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高殿杰:国庆高速公路大堵车,是因为免费吗?

2017-10-08 17:36: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高殿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高速公路免费的日子,也是高速公路挨骂的日子。

  这个国庆和中秋相逢,喜上加喜,庆上加庆,比以往也多了一天,连同周末周日再加调休,长达8天。主打项目照例是旅游,临近假期,见面语就是:“去哪玩啊?”行程是早就规划好了的,甚至在一年前,欢庆祖国生日倒成了其次的事。

  于是,七万万人齐出动,我们就看到了人如海人如潮人如流的壮观景象。出去想看风景的人看到的是别人的后脑勺,坐在家里不想看风景的人却着着实实看到了风景。

  高速,高速,孰料成了龟速。前看不到头,后看不到尾,一脚一刹车,一动一熄火。下了车,散散步,摆个桌,喝喝酒,大妈又跳起了广场舞。末了,兴致没了,开始咒骂起高速公路的免费来。

  真是咄咄怪事,免费的好事咋就成了罪孽?仿佛高速公路堵车,都是免费惹的祸。仿佛一不免费,路就畅通了,车流就滚滚向前了。平时没堵车过吗?

  不得不佩服人的思维方式转变之快,不管有没有系统学过西方经济学理论,但都学会了用西方经济学思维方式思考世界了。比如,马云、王健林为什么出行不坐汽车而要坐飞机?坐汽车坐不起啊,对他们来讲,那是比坐飞机还昂贵的。盖茨掉下一千美金也没有时间捡起来,捡不起。有捡一千美金的工夫,能赚两千美金呢。

  一切都要归功于新自由主义,三十多年来的大行其道,潜移默化中给人换了脑,洗的很成功。自由啊、民主啊、法治啊、普世啊,一些人张嘴就来,这也没什么错,我们的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有自由、民主、法治啊。但凡事要避免人有亦云,听公说公对,婆说婆对,自己脖子上的脑袋是干嘛的?要有自己的一个判断,有一个正确的三观,从而形成一个正确或接近正确的观点和看法。

  自2012年高速公路在春节、清明节、劳动节、国庆节这四个国家法定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公路通行费以来,已是五载。方案甫一公布,就争议不断,有赞成的有反对的。现在骂免费是罪魁祸首的这些人,那时是叫好的欢呼雀跃的。当时包括现在也反对的主要是精英,人家可都是在西方先进国家的著名大学深造过的,学历高高在上,履历金光闪闪。他们秉持出身论,听你说话不合他口味,就要问一问你的出身。前几年在杭州著名的莫干山会议上,就有一经济学界大佬一口粗暴打断一年轻后生的发言,问人家哪毕业的。人家就正告他:耶鲁,OK!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免费的才是最贵的,经济学家如是说。又用西方经济学理论给予充分地论证,说什么道路是私人物品(私用品)则而非公共物品(共用品),拥堵会造成“经济浪费”,经济学术语叫“公地悲剧”或“租值耗散”。好吧,就算你说的对,可问题是,拥堵真是免费造成的吗?

  高速公路固然堵车了,但全国各大旅游景点没有免费也是人山人海啊?长城、故宫、黄山、泰山、峨嵋山,莫不如是,年年如此。杭州西湖倒是开放不收费了,断桥没被压断,4G却被挤断了,是不是一收费就不存在这种状况了?

  经济学家的确是这么想的,就有人针对各大旅游景点人满为患的现状,提出可考虑提高门票的办法来缓解。按经济学家的解释,对于稀缺物品,“人们无法改变稀缺的约束,而只能改变竞争规则,让不同的人胜出。”(薛兆丰)要让“价高者得”,“价高者得”才是最经济的竞争规则。

  经济学家这么说也就罢了,普罗大众跟着鼓噪是为哪般呢?就按“价高者得”的竞争规则,你能确保你能胜出吗?

  请闭上眼睛想一想,堵在高速公路上的都是什么人?终日扫大街的大妈大概不会,十月金秋时节田里庄稼丰收,农民伯伯大概想旅游也没那闲工夫。我一在乡镇开小厂子的朋友说,国庆八天就放一天,工资计件算,外地打工的都不希望放假,愿意加班加点。那么,堵在高速公路上的也应该没这一群体了。

  再往另一端想,那些高大上白富美们,随时飞来飞去,早晨在北京喝杯咖啡,中午就在伦敦或巴黎喝上红酒了,晚上又到了纽约曼哈顿,在灯红酒绿中,迎着习习的海风,膜拜一下自由女神那曼妙的倩影。就算他们在国庆出行,也不会在高速公路上吧?!

