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人类的脚印

2017-06-08 11:37: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学与思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人类的原始部族时期,人们的生产活动主要是渔猎和采集,那时还没有成型的农业。在大部分地区与时期,渔猎和采集所得只能勉强维持部族的生存与繁衍,是没有剩余的。这样的生产力水平决定了全体有劳动能力的部族成员都必须平等地参加劳动,而劳动所得也必须大致平等地分配。不如此,老弱病残的成员就难以存活。注意,正是由于那个时期的生产力水平极为低下,人们才不得不实行“共产主义”,人们没有私产,人们共同劳动。原始部族的“共产主义”是由低下的生产力决定的,不是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决定的。

  当生产力发展到生产所得满足部族成员的生存需求之后还有盈余时,不平等的劳动和分配方式出现了,私产出现了,奴隶随之出现了。奴隶社会取代了原始部族。

  当部分部族成员的劳动就足以满足部族生存与发展的需要时,部族的首领就不再直接参与高强度的劳动,而成为管理者。当部族劳动的产品满足部族的生存之后尚有盈余的时候部族首领和强者会强占盈余的部分,成为他们的私产。

  在原始部族的部族首领与强者为什么不“多吃多占”,积攒私产呢?唯一的原因是部族成员的数量对部族的生存与发展意义重大。在食物匮乏的情况下,一些人“多吃多占”就会剥夺另一些人的生命,就会削弱部族的力量,就可能导致部族的消亡。所以,在部族的生产力水平还很低下的时候,没有人敢“多吃多占”,也不可能积攒私产。

  部族首领和强者获得的私产有什么用处呢?有两个用处,一是改善自己的生活,一是蓄养奴隶,供自己驱使。

  哪里来的奴隶?是部族之间战争中出现的战俘。

  原始公社时期也有战俘,但是部族生产的食物仅够维持部族成员的生存,哪里还有余粮来维持战俘的生命?所以那时战俘只有一个用处:杀死他作为祭品,甚至当做食物。

  部族生产力的发展,私产的发展也伴随着部族规模的扩大,层次的增加,社会结构日益复杂,原始部族逐渐转变成奴隶制国家。

  当生产力水平发展到生产的食物有余,而且农业、手工业、建筑业都得到相当的发展,使得对劳动力的需求快速增加,奴隶作为最廉价的劳动力有了存在的价值,奴隶制社会自然而然地取代原始部族公社,人类进入奴隶制时代。

  注意,把战俘从祭品变为劳动力的根本原因是生产力的提高和对劳动力的需求增长,而不是战胜者变得仁慈了。但是,从此绝大多数战俘得以活命,人类确实比原始部族时期仁慈了一些。——人们的观念在生产力发展的推动下发生了改变

  在奴隶制时期,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人们一旦脱离了群体就无法单独生存,这就是尽管奴隶们生存条件极其恶劣但是逃跑仍然是个别现象的主要原因。

  当农业发展到仅凭个人的劳动就可以维持一家人的生存时,奴隶们纷纷选择逃跑,或者自己去开荒种地,或者投靠奴役不太残酷的贵族领地。这就迫使奴隶主们纷纷放宽对奴隶的压迫,逐渐把奴隶转变成为拥有人身自由的雇农、佃户;同时奴隶主页转变为地主。奴隶制消亡了,封建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出现了;人类进入了封建君主制时代。

  这个时期的雇农和佃户除了要受到地主的剥削外,还要为封建君主无偿地提供赋税和劳逸。尽管这种剥削还是相当沉重的,但和奴隶所受的压迫与剥削相比,已经是一种改善了。人类进一步变得仁慈了。

  请注意,这里还是生产力的发展推动了人们关系的改变,是生产力的发展消灭了奴隶制,创生了封建制社会。尽管在封建君主制下农民所受的压迫与剥削要比奴隶制下奴隶所受的压迫与剥削轻一些,但是但是压迫者变得仁慈是被动的,是生产力水平提高和被压迫者的反抗能力增强的结果。

  在封建制社会中有两类生产者,农民与手工业者。在封建社会的早期这两种职业往往为同一人承担。也就是说,在封建社会中农民往往也是手工业者。农民几乎生产出了自己所需的一切产品。

