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柏杨:洋节过还是不过,这不是一个问题

2017-12-25 18:50:05  来源:察网  作者:柏杨
点击:    评论: (查看)

洋节过还是不过,这不是一个问题

  那是这个月上旬,笔者在学校外面被一个女生截住了。她截住我干什么呢?无非是推销什么洗护套装。虽然沾染了些小布尔乔亚的生活习气,可我还是从来不用洗面奶什么东西的好吧。尽管如此,她还是不遗余力地劝我收下,当然得给两个钱,我怎么可能花钱买这个呢?我们的对话如下:

  【“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你看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有女朋友可以送给女朋友,没有女朋友难道你就没有心仪的女孩子吗?”

  这话扎心了,我当然得转移话题,顺便故意装个糊涂:“嗯,圣诞节。圣诞节是哪一天?”

  “12月24号平安夜,25号圣诞节。”

  “哦,那这个圣又是谁呢?”

  “……耶稣啊。”

  “凭什么他是圣?我不认。”

  “……难道你不过圣诞节的吗?”

  “不过。”

  “那你不过圣诞节不是注孤生了?”

  “也不能说不过,不过我的圣诞节在26号。”

  “……啊?”

  我指了指胸前的像章,走了。】

  按照过圣诞节人的逻辑,不过圣诞节就得注孤生,我的个人问题是一辈子都解决不了了?

  上面的这件事是前段时间笔者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权且作为本文的一个引子。25号说到就到了,像去年一样,网上又已经掀起了一轮抵制圣诞节以及抵制洋节的热潮。《哈姆雷特》里面有一句台词:“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洋节究竟是过还是不过,这真的不是一个问题。蹭一个这两天的热度,我们先来讨论一下圣诞节吧,在这个问题上,我个人的倾向是不过,不过小布尔乔亚们若是非要过,咱们也拦不了。

  我并不喜欢“圣诞节”这个名称,本文正文部分还是暂时称“耶诞节”吧,在前年和去年的这个时候,笔者都写了文章来讨论这个问题。前年笔者刚上大一,那篇文章主要是从文化入侵的角度来号召抵制耶诞节的,原文大概两千字,最初发在QQ空间里,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几个好友就直接在评论区争论起来了,到最后全部评论的字数已经超过了原文字数。去年的那篇文章标题为“中国人民不需要圣诞节”,指出耶诞节在中国已经商业化,盲目跟风追求这个东西毫无意义,并呼吁设立12月26号毛泽东同志的诞辰为“人民节”。这样看来,加上今年,我抵制耶诞节也算是有三年了,如果不算上高中的话。这样看来,加上今年,我抵制耶诞节也算是有三年了,如果不算上高中的话。相信这些天,很多人都收到了一条关于政府决议抵制圣诞节的群消息,该消息打着政府部门的名义,声称“狂欢夜”的由来是“1898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打到辽宁省丹东市!这天晚上是它们所谓的狂欢夜 !禽兽不如的八国联军在丹东市发动了屠城的兽行”。由此号召不忘国耻,抵制圣诞节这一洋节。

  这一微信消息的文字不可谓不慷慨激昂,不可谓不义正言辞,谁看到这篇文字不是义愤填膺?不过很可惜,它里面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谣言。首先,这个所谓的“文件通知”,咱们没有见过,如果有这样的抵制耶诞节的通知,官方媒体肯定会发布的。其次,其主体部分所描述的大屠杀、狂欢夜的由来,纯属子虚乌有。稍微了解中国近代史的都知道,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是1900年爆发的,侵略者也没有打到辽宁省丹东市,大屠杀是广泛存在的,不过这与耶诞节,与狂欢夜一点关系也没有。不知最早写出这篇文字的人是怀着怎样的目的写的,即使这位老兄真的爱国爱得一塌糊涂,但也请不要用这种很low的手段。

