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班明峰:首富村华西村负债400亿’能证明社会主义不可行吗?

2017-12-26 07:06:0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班明峰
点击:   评论: (查看)

  此题目描述现象,用实干(实践)检验几十年,表明了“在市场经济大环境下的局部机构,都是虎头蛇尾下场,开始是‘让少数人首先富起来’非常光辉灿烂‘越来越好’, 而好景不长,在人吃人的私有化社会环境结构下,不管是国家内部是集体领导的农村和一盘散沙的‘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导的机构’的暴富现象都是昙花一现。最后都会都会因为经济危机而倒塌, 经济不能持续发展”。

  《知乎》信息是可靠的,支持人吃人剥削制度的市场经济的人看见‘富翁落难’开始高兴了, 认为可以证明(其实实干没有理论的证明能力)是‘社会主义一定会失败’。 但是他们忘了,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代替理论研究是行不通的。是不能够得到可靠结论的。因为实干只能够发现命题的错误,而永远不能代替真理去证明一切命题成立。贬低华西村的人,瞎子摸象,用不势利眼的不实事求是精神,不健康、不善意地看待吴仁宝领导者和他的华西村。

  网名‘排名第一’的答案说所谓“华西村的成功本身就是钻政策的 空子,也可以说是‘奉旨’办事!”这句话除了居心险恶以外,不能证明什么社会主义一事无成的结论。何谓“钻政策的空子”,连空穴来风(比喻消息和谣言的传播不是完全没有原因的。也比喻流言乘机会传开来。)也办不到。理论研究搞捕风捉 影以偏概全是人类最为常见的错误。

  华西村刚逝去才一年半的一位85岁的领导人吴仁宝,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多的非议扑向他和他为之奋斗终身的华西村?正义的‘钱江晚报社论写得好,“吴仁宝不完美,不完美的 吴仁宝,让华西村富有了。这是任何放大镜,都扭曲不了的事实。”脑残者只是习惯用错误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它下结论(其实它有循环论证的逻辑性错误和许多反例,例如不能检验‘永动机理论’和有无限内涵的命题)糊涂人思维形式如同‘有个女人摔倒了,就证明了她一辈子不能够生孩子’的幸灾乐祸的结论。是不能理解许多有关因素和无关因素。不知道鸡叫与天亮是否有逻辑性关系。

  “家有黄金数,一天也只能吃三顿,豪华子独占鳌头,一人也只占一个床位”等标语被做成华西村的座右铭;吴仁宝亲自编写的“十富赞”与“十穷戒词”,成为社会主义思想道德的座右铭。吴仁宝一直倡导并身体力行的节俭:一张老式的木床,被褥都已陈旧,外间两个单人沙发看起来像是上世纪80年代的样式,扶手上的皮革已经被磨破,茶几上摆放着一部拨机,在外的墙皮几近脱落。吴仁宝住的子建于上世纪70年代,是现今华西村仅有的几栋年代最久远的“第三代”,与村里一排排宽敞明亮的中式、欧式形成了鲜明对比。共产党员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不搞让自己比人民首先富起来,就是干社会主义的基本功。都是仅仅是有词基本功, 华西村被市场经济环境包围,‘再优秀的猎狗也会敌不过一群狼’;当然社会主义也会有‘阴晴圆缺’。爬山道路迷茫‘上升途中也会有下坡路’,而脑残者只会看见一瞬间就急急忙忙下歪理结论——‘马列主义推荐的社会主义道路行不通’。

  《钱江晚报》描述:《用健康的态度看待吴 仁宝》--观点--‘人民网’的观点请用健康的态度看待华西村。不要看轻江苏乡镇企业曾经的辉煌,用你们的无 知来侮辱一位长者,不妨请你们查一下沙钢,永钢的发展历程上法艰难困苦?钢铁业不是一本万利,躺着就能挣钱 的,其实社会主义的概念是共同富裕, 是宪法规定的要消灭一切剥削制度共同富裕,是没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利润追求才能够摆脱两极分化的困扰和失败。在非经典社会主义经典环境里,当然每一个局部都是面临着失败的巨大可能性。今天连美国也会叫苦连天。经济危机导致消费低迷, 高房价房地产也会死气沉沉没有多少利润, 为什么不看见这些普遍性负面现象呢?‘ 整体成立则局部也会成立’是逻辑学规律。

