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新罗夫人:事事非非话女德

2017-07-01 11:45:4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新罗夫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u=2735716232,1626696000&fm=26&gp=0.jpg

  女德现象由来已久,只是最近被媒体炒作才吸引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所谓存在就有合理性,女德的出现是社会需要,与现代社会大背景有关。出现女德热的社会基础在于现代社会的道德沦丧,因为缺所以需,因为人性尚存,才出现热。对于女德热的出现,口诛笔伐没有道理,深刻反思纠偏扶正才是正途。这一次较量,汉奸控制的媒体又一次获得巨大胜利,成功的重创中国传统和社会正气刚刚崛起的苗头,再一次广而告之宣传普及了西方的价值观荣辱观和性观念,汉奸媒体利用自己的优势话语权,以反封建的名义,使用落后保守无知为武器,并利用了城市里的精英对西方崇拜附势的人群,那位丁璇女士根本就不是对手,躲在家里再也不露头了,估计女德运动将逐渐趋弱。那些激烈反对者是些什么人呢?理所当然是那些以西方的月亮比中国圆的中国伪精英,然后是女权主义者,然后是道德沦丧时代的受蛊惑和受害者。其中也包括一些青年男性,他们其实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思维混乱复杂,他们享受性乱的快感和刺激,同时其实也在忧心自己的配偶,他们多少也有处女情结。但是,两害相加取其轻,最终他们的还是选择淫乱。所以他们也加入了对女德的讨伐。汉奸们更是不遗余力的抓住一切机会摧毁中国一切真善美的东西,自然要上蹿下跳集中火力发起总攻击。

  虽然有很多人对丁璇的言辞观点表现出怒不可遏,华丽丽的站在用科学进步装饰的舞台上朗朗声讨封建复辟,不过落实到自己实际生活中则大多是说一套做一套,他们大抵不会鼓励自己老婆或丈夫乱性,也不会容忍到孩子婚前同居流产,又有几个婆婆喜欢儿子娶一个堕胎或有私生子的女孩子为儿媳呢?这真是刀削不了自己的把。这些人大多被时尚、流行、精英等元素绑架了,即便伪装也还要装出一副精英的的样子,否则岂不是太农民了?古人云:己不所欲勿施与人。可是现代社会就是双重标准的时代,就是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把所有的好事都抢到手。话说回来,结婚仪式上就有“不论贫穷富有,不论健康疾病,我们都相亲相爱,直到死亡把我们分离。丁璇所说的”从一而终“又有什么大问题呢?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以我来看“女人衣着暴露,招病招灾、易破财、易失身”这句话也没有什么不对,取决于视角方位。衣着暴露容易造成性骚扰和强奸案的发生,这是社会治安技术性问题,更是社会共识。因为中国社会治安总体尚好,所以中国女性的危险性就如坐飞机遭遇空难,几率很低,自然就不被放在心里。若在民国匪盗猖獗时代,惊恐万状的中国女性往往要换男装甚至把自己扮丑。所以有人戏说根据女性裙子的长短可以判断社会经济和治安状况。按社会道德共识,衣着要讲究场合,工作就要穿职业装,在家可以着休闲装,运动时没人穿晚礼服。很多时候衣着是给别人看的,因为在大多数时间里我们前面没有镜子。衣着打扮显示一个人的气质修养品味,在任何时候,大面积暴露皮肤也不能算作时尚并凸显缺乏礼貌教养,就算是在爱人面前,也还要表现出得体和基本美感,只有绝对安全封闭的一人独处或可以裸体,裸体也是一种享受,但前提是不能干扰别人。衣着暴露是要有一个度,今天,穿短裙和吊带衫其实已经被社会所接受,但是再往下脱就是超前于社会了。牛仔裤在民主自由的八十年代就是奇装异服,那时确实只有流氓才穿牛仔裤,假若我们穿越会八十年代,我们就不能与流氓一个审美观。假若我们非得在八十年代穿牛仔,大家把你视作流氓也是活该。

  丁璇说:“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这句评判应该是发至男性口中,因为嫁妆的受体是男性,好与不好、最好还是比较好自然由男性判别,相信绝大多数男性还是希望自己的女性伴侣保持基本的贞操。处女情结没有什么错,女性也有处男情节,人性决定了性的唯一性和独自占有。当然,根据对等原则,处男才能理直气壮的要求对方是处女,男性洁身自好才是处女情节的前提。有些男性一边放纵自己,一边苛刻要求对方,这是霸道。守住贞操是一种美好的感觉,让爱的双方都会感到很纯净愉悦,心无芥蒂。当然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那些变态狂期待妻子被强奸甚至换妻甚至同性恋,这些极少数的极端例子并不在讨论之列。今天的女性问题包含许多:婚前同居,非婚怀孕,流产堕胎,私生子,婚外恋,通奸,性病,艾滋病,家庭矛盾,离婚等等名词触目惊心,严重损害女性的身心健康,导致家庭矛盾重重,社会充满暴戾,是现代社会一大诟病。遵守贞操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其实也很容易做到,所以我们不必理会那些汉奸精英用封建落后为大棒打压我们,自己的日子自己过,那些汉奸精英本是狗屎而非鱼,安知鱼之乐?

