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伏牛石:说“教化”,兼怀毛泽东

2017-12-20 15:37:4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伏牛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微信截图_20171220114335.jpg

  春风化雨是人们最理想化的一种教化模式,可细究起来,要想实现它又是多么不易。

  古之有作为帝王无不希望通过和风细雨式的教化,使臣属们都能除去私心杂念忠心谋国,使一切顽劣反叛者在皇恩浩荡中真心归附,使黎民百姓在皇权运作下对自己感恩戴德顶礼膜拜,使万国帝王对自己心悦诚服地敬仰、虔诚无二地归附。所谓的威加海内,四海升平,此之谓也。

  要想润物无声般教化万人,对政治家尤其对封建帝王来说,最直白的做法就必要实施孔孟所言的仁政。实现王道乐业式的统治,是非帝王的孟子毕生的追求。他的著述中是处都在不厌其烦地讲述这一观点,他一心希望自己所能见到并能平静交谈的帝王们,在施政过程中接受自己的治国理念,让天下达到民贵君轻、和谐安宁、互敬互爱、幸福美满的理想境界。

  可惜的是,孟子的著述文章里论及此番道理时固然处处闪耀着诱人的熠熠之光,所拜见的帝王也都对他的见解无不由衷赞叹并付诸实施,以致一些实施仁政的国家面貌大为改观,民事农桑,老有所养,幼有所教,女有所归,畜禽满满,那太平盛世之象几近近日我们所追求的“五有”社会了。

孟子

  孟子的王道乐业思想固然或多或少影响了当世以至后世的不少帝王,在他们的统治时段里或多或少汲取了其中某些有意的成分,君民社稷之间的关系倘遇开明帝王,或许能够体现出一点点蛛丝马迹。可惜的是,孟子的理念尽管辩证、进步、甚至不乏民主气息,可又有哪个掌权的封建帝王愿意全盘照搬呢?

  自古以来,任何朝代,家天下的统治模式一以贯之。四海之地尽是王土,黎民百姓尽是王臣,朕之江山美好如画,何其荣耀!有谁舍得把这无限美好的尊贵与利益与人分享?有谁想过孟夫子所言的要把民看得重把君看得轻,还有什么“社稷次之”之说?

  既然皇权统治独属一家,天下人、财、物也就无公可言。为了自家的江山能够千秋万代福祚绵延,帝王们谁都不傻,他们会生尽千方百计采取种种手段,令臣属们百姓们驯服在自己至高的皇权威力之中。人间教化之思常萌发于历代文人,对民教化之行也多由他们去完善并按照帝王之要求贯彻执行。

  君不见那副流传甚久而今依然在某些地方流传的二十四孝图码?为守节而可怜死去的诸多妇女换来的是冰冷流血的节牌坊,而这节牌坊矗立在哪里,哪里就继续残害着一代又一代无辜而甘愿随之的后世妇女们。君不见郭巨埋儿的故事吗?真如其叙述的那样的话,我们这个人世间不知可能延续至今?为了给年迈的老人挤出活命口粮,父亲竟残忍把自己的儿子活埋了。这种愚蠢残忍直至的所谓孝道,压根就充满血腥与极大的不仁道。饥荒之年,当一家的口粮难以维持所有人生命之时,最需要活下来的不是垂暮老人,而是代表未来的孩童。只有他们活下来,大至人类小至家族才能繁衍生息,人类社会的未来才有希望发展强大。哪里就有郭巨这般的糊涂蠢儿,用灭绝孩子之法救助老人,用灭绝未来之行留存大人或老人,这样的劣行蠢行竟然还被树为千百年来发扬孝道的榜样,这是什么狗屁教化啊?

  至于什么王祥卧冰求鱼,孟宗冬日哭笋之说,更是荒谬之至。凡夫俗子的肉身凡体,真能经得住寒冰彻冻?事实恐怕是冰未曾化,鱼未曾见,王祥自己早已化为僵尸,不仅不可能藉此尽奉孝道,反而因伤害了自己而没机会再尽孝道。至于孟宗哭笋,虽然荒唐有限,也不足为辨。笋是哭不出来的,要想让自家老人吃到此稀罕物品,办法只有两个,一是拿着镢头趋附竹林挖笋,一是到出笋的地方购买,哪里一个大男人竟至于笨到为尽孝道只能以泪拭面无为哭泣的地步呢?

