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朱树松:我不过这样的洋节

2017-12-24 09:45:5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朱树松
点击:   评论: (查看)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我才学会在手机上发信息,操作还是很陌生的时候,远方的一位熟识,在那年的12月24日晚上,热情的给我发过来一条祝福信息。祝福我过一个顺顺利利的平安夜,还预祝我圣诞快乐。我看到后,一头雾水,弄不清东西南北。而又觉得这似乎有被绑架的感觉——我既不是洋教徒,更不是西方人,怎么没和我商量,就让我过起了根本没有这样意识的洋节来了。宗教有宗教的节日,西方有西方的节日,中国有自己民族的节日,各过各的多好!即使你乐意过洋节,充一会儿假洋鬼子,也别把别人捎上。我心里很别扭,就像吃得不济,窝了一个疙瘩。

  我这个人是有个毛病的,总不想让疙瘩窝在心里。因为,那样会生病的。人家本来是好意,别再适得其反,不如把“好意”送回去,也卸了我的负担。于是,我就很客气且又是直言不讳的给熟识回了一条信息:谢谢你的祝福!但我不能接受。我是一个中国人,也不是洋教徒,从来不过这样的节日。但愿以后,不再收到类似信息。乞恕直言。

  幸好熟识心胸豁达,毫不在乎地回了个笑脸,并附上一句幽默的文字:呵呵,老兄,为你永远的不时尚祝福!

  ——我现在发现,信洋教的国人也是有些个的,还发现他(她)们信了洋教后,就傲地好像成了外国人似的,腰身也壮了,语气也足了,对那些抬头不见低头见,和他(她)们一样黄皮肤黑头发说着国语的同族不屑一顾。更可笑的是,还有那么一呼隆的男男女女,盲目地跟着起哄,鼓噪着也过起洋节来,花里胡哨叽里咕噜地很像是国际贵宾莅临中国……。我想不管他(她)们懂不懂洋教,或只是赶着“时尚”信了什么,那或许是他(她)们的自由。但也诚挚的建议(希望)他(她)们,扪心自问地想一想,别忘了,我们都是华夏儿女,在生养我们这广袤的热土上,是不是应该真真切切地去纪念那位我们最应该纪念的人——毛泽东!我们现在可都是享受着他老人家呕心沥血、舍家忘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创立的人民共和国的恩惠啊!

  (朱树松·写于2015年12月29日,刊于中国网·专家博客;2017年12月22日重新整理)

相关文章