  这就清楚了,堵在高速公路上的,大都是在这两个群体之间的所谓的中产阶级上班族小白领。整日也是工作忙,没有时间旅游度假,没有时间看望仍在千里之外遥远小山村的老父亲老母亲。夜阑人静,只有在异国他乡无助地哀叹“时间都去哪了”。好不容易来个国庆八天长假,又逢中秋佳节,当须重庆,真得感谢祖国母亲。恨不腋下生双翼,一下飞到目的地。不料堵车了,车堵心更堵,高速公路免费不幸成了替罪羊。

  要注意,这也是刚需啊,价格改变不了的,如同春运一样。就算高速公路不免费,该上还是要上的。想想自己平时每天的出行,距离近,普通公路走走也无妨;远一点,就上高速公路了,能买起车的谁还在乎那百八十元?!北京是首都也是首堵,现在一些路段限行,就是收费也无济于事。

  据国家旅游局统计公布的数字,在10月1日至10月8日的这八天时间里,国内旅游人数将达到7.1亿人次。7.1亿人次,什么概念?习以为常的“人口众多”,终于显示了威力。不用去各大旅游景点,看看发出来的图片,你就知道什么是人山人海了。看看上海南京路,就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是人流。鲧治水用堵的方法没堵住河流,高速公路收费就能堵住人流吗?认为高速公路免费是罪过的观点,该是多么的浅薄!

  收不收费,都要上路。每个人都在上,每个人又都在骂,认为收费能淘汰一部分人。想没想过自己在不在被淘汰之列?按“价高者得”的竞争规则,高速该收多少费才能淘汰别人而留下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高速公路收费是堵不住堵车的,除非提高百倍千倍万倍。比如北京上海之间,一个帝都,一个魔都,收费一百万,可能堵住大部分人,就是说把那些小白领小中产PK掉了。高兴的是谁呢?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们。王思聪肯定高兴,区区一百万,哪到哪啊,不过一个小目标的一百分之一。带上美女带上狗,飙他个三百码没问题。

  选不选择上高速,也是一种博弈。我在前年有过一次经历,也是国庆期间,大约是三四号吧。一般是头两天和末两天一头一尾车流量大,人们出行和归来。我想三四号该好些,可是我错了,上去就堵住了,又不能立刻下来。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好不容易磨蹭到下一出口,我马上逃之夭夭。还因为走一段快速通道吃个罚单,当时竟把这个全然忘却了,学车的时候也没学好,全记不得,付出的机会成本太大了。但都是我的错,怪不得别人,昏头走快速通道更是罪不可赦。

  我没有骂高速免费,我想的是高速为什么要收费。我国自1988年建成第一条高速公路,至今马上30年了,位居世界第一。收费的原因,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傅蔚冈解释说:“欧美等国用于支付高速公路建设的经费是来自于现有的财政支出,而中国的绝大多数建设费用则是来自于银行的借款,甚至有一部分是来自资本市场的融资”,因此“中国的用车者需要在纳税的同时,为高速公路的通行费埋单。”

  从这些话上可以看出一个怪现象,就是: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欧美是资本主义国家,而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不拿钱修路,资本主义国家却做到了,在这上怎么比资本主义国家还不如?

  从前看古小说,剪径的强人有句行话:“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在我看来,高速公路收费与之一脉相承。有些地区二级公路至今仍在拦路设卡,紧挨着的两个小县城去一趟也要收费。本来社会主义修路是为了满足人民的需要,而今却让资本投资修路收费,借此榨取民脂民膏。为谁服务的问题是个大问题,政府不为人民服务反而为资本服务了,这就背离了社会主义的目的。

  这也就明白了精英们、新自由主义者不遗余力地反对高速免费的原因所在,原来是在为资本做辩护。问题是,资本的利益要得到保护,人民大众的利益谁来管啊?想想当年的几千万下岗工人吧,看看今天的北上广深高楼林立下厂房里的农民工的生活状况吧。高速公路上被堵住的自以为不错的中产阶级也都有一把辛酸泪,也都有沦入中“惨”阶级的可能。

  高速公路免费无疑是断了资本的财路,算一算,这八天该是多少钱,多少GDP!在资本看来,政府这样做是借花献佛,政府是以行政指令剥夺了资本的权益。新自由主义者为什么鼓吹“小政府,大市场”?道理就在这。那普罗大众跟着鼓噪骂免费不是被骗了还帮人数钱吗?羊被狼吃了还欢呼狼万岁吗?

  我还是要为高速公路免费鼓与呼,高速公路免费实在好得很而不是糟得很。不但四个法定节假日节日要免,更要一年365日天天免费。安得高速不收费,好让天下百姓俱欢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