  这些所谓的教化,有心人一看便只是在愚弄民众,哪有一丝一毫的人性人道甚至某种合理性?孝敬老人是人之天伦本分,不唯人类如此,就连动物世界里也有虎毒不食子一说。关爱幼哺育小生命更是人类义不容辞的责任。没有了孩子,人类就没有了未来。大人的希望终归寄托在孩子身上,因此关爱孩子自古以来就一直成为人们自觉的伦理行为规则。它和关爱老人一样,在人类的延续过程中是两个并行不悖的自觉伦理行为甚至是本能,不需要谁去刻意地进行所谓的教化。任何时候,我们既不能为了老人而抛弃孩子,也不能为了孩子而虐待甚至抛弃老人。中华民族的孝道传统自古以来就一直健康地存在着延续着,绝非靠什么二十四孝图去引导感化的。说白了,封建帝王以及那些追随他们的御用文人们,把这些原本积极的因素演化成了看似温情脉脉实则极端冷酷残忍且有利于统治者驾驭民意的工具,好以此来束缚他们认为愚昧凡俗的黎民百姓而已。

  关于人间正常的伦理人情,还是鲁迅先生在他的那首《答客谯》里说得深刻直白:“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行风作狂者。回眸时看小於菟”。猛虎尚且如此,何况思想智慧至高的人类呢?

  任何所谓的教化要想真正感化人心,必合乎天理人情,唯有合乎天理人情,才能达到教化的目的。一味偏执地走极端路线,伪装得再美好的所谓教化终不过是一场自欺欺人的梦中呓语而已,民众是不会上其当的。试问,二十四孝图诞生以来,除了蒙骗不少无辜女子之外,这千百年来的人世间可曾出过几个郭巨?又曾衍生过几多王祥孟宗?亦或是闪现过几位随水漂流的曹娥?几无可能,或者一个没有。这其实就是所谓的封建教化的失败,更是封建统治者愚民政策的某种失败。

  积极的教化我们并不否认,它的确能产生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效能。可封建社会里产生的许多所谓教化,大都是对人是法则,对己是废纸。哪个封建皇族里面有真正的人情?为了篡权夺位,父子反目,兄弟互戗的例子还少吗?堂堂李世民不是在屠戮兄弟后逼退父亲皇位自己爬上去的吗?隋炀帝杨广不是在伤害父兄之后,才夺得皇帝宝座的吗?为了贪婪美色,冠冕堂皇的李隆基不是抢占了儿媳杨玉环吗?老顺治不是强行霸占了自己的弟媳董鄂妃吗?他们的败坏人伦之行,何以就不受封建教化规则的约束与限制呢?偏偏到了黎民百姓那里,这些尽是充满血腥的伦理法规就成了不可越雷池一步的金科玉律?

  封建社会里的所有统治者,没有谁不希望自己的江山社稷万古永存,没有谁不在驾驭民情民意上煞费苦心。可为什么收效甚微呢?根本原因就在,他们制定的一系列教化措施只对外不对内。上古之时传说的五帝三皇为什么能够深服民心,关键就在于他们每说一事必能身体力行。天下事情,上行则下效,用现代人物焦裕禄的话说就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timg (1).jpg

  伟大的毛泽东时代何以风清气正,何晏海清?关键就在于那时的中央领导集体全部都能以身作则。身为副总理的吴桂贤为了节省会议期间供应的几分钱茶叶钱一直坚持喝白开水;身为副总理的陈永贵始终都是白羊肚手巾裹头不领国家工资而在大队拿工分;身为毛主席夫人的江青托人捎点药品一定坚持要付给应付的钱;身为共和国总理的周恩来伏案工作时怕磨破衣袖必带上妻子为他特制的套袖;作为一国领袖的毛泽东一件睡衣上竟有八十多处补丁;德高望重的朱德困难时期竟带着子侄们到处地附近挖野菜以补充生活上的不足。那时候,官员和民众生活上虽有差别,但距离甚微,原因就是他们每月有工资而普通民众没有。除此之外,党政官员再无其他特权。

  教化有时候不是靠人扯破喉咙说教就可达其目的的,它需要制定者必须身体力行。有了榜样带动,有了国家政权约束与护航,没有什么歪风邪气不可以被驱逐消除,没有什么正能量不可能引导国家奔向美好与光明。