  美国想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利用文化进行意识形态输入是一个主要的手段,耶诞节可能也是其中之一,无奈中国人太不争气,把它变成了一种营销手段。多少商家趁着这一天闷声发大财,小布尔乔亚们也乐得跟风赶时髦,又是吃苹果又是送贺卡,忙得不亦乐乎。每年一到这时候,大街小巷充满了节日的气息,大树小树亮瞎你的眼,到处不是白胡子老头就是大角鹿。就说我们学校食堂吧,这还有几天就把小树苗种上了,把小老头贴上了,到那一天各个员工不论叔叔阿姨还是老爷爷老太太,都弄个小红帽戴着。这些场景,我们这些人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又无可奈何,只好独善其身罢了。我不知把它比喻成牛皮癣合适不合适,既难看又难受,纯粹恶心人的东西,但要真说致死倒也不至于。小布尔乔亚喜欢搞这些东西就让他们搞去吧,这种现象是扭转不了了,你批判多了人就说你搞道德绑架,甚至骂你闭关锁国,随他们去吧。咱们还是学一学鲁迅先生,“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吧。习总书记既然提出了文化自信,咱们也拿出点大国的胸怀,海纳百川,只要你不夹带私货。至于笔者个人嘛,没说得了,继续抵制耶诞节。1991年12月25号,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解体,老大哥是这一天走的,尽管他已经完全修了,尽管他曾与我们势不两立,可老大哥毕竟还是老大哥,苏联毕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解体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巨大悲剧,在这一天跟风搞狂欢,那还是人吗?

  那么下面谈一谈洋节的问题。

  除了上面所引用的那段文字,网上还有一篇文章流传较广,这篇文章稍微权威一点,因为它给出了国家文件,有国家文件压着,再抵制洋节就有理有据了。笔者特意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的官方网站上搜到了这份文件,这份文件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意见》全文没有一个字提到不准任何人过洋节的,因此可以看出作者还是拿这份文件唬人的。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是我们树立文化自信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此我坚决支持,但是有人打着这个旗号办什么国学班圈钱,甚至搞尊孔复古和复兴儒学的,这就属于夹带私货,非常扯淡的东西了,本文不作讨论。

  洋节跟洋节是不一样的,不能不分青红皂白都抵制一通,这里可以把洋节大致分为三种。

  这第一种洋节,前面带有“国际”两个字,比如国际劳动节、国际妇女节、国际儿童节等。以这三个为例,劳动节是在马克思、恩格斯领导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诞生的,属于无产阶级自己的节日;妇女节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妇女运动共同的产物,从其起源来说,同样是属于被压迫者的;至于儿童节,则起源于德国法西斯在1942年6月10号的制造的利迪策惨案,是为了悼念全世界所有在战争中死难的儿童,反对虐杀和毒害儿童,以及保障儿童权利而设立的。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这些真正属于最广大人民的国际性的节日,是通过无数人前仆后继的不屈不挠的斗争,甚至是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才得来的。这样的洋节,我们不仅不能抵制,而且还要大张旗鼓、理直气壮地推广,在过节的同时,更要铭记先辈奋斗的历史意义,不要忘了它们是怎么来的。然而很可惜,现在普通人对这些又了解多少呢?以前劳动节放七天假时,有一种说法叫做“五一七天乐”或“五一黄金周”,在一般人看来,这样的无产阶级的节日是完全与放假绑在一起的。现在七天缩短为三天,假期的氛围有增无减,几乎只有网络左圈人在这一天刷一些工人阶级最伟大、无产阶级解放什么的话题,除此之外,就很少见了。妇女节现在变成了另一个母亲节,这是很多人都有切身体会的,原先作为国际共运和妇女运动成果的意义反而没人提了,也许是因为新中国的妇女权利是做得比较好的,所以人们身在其中就有所淡忘。新中国过儿童节的传统,必有一项是新一批少先队员入队仪式,这种方式就其原始意义来说又更加推进了一步,是为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而举行的,至少没有完全庸俗化和娱乐化。总而言之,如何过这样的洋节,还是一句话:不忘初心。不忘我们是谁,不忘是为了谁,牢记过去的斗争,才能更好地前进。

