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就《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十大问题》的回答

2017-02-17 16:06:01  来源:兴华之友  作者:中流击水
点击:   评论: (查看)

  按:中国现实社会性质及其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之所以会发生这种变化的深层根源究竟是什么?进一步地问: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是什么?科学社会主义的模式是如何设计的?如何深刻认识毛主席发动的文革?依靠二次文革能救中国么?现实中国共产党的阶级性质究竟是什么?中国当前的革命性质究竟是什么?中国左派是否需要重新成立一个无产阶级的用马列毛主义武装起来的革命党?中国国无产阶级革命左派究竟该如何看待和如何对待中国共产党?左派究竟该如何看待和如何对待习近平等等,这些问题,事关中国的过去、现在、前途和命运。围绕这些问题,前一段时间在大学习大讨论大联合大实践微信群和中国左翼联盟微信群进行了热烈的讨论,现做一个初步的归纳和总结,以便与大家做进一步的探讨。

  第一、中国现实社会性质及其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

  答:中国现实社会性质是官僚资本主义。国体是官僚资产阶级专政。政体是党国官僚专制制度。掠夺性、垄断性、反动性、专制性、贪婪性、腐朽性、残忍性、虚伪性、欺骗性、买办性、卖国性以及短命性,是它的几个基本特性。这就是主席所说的最坏的资本主义。以无产阶级为主体包括农民阶级、中小资产阶级在内的人民大众和官僚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第二、传统社会主义的体制是啥样的?为啥会变修?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什么?模式呢?

  答:传统社会主义的体制:一是脱离了人民大众并背离了人民民主的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二是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划归了政府。二者合起来,就是党国官僚专制。在这种体制下,宪法第二条规定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其他国家机关,一律实行民主集中制。”成了空中楼阁,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成了摆设。所以,通常所说我国实行的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过是徒有虚名。

  记得毛主席曾经指出:林彪一类上台,搞资本主义很容易。毛主席说的很对。邓小平上台所做的一切,充分验证了毛主席预见的正确。原因在哪里?就是因为我们实行了一套违背人民民主原则的党国官僚专制体制的缘故。在这套体制下,党为主、政府为主取代了民为主,党权、政权篡夺了民权,主仆关系颠倒,享有国家最高权力的人大被架空,人民因此变得无权,从国家主人沦为屁民,因而根本阻挡不了他们走资本主义道路。这样的制度设计,是导致传统社会主义变修的总根源。

  不错,在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时期,还是在这套体制下,人民充分享受到作为国家主人的滋味,社会主义建设也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那是因为最上面有个热爱人民、一心想让人民管理国家、一心为人民服务的毛主席。等毛主席他老人家一走,换了一个领导人,不再象毛主席那样为人民服务了,要想搞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人民就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相应地,国家立即就变天了。事实也正是如此。这个教训是极为惨痛的。我们必须深刻反省。

  我们以为,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一个是全民所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另一个就是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必须归享有社会主义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大系统(城市公有制企业的工会、乡村里的农会都属于该系统)。它俩是无产阶级专政亦即无产阶级民主的命根子,一个都不能缺。

  关于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新模式,我们是这样设想的:假设把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国家看成是一个人人股份均等(股权不可以买卖和转让)的大公司,依照这个思路,将西方的现代企业制度套向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现代国家制度。大致设想如下:

  1、实行无产阶级的共产党中央执政、共产党的各级地方党委监政、其他各党派平等参政、议政、监政的政党制度。无产阶级共产党的各级党委兼监事会职能。监事会监督执行的是中央的精神。她指导地方、企业和农村把中央精神与当地实际有机结合起来,进行创造性地工作,确保全国上下的高度统一。监事会不应作为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要把他从政府部门中分离出来,还给党。为确保监政有力,监事会成员不得兼任地方人大及行政职务,企业亦是如此。其各项开支要由中央财政统一负担。