  不能够搞人云亦云。又去走访了一家江苏企业的典范——‘红豆’,一家三代,从五几年的一家近 似于小作坊的港下针织厂,发展到现在的红豆集团,其中的历程,不是几句简单的话就可以概 括的。

  吴仁宝、周耀庭他们都是已逝去或即将逝去的英雄,记住勇士们的英雄行为吧。“爬在牺牲英雄的头上的苍蝇比它们高却永远是苍蝇” 资料是第一手的。实事求是的人是不会把随大流捕风捉影的冷饭反反复复‘歪嘴和尚念歪经,一念就念了几十年’的。甘之若饴(甘愿承受艰难、痛苦)实事求是,“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 ” 才是伟大性格。如果总是非议一个已经逝去 的老人,在灵魂中结婚是苍蝇精神。政治是也会错误。健康的心态,才能够得到坚实的结论。华西村其实不是计划经济的完全摆脱利润的‘试验田’。社会主义国有化企业和农村之间去之间是团结一心的共同富裕的团不应该数学富起来,有此暴富现象的一定不是社会主义本质, 反过来证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在两极分化大环境中的失败而已。根本与社会主义的本质和现象无关。甚至于是生存的物资左手到右手都是国有化的,没有追求利润的互相剥削制度,才能够共同富裕。所以华西村是在市场经济的利润裂缝里苦苦挣扎的实体。比赌博好不了多少。

  ‘人怕出名猪怕壮’。‘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成为大家的关注点,一个小动作,都会引起群众的注意!华西村成为了大 家的焦点,当然也免不了是是非非,每一个人的‘标准看法’都不同,也就产生了种种得分不一样的报道。其实华 西村存在的问题,中国好多村子也会一样存在,只是它们知名度不高,不被大家所知。其任何实验室都是局部的,一旦适用范围被人为扩大到全中国, 即使是真理也会变化成为错误。当年邓小平南巡看见数学富起来的现象高高兴兴, 结果扩大到全中国以后,变革开放却意外地导致两极分化世界第一而失败了。为什么都是意外的结果却把鄙视的目光盯着华西村不放呢?

  明星村当然就要做好,给全国做个好头,事事更加小心,要想到自己的表率作用。任何实验室不能够搞功利主义偷偷的送给巨钱帮助产生‘成功’的假象。私有化的农村试点?更加容易这样子以‘证明’邓小平理论的成功。就事论事,反对用有色眼镜看问题。

  华西村负债是有389亿,但总资产500多亿,负债里有息负债只有250多 亿,这是真正借得的钱,要支付利息;还有一部分(130亿)负债是无息负债,如果还没支付给股东方的 分红、提前收的预付款、欠税务局的税等等,这些负债是良性负债,实际上是增加的现金流。总资产 负债率68%,这在市场经济的如果能够以实业为主的行业里,是非常非常健康的资产负债率。其实很多央企、上市公司的资产负 债率都会到百分之八九十,华西集团的资产负债情况,银行是要追着给贷款的。

  建议批评华西村的文章改名称为《一个不懂财务知识的家伙的瞎说华西村》,好像一实行他们鼓吹的私有化企业制度,人人来中国高投资就会万事大吉人人都是可以首先富起来了。是违背物质不灭定律。而且只有他们鼓 吹的市场经济制度是唯一正确的制度,但是马列主义认为‘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不兼容’。贬低华西村,这种陈词滥调,没有道德和科学性。岂不知这些制度下的许多的私有化企 业,同样面临着很多同样的问题,每年要倒闭破产一批。而华西村作为一个农村集体主义方式的实验室,取得了别的村庄 很难企及的成绩,已经证明集体主义精神是有好处的。对于我们解决三农问题,有很多好的经验需要总结,以供借鉴。但这帮无良文 人,却粗暴地踏上一只脚,低于华西村大吐口水。