  这第二种洋节,是普通的洋节,以愚人节、情人节、母亲节等为代表。这种节日是完全以娱乐、生活和爱情等为目的的,这些节日在中国大行其道肯定是西方文化入侵的一种表现了,不过与和平演变关系不大,国门既然打开,这些东西是肯定要进来的。值得一提的是,4月1号的愚人节当然是一个超级娱乐的节日,但是在2001年的这一天,美侦察机在南海上空撞毁中国军用飞机,浙江湖州籍优秀飞行员王伟壮烈牺牲,我们有必要记住这个日子,这也是我们的国耻。至于情人节的话,长期以来的争论也不少,主要是因为中国也有情人节,因为这个原因,抵制2月14号的情人节在网上也是一种风潮。一般认为七夕是中国的情人节,不过真要说起来,中国传统的情人节无论如何是排不到七夕的,有兴趣者可自己研究,这里不做赘述。一般的情侣过情人节无非是约个会、送送花什么的,甚至还有赶着这一天去领结婚证的,这都可以理解。但什么是情人?情人当然可以指恋人、情侣,不过还有其他的意思,词典里的解释是“等同于恋人或情侣却无法予以正式名分或承诺的人”,说白了就是小三。借着情人节的日子去干坏事的可大有人在,美其名曰“追求性解放和性自由”,实际上是为淫乱找借口,这是需要予以坚决打击的。总之,对于这种普通的洋节,个人认为谁爱过谁过,没有抵制的必要,但是一定得合理合法地过,不要总想着去挑战道德和法律的底线。至于咱这样注孤生的人,是铁定不会过情人节的啦。

  这第三种洋节,是耶诞节、万圣节、感恩节、复活节这样的节日,这是笔者一直坚持抵制的,因为它们是与基督教绑在一起的。“抵制”是一个中性词,它的意思是阻止、抗拒、排斥,因此我不认为对它们采取抵制的态度有不妥之处。耶诞节是怎么来的?耶稣真的是12月25号的诞辰吗?当然不是。一般认为,这个日子是公元336由罗马教会确立的,而基督教内不同的教派对耶诞节的认可度也不同。因此,耶诞节究竟是哪一天,谁也不知道。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节,稀里糊涂地热闹,稀里糊涂地乐呵,除了无知还能说明什么呢?咱们虽然稀里糊涂,但是西方可是清醒得很,尽管耶诞节在中国有商业化和娱乐化的现象,但是完全可以作为西方的政治工具。最近爆出来一则新闻,上海闵行区民办德闳学校耶诞节放假两天,这是什么?宗教干预教育,完全疯了。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日子在台湾被翻译成“耶诞”,而在中国大陆被翻译成“圣诞”,不过是一个宗教的创始人而已,被我们塑造成圣,而且几乎是举国为其庆生,他凭什么?据说,释迦摩尼的生日是阴历四月初八,老子的生日是阴历二月十五,穆罕默德的生日的西历4月21号,他们的在天之灵会不会说:“后人何故厚此薄彼呢?”同样是宗教开创者,受到的待遇反差如此之大,为何世人就单单记住了耶稣呢?这背后如果不是有人在暗中引导,怎么会导致这样的局面?不要忘了,苏联解体才几年?