  另外,要改革党代表和党员干部的产生办法,纯洁党的组织。我们必须保证共产党的工人阶级的阶级基础。资本家可以竞选人大代表,可以去政协,也可以自由组党,但就是不能加入共产党。这是其一。其二,我们还要把党管干部和人民管干部结合起来,一定要体现人民是主人,人民说了算的特点。我们建议同级人民代表或人大代表是产生同级党代表和同级党的干部的基础。如果一个级别的党的干部连同级别的人民代表的资格都不配,那么他就一定不能成为这个级别的党代表和党的干部。这要作为一个基本的原则。当然,会有特殊情况。对于杰出人才,可以先提拔上来,经过一段时期的试用后,一定要回到这个基本的原则上来,要让人民来检验,看其是否合格。

  2、 要由全国人民自下而上民主选举产生的享有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人民集中行使全民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行使这个权力绝对不应该是政府)。在地方和企业,则由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和企业职工代表大会分别代表地方和企业内人民对地方和企业内的全民生产资料行使所有权,并依次产生地方人大常委会及主任、企业工会及主席。在农村最基层,实行一切权利归农会,实行村务公开,村民自治。 国务院必须把国有企业资产管理委员会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从政府部门分离出来,还给人大。通过这项措施,坚决从根本的所有制制度上实现从党主、官主到民主的历史性转变。另外,还要改革人大代表的选举办法,整顿人大,使各级人大及人大代表能够真正担负起代表人民的重大使命。

  3、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由其产生的国务院对全民生产资料行使宏观管理权。地方人大授权由其产生的地方人民政府对地方全民生产资料行使地方管理权。全民所有制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授权由其产生的(而非上级任命的)企业厂长(经理)对企业内全民生产资料行使直接经营管理权。农会授权由其产生的村委会及主任主持全村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

  4、必须要树立宪法权威。任何政党、社团和个人都不能凌驾于宪法之上,必须确保司法、监察、审计、媒体等的独立,坚决反对政党、行政对司法的越权干涉。社会主义要树立宪法的权威,实行社会主义的宪政。社会主义应该是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宪政的有机统一。

  5、打破重重限制,坚决贯彻落实宪法赋予人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罢工、结社自由。

  第三、如何深刻认识毛主席发动的文革?

  答:“文化大革命”是指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在中国由毛主席发动和领导的一场旨在反对官僚主义者阶级和修正主义的政治运动。具体原因是: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我们实行了一套与社会主义相背离的党国官僚专制体制,搞了党国官僚专制社会主义,于是,与贫下中农尖锐对立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出来了,修正主义也出来了。毛主席不满意,执意要解决。对此,毛主席在和外宾的一次谈话中提到:“过去我们搞了农村的斗争,工厂的斗争,文化界的斗争,进行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但不能解决问题”。不得已,毛主席发动和领导了文革,希望通过公开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我们的黑暗面,以此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摧毁“资产阶级司令部”,向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夺权”,变“资产阶级专政为无产阶级专政”。但是,还是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毛主席终归没能抓住党国官僚专制体制的哽嗓咽喉,没有找到宪政这种形式,因而没能实现他的目标。结果,轰轰烈烈的文革,最终变成了不断地“割韭菜”,并以毛主席逝世和王张江姚被抓捕而宣告失败!

  第四、毛泽东思想大致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无产阶级被专政下的革命理论,亦即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一部分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亦即文革理论。我们到底应该用哪一部分理论作为我们今天行动的指南?有人提出搞二次文革救中国,大家怎么看?

  答: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指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中的无产阶级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其所谓"新",是相对于17-18世纪欧美国家发生的资产阶级领导的,旨在推翻封建专制主义压迫,确立资产阶级政治统治的旧民主主义革命。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从1919年五四运动开始的,在此之前的近代以来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为中国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它的目标是无产阶级(通过中国共产党)牢牢掌握革命领导权,彻底完成革命的任务,并及时实现由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摘自人民网)

  以无产阶级为主体包括农民阶级、中小资产阶级在内的人民大众和官僚资产阶级的矛盾是中国的主要矛盾这一规定性,无可争议地决定了当今新民主主义的革命性质。因为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最贴近当前斗争实际,建议左派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并将这套理论和我们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从而产生出指导当今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新理论。

