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葛江波:私有化的改革能够救社会主义吗?

2018-01-02 11:07: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葛江波
点击:   评论: (查看)

私有化的改革能够救社会主义吗?

 

——评皇甫平的文章

  沉默了十几年,皇甫平先生又出来说话了。这十几年社会出现了这么多问题,皇甫先生都无动于衷,从不说话;然而当人们对社会出现这么多问题进行反思时,皇甫先生却坐不住了,要说话了。在皇甫先生看来,这十几年无论社会出现多少问题都没有必要发表自己的看法,因为这些问题都是改革所不可避免的;而人们要对这些问题进行反思却是万万不允许的,是有必要发表自己看法的,因为反思这些问题就是否定改革。也就是说在皇甫先生看来,我们应该对改革以来社会出现的问题同他一样保持沉默,这样改革就不会被否定,就可以顺利进行,一切社会问题就会随着改革的深入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可惜,我们的智力还没有低到和皇先生一样的水平,我们还没有像动物一样只知往前走,不知往回看。

  从皇甫先生的文章可以看出,尽管皇甫先生反对姓“社”与姓“资”的争论,但是他本人似乎还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所以他才会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才能救社会主义。”这表明皇甫先生与吴敬琏、张维迎等人还是有所区别的,因为后者是只讲改革,根本不讲什么社会主义。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就皇甫先生所提出的“只有改革才能救社会主义”这个命题展开讨论。

  既然皇甫先生讲“只有改革才能救社会主义”,我们不妨先问皇甫先生一个基本的问题:什么叫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有什么区别?在我们看来,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而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这是两个社会的根本区别所在。那么以建立市场经济为取向的改革究竟是在搞公有制,还是在搞私有制?从改革的现实来看,以建立市场经济为取向的改革显然是在搞私有制。现在通过改革,全国的中小企业几乎全都卖给了个人。剩下为数不多的大型国有企业也正准备卖给个人。这个现实恐怕是皇甫先生也很清楚的。那么我们再请问皇甫先生:这种全面私有化的改革,能够救社会主义吗?换句话说,社会主义改革的目的就是全面私有化吗?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就是全面实行私有制吗?如果皇甫先生稍微有一点理论常识恐怕也不会对这个如此简单的问题做出肯定的回答。而在皇甫先生看来这种全面私有化的改革居然能够救社会主义,这真是让人笑掉大牙的天大的笑话。这天大的笑话居然出自皇甫先生之口,可见皇甫先生连基本的理论常识都不懂。姓“社”姓“资”不分,姓“公”姓“私”不分,这不是政治上的糊涂虫吗?这种糊涂虫也能影响改革?难怪我们的改革出了这么多问题。

  由此不难看出,皇甫先生文章中的观点基本上都属于这类基本理论常识都不懂的糊涂虫的水平。比如他说当前社会中出现的问题是改革中“不可避免地出现的新问题、新矛盾”,就是缺乏基本的历史常识。官员腐败、警匪一家、假冒伪劣、黄赌毒、企业破产、工人失业、贫富差距哪一个问题不是旧中国的老问题、老矛盾?什么叫“不可避免”?你搞市场经济,搞私有制,当然这些问题是不可避免的,何止“不可避免”,只能是越来越严重。而建国后,我们搞社会主义,搞计划经济,搞公有制不就避免了这些旧中国的老问题吗?我们为什么要搞社会主义,不就是为了避免这些旧中国的老问题吗?社会主义为什么比资本主义优越,不就是因为我们搞了计划经济,搞了公有制,解决了这些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私有制“不可避免”的问题吗?连老百姓都知道这些问题是新中国成立后早已避免和解决了的问题,所以把现在又出现这些问题叫做“死灰复燃”,而皇甫先生竟然把这些老问题当作“不可避免”的新问题,可见他连普通老百姓都不如,如果不是缺乏基本的历史常识的糊涂虫又会是什么呢。