  当手工业发展到比较发达的时候,农业与手工业彻底“分家”了。农民与手工业者之间的交换成为社会经济的最突出现象。进一步发展,手工业发展成为规模经营的“工厂”;工厂生产的大量产品需要新的市场,国际贸易逐渐成为重要的经济活动。商品交换成为与商品生产同样重要的经济活动。

  此时,工厂的主人和贸易的主角成为巨额财富的主人,资产阶级出现了;为资本家工作的除了一双手再无所有的生产工人和营销雇员构成了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成为这个时期的最主要阶级。

  靠工厂规模生产和国际贸易赚取的巨额财富远远超过了靠地租获得的财富,资产阶级的财富很快超过了封建地主阶级,成为那个时期最富有的阶级。

  这个时候封建君主制度下地主阶级享有一系列特权,特别是封建领主的某些特权往往妨碍了资本家的贸易自由,这是资产阶级无法容忍的。于是,打倒封建阶级,建立自由竞争、自由贸易的资本主义社会就成为当时最有经济力量的阶级——资产阶级的政治要求。

  在资产阶级强大到足以向封建君主叫板时,他们在政治上提出了用共和制政府取代君主专制政府的要求,在文化上主张用自由、平等的价值观取代贵族特权和尊卑等级观念。资产阶级为什么要提出与封建君主制不同的政权形式和社会主导价值观呢?因为资产阶级拥有的社会经济模式与封建君主制的经济模式是两种不同的经济模式。

  君主制下贵族(地主)有两种“收入”:地租和农民的劳役。贵族是土地的主人,农民在这块土地上生存就要租用贵族的土地,并承担一定的无偿劳役。这里的最主要经济形式是家庭小农业和家庭手工业。在贵族的土地上生存的农民和手工业者没有贵族的允许就无法在这块土地上生存,所以他们不得不接受贵族的压迫与剥削。

  当资本家成为社会最富有的阶层的时候,财富主要掌握在资本家手中,他们靠手中的金钱可以收买贵族的土地,他们在经济上不仅是独立的,甚至已经压倒了封建贵族。这时候封建贵族世袭的某些特权,比如在其领地上对生产与商业收税的权力,比如贵族对其领地上的农民的控制,这些都成为阻碍资本家扩展生产和自由贸易因素。资本家出于自身利益的需求当然要求取消封建贵族的特权,把整个世界变成他们的自由市场。

  取消封建贵族的特权的最彻底的办法是推翻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建立维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民主、共和制度。在政治上实现宪政政府,政府成为资产阶级的“看门人”;在文化上为促进自由竞争、自由贸易而宣扬自由主义;为资本剥削提供合法性而宣扬实为资产阶级利己主义的“人权论”。

  于是,资产阶级用金钱买通了大部分阶层的人们,用大炮和人民革命摧毁了封建主义社会,人类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

  在资本主义推翻封建专制的过程中,资产阶级主张的民主共和制政治和自由主义思想是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而封建君主制政治和封建君主特权思想则是阻碍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然而,当初封建君主专制取代奴隶制度时,封建君主专制的政治、文化也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之后的一两千年中经济一直在发展,而封建君主专制的政治、文化却停滞不前,逐渐成为经济发展的障碍。这里显现出来的发展与停滞的矛盾是带有普遍性的。残忍的奴隶制取代原始公社制时也不例外,现在看来邪恶的奴隶制的政治、文化确实是促进了当时的经济发展的。同样,也是奴隶制度下的经济发展使得不变的奴隶制度与文化成为经济发展的障碍。

  政治与文化不是由经济直接衍生出来的,是由掌控经济的那个阶层的人们——统治阶级——创造的,完全是为了维护他们这个阶级的利益服务的。

  经济的发展是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不停的发展的,而一个阶级的利益则是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的;这就导致了经济一直在发展,而政治与文化确被拴在统治阶级的利益上,动弹不得。这就必然出现上述那个“普遍性”:所有在生产力发展的推动下新生的政治、文化是促进经济发展的,而这种政治与文化一定会逐渐转变成为经济发展的障碍,最终被生产力发展产生的前进动力所摧毁,并创生新的政治与文化体系。——人类被自己的经济活动推动着不断走向更高的文明,不可逆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