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战争狂潮中,日本左翼的反战声音

2017-10-30 09:23:27  来源:东方历史评论  作者:苗祎琦
点击:   评论: (查看)

  军队是什么?是日本的劳动者。军队是为了保护农民的生活吗?不。军队是在“天皇”的名义下弹压工人和农民、保护资本家地主利益的最重要的武装权力。他们不仅会要求我们为了取得殖民地而去海外战斗,还要让我们镇压国内工人和农民们的反抗斗争。当骚动和地震灾害发生的时候,军队执行了无数残酷的任务,逮捕平民,杀戮平民。然而,我们认为军队里也有两个对立的阶级,一个是统治、发令的将校军官,一个是被统治、被命令的普通士兵。必须要知道的是,军官和士兵是完全不一样的。政府当然十分惧怕我们知道这些,所以他们才把我们分成一等兵和二等兵,分成老兵和新兵,来妨害我们的团结。

  

战争狂潮中,日本左翼的反战声音

  【原编者按:昭和7年(1932年),正是中日间战争阴云渐浓的时刻:一·二八抗战爆发,东三省彻底沦陷,伪满洲国成立……日本右翼势力甚嚣尘上,大有吞并亚洲之势。

  然而,就在这样似乎日本全国都已经向右转了的局势下,左翼发出了自己反战的声音。日本左翼势力长期以来都给人以萎靡不振的印象,个中缘由虽复杂多样,但我们也不能忽略掉他们在历史上曾发生过的作用。

  《红旗宣传手册》是日本共产党在二战期间发行的以反对战争、拥护共产主义运动为主旨的印刷传播品,在我们今天选取的第29辑中,他们在军队中呼吁团结,呼吁抵制对华战争,呼吁维护苏维埃联盟,表现了试图在军队中建设共产主义团体的愿望。从这近一个世纪以前的文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日本左翼在反对帝国主义战争上的努力,同时也可以看到,红色势力在这个我们一直以来视为右翼的国家里,到底留下了怎样的历史印记。】

  

战争狂潮中,日本左翼的反战声音

  红旗宣传手册第29辑 1932年9月1日发行

  《敬告士兵诸君》

  国际共产党日本支部 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对苏战争迫在眼前 我们士兵的觉悟》

 

  军营、军舰上的士兵诸君!

  战争形势迫在眉睫,我们这些生活在军舰上的人应该早已心知肚明。不,与其说是迫在眉睫,不如说是已经在进行了。满洲事变、上海事变绝不是终结,在政府撤兵的假象背后,是军队大规模的进驻满洲、和对满洲所有重要城市的控制。这场战争,绝对不是像资产阶级报纸所宣传的那样与匪贼的斗争,而是广大的劳动者农民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反抗。日本帝国主义有更远大的目标,即对苏维埃联盟的侵略。战争绝对会在不远的将来扩大化。我们士兵,必须清楚的认识到战争的本质,并对我们要采取的措施持有明确的见解。

  我们士兵到底是什么?我们是穿着军装的劳动者。在上战场以前,我们在田地里被压榨着,在工厂里被压榨着。我们父母兄弟的土地被地主豪强掠夺、被苛以重税,尤其是从去年的灾荒以来,我们就一直过着吃不上粮食的生活。即便这样,我们仍被征入军营,即将又要面临出征。这不仅使农村的劳动力被剥夺殆尽,也使农民的生活愈发窘困。

  农村的惨状随处可见!