  现实中,见一些人总是拿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说事,吆喝着要搞二次文革。我们暂且不提这个理论是不成熟的理论,不提其尚且存在着许多问题,我们就全当这是一个成熟的理论,其适用的前提条件是毛泽东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请问:现在是无产阶级专政么?现在有掌握国家最高权利主张走社会主义道路反对修正主义的毛泽东么?回答显然是否定的。既然如此,你们的二次文革如何启动啊?还有,文革斗争的对象是党内的走资派,办法是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现在呢?这个司令部在哪里?是谁?你又有啥?拿啥打?怎么打?你打得了么?所以,现实中,就见二次文革鼓噪者充其量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更多的是只反右派,不反特色当权派,是不?

  汇总拿二次文革说事的,我看大体分两部分人:一部分是修正主义及其五毛党。他们打着二次文革的幌子,转移无产阶级斗争大方向,极力忽悠群众攻击一般资产阶级,攻击西化派,故意挑起左右争斗,以此捍卫官僚资产阶级专政;另一部分人,是无产阶级内的搅屎棍、糊涂蛋,说得好听点,是无产阶级内的不觉悟者。他们明明是被专政的对象,却总是站在专政者的立场上,全然忘记了官僚资产阶级才是无产阶级的首要敌人。居心叵测的五毛狗和搅屎棍搅和到一起,确切地说,是五毛狗利用搅屎棍和糊涂蛋,极力反对一般资产阶级,反对普世价值,反对宪政民主,“勇敢地”充当了官僚资产阶级攻击一般资产阶级的炮灰,帮助官僚资产阶级加强了反动的法西斯专制统治。

  第五、我们可以把无产阶级的解放、把对中国改革拨乱反正的希望寄托在特色当局身上么?为什么?

  答:无产阶级的解放终究是无产阶级自己的事情。所以,无产阶级革命,就必须依靠无产阶级先锋队,唤起无产阶级的阶级觉悟,采取依靠革命阶级,争取中间派,分化反动派,孤立并打击顽固派的斗争策略。我们就是要通过这样的办法,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以求最终取得革命的胜利。这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个基本思路,任何时候都不过时。我们绝不可以把无产阶级的解放、把对中国改革拨乱反正的希望寄托在对无产阶级实行法西斯专制统治的特色当局的身上。谁这样做,谁就会犯绝大的方向性错误。

  第六、在中国革命动力和革命对象之间是否存在一个处于中间状态的势力?他们在阶级划分中属于哪一部分?无产阶级在革命的过程中究竟该如何对待他们?

  答:在中国革命动力和革命对象之间确实存在一个处于中间状态的势力。他们基本属于中等(或一般)资产阶级。遗憾的是,我们许多左派朋友对其存在非常糊涂的认识。他们往往“只看到一般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矛盾的一面,看不到一般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矛盾的一面,只看到一般资产阶级反动的一面,看不到相对于官僚资产阶级来说一般资产阶级还具有革命的一面,或者是只看到一般资产阶级进步的一面,忘记了其还具有投降、妥协的一面,只看到一般资产阶级宣扬的普世价值虚伪的一面,看不到相对于官僚资产阶级的法西斯专制来说,普世价值还有其进步的一面等等。这样的片面性,严重影响到他们对于形势的分析,因而同样导致他们得出脱离与实际的严重错误策略:一种是全然忘记了毛泽东提出的“任何过程如果有多数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著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和服从的地位。因此,研究任何过程,如果是存在两个以上矛盾的复杂过程的话,就要用全力去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结解了。这是马克思研究资本主义社会告诉我们的方法”,他们要么把官僚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以及一般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共同作为当前的主要矛盾,进而把整个资产阶级看成是铁板一块,把一般资产阶级推到官僚资产阶级一边,将其和官僚资产阶级一起,将法西斯专制和普世价值一起,共同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对象,搞纯粹的完全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结果,极大地壮大了敌人的力量,削弱了进步的革命的力量,陷无产阶级革命于孤立无援之中;要么主次颠倒,把一般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当成当前的主要矛盾,而把官僚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视为次要的矛盾,他们把鼓吹普世价值的一般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当做当前最主要的敌人来批判,他们打着捍卫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号,极力捍卫法西斯专制,充当官僚特权派、官僚资产阶级派的可耻帮凶;第三种,是只看到一般资产阶级进步的一面,无视其软弱、妥协、投降的一面,看不到国内官僚资产阶级以及国外垄断资产阶级强大的一面,主张中国的民主主义革命主要地不是依靠无产阶级的领导,而是要依靠一般资产阶级,要求无产阶级充当一般资产阶级的尾巴。这三种倾向,无论是哪一种,由于其看问题的主观性、片面性,决定了其提出的策略必然错误。沿着这样的错误的策略走下去,最终的结果,同样必然会把无产阶级革命引向失败。”摘自《李文采:研究问题忌带主观性、片面性和表面性 》

