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方进枝:抗美援朝是为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买单的吗?

2017-12-09 18:10: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方进枝
点击:   评论: (查看)

  1950年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年,一穷二白,百废待兴,党中央和毛主席却毅然派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以简陋的武器抗击装备精良的以美国为首的十七国军队组成的“联合国军”。中国为什么要舍生忘死抗美援朝? 

 中国人民志愿军血战上甘岭

 

  今年5月,《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侠客岛”文章《朝中社,你批评中国的言论很无理》(2017-05-05 22:51),称“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中国卷入其中,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引发了中美长达20年的对抗,甚至使两岸问题搁置至今,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的大部分成本。”公然为以美国为首的十七国联军侵略朝鲜开脱,把朝鲜劳动党和人民军统一国家的正义之举说成“挑起朝鲜战争”,抹黑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战争,引发朝中两国人民的极大愤慨。

  1950年10月27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接见王季范、周士钊,深谈抗美援朝问题。香港大公报《历史回眸:毛泽东与亲友谈抗美援朝战》(2000年10月25日03:58 )还原了毛主席对抗美援朝的战略思考,展示了伟人的睿智和胆略。全文如下:

  五十年前发生在鸭绿江彼岸的那场战争,曾经令世界为之深深震动,也对当时刚满周岁的新中国发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光阴荏苒,过去的对手不再是敌人,史家也在重新审视这场遥远的战争。作为那场战争中中方的最高统帅,毛泽东曾就此与我的曾祖父王季范及早年同窗周世钊多次畅谈。

  毛泽东:将有三把尖刀插在中国身上,不能“置之不理”

  抗美援朝究竟有无取胜把握,在当时是颇受人们关注的问题,因为解放战争刚刚结束,经济遭受了重创,国家一穷二白,面对美帝的经济和军事优势,不少人对战争的前景心存疑虑,而且认为这会影响国家的和平建设,一时间意见很不统一。王季范和周世钊作为毛泽东的亲友,希望能就此事请教主席。一九五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了二老,针对王、周的疑虑作了分析。

  毛泽东说道:“不错,我们急需和平建设,如果要我写出和平建设的理由,可以写出百条千条,但这百条千条的理由不能敌住六个大字,就是『不能置之不理』。现在美帝的矛头直指我国的东北,假如它真的把朝鲜搞垮了,纵不过鸭绿江,我们的东北也时常在它的威胁中过日子,要进行和平建设也会有困难。所以,我们对朝鲜问题置之不理,美帝必然得寸进尺,走日本侵略中国的老路,甚至比日本搞得还凶,它要把三把尖刀插在中国的身上,从朝鲜一把刀插在我国的头上,从台湾一把刀插在我国的腰上,从越南一把刀插在我们的脚上。天下有变,它就从三个方面向我们进攻,那我们就被动了。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不许它的如意算盘得逞。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可是党内有很多人不同意。”

  听了毛泽东一席话,周世钊频频点头,但仍是信心不足,重覆提出了刚才的疑问:“是不是有胜利的把握呢?”

  周世钊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众所周知,美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除装备了大量的飞机、大炮、坦克、军舰外,它的武库中还有一张令人生畏的王牌──原子弹。面对美国的核讹诈,不少人对战争的前景忧心忡忡。可毛泽东偏偏不信这个邪,他从容地分析道:“你们都知道,我是不打无把握的仗的。这次派志愿军出国,是有人不同意的,他们认为没有必胜的把握。我和中央一些同志经过周详的考虑研究制定了持久战的战略,胜利是有把握的。我们估计,美帝的军队有一长三短。它的钢铁多、飞机大炮多,是它唯一的优势。但它在世界上的军事基地多,到处树敌,到处设防,兵源不足,是一短;远隔重洋,是它的第二短;为侵略而战,师出无名,士气十分低落是它的致命伤。虽有一长,不能敌这三短。我们要进行持久战,一步一步消灭它的有生力量。使它每天都有伤亡,它一天不撤退,我们就打它一天,一年不撤退,就打它一年,十年不撤退,就打它们十年,这样一来,它们就伤亡多,受不了,到那时,它就只好心甘情愿地进行和平解决。只要它愿意和平解决,我们就可以结束战争,我们原来是要和平的。”

  毛泽东:这仗我们有把握打好,不必苏联参加,看家法宝是要留着最后用的。

  周世钊又提出一个问题:“假如它不在朝鲜战场上打而是派大军从我国海岸登陆,怎么办?”

  毛泽东说:“那它不敢。这样做,我们不怕它。并且我们有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它如果向我国进攻,就会引起苏联的参与。苏联参与,不一定派兵来,它可以在几天之间用兵西向,席卷欧洲,欧洲是美国的必争之地,它们要照顾欧洲,自然也就无力入侵我国了。”

  美国的空中优势是周世钊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朝鲜战争爆发后不久,美军飞机就曾轰炸过我国边境城镇,以新中国的空军实力而言,是难以阻止美军大规模轰炸的,故此,周世钊向毛泽东发问:“假如美军用飞机滥炸我国的重要都市呢?”