  农民日趋走向贫穷化决不是农民自身的问题。资产阶级政府惧怕于农民起来抗争,颁布了所谓的救助政策。然而,他们高举的所谓“自力更生政策”,无异于是把责任推向了农民,把受到国际性恐慌影响的日本农业恐慌、寄生地主的豪取抢夺、高利贷高租税的无情盘剥的责任,都强加到了农民身上。这不仅愚弄了农民,还暴露了统治阶级的无能。饥饿与贫困不仅限于农村。1930年开始,政府颁布的产业合理化政策帮助资本家摆脱了恐慌,却给劳动者带来了毁灭式的打击。工资减少、工时延长、劳动强化,成为了资本家狂暴的攻击武器。我们要十分沉痛的指出,城市失业者已经超过了250万。然而,农村与城市里存在的悲伤却远远不止于此。农民和工人已经起身反抗了;而我们士兵,原本也是在田间、在工场,从与官员老爷的反抗斗争中走过来的。

  

战争狂潮中,日本左翼的反战声音

  被誉为 “世界上第一艘真正建造的航空母舰”的凤翔号。1922年正式投入服役,为日本海军航空母舰战术和甲板飞行训练积累了经验。

  军营、军舰上的士兵诸君!

  我们原来是被压榨的工人和农民,现在是穿着军装的工人和农民,退伍后,又会再次成为被压榨的工人和农民。我们一刻都不能忘记那些在田间、在工场战斗的兄弟友人们!

  现在,我们穿着军装,被征到了军队。

  军队是什么?是日本的劳动者。军队是为了保护农民的生活吗?不。军队是在“天皇”的名义下弹压工人和农民、保护资本家地主利益的最重要的武装权力。

  他们不仅会要求我们为了取得殖民地而去海外战斗,还要让我们镇压国内工人和农民们的反抗斗争。当骚动和地震灾害发生的时候,军队执行了无数残酷的任务,逮捕平民,杀戮平民。然而,我们认为军队里也有两个对立的阶级,一个是统治、发令的将校军官,一个是被统治、被命令的普通士兵。必须要知道的是,军官和士兵是完全不一样的。政府当然十分惧怕我们知道这些,所以他们才把我们分成一等兵和二等兵,分成老兵和新兵,来妨害我们的团结。

  军营、军舰上的士兵诸君!

  我们士兵必须要团结地来迎接即将到来的战争。但是,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迎接呢?

  战争,是帝国主义日本为了突破困境所采取的最后手段。

  目前的战况,决不像天皇政府所说的那样顺利,最后的一切牺牲、一切负担,都要让我们工人和农民来背负。

  战争,是为了保护资本家的市场,从而使工人和农民付诸牺牲的杀戮。这就是战争的本质。侵占了满洲、窥伺着南部中国,帝国主义日本接下来的目标,就是要发动对劳动者之国——苏维埃联盟的战争。事实证明,取得了巨大进步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不仅是工人和农民当家做主的国家,同时也会给我们带来幸福。在那里,红军享有着抵御帝国主义国家侵略的光荣,过着我们根本无法与之相比的幸福生活。我们反对所有的侵略战争,反对扼杀中国革命的战争。我们要保卫苏维埃联盟,然后把战争转向内乱。过去在俄国,战场上的士兵临阵倒戈,正因为他们把武器对准了本国内的资本家、地主、贵族、皇帝,革命才取得了成功,工人和农民才得到了解放。但是,我们的解放不能单靠士兵的力量,必须要同劳动者以及农民的力量相结合。战争迫在眉睫,我们应该怎样才能让士兵大众自觉到自己原本的任务呢?答案是,我们要利用在监狱中受苦受难的士兵们如山般的不满来实现团结。在满洲和上海事变中,已经上演了很多士兵内部的阶级斗争,已经有很多士兵死在了自己人的枪口下。现在正是加强士兵间活动的最好时机。

  为了摧毁“天皇的军队”,为了打倒资本家和地主,为了保卫劳动者、保卫农民、保卫苏联:

  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

  把战争转向内乱!

  保卫苏维埃联盟!

  保卫中国革命!

  劳动者农民士兵大团结万岁!

  

《我们士兵的要求是什么》

 

  军营、军舰上的士兵诸君!

  我们士兵被称作“国家的卫士”、“朕的股肱”。但事实上,我们是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呢?如果在战争中负伤或战死,我们还有我们的家人的生活会变成怎样?会得到充分的保障吗?对我们来说能得到满足吗?

