为了地缘战略付出的成本不减反增。

  自1979年革命以来,伊朗执政者心目中的首要关切是政治,是政权的安全、输出自己的意识形态和模式、谋求受世界尊重的地区大国地位。经济民生要为反美反以色列、发展核计划和导弹、支持黎巴嫩真主党、出兵叙利亚和伊拉克、保持革命卫队的特殊地位等让路。

  当前,伊朗的失业率为13%,而伊朗8000万人口中35岁以下的年青人占70% ,而这个人群的失业率高达50%。伊朗内政府部副部长说,这次骚乱中被捕的抗议者中,90%年龄都在25岁以下。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参加示威的伊朗年轻人

  这样一个社会,用一位伊朗问题专家的话说,“发生街头抗议恐怕只是时间和地点问题。”

  最终,民怨在新年之交被“一枚鸡蛋”引爆,抗议者上街之初的口号主要是对高物价和民生状况的不满。其中,鸡蛋价格暴涨被广泛引介,有的说几个月内涨了40%,有的说贵了一倍。

  实际上鸡蛋只是一个导火索。此前不久,鲁哈尼总统出于难言的苦衷提交议会的预算案取消了给每个伊朗人每月50美元的财政补贴,砍掉了大批底层民众的活命钱。因为经济状况下滑,大不里士等城市工人失业、工厂欠薪。一些金融机构违规集资,倒闭后卷款潜逃,很多人血本无归,纷纷上街游行要求政府承担责任。

  从骚乱爆发第一天起,“这是美国人干的”的说法就被抛了出来。伊朗官方重点指责外部势力的干涉。迄今为止,还没有证据证明此次伊朗爆发的全国性示威游行是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策划的“颜色革命”。因此,伊朗当局拿“阴谋论”说事,宣传这是“敌人煽动的”,恐有言过其实之嫌。但是,美国和西方都在第一时间表达了它们的幸灾乐祸,这一点是确定的。

  

欢呼“波斯之春”的人,无知且阴暗

  伊朗坚决抵御外国势力干涉和颠覆的行动合情合理。不过,刀哥想多说一句,伊朗是有千年历史的辉煌文明,其对医学的成熟理解,与中华文明有诸多相似之处。那伊朗朋友们也一定明白这个道理:是药三分毒,要真正让一个人百病不侵,还需要外强筋骨,内和脏脾,打造一身扛得住风雨的体魄。

  (特别感谢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

  作者:胡一刀、李小飞刀、刀贱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