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文清:历史终将还毛泽东一个清白

2017-06-06 09:31:3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文清
点击:    评论: (查看)

  改革开放以来,那些虚无的、有强烈政治目的和恶意政治意图的“黑历史”和充满低级趣味的地摊文学在主流媒体大行其道,究其根源还在于彻底背弃人民史观,出于维护政权稳定的需要。正因为背弃人民史观,他们用极度恶劣的语言诬蔑那些为国家独立抛头颅、洒热血的民族英雄,转而为作威作福的洋主子树碑立传;正因为背弃人民史观,他们用极度恶劣的语言诬蔑那些为人民自由解放舍生忘死的英烈,转而为那些反动腐朽的旧势力歌功颂德……正因为背弃人民史观,所以那些两面三刀的小人和不学无术的砖家,在《炎黄》大旗下,将脏水泼向中国民主之父—毛泽东,而最终不过是妄图掩盖那些投机者、专制者和杀人者的罪行,维护专制统治罢了。但是谎言终究是谎言,然而他们的丑陋言行揭穿了他们的谎言,泼向毛主席的脏水结果玷污了自己。公道自在人心,恶毒谎言只能说明奸邪小人的极端无耻,历史终将还清白者一个清白。

  我们要看清建国前三十年的历史,必须学会从纷乱复杂的碎片化历史中看清其本来面目与本质。建国前三十年的政治斗争实质就是毛主席继任者们展开的一场“争储运动”,而以总设计师邓为首的改革开放是建国以来我国经济建设延续。

  新中国成立以来,摆在毛泽东面前的最大课题就是“巩固和建设社会主义”,这不仅是毛泽东思考的课题,也是抛给其接班人的一个课题,纵观建国后30年的政治斗争,其实就是毛主席的继承者们展开的一部激烈“争储运动”,而这场激烈的“宫廷内斗”背后苏联等国际势力则是一条暗线。这部激烈的“宫斗剧”从大跃进伊始,到华国锋下台为终,党内逐渐形成了一个长期以刘周陈邓为首,大多从事经济建设工作,时称“走资派”。他们先在庐山会议上整倒反对他们的彭德怀,而作为接班人的刘失势后邓就成为这个集团重点包装的“王储”,整倒林江,取代华后,中国当之无愧的“二核”艰难地诞生了。纵观每个受人诟病的事件中,都活跃着“二核”的影子,而毛泽东成了名符其实的“背锅侠”。

  首先改开前后中国两阶段经济建设是由“二核”一脉沿袭。建国后,中国的经济建设就一直由周刘邓等人具体负责,后来的改革开放也是沿袭刘周一直以来的经济思维,只是对发展模式进行变革。前期他们借鉴苏联发展模式,为中国工业化道路打下厚重基础。今天有很多人都说“毛泽东时代苦”,或许他们并没有说错,但如果没有那一代人勒紧裤腰带打下的坚实的工农业基础,今天或许还在为温饱发愁,何谈小康?凭心而论,建国前三十年中国经济发展成效,周刘邓等人还是功不可没的。但是在苏联模式的影响下,刘邓等人通过运动式、指标式推进经济快速发展,结果以李井泉、吴芝圃为首的地方领导人积极冒进大搞浮夸风,给党、国家和人民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从《戚本禹回忆录》我们知道,对于大跃进中出现的问题,毛主席已经开始对刘邓和一些地方领导人搞浮夸表示了担忧,并连续在郑州召开两次会议,积极布置反左反浮夸,大跃进的悲剧既有体制上的问题,但刘邓等人的责任更是首当其冲。然而今天那些制造饿死几千万谣言的人,那些将大跃进的责任全部推给毛主席的人不仅有失公允,而且别有用心。

  至于后期中国经济的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既有邓对过去的自我反思,也有受中苏交恶大环境的影响,所以中国抛弃苏联模式转向美国道路,即用资本主义模式发展社会主义经济。但这种发展思路严格来说只持续了10年,1989年那场众所周知的政治风波后,中国陷入西方制裁、封锁与围堵,依赖西方的中国经济开始陷入前所未有之危机。实质上从这个时候开始,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已经开始变质,为了摆脱危机,中国提出全面深化改革,一方面全面改制公有制企业,释放企业改制和人员分流的福利维持社会正常运转;另一方面全面开放国际资本进入国内市场,通过对外释放经济红利换取西方世界的支持。

  其次“二核”是中国政治斗争的最后胜利者。虽说“三下三上”历尽政治风波,但只有“二核”才配得上“政坛不倒翁”的美誉,当然这与他不惜一切手段维护自己既得利益的处事原则不无关系。比如庐山会议上,彭德怀与毛主席在反左的问题上是一致的,他在湖南作了调查后,在庐山会议上将矛头对准以刘邓为首的“走资派”,因自诩有总理之才李锐的“暗中相助”,刘邓等人在庐山会议上成功制造了“彭德怀反党集团”,面对党内群情激奋欲置其死地而后快的狂潮,为保护彭德怀,毛泽东主席派遣彭德怀主持三线建设。同样当“二核”遇到危机的时候,毛泽东主席也毫不犹豫地保护他。反之,“二核”依靠刘周陈等人为主的“走资派”和自己的雷霆手腕,斗林、抓江、逼走华、罢黜赵,一路走来让自己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这与“二核”的智慧与处事风格不无关系,比如写永不翻案的保证书、鼓动天安门闹事以保护自己等等。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毛泽东主席逝世后,中国的政治斗争并未由此停下来,不仅数量有增无减,而且手段更加残酷,这或许与当事者的个人品质不无关系。

  今天改革的成就,毛泽东时代经济建设与政治探索功不可没,若果未来改革出现危机,也只能是资本主义固有危机而不是社会主义的失败。今天的很多批评者,大多是罔顾史实无厘头的批评,他们或许是出于现实的不满与愤慨,或许出于树新革旧的政治需求,亦可能是出于转嫁矛盾以美化当权者的利益权衡,但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只有尊重基本事实才有说服力吧。事实上我们回顾这段历史,在今天我们身边还在出现很多过去的影子。比如:今天我们身边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我们的城镇化逼农民退耕入城运动有没有大跃进的影子;今天我们中央开展反腐运动,下面却查老师自费聚餐、群众红白喜事酒宴,故意转嫁社会矛盾阻挠政治风波影响自身利益,有没有过去在政治运动中部分官员维护既得利益的影子。

  正所谓“公者千古、私者一时”,仅仅40年就让人民开始觉醒,时间必将让历史迷雾更加清晰,不管你愿意与否,因为史实终究摆在那里。在今天这个特殊日子里,我们纪念那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巴黎公社运动”,是因为我们坚信历史终将还人民以公道、还毛泽东主席以清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