  除了耶诞节,感恩节、万圣节什么的在中国同样很火。万圣节有两个主题,扮鬼和要糖。这个每年我们在网上都可以看见各式各样的坏事,有扮鬼吓坏人的,甚至有家长借此机会强行索要糖果引起冲突的,不胜枚举。许多幼儿园从小就给几岁大的小朋友灌输这些东西,教他们扮鬼,教他们做南瓜灯,无所不用其极。至于感恩节,非常名不符实,名曰“感恩”实则充满了血腥。1620年,著名的“五月花”号船满载不堪忍受英国国内宗教迫害的清教徒102人到达美洲,印第安人给他们送来了生活必需品,还特地派人教他们怎样狩猎、捕鱼和种植玉米、南瓜。在印第安人的帮助下,移民们终于获得了丰收,在欢庆丰收的日子,按照宗教传统习俗,移民规定了感谢上帝的日子。这就是感恩节的由来,他们所感恩的是上帝,而不是任何人。那么这群清教徒及其后人又是如何报答真正的恩人即印第安人的呢?他们将印第安人几乎赶尽杀绝,至今原本是北美大陆主人的印第安人成为了美国的少数民族,这就是他们的感恩。而美国总统在感恩节素有放生一只火鸡的传统,今年特朗普也不例外,他们管这叫“赦免”。“赦免”可不是乱用的,前提是你得有罪,问题是火鸡何罪之有?难不成也像人一样有与生俱来的原罪?过耶诞节、感恩节、万圣节的同学们,你们想过这个没有?

  也许有人说,反正这些东西已经商业化了,就是图一乐呵,过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今年年初笔者以“把酒酹滔滔”为署名在察网发了第一篇文章《西方想把中国大学变成地下教会,我们不同意》,认为在中国许多高校内都存在着地下团契,这些团契多是由学校附近的基督教会渗透进去的。他们以宪法所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为幌子,进行非法传教活动,民间的许多教会甚至与邪教有勾结,这是我所亲身经历过的。最可笑的是,前些日子我在寝室里发现一本传教书籍,天知道是不是大一刚入学时那个传教的学生放进来的,我居然两年多都没发现。基督教就像破伤风,在意的人不多,一旦发病严重可以死人。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要知道,如今中国的基督徒人数已经超过了共产党员,突破了一亿人,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而耶诞节、万圣节、感恩节、复活节这些节日,实际上属于宗教节日,有的人凑热闹也去过,可能不知道其意义,而有的明知道其意义的却还凑热闹,那他们八成就是基督徒了。马克思说:“宗教是人类的精神鸦片。”当宗教徒狂热起来,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共产党领导的无神论国家意味着什么?而党内又有多少不敬苍生敬鬼神的基督徒,这又意味着什么?所以说,对于这种宗教类洋节,我个人的主张还是认为,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能不过就尽量不过,大家都是有知识的人了,别那么幼稚。说句玩笑话,一个人不过会注孤生,一群人不过不就能成双配对了吗?如果是作为共产党员,那也就不需要说什么了,过不过这种洋节,心里应该都有数。

  说到这里,笔者的态度也就十分明确了。对于第一类国际性的、真正属于人民的洋节,我们支持大家过;对于第二类普通的洋节,我们不强求,谁爱过谁过;对于第三类宗教性质的洋节,我们不鼓励,能不过就不要过,除非你是基督徒。分清了这些,过不过洋节也就不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了。对于那种不分青红皂白,逢洋必排的观点,我认为是错误的。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最初就是从外国传来的,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思想更是土洋结合的产物,如果逢洋必排,必然会发展到反党的地步。持有这种观点的人疯狂到什么程度?他们把马列主义同样视为外来文化的入侵,必欲除之而后快,咱们能上他们的当吗?实际上,尽管马列主义最初确实是从国外传来的,但它并不是局限于某个民族、地域的思想理论,而是属于全世界劳动人民的,是为了世界人民的解放的;相反,基督教这种外来宗教则是天然带着西方中心论的、为西方侵略做辩护、为西方资本开路的意识形态功能的,是使人民麻痹而不是使人民解放的。我们抵制这种“洋文化”,抵制的是其背后的资本主义、霸权主义意识形态。

  顺便说一下,与其在12月25号过什么耶诞节,还不如26号过一下“人民节”,好好纪念一下毛泽东同志诞辰,学习毛泽东思想,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如果国家能够把毛主席的诞辰日设立成为法定节日,我是坚决拥护的,这表明我们的党在“不忘初心”的路上又前进了一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