  事实上,今日中国女性大多能够遵守基本的人伦道德底线,乱性的只在少数,一般说来,城市人比农村人多、汉族比少数民族多、有知识的比文化低的多。但是这并不代表性开放的先进性和合理性和正确,性开放是西方传入中国的社会垃圾,今天中国的大城市正在以金钱论成败,流行物欲横流穷奢极欲的风尚,追求性刺激与吸毒一样,代表小众时髦和叛逆,还并没有严重到彻底瓦解中国社会基本道德结构。即便在中国的大城市,大多女性依然在安然守序,平静本分的过市井生活,只是对那些混乱从动有一定的容忍,看到之后不再感到扎眼,不再像从前一样视若大逆不道。媒体大肆夸张渲染不过是有意误导,万万不要上他们的当,请记住,当年的“亩产万斤“不是毛主席说的,也不是共产党讲的,就是这些媒体造的谣。媒体从来就不是什么监督职能也不是代表正义道德,媒体从来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坏分子。

  “女子不经媒而自嫁,是侮辱祖宗的大不敬行为。”这句话属于事是而非,与风俗习惯、民族文化传统有关,与封建思想挂钩有点牵强。经媒而嫁在大城市里几乎绝迹,就是经人介绍的成功的恋爱,媒人也不再有传统意义上的作用。但是在乡村的传统媒人就很有市场,少数民族地区更是普遍,对此批评指责非常没有道理。我就是自由恋爱的,但是结婚之前父母亲大人就要求要有媒人举行仪式,就恭恭敬敬的请了我们的教授像模像样的到家里提亲,我的父母及其庄重的接待他,把生辰八字放到一起认真地讨论我们的穹和相对,必将白头到老,儿女双全,多福长寿。然后商议婚嫁时间和具体事宜。不得不指出在场所有人员都是党员。但是这与封建迷信无关,这是民族传统。虽然上升不到辱没祖宗的程度,我们确实没有必要在喜庆的事情上造反。

  丁璇说女人要做到“‘四个不’,不刚强忤逆,不傲慢凌人,不轻浮暴躁,不损夫败家”。其实这句话不仅仅是针对女性,也是成功男性必修之课。刚强忤逆,轻浮暴躁,傲慢凌人都是社会交往之大忌,绝对的性格缺陷,做人往往失败。拿到家里则体现为夫妻吵架,婆媳不合,感情淡漠,冷战分居以至于离婚家庭解体。容人、耐心、谦让、彼此关怀爱护绝对是现代人必修课。对于家庭成员要以爱心相待,把家经营成温馨的港湾。这不仅仅是男性应该做到的的,也是女性保持高质量生活和拥有谐家庭的基本保障。

  对于当今女性,人人都希望“旺夫齐家”。而“男人象征的是天,女人象征的是地;天在上,地在下。有个自然规律,它永远都不会变,那就是,地永远翻不了天”。 这句话则显然违背了现代社会男女平等的基本道德原则。今天中国女性与男性的平等地位是新中国毛主席的妇女平等政策赋予的,无论男性女性都不能妄想复辟,中国的女性的社会地位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最高的,生活在新中国的女性,确实是幸运的,应当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地位。“女性穿着暴露,是上克父母、中克丈夫、下克子孙的破败相” 则是夸张,“克”这个字来之封建迷信,不过这里的“克”也可以引深为“影响”或“连累”。穿着不得体不仅影响自己,其实也连累家人,比如家里有一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母亲就要有忌讳。教师守则也有要求女老师衣装打扮,违背了要被处分,都市白领在办公室也不能随意,连累工作就是连累收入,也就连累家庭。至于“要求女性服从于家庭暴力“则是昏聩老朽、十足的封建思想了,其实就是在封建社会也不提倡家庭暴力,不过我很怀疑这并不是丁璇的本意而是媒体刻意制造的。汉奸媒体对造假一向很在行。

  我并非要无条件支持丁璇,其实丁璇与电视广告神医刘洪宾一路货色,不过是熙熙皆为利来攘攘皆为利往。这个猫论横行的社会能把庙宇改造成总公司、能把市长做到总经理、能把民国吹嘘成黄金时代、能为汪精卫秦桧之流翻案,还有什么丧尽天良的不能做的,还有什么道德禁忌呢?丁璇宣传的女德思想基本出发点没有错,错在了夸大其词,错在为了炒作造势走向偏激,错在了没有做足功课,所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丁璇虽然也有舍弃,但是掺杂很多垃圾,以至被汉奸媒体抓住辫子,这大概与知识水平有关,以丁璇的知识掌握量不足以给人讲课。丁璇显然低估了汉奸媒体借机以反封建的名义强奸民意强推西方普世价值的残酷现实。汉奸媒体疯狂推销他们的普世价值的积极性也是丁璇等人没有预料到的。

  假神医刘洪斌演戏的目的纯粹在于金钱,丁璇也不过是为了钱,而司马南却是栽在了沽名钓誉上。非常难以想象司马南先生以什么样的强大的自信心做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中国书画研究院教授呢?特意翻看了司马南的书画大作,大概比我的水平强一些,然后就敢教授学生?姜昆没文化,你大小也算个知识分子吧。顶着左派精英光环,又知道身处随时被追杀围剿之险境,何必为蝇头小利去趟浑水?结果落得个被嘲笑嘘哄的下场,就算给那些汉奸的狂欢的机会也实在不值得。按汉奸推墙党邪恶阴损的一贯套路,我甚至怀疑这件事至始至终就是汉奸们做的一个局,司马南并非是为了那一点报酬,而是投奔人民大学教授的光环去的,司马南毫无戒备喜气洋洋的钻进了套,被汉奸们一把按住,这脸可是有点丢大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