  被剥夺了劳动力的我们的家庭有多么辛苦?高利贷、收税官、行政官。妹妹被卖到妓院,父亲过度劳累而病倒,母亲忧心过度而发疯……这样的故事太多太多了。而天皇、大臣、工厂主、村长,没有一个人会关心我们的生活。

  

战争狂潮中,日本左翼的反战声音

  为了解决出征士兵的后顾之忧,激发士兵的战斗意志,年轻女性与即将出征的士兵举行婚礼。

  教练、课业、演习。汗水、尘土。从早到晚的过度劳动。洗衣、刷鞋,被下士官拳打脚踢、在泥水中洗澡。十九钱的饭(还包括燃料和杂费)、十八钱的日薪。不能有一句牢骚的命令,不能有一句怨言的服从。野蛮的体罚、信件的检阅、外出不自由。书籍、杂志、新闻阅读被禁止。集会、结社被禁止。一切的政治权力都被剥夺。只有宪兵、惩罚令、军法会议。

  斧头、铁锹被换成了手枪和军铲,劳动装被换成了军装。剥削和贫乏是军营的实态,军舰上,也不仅仅只是压迫和无权。退伍就意味着失业,退伍就意味着饥饿,退伍,就意味着被扔进了二百五十万失业者的漩涡!

  在战争中我们负伤,我们患病,我们战死。断手断脚只能换得一百五十元的补偿。“国家的卫士”去要饭了,“国家的卫士”失去尊严了——随便你们去吧!因为“国家的卫士”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伤病补偿款:甲:下士官,一六五元——一六五零元;兵卒,一五零元——一五零零元。乙:下士官,一三二元——一三二零元;兵卒,一二零元——一二零零元。甲为战时标准,乙为平时标准)今年7月28日,在华盛顿,美国远征军团的五千名士兵发动了要求立即支付年金的示威运动。对此,胡佛总统调集了机关枪、坦克来进行镇压。一人死亡,十八人受伤。士兵诸君!这样的事实虽难以置信,但这就是我们的明天!

  我们会甘愿于此吗?将我们逼到这个地步的军队,到底是为了什么存在的呢?

  罢工出现了,抗争出现了。工人和农民为了“食物与工作”、“土地与自由”站起来反抗了。“天皇的军队”出动了,我们被命令将子弹射向工人和农民的胸口。战争开始了,我们被派到了满洲、中国、西伯利亚。我们被命令将子弹射向外国的士兵——也就是外国的工人和农民的胸口。战壕、强行军、夜袭。我们在流血。那工人呢?农民呢?在战争的名义下,他们的工资被压低了,工时被延长了,劳动被强化了,税金完了又是税金。与此同时,数千万、数亿元的金钱被揽入了军火贩子的手中。新的市场、新的资金、新的能源资源,日渐充实了他们的怀囊。

  满洲事变和上海事变中,有四千多名士兵负伤、战死。满洲在事实上变成了日本的殖民地。获利的是谁呢?满洲的煤炭和铁,只是养育了数不清的地主资本家,只是成为了榨取工人农民的手段。

  对苏战争正在严密准备中。这次我们要向“万国工人和农民的祖国”——苏联开战了。我们要将正走在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道路上的苏联,再一次拉回被资本家、地主统治的黑暗泥淖。我们将会阻绝万国工人和农民希望与力量的源泉。

  士兵诸君!“天皇的军队就是为了拥护资本家与地主的利益而存在的。我们为了资本家和地主的利益,甘愿在军营与军舰上做奴隶。”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一味地为了资本家与地主的利益,镇压着工人与农民,戕杀着外国的劳动者。并且,我们还即将被命令与万国工人和农民的希望之星——苏维埃联盟展开厮杀。这一切都是为了资本家与地主的利益。我们必须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工人农民是我们的兄弟,是我们的亲人。我们是穿着军装的工人和农民。我们要反抗现在的状况!为了反对地主资本家的利益,为了瓦解“天皇的军队”,我们要与武装起来的工人、农民团结起来,与“天皇政治”作斗争!

