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长城内外:我对“共享经济”的认识

2017-12-31 10:07: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对“共享经济”的认识

生产社会化向经济社会化发展的一种表现形式

望长城内外

  近年来,“共享”一词风靡于世。

  在许多城市,满大街都是“共享单车”。

  2017年5月,北京外国语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发起了一次留学生民间调查,来自“一带一路”沿线的20国青年将共享单车与高铁、支付宝、网购一起评选为他们心目中当代中国的“新四大发明”。

  2017年12月,“共享”一词又入选“2017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流行语”,入选理由为“共享是共享经济中的核心理念”。

  更加令人惊讶的是,有人甚至在人民日报社主办的人民论坛网发表文章断言:共享经济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唯一路径。

  这些情况,引起我对“共享经济”的关注,并对其进行了一些研究和思考。下面谈谈我对“共享经济”的认识:

  一、什么是“共享经济”?

  首先,要弄清楚“共享”是什么意思。

  共享是一个汉语词汇,基本意思是共同分享或享用。

  据说,“共享”一词出自于明代冯梦龙所著《东周列国志》第七十一回:(齐景公曰)“相国政务烦劳,今寡人有酒醴之味,金石之声,不敢独乐,愿与相国共享。”

  在明代罗贯中所著《三国演义》第四十八回中也使用过“共享”一词:(曹操曰)“今吾有百万雄师,更赖诸公用命,何患不成功耶!收服江南以后,天下无事,与诸公共享富贵,以乐太平!”

  那么,什么是“共享经济”呢?

  “共享经济”也称“分享经济”,都是从英语Sharing Economy翻译过来的。一些人认为,为了与中央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里的共享发展理念区分开来,主张称“分享经济”,但大多数人仍然使用“共享经济”这个词语。

  目前,对于“共享经济”尚无统一的定义。

  有的认为,共享经济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商业模式。

  也有的认为,共享经济是由个人或第三方平台将闲置资源或服务以有偿分享给需求者,并从中获得报酬的经济模式,其核心特征是基于信息技术平台的资源优化配置。

  还有的认为,分享经济(共享经济)是指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整合、分享海量的分散化闲置资源,满足多样化需求的经济活动总和。

  其实,“共享”这一概念早已有之。在传统社会,朋友之间借书或共享一条信息,邻里之间互借东西等,都是一种形式的共享。但这种共享受制于空间、关系两大要素,一方面,信息或实物的共享要受制于空间的限制,只能限于个人所能触达的空间之内;另一方面,共享需要有双方的信任关系才能达成。

  进入21世纪之后,随着互联网web2.0时代的到来,各种网络虚拟社区、BBS、论坛等开始出现,用户可以在网络空间上向陌生人表达观点、分享信息。但网络社区以匿名为主,社区上的分享形式主要局限在信息分享或者用户提供原创内容(UGC),而并不涉及任何实物的交割,大多数时候也不带来金钱的报酬。

  2010年前后,随着提供专车服务公司“优步(Uber)”、旅行房屋租赁社区“爱彼迎(Airbnb)”等一系列实物共享平台的出现,共享开始从纯粹的无偿分享、信息分享,走向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最早是由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中提出来的。他们认为,共享经济的主要特点是:要有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这个第三方可以是商业机构、组织或者政府;个体借助这些平台,交换闲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或者向企业、某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共享经济涉及到三大主体,即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共享经济平台作为连接供需双方的纽带,通过移动LBS应用、动态算法与定价、双方互评体系等一系列机制的建立,使得供给与需求方通过共享经济平台进行交易。

  由此可见,尽管目前对于“共享经济”尚无统一的定义,但现代意义的“共享经济”至少应包括以下三个基本要素:

  一是有价值的资源。即共享的对象是具有一定价值且可多次使用的各种资源(主要是物品或服务),如果不能多次使用或过于廉价,就无法共享或不值得共享了。这些资源既可以是机构或个人闲置的(如空闲房屋出租),也可以是机构或个人专门为社会需要提供的(如共享单车)。

  二是分享使用权。即共享的形式是对资源使用权暂时的有偿转让和对不同需求者的多次转让,一般不涉及资源所有权的转移。

  三是以市场平台为媒介。即共享的途径是通过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来实现的。这种市场平台既可以是由供、需之外的第三方(商业机构、组织或者政府)建立的具有中介性质的交易网站等,也可以是由专门为社会需要提供某一种类服务的商业机构或个人所建立的交易平台(如共享单车)。资源的需求方通过市场平台得到自己想要使用的资源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用,供给方则通过市场平台将自己拥有资源的使用权暂时转让给需求方并获得收益。