  毛不加思索地笑答说:“它不敢,因为这同派兵登陆,同是侵略。”

  岁月飞逝。随着时空的转换,以前不少似乎是金科玉律的理论和不容置疑的答案,都受到了人们的质疑;也有很多颇为权威的结论,正在社会上和学术上引起争鸣。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当年抗美援朝时,我国承担了本应由苏联承担的国际义务,而作为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的苏联却只提供了装备和技术的支持,这对中国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吃了亏。毛泽东当年是怎样看这个问题的呢?他说:“这个仗,我们有力量、有把握打好,不必要苏联参加。你们晓得玩扑克吗?『大鬼』、『小鬼』是留着保底的;你们看过剑侠小说吗?看家的法宝是要留着最后用的。我看美帝侵略,一定会要彻底失败。不管它怎样挣扎,终是黔驴技穷,在中朝人民共同抗击之下,他是一定不能得逞的。”毛泽东的一番话消除了两位老人心中的疑问,他们带着对战争的全新看法离开了中南海。

  周世钊是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的同班同桌同学,情同手足。解放后,毛曾多次接见周世钊,在谈话中数次涉及朝鲜战争。一次周去看毛,毛高兴地说:“我们在朝鲜战场上的形势是越来越好,造成这种好的形势主要依靠我们志愿军的勇敢和机智。他们现在层层挖掘地道,这些坑道都在山底下,纵横沟通,随意出入,飞机炸不垮,大炮轰不坏,敌人不好攻,我们却可以出去,万一失了第一线,还有第二线、第三线。这都是志愿军指战员想出来的好办法。像我们在北京的人就不一定想得出这种好办法。一个美国记者说:『美国的军队再花二十年也打不到鸭绿江。』我看再打二百年,他们也没有希望打到鸭绿江。”毛泽东豪迈的语调,令周世钊倍感振奋。

  毛泽东:光派别人的儿子去前线打仗,这还算什么领导人呢?

  朝鲜前线的战斗是空前残酷而惨烈的。无数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了保家卫国,血染三千里江山,这其中也包括毛泽东心爱的长子毛岸英。当这个不幸消息传到周世钊的耳朵里时,他感到非常震惊和悲痛。作为和毛泽东相交几十年的老朋友,他知道主席一家先后已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好几位亲人。现在革命刚刚胜利,正需要下一代去建设的时候,岸英却永远留在了朝鲜。白发人送黑发人,和毛泽东情同手足的周世钊,心里深深地体会到老同学那种难以言表的悲凉和伤感,在后来他和毛泽东的一次闲聊中,周向毛表达了这种想法。

  那是在六十年代,谈话的主题是战争。在不知不觉中,话题转到了朝鲜战争和毛岸英。周世钊不无感慨地说:“岸英死得太早了,如果您不派岸英到朝鲜战场上,我看他是不会牺牲的。”

  对于周世钊的议论,毛泽东表示了不同的看法。他说:“不能这样说。岸英的牺牲,责任完全在美帝国主义身上。岸英是为保卫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的利益,为保卫我们祖国的安全而出国作战的,他是为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为保卫世界和平事业而牺牲的。当时我得到岸英在朝鲜战场上不幸牺牲的消息后,我的内心是很难过的。因为我很喜欢岸英这个孩子。岸英牺牲以后,当时有人提议要把他的尸体运回国来安葬,我没有同意。我说岸英是响应党中央的号召,为保家卫国而死的,就把他安葬在朝鲜的国土上,让他显示中朝人民的友谊,让中朝人民的友谊万古常青。当然,你说如果我不派他到朝鲜战场上,他就不会牺牲,这是可能的,也是不错的。但是,我是党中央的主席,在那种比较困难的情况下,我是极力主张发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的,后来得到党中央的赞成,作了出兵朝鲜的决定,并很快就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个抗美援朝的伟大运动。我作为党的主席,作为一个领导人,自己的儿子不派他去朝鲜,又派谁的儿子去呢?光派别人的儿子去前线打仗,这还算什么领导人呢?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岸英是个青年人,他从苏联留学回国后,到农村进行过劳动锻炼,但却没有正式上过战场。青年人就是要到艰苦的环境中去锻炼,要在战斗中成长。基于这些原因,我才派他到朝鲜去的。”

  对于发生在五十年前的那场战争,毛泽东曾有过许多论述,这里仅是他对自己的亲友的一些零散的议论。时光流逝,毛泽东主席和王季范、周世钊两位老人均已作古。然而,这些片段的,但却弥足珍贵的谈话,对于我们当前正确认识那场遥远的战争,不失为是一份重要的参考资料。(王宇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