  保障入伍·出征家属的基本生活。

  反对入伍失业。退伍后及时就业。

  保障因公务·战争死伤的家属的基本生活。

  支付入伍·退伍时的诸费用。

  加薪。

  与士官相同的饮食标准。

  改善服装·发配品。

  无条件配发必需品。

  完善医疗·卫生设备。

  完善娱乐·运动设施。

  确立七小时工作制。

  反对强制延长工时。

  反对过度训练·劳动。

  与士官相同的外出·外宿·旅行自由。

  与士官相同的休假·休假补贴。

  交通工具免费化。

  工作之外有穿着私服的自由。

  废止敬礼义务。

  反对奴隶式的服从。

  缩短服役年限。

  反对士兵间的分裂政策。

  反对体罚·惩罚过当。

  废止军法会议。

  允许购买书籍·杂志·报纸,阅览自由。

  反对天皇主义的强制教育。

  反对书信检查。

  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

  组织·活动士兵委员会的自由。

  设置管理委员会。

  给予选举·被选举权。

  党派自由。

  解除宪兵·警察·法西斯等诸组织的武装。

  解散青年训练所·在乡军人团·青年团

  工人·农民等诸组织武器使用自由。

  设立赤色自卫团·赤色在乡军人团。

  反对戒严令。

  反对帝国主义战争。

  拥护苏维埃·中国革命。

  满洲·朝鲜·台湾得解放。

  将帝国主义战争引向内乱。

  打倒法西斯地主的天皇制。

  成立工人·农民·士兵的苏维埃政府。

  工人·农民·士兵的革命大团结万岁!

  

《现在正是我们为建设士兵委员会而积极奋斗的时刻》

 

  对苏战争正在严密的准备中。军舰向日本海方面集中,军队向满洲、西伯利亚方面派遣,军工厂的生产总动员正在进行。将校们公然放言:“这个秋天,我们要击垮俄国。”令人窒息的战争氛围正在向日本全境蔓延。但是,在此之中,“战争到底是为了谁的利益?”“和苏维埃俄国开战意味着什么?”这样的反思开始在士兵中逐渐扩散。军营、军舰上对于半牢狱式军队生活的不满和反战的气氛日渐浓厚。现在,正是我们回忆起1917年、俄国士兵站在武装起来的劳动者身边,将炮口调转向沙皇专制君主的英姿的时刻。

  

战争狂潮中,日本左翼的反战声音

  林铣十郎。九一八事变时与关东军配合,擅自出动军队,发动对中国东北的进攻,被称为“越境将军”。1932年4月晋升为陆军大将,为日本历史上第85位。后出任斋藤实内阁陆军大臣。

  现在,正是我们反对军营、军舰上一切压迫和贫穷,一切剥削与无权的时刻;现在,正是我们反对为了资本家地主的利益,而将炮口对向工人、农民的祖国苏联的时刻;现在,正是我们为了从内部瓦解拥护资本家地主利益的“天皇的军队”,而与工人农民坚决团结的时刻;现在,正是我们将炮口转向“天皇制”的时刻。

  现在的我们,必须团结、团结、再团结。团结就是力量。个别的不满与反抗,就像是螳臂当车。从上到下,从大元帅到各将校,“天皇的军队”里的统治者、发令者团结在一起;对此,我们“天皇的军队”里的被统治者、被命令者,我们士兵大众,也必须联合。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天皇军队”的统治者们巨大的权力机构连根拔起。在1917年俄国士兵光辉先例的引导下,我们士兵也必须紧密团结!