  以上三个要素构成了“共享经济”的基本内涵,缺一不可。

  二、共享经济的基本特征

  共享经济是互联网时代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与传统经济模式相比,主要具有四个特征:

  一是基于互联网平台。互联网平台并不直接提供产品或服务,而是通过互联网和智能终端将参与者连接起来,使得海量的供给方与需求方能够迅速建立联系,并向双方提供即时、便捷、高效的技术支持、信息服务和信用保障。如果没有互联网,也就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

  二是大众参与。要有足够多的供给方和足够多的需求方共同参与,这是共享经济得以发展的前提条件。而互联网平台的开放性,又使得普通个体能够很方便地参与到共享经济中来。特别是在共享经济中,无论是需求方租借物品或获得服务,还是供给方出租物品或提供有偿服务,都具有快速、便捷、高效、低成本的特点,因而能够吸引越来越多的个人和实体参与到共享经济活动中。

  三是使用权与所有权相分离。共享经济主要采用以租代买、以租代售等方式让渡产品或服务的部分使用权,一般不涉及产品或服务的所有权。这种两权分离的经济模式,扩展了市场空间及经济活动的领域。

  四是资源要素的快速流动与高效配置。世界上的各种资源都是有限的,但闲置与浪费也普遍存在,如空闲的汽车、房屋、设备、资金、时间等。共享经济依靠信息技术,能够将这些海量的分散的各类资源通过网络整合起来,并以快速、便捷、低成本、多样化的方式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从而实现了资源要素的快速流动与高效配置,使各类资源能够发挥最大的效用。

  三、共享经济的主要类型

  目前,对共享经济的分类尚无统一标准,角度不同,划分的类型也不同。

  例如,美国哈佛大学经济系的教授马丁·L·威茨曼(Martin Lawrence Weitzman)把“共享经济”分成三大类别:

  一是基于共享和租赁的产品服务。即在同一所有者掌控下的特定物品在不同需求者间实现使用权转移,比如拼车网、房屋交换网。

  二是基于二手转让的产品再流通。实质上是同一物品在不同需求者之间依次实现所有权转移。比如美国的克雷格列表(Craigslist)是一个网上大型免费分类广告网站,作为全球第一分类广告媒体,目前在50多个国家的近500座城市提供求职招聘、房屋租赁买卖、二手产品交易、家政、娱乐以及敏感的寻找异性朋友等服务。

  三是基于资产和技能共享的协同生活方式。实质上是时间、知识和技能等无形资产的分享。比如Liquid Space(流动空间)复制Airbnb(爱彼迎)模式,为在外出差者在当地寻找和共享最佳办公空间,并通过基于地点的移动应用将信息呈现给用户,这些地点包括办公区、商业中心等许多有WiFi但使用率不高的地方,从而低成本、浪费少地共享工作间和机器设备。此外,这种形式还包括一方利用闲暇时间为另一方提供服务等形式。

  按分享对象划分,目前,共享经济主要包括以下类别:

  一是产品分享,如汽车、设备、玩具、服装等,代表性平台企业有“滴滴出行”、“优步(Uber)”、服装租赁网站“RenttheRunway”、“易科学”等。

  二是空间分享,如住房、办公室、停车位、土地等,代表性平台企业有“爱彼迎(Airbnb)”、“小猪短租”、“联合办公空间 (Wework)”等。

  三是知识技能分享,如智慧、知识、能力、经验等,代表性平台企业有“猪八戒网”、“知乎网”、公开在线课程项目“Coursera”、“名医主刀”等。

  四是劳务分享,主要集中在生活服务行业,代表性平台企业有“河狸家”、“阿姨来了”、“京东到家”等。

  五是资金分享,如P2P借贷、产品众筹、股权众筹等,代表性平台企业有P2P平台“LendingClub”、企业筹资的众筹网站“Kickstarter”、“京东众筹”、“陆金所”等。

  六是生产能力分享,主要表现为一种协作生产方式,包括能源、工厂、农机设备、信息基础设施等,代表性平台企业有苹果公司经营的连锁零售商店“Applestore”、农林业社团组织“Maschinenring”、沈阳机床厂I5智能化数控系统、阿里巴巴“淘工厂”、WiFi万能钥匙等。

