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省委书记一句话,600多个亿打水漂

2017-01-09 21:50:1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郑智银
点击:   评论: (查看)

 

  去年8月,媒体报道了河南十一五期间的重点项目,周口郸淮公路工程烂尾新闻,按照计划,郸淮公路2011年底建成通车,但投资8亿开工六年仍烂尾,上亿银行贷款疑被私人套取,参与建设的农民工四处讨薪,公安机关介入调查,以至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此事曾经轰动一时。

  近日,河南省因政府烂尾工程问题再次引发关注。据新华社12月30日报道,近年来,河南一些地方在建设新农村社区时贪大图快,占用大量耕地,浪费巨额资金。统计显示,2013年以来河南省有1366个新型农村社区停建,直接损失600多亿元。一些社区房屋建设完备,却无人居住,空地被开垦、放羊。而一些农民住上新房后,却背上沉重的债务。

  若说导致周口郸淮公路工程烂尾,只是项目管理上出现漏洞;而河南新农村社区建设众多工程烂尾,则完全是决策失误。河南省滑县不仅是一个农业和人口大县,还是个国家级贫困县,长期以来,农民增收缓慢,就医、就学、购物难等问题相当突出。原内黄县县长郜军涛于2008年年底调任滑县县委书记,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翌年伊始就烧出一个“村庄合并”的滑县试验,同年6月,决定将滑县集聚区内的一批农村为试验对象,通过土地流转、整合村庄建设成全省规模最大的新型农村社区。2011年初,时任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到滑县调研时认为,滑县的做法可作为典型推广,指出“河南要持续探索走一条不以牺牲农业和粮食、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的“三化”协调科学发展的路子,一定要以新型城镇化为引领,以新型社区建设为城乡统筹的结合点、城乡一体化的切入点。”在此之前,面对滑县的“村庄合并”试验,当地很多农民其实并不配合,可说八字还没一撇呢。省委书记一发话,过程似乎顺利得多,在滑县政府力推下,2011年,先前有阻力的15个行政村的土地当年加入集中流转。相关资料显示,卢展工不仅为“滑县试验”亲自命名锦和新城社区,还认为“锦和新城的建设就是在这方面进行的有益探索。”2011年6月1日,将滑县升格为省直管。随后,城乡一体化的新农村社区建设,在河南一窝蜂拥上。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33个村庄终于拼凑成锦和新城,但住进去的农民私下称其“万人坑”。“锦和新城”二期46栋10多层高的住宅楼拔地而起,排列整齐,在周边农田和低矮房屋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醒目。走进小区,却是空空荡荡、杂草丛生。省政府重点扶持的“滑县试验”尚且如此,河南其他地方的新农村社区建设,就更是惨不忍睹。新农村建设,一大目的就是把农民集中起来,回收宅基地,复垦成耕地。但这种想法,对贫困地区的农村来说,有点不切实际。农民住新农村社区高楼,各种花费都会增大,在自家院子住,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少。并且可以在自己院子里、墙根外种菜种水果,基本够自家吃的了。住楼上就别想了,还要每月交物业费等等,增加了生活成本。由于河南省农村人口基数大,贫困人口多,而越是穷县,却越是千方百计想上新农村社区建设项目,不烂尾才怪!

  官大一级压死人,下级完全把伺侯、溜须、逢迎上级领导当成自己的职责,可说是当下中国的政治生态。国人自古以来讲究入土为安,可卢书记认为,活人为何不能与死人争地?于是批示“这个问题到了认真解决的时候了”,一场彻底颠覆孝道传统的“平坟运动”就真的轰轰烈烈掀起了;连掘人祖坟缺德的事下面都能干得出来;新农村社区建设这种高大上的“惠农工程”,不仅有政绩,说不定还可捞一把,领导发话,下面自然闻风而动。省委书记一句话,就没有人去考虑“平坟运动”是否会造成当地社会动荡;新农村社区建设,是否符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实际。下级官僚的调研文字全是鲜花与掌声。他们治下的老百姓,想想确实是悲从中来。

  当年周口被平坟墓,据说一夜之间又走回了原点,这真是对平坟运动的莫大讽刺,背后的民心向背值得反思。600多个亿不是小数目,省委书记一句话就打了水漂,教训也极其深刻。笔者认为,威权体制下,大领导们对智商不够用的决策,当谨言慎行,否则,就算不被追究责任,可如此透支民众对党的政府的信任,谁能受得了?

    文/郑智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