  现在的我们,必须为此而全力以赴的战斗,必须为此而亲密的团结,必须为此而互相勉励。我们必须不断地启蒙士兵大众,不断地引导士兵大众。军营里,军舰上,在所有的场合,只要有机会,我们就要结合具体事例,向士兵大众讲授“什么是真理”、“我们应该做什么”。通过实际斗争,将士兵大众从一切的欺瞒中救起,引导他们紧握双手,共同战斗。为此,我们要积极地与士兵大众进行个别交谈,亲身给予他们帮助。不管是观剧、读书、研究,不管是什么娱乐项目、学习活动,我们都要与士兵大众在一起,从心里紧密联结。另外,还要率先努力建设同年兵会、同乡兵会、观剧会、读书会、音乐团体、体育团体,并在其中积极活动。

  为此,我们必须在日常一点一点的小压迫中学会反抗,勇立前头,大胆说出我们的主张。并且在每一次主张中,在每一次反抗中,把士兵大众一步步引向更高的政治见解和更高的组织化行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铸造出如铁一般的团结。现在,正是我们为了建设士兵委员会(军营委员会、舰内委员会)而全力斗争的时刻。在这之中最需要也是最必要的,就是我们的团结。我们必须要熟知其性质其任务,一分一秒都不能懈怠斗争。士兵委员会(军营委员会、舰内委员会)是从士兵大众当中选出、为了拥护士兵们的一切利益而成立的,属于士兵大众自身的组织。只有士兵大众们亲自选出的组织,才能坚实地拥护士兵们的利益。我们以往忽略了这方面的斗争,甚至可以说从来都没有打算进行这方面的斗争。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在联系所有的日常斗争的基础上,为士兵委员会的建设而努力奋斗。

  在上海事变发生的这般当下,中国和日本的军队里,都已经出现了积极建设士兵委员会的活动。今年1月29日,19路军的革命将士,不顾南京反革命政府禁止对日作战的命令,决意与日本帝国主义抗争到最后一刻。他们组织了士兵委员会,还发表了如下宣言:“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把以日本帝国主义为首的一切帝国主义赶出中国!”“被日本侵略者压迫的劳苦大众,让我们握紧他们的手!我们要保护他们,援助他们的革命行为。”“解放朝鲜、台湾!”除此之外,日本派遣军内部的士兵委员会也发起了“与中国军队停战!”“保卫中国革命!”的呼吁,在士兵大众里引起了广泛性、压倒性的共鸣,反战者不断涌现。

  

战争狂潮中,日本左翼的反战声音

  上海事变,据守在宝山路阵地的十九路军。

  所以,让我们也尽快投入建设军营、军舰士兵委员会的斗争中!

  为此,我们要赶快集结革命的兵士,制定具体的活动方针、分担任务,有意识、有计划地将斗争推进。

  以下内容,是与之关联的几个重要问题。

  一、士兵委员会,是为了争取并拥护士兵大众的一切日常利益而成立的组织。是为了与军营中、军舰上的一切奴隶状态进行斗争,一日不可或缺的组织。我们不能将其止于口号,不能仅满足于口头承诺。只要哪里有不平,只要哪里有不满,哪里就应该有士兵委员会的身影。这样,我们才能将斗争与士兵大众的切实需要结合,才能为此而坚实奋斗。

  只有在现在这样的革命时刻,只有在现在这样军队内部的分裂逐步推进的时刻,我们士兵的一些要求才有机会成为可能。为此,士兵委员会不能忘记我们现阶段的斗争任务。如果忽视了这一点,如果把我们士兵委员会现阶段的性质以及任务考量过高,我们就会忘掉我们现实的、直接的斗争意义,将会陷入最大的误区。这不仅表现了政治上的不成熟,也会使迄今为止为建立士兵委员会而付出的努力化为泡影,是最恶劣的见风使舵的行为。