  从满足用户需求的角度,共享经济也可以分为以下种类:出行(滴滴出行/Uber)、住宿(Airbnb/小猪短租)、吃饭(回家吃饭/妈妈的味道)、穿衣(Rent the Runway/那衣服)、贷款(LendingClub/人人贷)、学习(Coursera/MOOC中国)、就医(春雨医生/名医主刀)、旅行(蚂蜂窝/百度旅游)、生产(Applestore/淘工厂),等等。

  四、共享经济的优点

  共享经济是信息革命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出现的新型经济形态,与传统经济模式相比,具有一些明显的优点。

  一是进一步扩展了市场空间和经济活动的领域

  在传统商业模式下,供需双方需当面进行交易,因受到空间、时间和信息等方面的限制,买家要想找到合适的商品,卖家要想找到更多的客户,不仅费时费力,而且交易成本较高。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由于电子商务和网店的出现,使供需双方能够通过网络进行交易,不仅便捷快速,而且降低了交易成本,从而吸引了大量的商家和消费者,大大扩展了市场空间。

  而共享经济又进一步扩展了市场空间。它通过运用信息技术整合、分享海量的分散化闲置资源,采用以租代买、以租代售等方式让渡产品或服务的部分使用权来适应社会多样化的需求,不仅满足了广大民众由于各种原因“不想拥有,只求好用”的消费需求,而且为投资者及商业机构提供了更多的商机,同时也为具有闲置物品和一技之长的普通个体提供了增加收入的机会。这就进一步扩展了市场空间和经济活动的领域,对于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扩大社会有效供给和促进灵活就业等都具有积极的意义。

  二是有利于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

  由于共享经济能够依靠信息技术,将海量的分散的各类资源,特别是闲置的资源(如空闲的汽车、房屋、设备、资金、时间等),通过网络整合起来,并以快速、便捷、低成本、多样化的方式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实现资源要素的快速流动与高效配置,这就使得各类资源能够发挥最大的效用。从总体上来看,共享经济能够以较少的社会供给满足较多的社会需求,防止和减少生产过剩与过度消费,这对于保护资源、防治污染、推进绿色革命和可持续发展都十分有利。

  三是进一步满足了社会需求,方便了人们生活

  共享经济的出现和发展,能够满足社会多方面的需求,大大方便人们的生活。例如,许多民众由于各种原因,对一些物品如汽车、住房等,买不起或者只想用不想养、不想随身携带,而一些单位或个人则希望把自己的闲置物品出租给别人而获得收益,共享经济就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又如,不少具有一技之长的人想利用空闲时间为他人提供教学、设计、维修、绘画、医疗、保健、美容、理财和法律咨询等项服务,以增加自己的收入,而许多个人和单位又有这方面的需要,共享经济就可以同时满足双方的需求。

  五、共享经济的本质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什么?有人说是“闲置资源的共享”,也有人说是“使用权与所有权的分离”,还有人说是“互助和互利”,等等。我认为,这些观点讲得都是共享经济的表面现象,并没有揭示共享经济真正的本质。

  如果把共享经济放到人类社会发展的大进程中来看,就可以看到,共享经济不仅是社会信息化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种新的经济型态,也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但共享经济的出现和发展,并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它只不过是进一步提高了生产社会化的程度,或者说是使生产的社会化走向了经济的社会化。所以,从其本质上来看,共享经济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生产社会化向经济社会化发展的一种表现形式。

  例如,“共享单车”发展存在的无序竞争的现象,就很能说明共享经济的本质。近年来,一些企业看到“共享单车”有利可图,就纷纷搞起这个经营项目。他们认为,最有可能赚钱的是大城市,于是就纷纷向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投放共享单车,抢占这些城市的市场。结果,很快就导致一些大城市的市场饱和。加之管理维护工作没有及时跟上,共享单车在街头乱停乱放,影响了城市秩序,结果,成千上万辆共享单车被清理出闹市区,在郊区堆积如山。一些小企业在竞争中失败,只好退出市场。

