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迎春:当前经济形势与经济学

2017-06-03 15:23:2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迎春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前世界和我国的经济形势都不好:自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以来,世界经济一直陷入萧条,按照现行的说法是“复苏乏力”,更看不到“高涨”的影子;我国经济的增速不断下滑,由两位数增长,下降到“保8”,以后又逐步下滑到年增长6.5%左右,而且存在严重的生产过剩,以至于政府采取“去产能”、“去库存”等政策措施。

  正确认识当前世界和我国的经济形势,就必须有科学的经济理论指导;不同的经济理论指导,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只有在科学的经济理论指导下,才可能得出符合实际的论断,指引经济健康发展。

  一,两种对立经济学的哲学基础

  目前主要存在两种对立的经济学:一种是西方经济学,另一种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这两种经济学的对立,首先是由它们的哲学基础对立决定的:前者的哲学基础是历史唯心主义,后者的哲学基础是历史唯物主义。

  经济学是一种社会科学。社会现象与自然现象不同,它包含着人们的意识、人们的能动作用,而自然界没有意识这种现象。因此,怎么认识意识和人们的能动作用对于经济运动的影响,就成为经济学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经济运动是由人们的意识(或者称长官意识)决定,还是有它自身运动的规律?经济运动纯粹是偶然的,还是存在着一种必然趋势?这是一切社会科学首先面临的哲学问题。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经济发展存在着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存在着一种必然的趋势;而资产阶级的社会科学,包括西方经济学,则认为经济发展是由人们的意志决定的,纯粹是一种偶然现象。前者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哲学基础;后者则是历史唯心主义的观点,是西方经济学的哲学基础。这样两种不同的哲学基础,决定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根本对立。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从历史唯物主义哲学观点出发,认为意识不过是物质的反映,因此,它追求的是揭示物质的经济关系运动的客观规律,而西方经济学则不承认经济运动存在客观规律,追求的是如何按照人们的主观意志决定经济运动,采取什么政策措施等。

  以对待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为例。

  从1825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经济危机以来,至今近二百年,资本主义国家周期性地爆发经济危机。资产阶级的政治家、经济学家就是不承认经济危机周期性爆发是一种客观规律,是一种必然趋势,千方百计要“熨平”经济周期。

  1929年爆发了严重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以后,出现了罗斯福新政和凯恩斯主义理论,实行了政府干预经济,主张采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克服”经济危机,但是,始终没有能够“熨平”周期。

  “1965年约翰逊总统宣称:‘我不相信衰退是不可避免的’。”萨谬尔森评论说:“阿瑟.奥肯的看法比较稳重:‘衰退’现在一般被认为是基本上可以防止的,它像飞机失事,而不像飓风。”(引自《经济学》上册   第328、329页)可见,无论是美国的政客还是经济学者,都不承认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客观存在的经济规律,是一种客观必然。

  萨谬尔森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写了大量分析经济危机的文章,虽然比一些资产阶级学者有进步,承认“美国经济在我们的整个现代史上一直受着经济周期的折磨。”但是,他仍然认为“狂热的经济周期已经被制服”等。他说:“近50年来有了什么变化呢?出现了两个因素:第一,经济科学已经掌握了如何运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知识来控制衰退使它在出现后不致于扩大成为长期持续的萧条状态,如果马克思主义者在等待资本主义在最后的危机中崩溃的话,他们就是徒劳的。第二,混合经济(指‘带有市场、命令和传统成份的混合经济’——引者注)中的选民们会要求任何执政党——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采取扩张性的行动以防止持久萧条。在19世纪伤害资本主义的狂烈的经济周期已经被制服,不过它还不是一条哈巴狗。”(《经济学》上册   第330页)可见,萨谬尔森还是不承认经济危机是一种客观规律,认为可以用“知识来控制衰退”。

  “20世纪80年代美国克服‘滞涨’以后先后迎来了80年代‘里根繁荣’和90年代的‘新经济’的增长,1990-1991、2000-2001年两次经济衰退都相对比较轻微---------认为美国经济的波动性发生了突变性变化------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21世纪初的这段时期被界定为‘大稳定’时期,各种文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几乎所有的美国大牌宏观经济学家都研究或者涉足过这一主题。”(《从“大稳定”到“大衰退”》曹永福著   第109页)这一事实说明,直至21世纪美国经济学界还在大肆宣传所谓的“大稳定”,说明他们对于经济危机规律性仍然持否定态度。

  2008年爆发了1929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危机至今已经近九年,世界经济仍然“复苏乏力”。历史上的经济危机,大体十年左右是一个周期,战后周期更短一点,一般要经历危机—萧条—复苏—高涨,再进入新的一轮危机。这一次经济危机爆发至今近九年,还处于萧条阶段,根本看不到高涨的影子,这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尽管多次召开了“七国峰会”、“20国峰会”、达沃斯论坛等等,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去年在我国召开了“杭州峰会”,提出了各种措施,今年又召开了“一带一路峰会”,但是,世界经济和我国经济形势依然严峻。可见,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是一种客观规律,它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如果杭州峰会出几个主意,“一带一路”搞几个基础建设项目,多拉几趟列车的物资,就可以改变世界和我国的经济形势,那么经济危机早就被“克服”了。因此,这些“峰会”必将是‘过眼云烟’;政府采取的种种措施也不可能“克服”危机,而经济发展确实存在着“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趋势”。所以,连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萨谬尔森也不得不哀叹:“美国经济在我们的整个现代史上一直受着经济周期的折磨。”而他所说的:“如果马克思主义者在等待资本主义在最后的危机中崩溃的话,他们就是徒劳的。”历史一定会证明他的预言是错误的,而马克思主义者的斗争一定不会是徒劳的!