  二、士兵委员会,是响应士兵大众的呼声成立的、从士兵自身中选拔出来的组织。因此,它必须包含军营、军舰上的每一位士兵,绝对不能是少数人组织的、孤立的革命小组。为了维护我们自身的利益,我们必须一个不剩的团结每名士兵。为此,我们必须抓住一切机会,用语言、用实际行动,让士兵大众理解我们士兵委员会的性质、任务,以及现节点的重要性。然后,要让他们一个不剩地加入我们的斗争。为此,我们必须坚持不懈地继续斗争。不做这些,而是聚集少数革命分子,草草地制造一个“士兵委员会”出来,则是完全错误的。其次,士兵委员会的斗争,必须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地动员大家参与。如果只是在背地偷偷摸摸地搞小动作,不仅不会吸引大家参与,反而会招致怀疑,让大家从斗争中分离出去。

  关于这一点,还必须仔细考虑下列事项。

  目前的军队里,正在使用一切手段在士兵之间制造阶级区分,上等兵,一、二等兵,老兵和新兵之间对立森严。这是统治阶级的奸计,他们想以此来阻碍士兵之间的团结。

  我们绝不能上这个当。目前军队里有三个阶级:第一阶级是将校阶级。他们是“天皇军队”里的统治者、命令者。他们不是出身于工农,而是出身于地主、富农、资本家、知识分子。第二阶级就是我们士兵。我们是“天皇军队”里的被统治者、被命令者。我们大部分都是工人、农民、无产劳动者的子弟。我们与将校阶级是根本对立的。对于他们,我们只有斗争一个手段。第三阶级是下士官。他们中的大部分和我们一样,出身于工人、农民、无产劳动者。然而,下士官是“统治阶级从士兵中挑选出的为其服务的忠犬”,将校们想让我们之间互相对抗。但是,面对下士官,我们能说我们也要与他们坚决斗争吗?我们必须想到,他们也是工农出身,他们是在军队里的主要劳动力,他们对于自身目前的状态也不满足。同时,我们还要想到,1917年俄国革命时,正是广大的下士官站在了武装起来的工人、农民身边,才促成了革命的成功。“天皇军队”里的压迫、贫穷、无权等等造成了他们的不满,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并且坚决支持他们。同时,我们也要告诉他们“天皇军队”的本质是什么,以及他们在军队中的作用,让他们明白,只有广大士兵团结起来才能获得解放。我们必须阻止统治阶级想要把他们变成“天皇的忠犬”的企图,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我们革命的阻力,吸引更多的下士官成为我们的同志。

  三、合法性问题。要使士兵委员会成为军队里握有一定权限的合法机关,其中至关重要的,还是要进行实际的斗争。所谓的合法性,不是被施与的东西,必须凭借我们各种各样的斗争、依靠我们的力量,来获得实际上的合法性。合法性的斗争自然是必要的,但是我们也要注意,我们不能把全部精力都过分地投入在这个上面。只有把它与建设士兵委员会的实际斗争结合起来,才能成为一个正当的目标。我们不能忘记,合法与否的问题,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力量大小的问题。只要我们的力量够强大,既不会有各式各样的压迫,合法性的获得也可以成为可能。

  我们不可过分拘泥于名称。没有必要必须叫做某某军营委员会,或者某某军舰委员会。叫互助会、进步会也无妨。重要的是,名称一定要亲民,要平易近人。

  手枪的威胁,酷烈的军规,不许有一句怨言的阶级制度,言论、集会、结社的不自由,一切权利的剥夺,像奴隶一样被束缚……。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统治阶级比我们更独断、更专行。在有清晰目标的革命斗士看来,他们只不过是胆小者,是背叛者。看看中国的士兵吧!他们积极地与反动的国民党政府进行斗争,现在不也成功建立了光辉的红军吗!

  军营、军舰上的士兵诸君!

  对苏战争正在进行。

  军营、军舰上的士兵、水兵们的反战情绪正在蔓延。

  不平不满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正是现在!团结起来!勇敢斗争!

  把士兵大众自身的组织——士兵委员会推向成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