  再以“滴滴出行”为例,来看共享经济的本质。滴滴打车于2012年9月9日在北京上线,2016年8月1日滴滴宣布收购优步(Uber),市场占有率超过了90%,基本完成共享出租行业的垄断,时间只用了4年。而2016年8月之后,滴滴打车就开启了涨价模式,在一年内,各类出租车涨价近乎30%,同时,滴滴在对司机与乘客的不同收费标准当中所赚取的差价,正在使其由一个资源分配平台转变为旧有的收取“份钱”的出租公司,从而开启了对垄断利润的盘剥和垄断资本的运行模式。

  我们从上面两个例子可以看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些特有现象,如资本逐利的本性,无序的市场竞争,生产过剩,市场垄断和对垄断利润的盘剥等,都在“共享单车”和“滴滴出行”的发展过程中充分表现出来。这两个事例说明,尽管共享经济是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和商业模式,但它仍然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种表现形式。

  根据共享经济的本质,笔者可以预言,共享经济很有可能带来过度商业化的后果。就像电子商务和网店的出现,使许多出国旅游的游客和导游变成了兼职买卖人一样,共享经济将会催生出更多的兼职生意人,许多人会在单位上班时做生意,甚至中学生也会在上学时掏出手机做买卖。对于中国社会来说,这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六、对共享经济的认识误区

  当前,对共享经济存在一些认识误区。主要有以下几种错误认识:

  一是认为“共享经济会改变人们的产权观念”。

  有人说,共享经济能够培育和形成“我的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观念,改变人们对产权的认识,内孕着互助互利的集体经济成分的发展。

  我认为,这种看法是不对的。共享经济虽然能让私有物品供他人分享,但却没有改变该物品的所有权。例如,私家车和住房通常属于生活资料,但一旦出租给别人和让别人有偿分享,就具有了生产资料的属性,出租和分享所得收益就是“产值”。这种共享,丝毫没有改变生产资料私人所有的状况,在付钱使用者的心中,只会看成这是自己掏钱才能用的东西,永远也不会看作是自己拥有的东西。

  二是认为“共享经济改变了企业的雇佣模式和劳资关系”。

  有人说,共享经济改变了企业的雇佣模式和劳资关系,造就了一种“自己给自己打工”的全新的在家谋生方式。

  这种看法也是错误的。在共享经济中,一些人确实可以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为他人进行有偿服务,不进入企业,“自己给自己打工”。可是,这只是限于个体所能完成的工作,并且这样的工作基本都属于服务性行业。而从整个社会来看,绝大部分的生产和经济活动仍然要靠企业来进行,要通过社会化的分工与协作来完成。个体的有偿服务充其量不过是网上个体户或兼职个体户,在整个社会生产和经济活动中,只占很小的比重,只是起到补充的作用。因此,在私有制条件下,大量的私有企业会始终存在,企业的雇佣模式和劳资关系丝毫也不会改变。

  三是认为“共享经济能够走向共产主义”。

  有人认为,共享经济实现了共产主义的“各取所需”,因而具有共产主义的成分。有人甚至断言“共享经济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唯一路径”,其理由是:共享经济的初级形态只是一个方面或者部分责任、权力、利益的共享,随着发展的深入,将走向责任、权力、利益的全面共享,而共产主义社会实际就是责权利全面开放合作共享的社会。所以,共享经济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唯一路径。

  我认为,这种看法是很荒谬的。共享经济与共产主义虽然都有一个“共”字,但两者之间却有着天壤之别。

  首先,两者的范畴不同。共享经济只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种经济形态和商业模式,而共产主义则是一种社会形态,是共产主义社会经济结构、政治结构、文化结构的统一体,包括经济形态、政治形态和意识形态。可见,共产主义的范畴要远远大于共享经济。

  其次,两者的生产方式不同。共享经济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并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生产资料所有制仍然是私有制。而共产主义社会则是共产主义的生产方式,生产资料所有制是公有制。共产主义与共享经济有着本质的区别。

  第三,资本主义不会和平长入共产主义。虽然共产主义社会是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但资本主义不会“和平长入”共产主义。这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统治阶级——资产阶级,绝不会主动把他们的财产献给社会,更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因此,要用共产主义制度代替资本主义制度,必须通过革命才能实现。

  综上所述,共享经济是社会信息化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种新的经济型态,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生产社会化向经济社会化发展的一种表现形式。共享经济虽然具有扩展市场空间、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满足社会需求和方便人们生活等优点,但它并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更不可能“和平长入”共产主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