  它作为一个企业集团,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不能够搞自上而下的按劳分配和摆脱成本问题。也是被剥削者。代际接班问题、 转型升级问题多如牛毛,面临很多挑战。不要动不动就以‘能人经济’的帽子满天飞,这种给中外相同的事情贴上不同 的标签,本身就暴露了这些媒体的双重标准的虚伪性。

  ‘中青报’的文章里很不屑于金融投资,是正确地社会主义观点,搞实体经济才能够共同富裕。分,我们要共同呵护集体主义精神——蚂蚁都知道团结力量大,好好总结利用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而不要被那些无良媒体所忽悠,有组织抹黑搞“社会主义不行”的舆论,更应该怼回去。负数搞市场投机主义!怎能不败?师华西村有成功的路,和中国早期发展的大企业的顺利情况类似,不排除政策上的红利,但是能够走到今天,也 的确是不平凡,毕竟倒地的企业也遍地都是,统计学不会产生以偏概全的结论。脑残者总是以为极少数局部首先富起来,局部成功等于整体成功。其实没有此规律。因为违背阶级斗争规律和物质不灭定律。极少数边远地区农村 与城中村的企业待遇是不一样的。虽然城中村依靠城市的发展红利,靠拆迁发达的模式更普遍获得利益,但‘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没有物质贡献的集体本质是剥削者。但是华西村 与南街村不靠城市红利的模式富,更容易引起人关注。华西村是乡镇企业、村办企业的典型代表。南街村 也在努力发展村办企业,但因为搞永动机,走了邪路,耽误了不少时间。二者都面临时代转型的问题 。

  所以华西村本质不是社会主义模式,就不应该成为中国农村发展的‘风向标’。村落之间的会甚至于团结一心,你死我活的矛盾,以及华西村转型等问题的集中激化。不能支持所谓‘证明社会主义不好’的脑残邪恶证据。透过现象看本质,华西村本质上就是中国上层一种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杂交思路的一个橱窗,是它变为怪物的原因之一。不能够谩骂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失败’。华西村崛起的原因,也是今天被非议的原因。成绩也不具备可复制性的就是和机遇而已。后来华西村更成了典型起到了灯塔般的宣传 作用,这种树典型以点带面的套路是当家的拿手好戏,其实不能够用实干代替理论进行科学研究。人民只是相互爱面子的喜欢皆大欢喜。随着政经政策的稳定,这些示范点的原有功效也慢慢减退,上层支持的热情开始慢慢 消退,才能够让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的落后性水落石出。像南街村这种原本就比较不太擅长‘投机倒把’经营的又已经失去左派掌舵的橱窗就慢慢破落了。华西村这个点,当家的虽然不是 很投入了,但是还是必须撑着的,毕竟这是自己曾经的光辉面。加上真理与理论的杂交,思想混乱,而人们开始对华西村有了低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的质疑。这是中国现实的十字路口的缩影。并且趋势上继续向市场经济迈大步。而且确实有这些市场经济的经济危机重大问题。很多问题大家不好把气撒在当家的身上,就转移目标打孙子屁股上。华西 村是一个人治允许剥削制度的社会的缩影,很多扭曲的做法,如果祖国的将来按照华西来发展终将是个经济不能持续发展的笑话和悲剧。 计划型的村内财产分配制度与市场经济原则是水火不可相容的,集体经济模式是先进的但是一旦使用在市场经济也会失败的。 是否适应现在的发展环境等等。】《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因社会主义集体领导当然是好,但是搞私有化也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一对对现象断定某一种模式的成与败未免轻率。

  【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