  第七、现实中国具备社会主义一次(或者再)革命的条件么?社会主义一次(或者再)革命的本质和实际效果是什么?

  答:现实中国绝不具备社会主义一次(或者再)革命的条件。道理很简单,毛主席教导我们“民主革命在全国胜利之日,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摘自:(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所谓“民主革命在全国胜利之日”,就是无产阶级通过民主革命掌握了政权之时。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请大家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啊?俄国十月革命是建立在二月革命之后苏维埃掌握了实际权力的基础之上。“我们经过解放战争,赢得了民主革命的胜利。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开始。”摘自: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在此,我请大家认真思考:面对特色现实,无产阶级掌握政权了么?民主革命在全国果真胜利了么?回答自然是否定的。既然如此,请问社会主义革命论者,你们的社会主义革命究竟该如何启动啊?恩格斯在其《共产主义原理》开篇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是共产主义?”恩格斯回答“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何以到了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论者那里,居然连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也不讲了呢?

  谈到社会主义一次(或者再)革命的本质和实际效果,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旗帜鲜明地指出:“‘一次革命论’者,不要革命论也,这就是问题的本质。但是还有另外一些人,他们似乎并无恶意,也迷惑于所谓‘一次革命论’,迷惑于所谓‘举政治革命与社会革命毕其功于一役’的纯主观的想头;而不知革命有阶段之分,只能由一个革命到另一个革命,无所谓’毕其功于一役’。这种观点,混淆革命的步骤,降低对于当前任务的努力,也是很有害的。如果说,两个革命阶段中,第一个为第二个准备条件,而两个阶段必须衔接,不容横插一个资产阶级专政的阶段,这是正确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发展论。如果说,民主革命没有自己的一定任务,没有自己的一定时间,而可以把只能在另一个时间去完成的另一任务,例如社会主义的任务,合并在民主主义任务上面去完成,这个叫做‘毕其功于一役’,那就是空想,而为真正的革命者所不取的。”

  诚然,毛主席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1](节选)中还说了“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斗争,包含着两重性:一方面,反官僚资本就是反买办资本,是民主革命的性质;另一方面,反官僚资本就是反对大资产阶级,又带有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过去有一种说法,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可以毕其功于一役。这种说法,混淆了两个革命阶段,是不对的;但只就反对官僚资本来说,是可以的。”但这样的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革命是属于具有双重性质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而绝不是单一的社会主义革命。单一的社会主义革命,一定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之后下一步的事情。

  第八、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请问中国左派是否需要另起炉灶,成立一个新的无产阶级的用马列毛主义武装起来的革命党?中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而现实情况是,特色当局不给人民这些自由,不让无产阶级另起炉灶组织起来,左派该怎么办?