  二,两种根本对立的经济学

  马克思几乎用了毕生的精力写出了《资本论》,揭示了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发生、发展和必然灭亡的客观规律。《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一起,为科学社会学奠定了不可动摇的坚实基础。

  西方经济学是与马克思主义根本对立的经济学,它不仅否认存在经济规律,也否认物质的生产关系、否认雇佣劳动经济制度等的科学分类。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根据唯物主义的理论、物质的生产关系,把人类社会划分为原始共产主义、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而西方经济学根本就不承认物质的生产关系。在西方经济学的分类中,有“自给自足经济”、“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混合经济”等。(参看《现代西方经济学教程》魏勋等著   第19-21页    南开大学出版社)根本就没有封建经济制度、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等科学的分类;萨谬尔森等著的《经济学》,对于经济制度的分类就更加荒唐,它把人类社会经济制度分为“传统社会”,“习惯可以支配一切行为”;“统治经济”;“市场经济”和“混合经济”等(《经济学》第12版上   第40页    中国发展出版社)。西方经济学的分类方法,主要是按照由谁“决策”来划分的:“是由每个家庭决策”的经济,就是“自给自足”经济;“基本上是由中央计划当局的指令性计划决定的”,就是“计划经济”;“由价格机制决定的”,就是“市场经济”;“混合经济一方面是指其所有制结构是由私人部门(或私营企业)和公共部门(或公营企业)混合而成的,另一方面是指其经济运行是由自由市场机制和国家机构共同调节的。”(《现代西方经济学教程》第19-22页)它的哲学基础仍然是人们的意志决定经济发展,所以,它不以物质的生产关系分类,而是按照由谁“决策”划分经济类别,所以,不可能有科学的分类。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经济制度不仅是其它社会关系的基础,而且对于生产的发展,具有巨大的反作用。西方经济学则认为经济发展就是由人们主观决策决定的,因此,不承认经济制度对于生产发展的反作用。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在历史上曾经推动过生产力的大发展。

  资本主义诞生时,还是手工工具生产的阶段。正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有力地促进了生产力由手工工具发展到机器生产,正如《共产党宣言》所说:“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256页)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机器生产代替了手工生产,生产日益社会化,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经济制度逐步演变成为生产力发展的阻碍,经济危机的爆发就是最明显的标志。“几十年来的工业和商业的历史,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的历史,要证明这一点,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循环中愈来愈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就够了。在商业危机期间,总是不仅有很大一部分制成的产品被毁掉,而且有很大一部分已经造成的生产力被毁掉,发生一种在过去一切时代看来都好象是荒唐现象的社会瘟疫,即生产过剩的瘟疫。”(《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256-257页)我们引用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些话,是要说明他们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指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雇佣劳动经济制度阻碍生产力发展的表现和结果。而资产阶级的政客、学者由于阶级本性,决定了他们不可能理解、接受这种科学观点,于是不断地采取各种措施: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妄图“熨平”、“克服”经济周期;在政府种种干预措施失败以后,又采取“新自由主义”,又反对政府干预,反过来,覆过去,最后爆发了当前这样一场延续时间最长的危机。历史事实表明,资产阶级不可能接受物质生产关系的概念,不可能接受雇佣劳动经济制度阻碍生产力发展的观点,更不可能接受资本主义必将灭亡的理论。

  我国召开的“杭州峰会”、“一带一路峰会”等,都反映了我们这个号称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党和国家,也不懂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而是在西方经济学中打转转。一段时间政府投资四万亿,进行强刺激;以后发现“强刺激”不能解决“下行压力加大”的趋势,又提出“互联网+”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口号;在生产过剩的严重形势下,最后被迫提出所谓的“供给侧结构改革”,但是在雇佣劳动经济制度下,妄图采取措施“克服”经济危机,仍然是在西方经济学里打转转。只有回归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根本改变雇佣劳动经济制度,重新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回归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才能使我国经济发展迈上康庄大道!

  三,建立研究社会生产发展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马克思的《资本论》是研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科学著作。它的研究对象是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经济关系;它的任务是揭示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发生、发展与必然灭亡的历史趋势。《资本论》揭示的资本主义,既不是英国的资本主义,也不是法国的资本主义,而是抽象了各国特点的资本主义一般。

  人们要认识现实经济的运动,特别是具体到各个国家的经济运动,如当前世界和我国的经济形势,仅具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知识,还不可能做到。具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础理论知识,是认识当前世界和我国经济发展形势的前提。但是,仅凭对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理论知识,还不足以认清世界和我国经济发展运动的具体趋势。具体的生产发展,不仅包括生产关系的方面,而且包括生产力的方面,这就要求建立科学的统计等部门经济学,在批判西方经济学的国内生产总值、三个产业的分类方法等的基础上,建立马克思主义广义的经济学理论,才能准确地反映生产、经济发展的真实情况。

  要准确地认识世界和我国经济发展,就必须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指导,在批判西方经济学的同时,建立和发展广义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这方面任务任重道远,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