  人天生是有惰性的,人天生都具有难以克服的养尊处优和自私心理,必须时刻敲打与警醒,大家才不至于思想沉沦,意识模糊,信仰迷失,车翻悬崖。新中国成立之后,熟知历史奥秘的毛泽东为此煞费苦心,隔三差五就要对干部队伍实施警钟般明教,他每每进行的思想整风运动,无不是对症下药,直接而敏锐地刺疼了共产党干部队伍滋生出的弊端与要害,也每每触动了少数人已经麻木疲软的政治神经,因此时至今日仍招致一些人的怨愤与不满。

  但怨愤归怨愤,不满归不满,时过境迁以后,当人们回眸历史的时候,难免不看看眼前,冷酷的现实使不少人在事实面前由不得不感叹毛泽东的伟大英明与远见。毛泽东对人的教化,向来都是简洁明快,从无拖沓杂糅,更无拖泥带水。延安整风时候提出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其为运动开展制定的科学合理原则,反对个人主义、反对宗派主义、反对党八股直对党内业已存在且危害极大的各种弊端之肯綮,然后一一解剖,使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令身有此病者不得不深思反省以至悔改。为了克服边区政府遭遇的经济危机,一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开宗明义,使大家顷刻间拨云见日,眼前一片光明,进而诞生了伟大的大生产运动这个有史以来弥足珍贵的人间奇迹。

  针对党内慢慢滋生的官僚主义倾向和路线方针方面出现的偏差,一句“斗私批修”就把一切问题之源和解决之法活脱脱亮晶晶提携出来,令所有真正共产党人一下子心灵彻悟,如雷贯耳,对照既往,反省自己,初心渐归。

毛泽东

  至于文革中那句至今仍然令人激动不已的造反有理。只要不偏执解读,公正之人都会明白个中真味的。造谁的反?答案言简意赅,造走资派的反,造官僚主义者的反,造修正主义的反。怎么造?依然言简意赅,要文斗不要武斗,要触及灵魂而不是触及皮肤。运动进行过程中无论哪一方面,毛泽东都有自己明细而直白的要求。如今,一些人尤其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你硬要对领袖的思想断章取义,肆意歪曲,那谁也没功夫或者没也必要去和你做过多的无谓争执。因为明白与糊涂有时候是很难界定的,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在改开后实在太多,尽管内中原因复杂,但他们终究是一批掌控着极大话语权的特殊人群,他们的言论影响力之广之大,绝非常人可比。

  毛泽东包揽古今中外的深邃学识以及他对历史对现实的深刻理解与准确把控,恐怕古今中外难有可与之比肩者。他穿透历史的深邃眼光,超凡脱俗的崇高智慧,高超绝伦的驾驭能力,即便古今中外一切一流政治人物也罕有可与之匹敌者。

  今人往往由于自己的肤浅与无知或者别有用心,绿头苍蝇一般老在死去的伟大战士身边嘤嗡飞鸣,自以为伟大,自以为不朽,自以为抓住了死去战士身上所谓的缺点而肆意栽赃诽谤污蔑,似乎战士不是战士,只有它们才是最完美的战士。然而,诚如鲁迅先生所言:“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终竟也不过是苍蝇。”。即便是再完美的苍蝇们,你们完美的身上,有哪一点能与未来历史定论中不一定是有缺点的战士可比!

  毛泽东时代可称为教化的东西,无一不来自实践,无一不来自人民,无一不来自以他为代表的中央领导集体的率先垂范与身体力行。上有好者下莫甚焉,毛泽东时代上层的伟大高尚的“好”,极大带动了下层人民无穷无尽的“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至今为止的人类历史上,能够把人的积极性与创造性发挥到近乎极致高度的,唯有毛泽东时代!

毛泽东

  今天,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同样在以实际行动教化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人民。古人说下下者有上上智。要知道,人民是能够分辨一切真伪好害的,谁在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尽心竭力做善事好事,谁在变着法儿试图把国家民族人民带入邪路,人民都看得真切,爱恨得分明,用不着谁去刻意的做作虚饰,或者变戏法儿般瞎费功夫。

  愚民政策自古以来只能猖獗一时,绝不能横行长久。黑暗之后是黎明,沉默之后是爆发,平静之后是颠覆。试图教化民众的,教化者自己首先要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不要指望胁迫民众去做。顺从民意,顺势而为,一切优质的教化都会花开芬芳,都会瓜熟蒂落。

  人类是在优质教化中健康成长的,也是在优质教化中登堂入室到精神文明至高境界中的。只要以民为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世上就没有人民不支持的政治,更没有人民参与其中而不取得最终胜利的事情。

  2017-12-1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