  答: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否则,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无产阶级革命的首要任务是组织起来。这是摆在无产阶级面前的头等大事。这是革命的重中之重!但是,中国共产党不让无产阶级组织起来。怎么办?无产阶级要充分利用现有法律允许的通信、网络、上书、集会等渠道,集中火力,极力表达自己组织起来的强烈愿望,坚决迫使共产党做出让步,坚决贯彻落实宪法第35条。另外,无产阶级必须注意到,信息化是一面双刃剑。它不仅加速了信息的传播,加速了革命的步伐,同时,共产党利用其控制无产阶级,愈加加强了其法西斯统治。在他们面前,无产阶级革命者简直无任何隐秘可言。无产阶级进行地下斗争的难度相当大,甚至是根本不可能。在这种条件下,无产阶级的革命策略,不得不优先考虑同共产党进行有理、有利、有节、合法、公开的斗争。

  第九、现实中国共产党的阶级性质究竟是什么?中国国无产阶级革命左派究竟该如何看待和如何对待中国共产党?

  答:共产党是中国的执政党。共产党的性质和中国的性质是一致的。中国的几个特性,在共产党的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知道,中国共产党是一个由复杂成分组成的党,其中有修正主义顽固派(包括修正主义派和西化派),也有中间派,也有进步派,整个共产党并不就等于都是修正主义顽固派。因为三十多年来,共产党打左灯向右拐,坚持走修正主义路线,使得国家从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变成无产阶级被专政的最坏的资本主义,共产党也因此变成了一个官僚资产阶级的法西斯政党,有些人就以为整个共产党都是修正主义顽固派,这种看法是错误的。现在的共产党中,修正主义顽固派还站在支配其党的政策的地位,但在数量上只占少数,它的大多数党员(很多是挂名党员)并不一定是修正主义顽固派。这一点必须认识清楚,才能利用他们的矛盾,采取分别对待的政策,用极大力量去团结共产党中的中间派和进步派。

  另外,毛主席还教导我们:“我们认为,每一个国家的共产党和革命力量都要有两手准备:一手是和平方法取得胜利,一手是暴力斗争取得政权,缺一不可。而且要看到,总的趋势来说,资产阶级不愿意让步,不愿意放弃政权,他们要挣扎。资产阶级在要命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用武力?十月革命,是准备了两手的。俄国一九一七年七月以前,列宁也曾经想用和平的方法取得胜利。七月事件[19]说明,把政权和平地转到无产阶级手里已经不可能,布尔什维克转过来进行了三个月的武装准备,举行武装起义,才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十月革命以后,列宁还想用和平的方法,用赎买的方法,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消灭资本主义。但是,资产阶级勾结十四个国家,发动了反革命的武装暴动和武装干涉。在俄国党的领导下,进行了三年的武装斗争,才巩固了十月革命的胜利。至于中国革命,我们是用了革命的两手政策来对付反动派的反革命两手政策的。”摘自: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1](节选)

  遵照毛主席的教导,无产阶级要充分估计到共产党的反动性。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共产党还具有虚伪性。他们不得不高举着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不得不高举着马列毛主义,不得不高喊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建党宗旨。否则,他们就会立即失去执政的合法性、合理性。第三,要特别注意共产党内成分的复杂性。我们一定要用极大力量去团结共产党中的中间派和进步派,绝不可以将他们排除在革命队伍之外。第四、已经形成气候的自由资产阶级执意右转,执意改旗易帜,全盘西化。他们不仅要共产党的钱,还想要共产党的命。第五、无产阶级还没组织起来,力量还比较弱小,尚且不具备和任何反动势力进行决战的资本。据此,无产阶级要充分利用共产党的虚伪性,成分的复杂性,充分利用自由资产阶级想要共产党的命,而共产党想要保命因而拒绝改旗易帜等特点,高举马列毛主义旗帜,坚决打假,逼迫共产党左转,牵制自由派,同时,联合自由资产阶级进步的一面,力争民主,并在这个过程中,积极壮大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为迎接未来的大决战做好充分的准备。那种不管三七二十一,执意打倒共产党的认识或者做法是左倾教条主义,那种反对左派另起炉灶,将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希望寄托在执政的共产党当局身上的认识和做法则是右倾投降主义。

  第十、左派究竟该如何看待和如何对待习近平?

  答:……【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