  正因为如此,皇甫先生才把这些老问题当作是由于政府干预市场经济,是权贵资本所造成的,才有此得出结论说出现这些所谓的新问题、新矛盾是改革还不到位所造成的,只有继续深化改革,才能解决这些所谓的新问题、新矛盾。这就好比庸医找错了病根,“肚子疼,上眼药”。其实当前许多社会问题与政府干预市场和所谓“权贵资本”根本没有关系。民营企业造假,造伪、造劣、仿冒是政府和权贵资本让他们这么干的吗?一些人贩卖毒品,卖淫嫖娼,偷盗抢劫是得到政府和权贵资本的支持吗?显然这些问题根本与政府和权贵资本没有什么关系,相反,这些问题正是政府在尽力所要解决的问题,若不是政府在尽力解决这些所谓的新问题、新矛盾,现在社会还不知要乱到什么样子。把这些问题归结到政府身上,这不是典型的嫁祸于人吗?至于腐败、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虽然与政府干预市场和权贵资本有关系,但是这些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也是市场经济,也是私有制。是先有市场经济、私有制,后有政府干预市场产生腐败,产生国有资产流失,产生权贵资本。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公有制企业有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根本没有办法拿出企业的现金向政府官员行贿,公有制企业的领导也没有必要为了公有制企业的利益去违犯财经制度,自己犯法,去向政府官员行贿。只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公有制企业才放开了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公有制企业的领导才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向政府官员行贿。也就是说腐败的原因并不在于公有制本身,而在于市场经济的环境,私有制的影响。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好的环境可以使坏人变好,而坏的环境可以使好人变坏。这使我想起一位党的干部曾经讲,现在有的企业合法经营反而生存不下去,而有的企业又请客又送礼,尽干违法的事,反而生存得很好。这不就是搞市场经济,搞私有制的结果吗?而私有制企业一建立就没有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私有制企业主一开始就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用现金向政府官员行贿。所以市场经济、私有制才是腐败的根源。

  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国有资产只能在公有制的企业内部流通,所以根本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东西。就是因为搞了市场经济、私有制,才为国有资产流失创造了条件。国有资产流失到哪里去了?不就是流失到私有制企业中去了。没有私有制企业,国有资产怎么可能流失到私有制企业中去呢?

  现在有的政府官员在提到社会问题、社会矛盾时总爱提到一个词:“积重难返”。他们怎么就不问问这些“积重难返”的问题是从何时产生的?是怎么产生的?这些“积重难返”的问题不就是改革后搞了市场经济、私有制才产生的吗?为什么建国后,我们搞计划经济,搞公有制时就从没听说有什么这类“积重难返”的“新问题、新矛盾”?可以断言,如果继续搞市场经济,搞私有制,不仅不会解决现在积重难返的老问题,而且会使这些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积重难返”。

  现在有些人认为马克思主义过时了,解释不了当今社会出现的问题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当今社会中出现的问题恰恰符合马克思对早期资本主义的分析。马克思早就分析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造成盲目投资,生产过剩,企业破产,工人失业,贫富差距扩大,资本家为了百分之百的利润会冒着杀头的危险去从事违法的勾当,商品经济的发展必然造成把原来不是商品的东西也变成商品,商品交换的原则会把所有人与人的关系都变成赤裸裸的商品交换关系。这不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当今社会中会出现这么多问题。什么权钱交易,权贵资本,不正是市场经济中通行的商品交换原则的必然结果吗?就是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任何一个政治行为又何尝不是在搞权钱交易,在发挥权力资本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呢?

  当然,这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对于皇甫先生来讲更是显得过于深奥了,否则他怎么可能连姓“公”姓“私”都分不清,连姓“社”姓“资”都分不清呢?如果照皇甫先生的思路去继续深化改革,恐怕就是要让那些在产权改革中成为新的资本家的人来领导我们搞社会主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